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夏明珠

發布日期:
作者: 陳長慶。
點閱率:839
字型大小:

「我不想和你激辯。」夏明珠的情緒平復了一些。「森樑哥,如果我是以前的夏明珠,在今天這個浪漫的氣氛下,我會和愛河邊其他情人一樣,做一隻乖乖的小綿羊,接受你深情的擁吻。但今天的夏明珠,全身充滿著罪惡和污穢,此刻能和你坐在一起欣賞愛河怡人的夜景,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妳不能有這種想法,妳必須為妳爾後的幸福著想。世界上的男人絕對不會都像王國輝。離開這塊『美麗的寶島』,遠離這個『人間的天堂』,一起回金門追尋妳的幸福。」

「金門是孕育我成長的故鄉,有一天我勢必要歸去。但不是現在。」

「我願意在那塊歷經砲火洗禮過的島嶼等妳。」

「歲月最易催人老,等待會有落空時。」

「不,等待是美的。美得就像愛河潺潺的流水……。」

他們相偕地站起,走在柔軟翠綠的草坪上。港都的夜空依然閃爍著萬般的光芒,鹹鹹的海風微微地吹在他們的臉龐,帶給他們一陣陣的清涼意。然而,這畢竟是異鄉的夜空,腳踏的也是異鄉的草坪,眼望的更是一個浮華不實的社會。因而,他們心裡沒有應有的踏實感,也沒有情人相約時的喜悅。今夜離別後,林森樑將搭乘軍艦返鄉,為島上苦難的莘莘學子貢獻所學,把青春和智慧奉獻給這片島域,做一個人人敬仰的好老師。而夏明珠該走向何處?歸鄉的路途依然是那麼地迢遙,蹣跚的步履是否能越過險峻的高山,以及深深的溝渠?一切聽天由命吧………。

第十七章

夏明珠因為工作勤奮,學習認真,很快地就被調到「剪裁部」,不久又升了領班。攸關她的私事,從不向人提及,倘若有同事問起,也只是含笑地帶過,始終保持著一份高度的神秘感。久而久之,習慣也就成了自然,大夥兒只知道她來自金門,對她卻無從瞭解起。當然,如果有人問起金門的事她是樂意奉告的,而且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往往講到最後總有一些兒感嘆,也最容易勾起她思鄉的情懷。於是,她想起了年邁的父母,想起罔腰姑仔和秀菊;想起手持教鞭經常來信依然不死心的林森樑,想起那條筆直的新市街道。然而,當她想起和王國輝繾綣纏綿的那個破爛的豬欄,心中隨即冒出一股難以熄滅的無名火。她一生的幸福就毀在這個人的身上,他是一個不可原諒的罪魁禍首。不管他遠赴國外,或藏身國內,那個來不及出世的「死囝仔」如果地下有知,應該快去找他這個不負責任的爸爸,用他幼小的魂魄把他纏住,緊緊地把他纏住,她才甘心。

日子在忙碌又安逸的時光裡度過,轉眼來到港都已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夏明珠並沒有什麼遠大的計劃和理想。她省吃儉用,唯一的目的是多存點錢買個棲身之所。雖然和翠玉姨相處融洽,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有一天她在海上工作的兒子,終究會回到陸地娶房媳婦,屆時她就要離開這個暫時的居處。只要她想在這個異鄉的城市裡生存,就不得不為未來的歲月著想,這也是一個極現實的問題。如果有了自己的房子,將來也可以把父母親接來同住,她絕對能以自己的雙手來奉養他們,以盡為人子女之孝道。

然而,就在她為未來的時光做規劃的同時,她接到父親病重速返的電報。在那一個時刻裡,夏明珠的精神幾乎快崩潰,內心更有難以言喻之矛盾。「回家」與「不回家」這兩個看來十分簡單的問題,此刻卻在她的心裡交戰著,讓她難以取捨。倘若「回家」,她必近鄉情怯、寸步難行,只因為滿身的罪孽尚未洗淨。倘若「不回家」,她此生勢必要背負一個不孝女的罪名,讓親友們唾棄,更遑論要報父母恩。

「妳應當回去,妳應當回去看看。」翠玉姨提醒她說:「如果遲了妳會後悔終身。」

「翠玉姨,坦白說我是很想回去,但這張臉不知該往那裡擺?」夏明珠對自己所作所為,依然耿耿於懷。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