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議會定期會 議員質詢縣府財政稅務報告

發布日期:
記者: 楊水詠.陳冠霖/議會報導。
點閱率:1,674
字型大小:
金門縣議會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定期會縣府財政處、稅務局業務報告與專案報告議程。
(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會議長洪允典昨主持議會定期會縣府財政處、稅務局業務報告與專案報告議程。 (楊水詠攝)

    金門縣議會第七屆第二次定期會第五會次昨日上午進行縣政府財政處、稅務局業務報告,下午則是專案報告議程,由議長洪允典、議員李應文分別擔任主席主持;縣議員洪鴻斌、石永城、李養生、歐陽儀雄、王秀玉、李應文、唐麗輝、董森堡、許玉昭、洪成發、王碧珍分別提出質詢,金酒備受關注和成為質詢議題焦點。另,縣議會定期會今天的議程,將分別進行縣政府工務處、觀光處業務報告與專案報告議程。
  縣議員石永城詢問金酒董事長李增財說,金酒之前有沒有出產過「冬蟲夏草酒」?有沒有廠商找上門訂客製酒或包銷的?有沒有合作?他並拿出一份合約,問金酒有沒有授權及與台灣有一家廠商訂合約?沒有授權、沒有合作,人家已在招商。請金酒注意,以免影響金酒,若有侵權?該告就告!對此,李增財說,還沒有,有在談,辦法十一月才公告;但此事在二月份就有了,並有在注意此事。
  石永城關注金酒基層員工權益,他表示金酒公司釀酒的都是生產線基層員工,有職業傷害的調整工作,考績被打乙等,是不是合理,他建議金酒考量考績打法。金酒董事長李增財說,生產單位講勞動力,可產多少酒?是它基本要件;有職災或生病的,盡量不讓他離開,主要是要養一個家;雖工作較輕鬆,不宜每年都打乙等。
  石永城表示,金酒之前釀酒好的,第一名、第二名跟最後一名相差二、三萬公升,並對認真釀酒生產班有獎勵,現在沒有了。李增財表示,審計處對其獎勵辦法有意見,但在考績上有一個比率,第一名生產班考甲等的比率會較高一點,用考核分優劣。
  石永城說,若認真釀酒的生產員工沒有獎勵,大家來「莫非(金門話)」 就好了!這樣是金酒的損失,應給予獎勵;若不認真,考績打壞,他也認同,但認真的,應給予獎勵,有獎有罰,請金酒董座李增財多瞭解!
  另,石永城說他的朋友表示,在台灣買的金門高粱酒難喝、且嗆,是什麼原因?主要原因是水曬太陽就會壞,問金酒說沒有倉儲嗎?石永城說金酒真的是好,不要因曬太陽,造成酒質有差,該設倉儲就設倉儲。並與運輸業協調,盡量不讓酒品曬太陽,以保持酒質。李增財說,現在不會曬太陽,目前倉儲不夠,已招標再蓋一個新倉儲;從去年底到今年,金酒酒質都很好。縣議員歐陽儀雄表示,金酒典藏樣品酒運回來的總費用是多少錢?財政處長孫國智說,預估運回來運費約二萬多塊人民幣,如含它的價值及運回來費用要三百多萬。接著,歐陽儀雄提說,由金酒或政風處派監察人直接過去大陸,在大陸當地銷毀金酒典藏樣品酒,是不是可以省下一筆費用?同時,歐陽儀雄說他有他的想法,金酒有金酒的處理方法,三百多萬為了金酒信譽要去做,可換簡便方式,派有公信力的監察人過去在大陸銷毀,就不用花到三百多萬,節省開銷成本,對金酒也是好事。
  歐陽儀雄也問說,金酒提出增加一億多的薪資成本,相對金酒成本跟著增加,酒價從102年開始至現在都未漲過,從他擔任議員到現在,只有一次成本增加百分之三,另一次增加二千、三千、五千的;相較過去,金酒成本增加不少,並跟縣長提過,金酒應審慎評估需不需要調漲?因為這幾年,金酒成本相對增加,原物料也在增加,員工薪資增加,為配合中央,金酒一直把成本拉高,財政處是督導單位,應審慎評估,不要說成本增加,金酒酒價沒有上來,相對的金酒有很大的負擔。對此,孫國智說,金酒薪資成本主要是員工每年進級,另一是退休準備部份;對金酒漲價一事,孫國智表示金酒價值是有被低估,調漲也要考量市場。但,歐陽儀雄表示金酒董事長一位負責大陸、一位負責台灣,應該去想辦法。還有,歐陽儀雄問明年金酒營業目標?孫國智說,金酒提出一百一十七億營業額,歐陽儀雄希望金酒能夠完美達標!
