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守得雲開見月明

發布日期:
作者: 蔡建樹。
點閱率:1,098
字型大小:

  懂事以來,記憶中我與老爸是形影不離的,他到哪我就跟到哪,其實就是小跟班,會有這樣特別的光景,完全拜他嗜賭愛賭所賜。
  這要從妹妹出生後,老媽對於經常要賭到天將光亮、雞鳴報晨時才偷偷摸摸溜回家的他忍無可忍。有一次,她就故意當著剛剛賭完回家的老爸面前,把那晚將棉被當尿壺的我海扁一頓,並且告誡老爸,以後只要他出去賭一次,就在家打小孩一次。不想大人冤家禍及無辜的老爸,自知理虧,但又戒不了賭徒的手癢,自此就把我帶在身邊,出入不同的賭窟,也因此我很小就懂得麻將、天九與撲克牌各式賭法。當筊蠟燭最大的好處就是很早就把算術練得精光,所以後來進小學剛開始的數學課,實在有點像是兒戲。
  晚上到賭友家裡賭,白天去挖白 (磁) 土,利用中午休息一樣能賭,當然,我還是跟著去白土坑,所以,站在大人旁看打牌時,偶爾還會忍不住的大叫:你那對南風還不趕快碰!搞得大人髒話連篇要我靜靜看就好,有好一陣子,村里的長輩看到我,都會揶揄兩句:你就是炎仔的後生喔,南風碰了沒?這種情形,一直要到老爸脫離挖白土的白土坑,進到金中高職部任職之後才得以改觀。
  這賭能賭到多大?記得,要離家讀大學前,老爸把我拉到一旁講悄悄話,千叮嚀萬交代出門在外,照顧好自己,尤其絕對不能碰賭。我笑笑的回他,你怕我得到你的真傳嗎?他瞪了我一眼,然後以我從未見過的嚴肅態度給了我一組數字的震撼。原來,就在我跟他出入賭窟的哪幾年,他曾在一夜輸掉十萬元,而當時他一天的工資是六十元。所以,他要我別傻傻的潦下去,老前輩都這麼說了,況且那些日子跟著走跳也看多了,要免疫不會太難。至於,他後來是怎麼還那鉅額賭債的?賭徒總會說,怎麼來就怎麼去。
  老媽是不輕易認輸的人,她也不想老爸一直沉迷於賭博,於是只要可以脫離白土坑那個賭友圈,什麼工作都要老爸去試試,所以,老爸做過炸油條、賣肉包的工作,還上過漁船出海到澎湖海域捕魚,但這些工作都沒能真正成為他的職業,說來應該是老爸沒有勇氣離開自己原來的舒適圈。老媽每次受委屈後,帶著我回斗門娘家,走到村外環島北路搭公車前,會經過瓊林大街,那時經營僑豐僑匯、車行的楷伯,看見滿臉驚懼、恐慌又不知如何是好的老媽,總會好言安慰:你這憨查某,都嫁到這款夫婿了,耐心牽教,總有一天會有出脫的,看在囝仔的頭面,一定會變好的。唉,你這勞碌的憨查某。
  民國六十四年,金門高中以原有的職業類科,擴大辦理技職教育,成立金中高職部,並將原址位於現在金湖國小的校區遷到太湖畔,新校區成立,有遠地來的學生住宿,學校要供應學生三餐,因此,有一廚工的職缺。那時,在金中校本部總務處任職的大姨丈一得知這個消息,立刻趕來家裡通知,說來老爸還真多虧了有這個貴人連襟,總算看到一絲絲希望的曙光。
  據當事人的說法,當年應徵的關鍵,就在於生火的考題,所有應徵者被要求當場比劃,先把柴火生起來者勝出。因為是廚工的工作,大灶大鼎煮食,生火是每天的基本活,這樣的要求合情合理。結果老爸最先把火生了起來,據他自己事後回想,當時沒特別的想法或訣竅,就當作在田野要燜土窯烤地瓜一樣,一下子火就燒旺了。
  之後,他就成了學校廚工,從此脫離那個日夜都有賭局的圈圈,老媽總算盼到這一天,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楷伯當年所說的出脫?但老爸戒賭就跟他戒菸一樣,劍及履及倒是真的。
  這幾年越發懷念昔日那段與老爸共有的特別時光,只是,往事如昨,留下的就只剩他親自示範的平凡人安生過日,如此而已。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