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我的鄰居L女士

*2020/02/26
作者:王立中。 點閱率:481

  一天在所住街上遠遠隱約看到一位約七十歲的婦人,獨自拖著長寬與床墊相同的厚木板回家,馬上知曉那必是與我住同一棟大樓的L女士。事情只要自己能做,她絕不求人。走近時,見她不勝負荷,便上前順手幫她把木板抬回家,反正我出門練籃球也是為了活動筋骨。她跟我說已這樣走了一哩路。我佩服地回應:「您的本事可真不小!」
  她住三樓,我住五樓。常見她將蔬菜切好置於盤中,拿到屋頂曬乾;可見她會做菜,也很儉省。換季時,她用一週的時間將所有衣物分批清洗,拿到屋頂曬乾,然後收藏,一點也不馬虎;可見她勤於家務,不習慣讓衣物在箱中發霉。她是在大陸經濟起飛前,從廣西遠嫁來台,在台灣已住數十年。丈夫多年前往生,她常提起照顧病夫的那段艱苦日子。她有一子一女住廣西,皆已婚。兒子中過風需人照顧,所以她半年住廣西,半年住台灣。她常說把兒子賣出去了。可能意味著其與女比與媳親。
  當然不能預期我們的鄰居都是聖人,她也有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有一回在路旁等垃圾車,恰巧遇到她從廣西返台,由機場坐計程車回來。她請我幫她提箱子。見過不少女人行李的重量總是比免費託運的上限少一點;其箱亦然,叫人寸步難行,不過最後我還是達成任務。助人為快樂之本,不覺麻煩。遠親不如近鄰,可就近在生活上彼此照應。鄰居有困難找你幫忙,是把你當自己人;應推心置腹,將來有困難需其幫助,他們也不會見外。兩天後,L女士送了一袋歐式麵包到我公寓作犒賞,主要為了不想占人便宜。這些食品由於不常吃,嘗來別有風味。
  她有隻腳換過人工關節,需作復健。我在公園吊單槓時,常見到她操弄健身器材,有時便將朋友傳來的、從網路看到的有關關節復健的資訊與其分享。她表面上說沒用,心中仍渴望能找到根除病痛的良方。要不然,她也不會來公園走動了。
  有一天倒垃圾時,L女士說要送我一套鏡桌(鏡足釘於桌背),我說:「我的客廳堆得滿地都是東西,沒地方放。」她說它是用計程車載回來的;難怪那天下午看她用抹布清洗桌子。倒完垃圾後至其公寓看桌,的確很不錯。我說:「您朋友多,送他們好了。」 她說:「他們都不要;明天我把這鏡桌扔了。」其本意是她不求回報,你把東西拿走,不要覺得虧欠她什麼。可是當時她這一句話正擊中我的要害,因我最恨暴殄天物。現在回收車有時先用鋼爪將回收物掐碎,再將其碎屑用做紙漿或人造木板的材料。好好一張桌子,何苦讓其遭受如此待遇?於是我改口:「那我試著塞塞看。」她便幫我把鏡桌抬進敝人的公寓。一進大門便是客廳,靠大門邊牆放著一張茶几,其上有微波爐。大門對角地上放有廢烤箱,其上有新烤箱。電鍋及烤麵包機用時放在新烤箱上,另一個擺地上;因烤箱不夠大,不容同時放置二物。考慮一天之後,我將新桌取代茶几,並將烤麵包機與微波爐同放於新桌上。將原來的茶几墊在廢烤箱之下;電鍋不會再有被置於地的情況,可永久放在新烤箱上。所以只要動動腦筋,便可讓無家可歸的鏡桌繼續發揮其所能帶來的便利。我懷疑L女士有心用激將法挑戰我的潛能,導致我大膽嘗試沒有把握之事;最後從原先覺得沒用的物品發現了其新價值。應感謝她的一番好意。
  L女士常開公寓大門,關其外鐵柵門,保持室內空氣流通。由於她好客,經過其公寓時,常見有客在座,助興點心在桌;耳邊歡笑聲不斷。
  最近L女士送我其同鄉所作的兩袋麻花,一袋烤麻花;一袋炸麻花。炸麻花內摻芝麻,有股特別的香味。L女士的老家在廣西南寧,其婦女善做中式點心:單看麻花的硬度適中,便知不論烤炸她們對火候的拿捏都相當精準。
  若L女士看到公寓大樓門前有垃圾,她一定會持掃帚、畚箕將該處打掃乾淨;她就是看不慣髒亂。別人看在眼裡,會把她當成傻瓜嗎?公道自在人心,街坊鄰里自然會在心裡給她打個應得的分數。不要小看這個分數;一個人是否快樂正取決於街坊鄰里為他或她所打的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