  縣議員李應文詢問說,金酒對福矛酒業已在十九日提告,提告內容是什麼?金酒法務表示,福矛違法公司商標法!李應文追問有沒有附帶告民事賠償,金酒法務說等檢察官起訴後,在法院再提出民事賠償告訴。但,李應文說福矛已讓金酒損失很多,合理懷疑只敢告侵權,民事賠償不敢告?金酒法務說刑事訴訟法規定,如果在檢察官起訴後,在法院提附帶民事賠償。李應文認為金酒可同步進行,一條告刑事、一條告民事的,為什麼不敢呢?
  李應文也問金酒董事長李增財以前包銷制度有所謂保證金及基本數量,幾年才開始取消履約保證金?還有基本數量?李增財說,在總公司沒有取消。李應文接著問說為什麼天福集團完全沒有?以前講包銷,現在又說不是,今年四月董事會已取消並有會議紀錄,誰提議取消履約保證金及基本數量?一定要查出來,攸關金酒未來制度。
  李應文詢問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楊應雄說,在報告有一級經銷、特殊通路、總經銷總代理?為什麼今年五月開始到八月多了七個專案酒品,且是非常暢銷的,是否跟一級經銷及代理商互打?楊應雄表示,所謂專案就是庫存酒,一直賣不出去,有人要買就賣,不會亂做。李應文又問合約都要有履約量,保證金,唯天福沒有?為何這樣做?他建議一級經銷、總代理、專案的履約保證金全部不用?楊應雄說,不一樣,它是特殊通路、封閉通路,跟我們訂八千萬貨,全部都要買斷。但,李應文說如果是包銷制度含不含廣告費用?在台灣幫銷金酒有的自己做廣告,有的是總公司做廣告,從未看過包銷還幫它做廣告的,包銷是買斷的,廣告要自做,不能為一家集團,包銷一直這樣做,廣告幫它出,鼓勵所有代理商、通路商都包銷就好了!
  縣議員董森堡質詢表示,金酒明年捐獻縣政府的收入、戰地政務補償基金,從101年的一百六十四億下降到今年四十四億,明年下降到四十億五百萬,問金酒有何改善辦法?李增財說金酒預估明年四十億,實際上成本節節上升,人事成本從102年開始到今年上升百分之十五,侵蝕掉獲利。
  董森堡說看了金酒負債表,毛利率從四十九點九七下降到四十六點四六;再看預算分配,明年度預算現金將從八億三千萬,減少變五億二千七百萬,至於存貨金額從七十五億,上漲到八十六億八千五百萬,他問說有何解決辦法?做生意,就是希望做出來的產品能銷出去,總不能一直增加囤貨?李增財表示是有計畫的儲存金酒。
  另,董森堡指出,金酒負債從二十二億,上升到二十七億二千七百萬,為什麼?有轉投資嗎?李增財說沒有負債吧,但董森堡說有,金酒決算淨利從七億四千五百萬,下降到三億六千八百萬,其中有很多金酒不該編的預算,行銷費用維持不變三億七千萬,但預算數從一百一十六億,增加到一百一十八億,比照前年度二億五千萬,增加一億二千萬,經濟效用不在?所以,對於廣告經費應做總體檢討。
  董森堡表示,金酒公司大陸區旅費,從前年八十二萬暴增到五百零六萬,請問大陸地區營業額有增加嗎?對於浮濫預算應做檢討,不然錢花了沒有實質效用。同時,董森堡問楊應雄說,廈門公司行銷費用從一億八十三萬,暴漲到二億八百萬,明年收入營業額只增加一百萬;其中前年廣告費用三百三十三萬,去年一千八百五十萬,今年編的預算四千三百二十五萬,可是廈門公司營業收入多一百萬。
  針對金酒委外打假問題,董森堡說今年又編一百五十四萬,是玩假的嗎?楊應雄說大陸範圍很大,現在打面向很廣,包括電商、直接銷售部份,以公司編制,真正執行打假只有一人,但在電商打假這幾個月是有成效的。
