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永懷金門之友蘇蘭老師

發布日期:
作者: 陳為學。
點閱率:2,196
字型大小:

  翻開我電腦上的「我的作品」欄,在蘇蘭老師卷中,我發現了一封寄給她的信,信是2012年3月29日寫的,距蘇蘭老師過世的5月24日,還不到兩個月,我覺得此信彌足珍貴,現在就把它公諸於世吧!這封「致蘇蘭問候函」是這樣寫的:
  蘇蘭:
  五天前,我才跟許能麗課長等談起妳,剛剛收到伊媚兒,看出妳的自信,歡喜何似!
  也才昨天,我小心翼翼的開啟你的網頁,看到妳又消瘦了些,回家跟瓊麗提起,她也很關心妳的近況,還說:昊昊還小……請妳千萬保重。
  今天,一遍遍的翻看妳寄來的照片,每一張都充滿了生命力,我又看到了陽光與希望!
  我知道妳很堅強(也許是個性使然),閒不下來,但無論如何,且請偶而放慢腳步,如美學大師朱光潛先生所言:「慢慢走,欣賞哪!」
  這裡的眾家好友,多麼希望妳健健康康的再重回「妳的夢土」--金門十次、百次、千次……。
  衷心的祝福妳,蘇蘭加油!天佑蘇蘭!
陳為學啟
  蘇蘭老師誕生於民國五十年七月一日(她常驕傲的說,自己跟英國黛安娜王妃同一天生日),民國九十五年八月一日,以連續任教滿二十五年的要件,毅然決然從她熱愛的工作崗位上退下來。
  退休以後,她信守承諾,在我力邀下,於民國九十五年九月廿五日,風度翩翩首次蒞臨本縣中正國小講學,一直到她不幸於民國一零一年過世,前後來金門十次,講學十一次,這令台北市校長界前輩連寬寬校長疑惑的問我:「陳校長,我們要邀請蘇蘭來上課,一次都請不到,您是怎麼做到的?」
  對連大姊的這個疑惑,我給蘇蘭的答案是:「也許就是一個『誠』字吧?」他說:「不錯,但除了誠字,還有一個『真』字。」是的,真誠兩字,除了是我打動蘇蘭到金門講學的法寶,也是我立身處世的法寶,更是我在人生旅途上無往不利、通行無阻的法寶。
  蘇蘭老師在退休後不到六年就積勞成疾、與世長辭,但她對金門語文教育的貢獻與影響,卻歷久而彌新,她的高雅風範,和她字正腔圓的談吐,同樣迷人;她的影像教學更獨樹一幟、風靡兩岸,無怪乎浙江省一位望重杏壇的特級教師--王蘭女士,在聆賞她的課後,語重心長下了結論:「放眼兩岸四地,可能沒有一個人的成就,可以超越蘇蘭老師。」
  教育界很多有識之士都覺得蘇蘭老師的作為,已超出一個小學老師甚多甚多,可惜這位備受敬重的好老師、奇女子,竟在大家求才若渴、爭相禮聘下,疑因過度付出,讓她在五十一歲盛年即香消玉殞,可說是我國教育的極大損失啊!
  她教學時唱作俱佳、水到渠成與高度自信,堪稱一絕;她敢愛敢恨,更是令人咋舌;她臧否人物、嫉惡如仇的個性與作風,數十年如一日,同樣令人記憶深刻;還有她那自我調侃的功夫,更令人拍案叫絕!
  在她已病重時,還能泰然自若自我解嘲說:「凡是名字中有一個『蘭』字的,都很難搞(搞字意為『伺候』)。」原來是民國一零一年五月底,在新北市大板根還有一場語文活動,她一直念著要參加,而照顧她的好友,都極力勸阻。
  諸葛武侯說:「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而蘇蘭老師正是這樣的典型人物,別看她個子嬌嬌小小的,在認識她的親朋好友心目中,她可是一位不折不扣、有情有義、頂天立地的語文巨人哩!
  十年了,蘇蘭老師,我們沒有忘記妳,在金門老友的心目中,妳只是暫離,並未遠去……。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