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從李少紅的新《新紅樓夢》談「持爵」一節的謬誤

發布日期:
作者: 陳邦祥。
點閱率:1,053
字型大小: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寧國府除夕祭宗祠 榮國府元宵開夜宴」:「已到臘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齊備,兩府中都換了門神、聯對、掛牌、新油了桃符,煥然一新。寧國府從大門、儀門、大廳、暖閣、內廳、內三門、內儀門並內垂花門,直到正堂,一路正門大開兩邊階下一色朱紅大高燭,點的兩條金龍一般。……諸子弟有未隨入朝者,皆在寧府門前排班伺候,然後引入宗祠。
  且說寶琴是初次進賈祠觀看,一面細細留神,打量這宗祠:原來寧府西邊另一個院子,黑油柵欄內五間大門,上面懸一匾,寫著是〈賈氏宗祠〉四個字,旁書「特普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獻書」,兩邊有一副長聯,寫道:「肝腦塗地,兆姓賴保育之恩;功名貫天,百代仰蒸嘗之盛。」也是王太傅所書。進入院中,白石甬路,兩邊皆是蒼松翠柏,月台上鼎設著古銅彝等器。抱廈前面懸一塊九龍金匾,寫道〈星輝輔弼〉,乃先皇御筆。兩邊一副對聯,寫道是「勳業有光昭日月;功名無間及兒孫」,也是御筆。五間正殿前,懸一塊鬧龍填青匾,寫道是〈慎終追遠〉,旁邊一副對聯寫道是「已後兒孫承福德;至今黎庶念寧榮」,俱是御筆。邊燈燭輝煌,錦帳繡幕,雖列著神主,卻看不真。
  只見賈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賈敬主祭,賈赦陪祭,賈珍獻爵,賈璉、賈琮獻帛,寶玉捧香,賈菖、賈菱展拜墊守焚池。青衣樂奏,三獻爵,興拜畢,焚帛,奠酒。禮畢,樂止,退出。……」
  引文中提到賈珍「獻爵」,李少紅導演2010版的紅樓夢演繹這一節戲時,賈珍是將「爵」給「側持」(流口左向,尾右向)了,這是一大謬誤,不知這部片的歷史顧問是否都在睡覺呢?還是根本沒有相關的文化知識?
  爵也稱爵杯,古代飲酒器。根據考證早在公元前2000多年左右就已經出現。陶爵流行於夏、商,銅爵流行於商和西周,西周以後便罕見爵杯的蹤跡了。
  迄宋以來,以古物為研究對象的金石學興盛起來,集大成的就是李清照、趙明誠夫婦,並撰有專書《金石錄》《後金石錄》,人們才重新開始認識商周爵杯的原始面貌,隨之而來的仿古之風大作,目前所見的仿古爵杯,有銀爵、銅爵、錫爵、玉爵、瓷爵、漆爵、竹爵等。地位尊貴的人用爵,在古代天子分封諸侯時,賜給受封者的一種賞賜物。再後來「爵」就成了「爵位」的簡稱,「加官進爵」也就由此而來。閩南地區的門神版畫,則畫「鹿」,而不畫「爵」。
  從形制來看,前有流(傾酒的流槽),後有尾,中有杯,一側有鋬(類似今日的把手,有獸首的造型),口與流之間有傘形柱一對,下有三足(單足為後,左右足為前),杯口有二柱。器身上端回字形紋樣,紋飾圖案莊嚴,凝重而神秘,充滿神秘。器體較高,爵杯口沿外撇,圓腹略深,溜口圓鈍,造型前仰後翹。
  春秋時期的《左傳.莊公廿一年》中寫道:「虢公請器,王與之爵」,說的是王賞賜給虢公爵杯,但這裡的爵並非是只真指爵而是次一等的「鞶鑒」,所以鄭厲公從此怨恨周惠王。冬季,周惠王從虢國回到成周。也由此可見爵杯是身分象徵的禮器,它的象徵性比實用性更重要。
  回到正題,那賈珍「獻爵」該怎麼持爵呢?「獻爵」是請祖宗喝酒,所以賈珍「持爵」時,應該右手穿「鋬」,左手按「杯」,流口應朝向祖宗,尾則向著自己。
  最近幾年,大陸電視劇為求快,粗製濫造的情形越來越多,尤其是很多歷史劇未重史實,考證不真,張冠李戴,不知所云,著實誤導了不少觀眾。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