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凍冷的上學記憶

發布日期:
作者: 祝太。
點閱率:460
字型大小:

  高中的時候,早上都要起個早去搭公車,我跟大弟都會一起出門,大弟是個很自律的人,不愛麻煩我爸,常常會很早就來叫我起床,各自準備得差不多,我們再一起出門搭車。
  其實即使到高中大學時,爸爸還是很常載我上學,因為我從小身體較弱,他覺得小孩需要睡眠,多睡免疫力就會好,但既然我弟都會找我結伴同行,我就比較不會那麼懶跟容易睡過頭。
  有一年的冬天,已鄰近冬至,金門的冬天一直都很冷,是晨起草木車窗都結霜的那種,常常氣溫接近零度,我很適應而且也愛冬天,反而到台北後,偶爾寒流來,氣溫雖在十度以下,對我來說卻沒有凍徹心扉的冬日感。
  前一個晚上,我跟大弟鬧了彆扭,其實到睡前也就忘記了,但隔天清晨沒人叫我起床;我睜開眼看著鬧鐘,差點睡過頭;趕緊起床洗漱換衣,邊下樓還邊生著悶氣:好喔現在吵架就自己去上學,也不叫醒我;等等我搭不到車又要走回家請爸爸載,想想就覺得他好過分喔。
  我在黑暗中下樓接著走出家門,天黑黑的,街道的路燈還亮,巷口野狗狂吠不止;我很怕,卻還是硬著頭皮跑過去,被追到路口才擺脫,也還好跑了一跑才不覺得凍。
  經過民生路後巷平常買豆漿的早餐店,只覺得那天運氣好差好差,平常終年無休的早餐店竟然沒開,大概是太冷了老闆也跟著休息,我邊想又邊繼續往車站走。
  冬天的天色總是很暗,一路上還好有路燈,走到金城車站,卻沒有看到半台公車;我慌張了起來,不會錯過了吧?沒有手機、沒有手錶的年代,一切都不確定了起來。好不容易,走到車站大廳,抬頭看看大圓鐘,我頓了一下,沉思很久,知道大弟為什麼沒叫我,知道早餐店為什麼沒開,知道街上為什麼沒有人影,一切都得到合理的解釋;原來不是我運氣不好,是視力不好。
  車站的大圓鐘時針,指著二點,我不願相信眼睛看到的,又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用有限的零用錢假裝買個食物,看看發票上打印的時間--我很聰明,懂得用各種方式求證。重複確認之後,一切都有了答案,我一放鬆就開始發睏,早上的出門,根本像一趟奇幻旅程。
.  手指頭已經凍得發紅,當時的金城車站又是開放式的,我坐在整排的椅子上睡著又不太放心,好不容易等著了第一班公車。平常總是最後一刻才進教室的我,那天早早就坐在座位發呆,同學進教室的時候都露出驚奇的眼光,平常我總是最後一刻才會出現,只記得六點多的教室氣溫,是開口說話還會呵出白色氣團那樣的凍。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