  董森堡指問金酒在廈門倉儲一年多少錢?一年租金九百八十一萬,有沒有想過去解決租金,造成廈門公司虧損、毛利率降低問題,楊應雄說最近跟廈門市政府請教,是不是有機會在免稅區給我們地自己來建長期的倉儲;因是保稅區,還要努力,東西都需放保稅區,董森堡說請盡速解決毛利率偏低、人事編列浮濫及預算書問題。
  縣議員洪成發表示,議會幾次臨時會一直關心金酒營運和廈門公司業務,希望金酒組織架構和權責,能夠全部清楚。之前,對於金酒和廈門公司行銷有意見,有說把這些事情釐清,移檢調單位,有沒有違法?楊應雄說都移了,也有來調資料,全部都給了。洪成發指出,如果沒有問題,就要把它攤在陽光下,對鄉親做一個交代。同時,他表示金酒董事會與經理部門的權責應分得很清楚,至於行銷部門由營業部門去行銷,並由董事長決定。
  洪成發指出,金酒是金門縣財政的命脈,問說今年金酒營業預定一百一十幾億,目前至九月份為九十幾億,能不能達標?李增財說可以達標;至於廈門公司,楊應雄表示往目標在做,應會突破十五年來最高營業額。
  洪成發提醒說,做什麼事都要有良心,絕對不能做違法的事情;其整個行銷包括天福,是不有瑕疵應該講清楚,如果天福信誓旦旦要跟我們合作,但因為聲音多而不跟金酒續約及合作,也應講清楚,只要不違法和貪,都可去做。還有,洪成發表示觀察金酒市場,台灣已飽和,還是需要大陸市場;況且,金酒在國際比賽得很多獎,雖然大嶝很多金酒酒品是仿冒的,打金酒招牌,不是真的金門高粱酒。所以大陸市場大,金酒應該去爭取,為鄉親打拚,鄉親也會給金酒團隊掌聲!
  縣議員李應文第二次質詢金酒表示,俗稱的黑金剛酒基年份如何分法?基本出廠價格多少錢?有沒有接到-和平之握-陳年金門高粱酒,俗稱「陸版黑金剛」的廈門訂單?李增財說舊廠的黑金剛酒基五年,金門出廠價2150,陸版的與黑金剛不一樣,酒質、瓶子、蓋子和包裝不一樣。李應文追問陸版黑金剛酒基幾年?李增財說五年。
  接著,李應文問楊應雄說「陸版黑金剛」有沒有在天福109年銷售計畫裡,董事會有沒有通過決議?楊應雄表示是後來加的,不需董事會決議,開發新產品就在合同裡。但,李應文說這個合同等於一個天洞,今天天福跟金酒要什麼酒,就要給它什麼酒?這支陸版黑金剛一出去,對金酒「金門版」的或「台灣版」的黑金剛,衝擊有多大?他問可不可以去大陸買回來銷售?會不會打亂市場價格?如果被猜中了,李應文他就是神算!另,李應文也質詢「陸版黑金剛」金門高粱酒一瓶出廠價給多少?李增財說超過台版價格,二千四百至二千五百,利潤很高。
  李應文表示,福矛酒業在大陸告,還是在金門告?在金門告是騙人嗎?如何告得成?應該到大陸去告。他並預測提告福矛酒業不會成功!李增財說告不成,就到廈門去告,法律事件,由法律解決!告侵權行為人。李應文也認為應到廈門去告,刑、民事一起告。
  縣議員董森堡第二次質詢表示,金酒廈門公司今年執行率至目前為止,執行率百分之五十九點六八,能不能達標?楊應雄說朝著目標在做,有一些貨還在趕,大致突破二億二千萬,如果貨全部交得齊,是沒有問題。所以,預估現在拿到訂單,跟該履約的,應該在二億四千五百萬左右,正常的話,應該會達標。
  董森堡就教說,廈門公司明年廣告預算從一千多萬膨脹到四千多萬,它評定基準在那裡?楊應雄表示當初在評定時,由前面幾年去觀察,大陸在網路新媒體操作,之前沒有用到,網路新媒體未來在大陸,它產生效果一定會非常好。同時,董森堡說他講的是比率原則,楊應雄表示當初去接廈門公司,今年達二億多的目標,講真的沒有信心,事實上沒有進步那麼快的紀錄,在編今年度預算,相對保守;所以只編二億六千多。
