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後疫情時代的金門文化產業

發布日期:
點閱率:2,012

 經過了兩年多的新冠疫情,隨著Omicron的確診數大幅增加,固然讓人不安,甚至造成鄉親恐慌,但在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疫情即將結束的訊息。時下,也就經常出現對於所謂「後疫情時代」的討論。然而,實際上別說這一波由於新冠肺炎而導致的全球疫情,同時也牽動了整體國際政經結構的重整,與對先前全球化的反省,不同的地區也因為疫情而有不同的影響。在這之間,金門的地位與發展即因疫情而有深刻的改變,並因此也有超前部署的必要性。
 就後疫情時代來說,最重要的也就是中國大陸在全球政經結構中之地位的變化,而金門緊臨著中國大陸,並且高度依賴中國大陸的發展策略,即為其中需要有所調整。短期來說,隨著「共存」的策略已然成為國際社會的主流,而台灣也正逐漸採取了相應的政策,但中國大陸仍是以「清零」作為主要的防疫政策,並且一時之間還看不到其政策轉向的跡象。也就是說,小三通間的人員流動仍將持續關閉,而金門也將進一步透過台灣,與世界連結。並且,此間連結的轉向,恐怕還會進一步鞏固,不單單因為在經濟層面上,全球產業鍵正逐漸撤出中國,也由於俄烏戰爭的爆發及中美間的競爭,致使國際社會也在政治層面上,以民主與專制政體區分出不同的陣營。據此,政經上的區分將進一步鞏固兩岸間的差異。
 不過,別說兩岸的對立並不利於金門的發展,金門甚至還可以,並且應該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即藉由金門的發展而回過頭來,促成兩岸之間的溝通與對話。此間,金門的文化產業即以其「低政治性」(low politics)的性質,反而成為兩岸互動的支點與潤滑劑。就以金門文化產業的三個支柱,即閩南文化、僑鄉文化與戰地文化來說,它們不僅具有金門的特殊性,也共同地交織在台海兩地的時空之間:首先,閩南文化並不限於中國的福建,它已然傳播海外,並成為串連台灣與東南亞之新南向政策的文化基因;其次,在這閩南文化的空間裡,長久以來即具有海外移民的傳統,而近年來台灣也以移民社會自居。換言之,金門的僑鄉文化不僅串連了台灣、東南亞及中國大陸,也示範了台灣面對世界的文化策略;最後,戰地文化不單單是國共內戰及東西冷戰下的結晶,也在當下對立的情勢裡,提醒國人不畏戰,也不求戰的意志。
 因此,金門並不單純地只是中華民國治下,鄰近中國大陸的小島,它有連結新南向的文化基因、再現移民社會的經驗依據,以及反思戰爭的場景。換句話說,它包含了台灣社會在後疫情時代裡,最重要之文化產業的要素。面對即將解除管制的邊界,金門不僅可以,並且應該更積極地發展它的文化產業,向台灣本島示範移民社會的意涵、串連東南亞深化新南向的連帶,並且促成兩岸的溝通以緩和衝突。如此一來,這些文化產業的發展不僅是有利於金門當下的發展,還是未來世代的幸福所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