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書法、寫生、文字,藝林三棲 ──訪洪明燦老師談創作、教學

發布日期:
作者: 洪春柳。
點閱率:1,094

書法、寫生、文字,洪明燦老師藝林三棲。書法第一,寫生次之,文字則為玩票。由年少的藝術有夢,到中年、壯年的築夢有成,明燦老師以三棲之姿健行、悠遊於藝林,不厭且不倦。個展4次,聯展無數次,問洪師,其源源不絕的動力來自那裡?「一筆在手,其樂無窮啊!」洪老師如是說。
「民國93年(2004),洪老師50歲,從金湖國中地理老師退休,繼續於書法教學。相較於地理本科,洪老師為何更鍾情於書法教學?」
「我愛地理,但我更熱愛藝術。
基本上,我從地理教職退休前,心中已有一個定向,即藝術的誘導。
民國58年(1969),年少的我,就讀於台南師專,甚喜歡王家誠老師的水彩教學,故悄悄地在心中埋下了一顆追逐藝術的種子。50歲退休,專志藝術,算是呼應年輕時對書畫的憧憬和夢想吧!
而且,客觀環境上,1998年,『金門驅山走海』畫會成立,一群地區年輕的書畫愛好者,如唐敏達、張國英、楊天澤……等等,群英聚會,畫會目標明確,有一具體的實踐方向:金門鄉土寫生活動。
以畫會友,年輕的心,熱情如火,走出戶外,對景寫生,談天說畫,各以不同的方式,如水彩、水墨……,在畫紙上表現鄉景鄉情,彼此切磋作畫的技巧與觀念,並每年舉辦聯展,互相觀摩,其樂融融!
『驅山走海』持續至今,是現代金門甚具代表性的社團之一。」
「除了師專時期的美勞訓練外,洪老師在藝術上,以古帖為師,以自然為師。此外,還接受過其它學院的訓練嗎?」
「2009年,我55歲,自省到:長期的鄉土寫生已達瓶頸,難以突破,故特地前往中國大陸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取經。
杭州中國美院的學習,以山水畫為主,書法次之。經過為期8個月的訓練,透過臨摹古畫,對山水畫的輕靈虛境體會甚深。中國山水的煙嵐水氣,虛無縹緲,其意境比起一目了然的風景畫更耐人尋味。
  此體會正好為我的金門鄉土實景寫生,注入了虛境的新活力,也催生了我日後畫金門水墨鄉景的新樣貌。
現今,一眼望盡的鄉景寫生已不再能滿足我的創作欲,我正嘗試著以鳥瞰的視野,用虛筆畫水、實筆畫石的方式,來表現金門的山川。」
「洪老師的書法教學,深入國小校園、社區大學,大小通吃,且同具熱忱。可否談談你書法教學的特色?」
「我教書法的熱忱深受杜忠誥老師影響。就讀師大地理系時,追隨杜老師三年。杜老師的書法教學,本身技法成熟,對學生鼓勵有加。還記得學畢回金前,杜老師勉勵我:『回金門後要把書法推廣出去!』
因此,民國73年起,我從金城鎮黨部,一路教到傅錫琪紀念館,教到金門社區大學;從兒童教到成人,教到樂齡者。若問我的書法教學有何特色?有法可循,循循善誘吧!」
前人寫書法,教者多半放牛吃草,學者亦多半自由揣摩。而洪明燦老師的書法教學,師承杜忠誥,強調有法可循,循循善誘。
除了傳統的永字八畫外,明燦老師將杜老師的技法再作深入的開發,完成兩套講義:
1.以38張講義,臨摹歐陽詢楷書,一星期1張;
2.依學生各人性向,為其尋找適性的字帖臨摩之;
3.要求學生先以嚴謹的楷書打下根基,再習行草……等字體;
4.學生依個人的體悟,完成作品後,擇優展示,師生互動賞析。
明燦老師回憶道:「從事兒童書法教學的初期,除了從學生作品的進步,帶來成就感外,家長的肯定,更具鼓勵作用。多數家長為同事、朋友,當時社會大眾普遍對『寫書法可培養定性』具有共識,認為『學書法的孩子不會變壞』,因此,不少小朋友由小三一路學到小六,未曾間斷。
至於成人書法教學,我常鼓勵他們:『若能度過一年2學期辛苦的基礎訓練,書法將登堂入室成為你的好朋友。目前,有10多名成人學生,他們已跟著我多年,一路走來,小有成績。」
「藝林三棲,書法、繪畫外,請洪老師也略說文字創作。」
「文字方面,我的取材較窄,大多以藝文活動的記實為主;對書畫作品的評論,態度上,鼓勵多於求全;至於少數的生活抒情,當然是有感乃發。」
藝林三棲,但人的時間、精力有限,必須有所取捨。明燦老師自認為:「三筆在手,書法的天分最高,反之,文字的駕馭力最弱。」
所以,三者在洪老師心中的分量亦有別:「書法第一,繪畫其次,文字只能算玩票。」
「最後,讓我們聽聽明燦老師對未來的自我期許吧!」
「書法學習的變遷,它是自然地、漸進地.由臨摹古人書法作品入門,臨摹再臨摹,透過人生的閱歷、體悟,才能逐漸走出自己的風骨、格調,達到字如其人的境地。
書法,已成為我的日常,一管在手,揮灑自如。
繪畫方面,為了結合書法,我的繪畫由水彩轉向水墨,且嘗試融合虛實之筆來表現鄉景鄉情。配合聯展,每年也拿出10件左右的作品。
至於文字,則暫歇。哀樂中年,進入初老,心境上也進入了『欲語還休』的階段吧!
藝術無止境,我的藝術前路,尚有一大片園地可供發揮,我對藝術的追求亦永不罷休,因為內心歡喜啊!」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