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下雨了

發布日期:
作者: 妮可。
點閱率:1,098
字型大小:

窗外的雨聲,像一首節奏輕快的鄉村樂,渾然忘我自顧地吟唱著。翩翩起舞的音符拍打在對面五樓加蓋的鐵皮屋上、拍打在街口的巷道內,也拍打著孤獨旅人的心境。我輕輕的推開窗戶,猛吸了一口潤濕的空氣,沁涼的使我眨了眨眼,路上那對撐著傘行走的戀人彼此擁的更緊了,一兩顆雨滴隨風飄落在我的鼻尖上,我忍不住驚嘆:哇!下雨了。

雨輕輕扣住每一個過往的情境,每一段往事有著屬於它自己清晰的面貌和記憶。我關上窗戶,思念起父親。因為在台北午後的一場雨喚起我與父親片斷的過往,時間過得真快,父親在金門老家與我們永別,至今也有三年了。在平淡無奇連翻身都顯得困難的日子裡,父親躺在自家床上,七月的陽光炙熱的從窗口折射在他的臉上。正午的陽光太刺眼,我擔心這會讓他不舒服,這個時節我總愛為他在窗口上釘上一塊小小的窗簾布,好阻擋陽光的強度。

然後坐在他的床沿邊,一口一口撈起碗裡的食物餵食著父親。飯後我會習慣性地與他談天說地,通常爸爸的話不多,但他喜歡聽我說話。有些事多半是我自己編出來惹他開心的,興致來了我會驕傲的拍拍他還算厚實的胸膛說:「爸,你女兒真是了不起,一個人要管十幾個員工,責任重大,下個月老闆又要給我加薪了,可能快當總經理了,真是虎父無犬女。」或者是「爸,等將來你活到一百歲了,我把江澤民請來讓他給你拜壽,你看行吧?」諸如此類的話語。父親總是被我逗得笑的合不攏嘴,事實上那個時候,我工作的地方只有四個人,薪水袋上的數字也有半年多沒有更動過了,我不知道父親是不是知道我在鬼扯,但他從來沒有拆穿我。

病後的父親度日如年,所以我喜歡陪他打發時間,一起吃吃零食、聽聽國劇、看看包青天,替他剪剪指甲、拍拍背,或者玩玩比手力的遊戲。我雖然人長的胖但手勁兒很小,每當父親用力的握住我的手時,我會裝做很疼的樣子對他說:「爸你的力氣好大喔!趕快:::放手,我輸了。」父親笑了,他的笑容讓我覺得窩心極了。其實我的手一點也不痛,那樣的力量我還可以承載。這些在別人眼裡看似無聊的對話與遊戲,每每對著父親我總要來個好幾回,很簡單的動機,只不過試圖從尋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語,讓父親繼續找回對生命的熱忱。

悶熱的夏天,久久終於下起一場雨來,父親總是全神貫注,振起精神,奮力的抬起頭,將眼睛睜的炯大,彷彿下雨是他病後臥床觀看窗口外唯一的新鮮事。家裡的狗也會挑上這個時機跑進來躲雨,在父親身旁搖尾撒嬌,父親會伸出手動作不太俐落的摸摸他的頭說「小黑好乖」,父親叫不慣洋名字,老是忘了他叫喬比這回事。

我知道父親特愛下雨的日子,聽雨聲劈哩啪啦的落著,碰上這等時刻,我就會扯下窗簾打開小窗戶,靜靜的走出房間,不去叨擾他看雨的機會。

而今父親不在了,我終於有機會自由的出走,去過我自己想要追尋的生活,我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心情,我也從來不明白父親為什麼那麼喜歡下雨。也許我暗自想像在父親的心靈深處,始終保留了一幅美麗的風景:在甘肅老家寬廣的草原上,在久旱的農田裡,童年時的父親以及我未曾謀面的奶奶,渴望上天降下豐沛雨量時的神情,或者放學後的父親在雨中與同伴追逐奔跑的樣子、還是在某個久下不歇的雨季裡,二十郎噹歲的父親,揹著槍跟著部隊倉皇地走在異鄉的土泥漿路,正準備去打一場勝敗難斷的仗::::。

雨水潛藏著許多密密麻麻的往事,在父親與我的心底盤旋不去、輾轉多年。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