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軌道願景館

*2019/07/18
作者:王立中。 點閱率:542

  林森地下道與桃園火車站之間,靠車站這邊有一排房子年久失修,門窗只剩框架;一直荒廢著。去年初突然被整修為尖頂的古色古香建築,牆壁上塗有關於火車的現代藝術畫。開幕後造訪新館,知其為「軌道願景館」。一進園區入口,首先看到的是退役的圓筒「潛盾機」,一邊有切刃盤,用以挖掘隧道。它象徵未來鐵路地下化的遠景。其旁有台舊式火車引擎,它代表火車過去的歷史。「軌道願景館」的前身是火車站的舊倉庫。全盛時期其內僱有兩千名員工。
  進入願景館大門,第一眼看到的是日治時期桃園驛的大型木雕;它是日式唐破風建築,而其門窗採用英式木造框架;美輪美奐,氣勢雄偉;雕琢細緻;單單想一想屋頂上有千百片曲瓦需雕琢,即知欲完成此精心傑作非精湛的技藝及長期的專注不為功。影片區播放鐵路的過去(輕便車)、現在與未來。在「軌道玩城市區」借助一群小朋友的相應動作與速度玩互動遊戲:在「聲光感應軌道劇院」中藉敲打座椅增加鐵軌長度、踩踏地面的建材圖影,將其送出蓋車站、起立坐下造列車、拍手鼓掌集人氣。大家一起下場踩圖案;有人玩久了悟出光對圖影的影響,僅僅在圖影上方晃手也能輸送建材,而且晃手的輸送速度比腳踩快。有競爭對手踩起來比較有勁,笑起來比較開心。當時間到時,總計鐵軌長度、車站數、列車數、人氣數來獎勵參加民眾的努力;遊戲在小朋友的歡呼聲中結束。還見到金髮藍眼小女孩在劇院內地面上蹦跳;言語雖不通,但肢體語言一看就會。其母抱著嬰兒在旁為女加油;鄰座的父親是其女的忠實粉絲。另一回造訪,劇院中只有我這年近七旬的老翁與五歲小男孩比賽,他的得分高出我三倍;我踩得滿身大汗,氣喘如牛,好像打了場籃球;而他卻不當回事,令我自慚形穢,深感後生可畏。在比賽中,他還糾正我:因手未拍到椅箱前方的紅點,所以無法增加鐵軌的長度。「少年易老學難成」,誠哉是言也!
  「光影積木城市」旨在建捷運線。把積木放在玻璃板上的中壢區,中壢地圖便亮起來,表示車站已建成。中壢、桃園、台北三大站用大塊積木。其餘小站用小塊透明積木。當所有積木都放好,整片玻璃板便發出五顏六色的閃光,表示各路捷運線均已完成。一位尚不會走路的娃娃趴在檯面放積木,媽媽伸出手機自拍桿對準這位未來的工程師,留下珍貴的邁入職場第一步。另有小火車桃園號可供小朋友乘坐,環繞全館。對他們而言,大火車反不如小火車真實。
  從播放的影片得知軌道願景館在高速公路完成前,對全台日用品、農產品、工業用品等的運輸厥功至偉。現在交通如此便利,未來還要實現「北北桃一小時生活圈」的願景。羅馬非一日造成,這些都需要從先前的既有基礎上一步步擴展開來。飲水思源,我們得感謝先人的慘澹經營,並應從前輩的經驗中吸取教訓,例如影片所言,不讓鐵道過陡坡等,方能對未來的遠景做出高瞻遠矚的規劃。所以修復軌道願景館作為歷史古蹟除了娛樂、觀光之外,尚具承先啟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