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灰壁彩繪之前

發布日期:
作者: 蔡其祥。
點閱率:3,170
字型大小:

天氣濕冷得讓人銘心刻骨,我在老家的大門前徘徊,不時地對著雙手呵氣取暖,手心裡頭餘留午後的咖啡香。
許多事物不斷地成為往昔,無論它們多麼生動迷人且富有意涵,依然逐漸遠離,悄然消逝。民國七年,祖父從南洋返回金門,帶回豐厚的財力,他與伯祖父商討置產、建屋等事宜。民國十三年,伯祖父以三千兩百銀元購買蔡厝大房的祖屋,再用三百銀元購得其厝地,接著伯祖父邀集石匠、瓦匠、泥匠、大木匠、小木匠、彩繪師,以及通曉文墨的前清秀才,參與起大厝的工程。民國十八年,祖父再次返鄉,心情是雀躍的,勞苦大半輩子,終於有棟屬於自己的房子,足以安頓親人。
每次環顧這棟百年老屋,發現它正在慢慢老去,那些喧囂繁榮的過往,靜默了,祖輩曾經的生活軌跡亦蒙上塵埃,日復一日掩埋於歲月深處。
鄉諺:「好師傅,主人意。」塌壽左右兩側的牆面裝飾著馬約利卡彩瓷面磚,紋樣多種、色彩鮮麗、富新潮感;再往上看,聯對堵寫著「竹報平安」、「花開富貴」,雖然被光陰雕琢出了老態,隱藏在字體中的祝福,依然汪洋自肆滾滾而來。聯對堵上方有兩幅灰壁彩繪,右邊是「馬超大戰葭萌關」、左邊是「入西川張飛釋嚴顏」,彩繪的一筆一畫很少被留意,一陣寒風呼嘯而過,吹落我記憶中的敘事。
我將目光停留在灰壁彩繪,重新回溯其中的歷史、典故、內涵與意義。
「入西川張飛釋嚴顏」出自《三國演義》第六十三回「諸葛亮痛哭龐統,張翼德義釋嚴顏」。小說敘述劉備進入益州後,張飛一路平定蜀中郡縣,兵臨江州,巴郡太守嚴顏頑強抵抗,張飛久攻不下,於是用計誘使嚴顏出城作戰,活捉嚴顏。嚴顏面對張飛怒目咬牙的大聲叱喝,全無懼色,他說:「益州只有不怕死的斷頭將軍,你找不到怕死的投降將軍。」張飛見嚴顏聲音雄壯,視死如歸,十分欣賞嚴顏的骨氣,當場就釋放嚴顏,並且把他視為上賓,熱情對待。張飛說:「適來言語冒瀆,幸勿見責。吾素知老將軍乃豪傑之士也。」荷蒙厚恩,嚴顏感其恩義,因此投降。
依照故事情節的發展,仔細端詳牆上的彩繪,畫中的張飛粗莽中帶有勇猛雄風,嚴顏則顯得剛毅倔強、老當益壯,一再反芻故事的脈絡,人物刻畫的形象越發鮮活。
「馬超大戰葭萌關」出自《三國演義》第六十五回「馬超大戰葭萌關,劉備自領益州牧」。益州被劉備所攻,劉璋向張魯求救,張魯遂遣馬超進攻葭萌關,張飛請命前去迎戰,日以繼夜戰了二百餘合,不分勝負。那時天色已晚,兩軍點燃千百支火把,夜幕之下火光閃耀、鼓聲陣陣,二將在葭萌關前又激鬥一番。
畫中的張飛豹頭環眼,燕頷虎鬚,騎著一匹烏騅馬,手持丈八蛇矛槍;馬超則是獅盔獸帶,銀甲白袍,威猛形象活脫如見。我一邊研究彩繪的細節,腦海中一直迴盪:「誓死不回!多點火把,安排夜戰。」「我捉你不得,誓不上關!」「我勝你不得,誓不回寨!」
島嶼獨有的冷風穿過天井,湧進前廳,我把碾碎的普洱茶投入鐵壺,繼續燒煮,等待的時間裡,我思索擱淺在心中的疑問,老家從大木的棟梁結構到小木的裝飾,皆是精心策劃、設計考究,祖輩何需如此致力於建築空間的經營?
以沉默捱過一個又一個時日,我反復地問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冬日灰撲撲的陰霾獲得一抹光暈,緊壓的普洱茶葉於壺中舒放,茶水濃釅,苦裡泛著甜,甜裡冒著苦,乾燥的口舌獲得滋潤,我慢慢開掘前人的用意,他們留下的傳統與祖制如浸泡的茶葉,在我的心中緩緩展開。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