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秋根嬸

*2019/09/28
作者:洪玉芬。 點閱率:814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天邊的祥雲,如蓮花朵朵,慈眉善目俯視著上庫這小村,幾許人間悲歡曲,不斷上演。
  門口埕,在三合院外一處空曠的泥土地,扮演多功能的角色,最重要的一項是五穀雜糧的日曬場。隨著季節更迭種作不同,花生、蕃麥、紅落穗、安簽地瓜片輪流在此鋪攤開來,吸收陽光的養分。同時,這也是小女孩炭治與玩伴跳房子的遊樂場所。
  是日,她端著伊俺娘梳洗完的臉盆水,亦步亦趨地來到門口,當她跨過門檻,正要把水盆往外潑,一眼瞧見隔壁的秋根嬸,從菜園餵雞回來,她揚聲喊著:「秋根嬸,早。」回應她的是,一雙充滿笑意的眼神且溫柔的語調:「敖早!金乖!」
  秋根嬸,瘦高骨架,一襲斜襟盤扣藏青衣,潔淨飽滿的精神面貌,彷彿自古代仕女圖掛畫走出。秋根嬸從小給炭治一種感覺,除伊安娘之外,彷彿是她另外一個母親。當然,這感覺非一朝一夕,兩家住屋並排,僅隔一條狹長的窄巷,巷弄間,兩戶側門石條門檻相對。長久生活互動,親蜜情分,朝夕養成,何況還是宗親。
  一個無以為生的年代,家家戶戶普遍貧窮。生活普遍困苦的情況下,村裡人家責罵小孩,比比皆是,咆哮咒罵之聲,音量之大,屢從牆隙瓦縫竄出,飄得大老遠。大人罵孩子,不但怒罵,還常夾帶「死」字,如「死囝仔」「死查某鬼」,斯情斯景,不盡然純罵小孩而已,應也是大人藉機釋放面對生活的沉重壓力。而秋根叔有「落番」親人的僑匯,生活較無虞,所以,秋根嬸的言行舉止,輕聲細語,在炭治童稚的眼中,迥異於鄉里村人的粗鄙言語。卻確的說,除了有如伊俺娘所講的「周緻」優雅氣質外,另有一份和藹可親的慈祥。
  明月,秋根嬸大女兒,雖年長炭治一歲,因秋根叔的寵愛,懶惰成性。平常兩人玩在一起,秋根嬸凡是有好吃的,明月一份,她也有一份,明月遇事有炭治當救火隊,樂得清閒,對於分享出去的母愛,不但不以為忤,與炭治相親相愛,情同姐妹。
  勤快、乖巧的炭治,樂於為秋根嬸聽候差遣或跑腿工作,因為在炭治的眼中,秋根嬸沒有伊俺娘的嚴肅,卻多了一份平易近人。尤其對待炭治,一個溫暖的眼神,如一道光,慢慢點亮炭治青澀的心,一聲讚美的鼓勵,像是特效藥方,讓她面對貧窮與繁重勞務,絲毫不以為苦,反而樂於擁抱。在困阨的少年期,沉澱出一股別人無法擁有的安定感。
  她的靈巧聰慧,大人總是樂意教授她許多生活技能,尤其是女紅。在沒有縫紉機的情況下,僅憑一針一線,就能無師自通地縫製起衣裳,尤其來自大陸流行的服裝款式、做工,經她翻看審視,總能依樣畫葫蘆。還有刺繡,細針繡線,在白絹上,忽高忽低,穿上穿下,一幅幅刺繡作品,花卉圖案,化為栩栩如生的寢具飾品或是生活用品。旁觀者嘖嘖讚賞,誰能想到這些美麗的織物,皆是出自十歲出頭女孩炭治的手。而她根本沒機會進入學習殿堂,讀書識字。
  她與明月,從出生、長成荳蔻年華的少女,工作或遊戲,總穿梭在兩棟三合院中。她以為世界就是這樣,一輩子也很長,直到有一天明月遠嫁南洋,走出了彼此的生命,從此天涯兩地相隔,不知今生是否有見面的機會。
  而秋根嬸,從此更加疼愛她、照顧她,如第二個女兒般,直到她出嫁。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3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3
0 人
0 人
1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0910334484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