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賞 花

*2019/07/21
作者:王立中。 點閱率:432

  在公園見到文殊蘭,卻不知其名,故想藉助網路尋其芳名。因其葉似水仙,故以「白花,葉似水仙」為關鍵詞搜尋,結果覓得二有趣網站:一是花名釋義,一是南宋.吳文英《花犯.郭希道送水仙索賦》。前者含有許多花名,以圖片搜尋,終於找到文殊蘭的真名,也附帶知曉許多常見花的名稱,如扶桑、澎琪菊、大王仙丹之類。見了圖片後,想印證所學,自然而然地留意到寓所附近的盆栽。一些奇花異草,如綠珊瑚後於外靠環繞隔壁公寓大樓邊牆的數十盆花中發現;若不知花名,我不會刻意去分辨它們。龍吐珠也在附近花店中找到。喜不自勝;真身比照片更亮麗、更有生氣。
  文題《花犯·郭希道送水仙索賦》言及送花索賦,足見古人十分注重生活品質;朋友之間為提升生活之藝術境界互相切磋、共同勉勵;對高雅生活之追求何其積極!
  神話賦予水仙想像空間及情趣。此詩開頭以花神託夢預示其來臨,先引出想花花來之確幸,進而間接讚許「郭深知我心」的難能可貴。花神即湘水女神,娥皇及女英;分別為舜帝之后及妃。舜於南巡崩駕,娥皇及女英殉情於湘江。上天憫其真情至愛,將二人魂靈化為江邊水仙,並封她們為水仙花神。此神話故事與「湘竹上的斑點,相傳是娥皇、女英的眼淚」有異曲同工之妙。欲知「古岸雲沙遺恨」中「雲」及「恨」字從何而來,得先讀唐.高駢〈湘浦曲〉︰「帝舜南巡去不還,二妃幽怨水雲間。當時珠淚垂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
  從吳文英將水仙盆栽自台階移往臥室一事看來,他似乎認為花不宜放在屋前台階當擺飾。上班臨走前,想著公事,僅能匆匆一瞥;下班回家,疲累不堪,沒心情看花。若於頭腦昏沉,心湖波濤洶湧澎湃之際賞花,亦形同走馬看花、視而不見。賞花需將花置於枕邊,先在床上躺半小時,等到全身放鬆,心湖靜如止水、清澈見底時再去細看;由於此時腦筋最清新、敏銳,鑑賞力正達高峰,容易洞察其精髓:笑靨、嬌羞及姿韻〔對照「小娉婷,清鉛素靨,蜂黃暗偷暈。翠翹欹鬢」;不妨將其視為雙關語,既指花神,亦指水仙花,句意可得朦朧之美〕。夢窗先生靜心把玩、洞察入微,深得鑑賞三昧。
  賞花如讀詩,細看方有味。讀詩人的賞花詞不但可師法其鑑賞訣竅,還可享有茅塞頓開、更上層樓的逸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