  董森堡說,金酒廈門公司庫存存貨從六億九千二百萬,增加至六億九千六百萬,並沒有去庫存?楊應雄說明,賣不出去的才是去庫存,現在庫存量大,很多是流通的,生意好了,必需要準備更多備貨。另,董森堡說白酒市場萎縮,從將近一百五十二億,到107年剩一百一十七億營業額,可是台灣菸酒公司101年十五點二億,107年成長到二十二億,逆向成長,不是金酒市場萎縮藉口及理由。
  另,董森堡也問金酒在台灣有幾個銷售據點?展售處是非固定資產?據點裝修工程編五千多萬,去年三千七百多萬,兩年快一億,後年度還有一千五百萬,與銷售額度及人力配比,覺得合理嗎?請就台灣展售據點做一檢討,他覺得根本要廢除,那有大盤做完,自己裝小盤去賣酒,是講不通的,請做檢討。
  針對福矛酒業侵權問題?議長洪允典表示議員對提告福矛都很關切,他請法制室說明,法制室主任吳鎔銘除說明提告程序,以為捍衛金酒商標,議會可提供上訴資料,但金酒須盡到搜證義務,以及選好大陸起訴地點,刑事部份以時間點來切,很明顯福矛已侵權,金酒也否認授權金酒商標給它使用。同時,他表示金酒金字招牌是全體縣民共同資產,不屬任何人的,應一起擦亮金字招牌,不容任何侵權行為者,使用它來謀利或獲不正當利益;若有怠忽職責、涉案者適用到貪污治罪條例的話,議會也會主動就圖利部份提出告發。另,議長洪允典表示,福矛已經很明顯違法,侵犯到我們了;如果有必要,就委託廈門律師去告也可以,廈門公司現在所做很匪夷所思,如果可以,最好委託律師去告。
  記者陳冠霖/議會報導
縣議員洪鴻斌詢問財政處長孫國智,若將金門縣政府擁有在中和的四個眷村開發銷售,加上之前拍賣的金門新村,縣府總共可進帳多少?孫國智表示,拍賣金門新村,縣府進帳約20億,將納入五眷村改建基金,若加上中和四眷村銷售的話,約可進帳共60億。洪鴻斌提議,若是把這60億拿回金門建設,可不可行?孫國智說,賣斷也是一個方向,但也是有鄉親希望「保留縣有土地」,洪鴻斌則是建議,把錢拿回來建設金門本島,比較實際。
洪鴻斌另問到廈門一批「56度金酒典藏珍品」樣品酒運回金門事宜,金酒公司表示運費要300多萬,洪鴻斌說,之前有其他人提議可在廈門當地銷毀,他問要如何銷毀?沒有人敢保證就地銷毀不會有問題,他希望金酒照議會決議,把這批酒運回金門處理。孫國智表示,目前還沒擬定處理方式。
縣議員李養生也附和洪鴻斌的說法,他說,針對中和四眷村的處理方式,除了賣地外,也可以合建分屋、合建分售等方式,看哪種方式能讓縣府回收最大利益,畢竟金門現在許多建設急需用錢。李養生另指出,縣府有些基層人員仗著對法規的熟悉,形成專權,使上級受制於他們,有一件民眾陳情案,議會已經同意讓售土地,縣府還要送文到內政部,以致降低辦事效率。孫國智解釋,一切按規定辦理。
李養生另問金酒公司董事長李增財,李養生引用一份審計部107年報告指出,金酒公司營業收入、產量都下降,但是加班費、行銷費用卻增加,以及廣告效益無法評估,還有家戶配酒需求量不明,第三生產線工程一再延工、投注金額一再增加等諸多問題,李增財表示,這些問題會檢討。
李養生再問金酒公司技術副總,關於釀酒怎麼釀比較好?以及金酒舊廠、新廠釀出來的酒有何差別?金酒公司技術副總解釋,釀酒品質取決原料、菌種、釀造工藝、品質控管等,舊廠是紅磚窖的發酵,新廠是不鏽鋼的發酵。李養生問有沒有建檔「菌種基因庫」,技術副總表示菌種的資料已建立,並做菌種保存。李養生並提醒,現在科技已經可以控制酵母菌,建議金酒可利用該技術來維持酒的品質。
