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記得當年愛唱歌

發布日期:
作者: 宋克偉。
點閱率:1,387

  四十幾年前,軍管時期的海島金門,我們一群小毛頭沒什麼嗜好,就是愛唱歌。小學時候,我對流行歌曲的感受力就很強,只要聽過幾遍,哼哼旋律,不用特別記誦歌詞,就可唱了起來。那時,我連著幾年擔任班上康樂股長,老師常於授課完畢後的空檔,點名要我上台唱歌消遣一下,當時的我,長相憨厚,看起來有點呆傻樣,只要我一站上講台,憨癡而笑,同學隨即大笑不止,頓時氣氛顯得熱烈而活潑,我也洋洋自得,大方地放聲而唱,自我陶醉於流雲行板,唱得師生皆大歡喜。
  國中時,男生們因青春期,開始變聲,高音部分再也唱不上去了,有一次升旗典禮唱國歌時,就有一男同學因起音過高,半途唱不上去,但仍嘶喊著硬拉音調,竟變成破鑼嗓子似的公雞叫聲,全班頓時忍俊不住地想笑,但又不敢笑出聲,只好強咬嘴唇或舌頭,身體不禁隱隱顫抖,情境極端困窘,事後遂遭導師處罰,各自抄寫國歌歌詞一百遍,這真是青春之罪呀!
  當年,我們每到放學時刻,大夥一齊走路或騎單車回家,總有人開頭唱歌,眾人無論歌喉好壞,旋皆放歌唱和,歌聲嘹亮,青春飛揚,那管路人側目注視,我們還是唱得起勁得很。那時,每有喜歡的新歌,大家就互相傳抄歌詞,彼此教唱,直到大家都學會了,就在下課與放學間不斷地響起歌聲,這是年少最美好的片段。
  那時我們最常唱「我是一隻畫眉鳥」,「……不是我身上沒有長羽毛,不是我身上沒有兩隻腳,只因為我是關在鳥籠裏呀,除非是打開鳥籠才能跑……」在我們高亢吶喊之下,那歌詞好似也吐露了我們青春受限,欲奔無處的心境。
  國三下學期末,班上男同學就有六位報考士官學校,早在畢業之前一個月就赴台入營受訓,他們在離鄉前,各自錄下三卷他們以吉他自彈自唱的歌聲給我們留念,而後在各士校受訓時,每隔二、三天就會寫一封信來傾吐甘苦,教室後的佈告欄,貼滿他們的信紙,風一吹,紛飛飄揚,好像他們在後面高歌喧嘩,令人心頭迴盪著往日旋律。
  臨國三畢業前夕,音樂老師安排了平常愛唱歌的幾位同學,讓我們挑選喜愛的歌曲,準備於畢業典禮中獻唱。我們選了劉文正的「閃亮的日子」做為表演,「希望你會記得!永遠地記得,我們曾經擁有閃亮的日子……」,這也是我們至今唯一的合唱演出,成了這段唱歌歲月的永久典藏。
  而如今,雖然有了現代科技的視聽設備,耳邊聽到了流行歌曲的旋律卻沒有太多的感覺與感動,更不用提看歌詞、甚或背誦歌詞,人已無閒情,那談琴韻,真是「聞歌不復少年時」啊!年輕真好,單純的心情懷有真摯的感受,平淡的情節就有長久的懷念,或許該找找時間約老同學去唱唱老歌了!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