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康乃馨的季節》平凡的母愛

發布日期:
作者: 翁雄飛。
點閱率:573

又是溫馨的五月,人間讚頌母親的季節。

我的母親是一個平凡又樸實的人,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蹟,可供我大書特寫來歌頌她,母親一生從來沒有讓子女為她慶祝母親節,也沒接過子女送她浪漫的康乃馨,生長在苦難的年代裡,她和所有金門母親一樣,是典型的傳統金門婦女,一生勤儉、刻苦耐勞;母親自幼生長在農村,上山下海無一不做,不求好吃、不求好穿,一切為家庭、為子女而活。

民國二十五年我出生後,隔年即發生中日戰爭,日軍登陸金門時,有錢人和青壯年都「跑日本」去了,舅舅也連夜帶領外婆全家逃到印尼投靠外公,從此母親一生就沒有再和娘家的人見過一次面,祖父母也在她還沒有進到這家門之前,就相繼離我父母而去,而我們兄弟姊妹七個人,每隔三年就一個接一個來到這人世間報到,別人家生小孩做月子,吃的是雞湯麵線、豬肝腰子好好補補身子,而我的母親生產後,三餐照樣蕃薯湯、大麥糊,別人家婦女生產完,一個月不出房門,專人照顧飲食、洗衣奉湯,而母親生產後照樣料理家務、洗衣、煮飯,樣樣不假他人之手,從無怨言。

家裡是傳統的農家,農田裡的工作,都要親自去耕種,上山時父親牽著騾馬,挑著糞桶在前面行走,而母親即揹著孩子拿著鋤頭在後面跟隨,父親在田中央犁田時,母親即拿著鋤頭在田邊修挖田岸,種植蕃薯時,父親在前面犁股,母親在後面插苗,到了大小麥成熟時,拔麥、梳麥穗子,中午太陽最大,趁炎熱的時候,再去打麥或碾麥,經常都忙得汗流浹背,花生、高粱都要親手去收成,那種兢兢業業的精神,現在想起來真的心有不忍。

我們村莊是宗族式的大聚落,長幼有序,大家和睦相處,凡有婚喪喜慶都是全村男女老幼自動來幫忙,母親也從不缺席,從頭忙到尾,農家起冬落冬都互相支援,農忙時分母親除了自家工作外,還得抽空支援鄰居工作,所以母親和鄰居的相處可說是和樂融融。

母親是個老好人,人家請她幫忙的事,從不推辭,鄰居住的一位堂伯,從小旅居新加坡,到了三十幾歲才返鄉成親,婚後生了一個女兒,之後不幸連生二個男孩都先後夭折,伯母痛不欲生,也到處求神問卜,祈求希望能保住一子來傳宗接代,後來經算命仙斷定堂伯今生無子嗣的命格,如果要保住兒子的生命,孩子在未出生前一定要先過繼給子孫興旺的人家做契子,此時堂伯已年過半百,正在十分頹喪的時候,伯母忽然傳出有孕喜訊,大家喜出望外,照著算命仙的指點,這次他們特別小心,趕緊向爸媽求援幫助,當時我們家的條件最適合吧!我們家裡已有三男一女,個個健壯,旺氣十足,當堂伯說明來意後,父親也不敢答應,因為父親自己是獨子,單傳好幾代,好不容易到他的小孩才打破單傳,也不知如何是好,後來還是母親不忍心,非常同情堂伯的遭遇,答應將右邊大房借給堂伯居住,讓伯母好好待產,並正式收他的胎兒為契子,這及時的一針強心劑,給他們充足的信心,就這樣他們一家來和我們共同居住,經過十個月的孕育,順利產下了一個十分可愛的男孩,堂伯當然高興的不得了,這次他十分小心,處處請教母親如何養育幼兒,說也奇怪,這個小孩就像我們家的小孩一樣,一生下來就活潑可愛、強壯健康,母親也讓他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受相同的照顧,之後幾年母親陸續再生下二男一女,沒幾年光景家裡真的熱鬧滾滾,大夥在貧困的生活環境中慢慢成長。

堂伯後來又生了兩個女兒,快樂的過後半生,堂伯也於將近七十歲時往生,也總算有一個兒子送他上山頭,但在辦喪事時卻發生了一件離奇的小插曲令人不解,在我們金門的習俗中孝男在送葬的行列中,披麻戴孝;腳穿草鞋是不可或缺的,但這次治喪辦事人員,卻忘記準備草鞋,在進行中也沒人發現,到了回程要燒草鞋時才找不到,這時大家忽然想起算命仙的話,不禁搖頭稱奇。

在這五月溫馨的日子裡,母親卻早已離我遠去,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這能不令人哀痛嗎?母親做了一件好事收了一個契子,而多了一房子孫孝順,弟弟如今也長大成人,並且兒孫繞膝,堂伯也可含笑九泉,現在母親雖也兒孫滿堂,但卻無福消受,在這偉大的節慶裡,更加讓我們感恩與懷念!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