縣議員王秀玉針對先前「福建福矛酒業」侵權行為,詢問財政處長孫國智,是否有對該公司提告?孫國智表示,金酒已於11月19日提告福矛公司侵權。王秀玉追問有沒有告「金翔公司」?金酒法務表示,之前發函詢問金翔公司,金翔公司回應,盒子是福矛公司製作。王秀玉說,酒瓶也有侵犯商標,不滿金酒公司僅針對福矛提告,因此她建議大會退回金酒有關「福建福矛酒業」侵權調查報告。
王秀玉另外問金酒董事長李增財,為何天福公司出的6種酒款和金酒的產品雷同?李增財說,外觀圖案不一樣。王秀玉說,金酒沒辦法針對天福案給一個合理的說法,議員在外面對鄉親也無法交代。李增財表示,案子已進入司法程序。
縣議員唐麗輝詢問財政處長孫國智,有關福建省政府包括在金門以及位在安坑的產權歸誰管?唐麗輝認為,該是金門的產權,一定要要回來,她不希望福建省政府虛級化後,「金門的家產都被行政院侵占」,唐麗輝甚至透露,福建省政府之前「還有一些股票」,現在不知散落何處,她要求財政處應該要釐清這些股票歸屬誰,是不是應該還給金門縣政府。孫國智表示,針對產權部分努力過,但行政院「對這塊很堅持」,財政處會繼續努力。
唐麗輝另問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楊應雄,有關金酒的「包銷制度」和天福集團通路有何不同?楊應雄解釋,天福通路是賣多少算多少,所以金酒與其訂一個履約額的保證金,包銷買斷,這樣對金酒庫存風險最小。唐麗輝說,許多議員搞不清楚金酒這麼多的通路銷售方式,她建議金酒針對所有通路的差異性進行報告,不然糾纏不清,「議會每天開會就在這個問題上打轉」。楊應雄表示同意,「如果有機會讓金酒講,當然願意解釋清楚。」
縣議員許玉昭也詢問金酒廈門公司董事長楊應雄說,之前有大陸回來金門的宗親跟她說,「金酒在東北投資的公司,生意很好」,讓她納悶「金酒在東北有投資嗎?」楊解釋並沒這回事,乃因現在很多大陸的酒,都放話說是金門酒廠去投資的,許玉昭說,中國侵權金門酒廠的酒很多,金酒一定要嚴抓查辦。許玉昭也提到,天福集團員工訓練有素,她希望金酒要看齊、以此訓練員工。
許玉昭也對金酒董事長李增財有感而發,她說,天福案喧騰一時,她擔心李增財又惹上官司、晚節不保,她建議李增財應該對外解釋清楚,才能平安下台。許玉昭也提到,之前有金酒員工向她反映,金酒賣不好、第一線不用加班,以致員工沒有加班費可領,影響生活,她擔心員工的生計;許玉昭也說,家戶配酒行情直直落,金酒要想辦法。另外,許玉昭忿忿不平地指出,外面謠傳她反對金門酒廠敦親睦鄰回饋計畫,她強調沒有這回事,認為金酒公司要還她清白,李增財也當場附和並無此事。
縣議員王碧珍詢問金酒董事長李增財,她說,金酒在大陸市場打不開、台灣市場又趨近飽和,她問「金酒如何開發海外市場」?有何績效?李增財說,金酒致力參加許多海外展覽,但礙於各國稅金不同、有些稅金很高,要推銷到海外有困難度,不過會繼續努力。王碧珍說,記得以前澳洲有廠商來接洽,但後來不了了之,李增財說,那些是台商在做,但是市場還是有限,國外喝高粱酒的比例還是偏低。
王碧珍也建議,可以把金酒推銷到韓國日本等同樣是亞洲文化的國家,李增財說,韓國推了很多年,但韓國人還是習慣喝30幾度的酒,不習慣喝高粱這麼烈的。王碧珍說,海外市場很大,不一定要侷限在大陸,畢竟大陸自己的白酒也是很多種,而且假酒太多。她勉勵金酒,要持續突破海外市場,不要遇到瓶頸就不了了之,這樣就一直無法前進,只要有開頭,後續應該是有成長的空間,路走得寬,金酒業績才會進步。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