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等待日光

發布日期:
作者: 蔡其祥。
點閱率:5,007
字型大小:

三角梅依然沒有開花,我只好繼續守著,一陣狂暴的雷雨來襲,深遠的過往在黃綠色的葉子中接連甦醒。
祖母曾帶著父親在廈門鼓浪嶼生活,許多華僑選擇在此建房安家,當時鼓浪嶼有閩南最好的學校、醫院、銀行和通訊設施,環境清幽生活舒適。在傳統的紅磚大厝之間興起充滿異域風情的洋樓,是華僑榮歸故里的標誌,體現他們經濟上的崛起並且象徵特殊的身分。
對祖母來說生活是喧嘩與躁動的,她的花費都是「典夫子賣子錢」,世事如野海路不平,她盼著一家人早日團聚,安穩踏實地過日子。心中的憂慮和寂寞,讓祖母缺乏勇氣面對漆黑的夜晚,她經常到南普陀寺祈福,點燃三炷清香,祈求彌勒佛以慈愛、忍辱、寬容與樂觀,救度愚痴無明的我執;禮拜三世尊佛,祈禱擺脫婆娑世間的苦難,一切平安;跪在觀世音菩薩前誦經,所有的念想都是無中生有,任憑來去生滅。
我自南普陀寺後方的臺階,逐步登上五老峰。
生命由記憶構成,記憶中聯繫著黑白的景色,祖父的事蹟、祖母的過往和父親的故事,化作我的血脈與歷史,猶如登山途中經歷的摩崖石刻、舍利塔、般若池,都是註定的過程,不可逃避。站在山頂,遠方帶著微微的光暈,我向時間的深處張望,看見祖母牽著年幼父親登山的身影,他們離我很近,我走過的大地他們也曾經過;我眺望的大海他們也曾看過。
真實與不朽就活在一念之間,我不遺忘它,它就永遠存在。我關愛的人就在心底,從未失去。
祖父和祖母相繼去世後,父親背起整個家族的期望,每個人的理想都希望在父親身上實現,但是他真的背不動。在這片土地上父親構築日常的平凡,彎著腰、低著頭忙著田裡的活。青春的傲氣早已蒸散,清瘦的容貌罩著霧般的灰濛,他眼中只有蔓生的雜草和作物的收穫,沒有多餘的心思。
歲月以冷淡又溫柔的眼光,旁觀父親與生活較量。
躲過九三、八二三、六一七、六一九等多場砲戰,現實沾著血淚,唯有在土裡刨食活著才結實。父親時常夢見自己是一顆種子,潛在硝雲彈雨中,等待太平之日重新回歸春天的土地。
我把三角梅稍微修剪,略施花肥,移到陽光充足的地方,經年的陰鬱獲得照耀,三角梅逐漸擺脫萎靡不振,一陣微風吹來,微塵從青綠的葉面散開,驚擾附著在上頭的往事。
姑媽結婚時父親才八歲,後來姑媽跟著姑丈到印尼經商,多年後戰爭發生,所有的音信戛然而止。好不容易等來平和的日子,父親拜託在南洋的鄉親尋人,輾轉得知印尼出現排華暴亂,姑媽一家人生死未卜。悲痛如巨石壓在父親心裡,伴隨著生活的世故和磨損,他變得越來越淡漠。
父親對大他十多歲姐姐的印象,停留在草編蟋蟀、燈籠、風車,或竹製鳥笛、水槍、陀螺等童玩,全出自姑媽的編草弄葉。這些手工玩具,將父親的天真光陰一一編織保存起來。
小時候父親教我用竹葉和菅芒做船,拿到河邊放流,有的船傾斜,有的沉沒,還有的順著水流緩緩前行。父親凝望綠色扁舟的神情像望著遠去的親人,想說些什麼,最終什麼也沒有說。處在過於紛擾的年代,凝視和靜默一直是父親的話語,唯有小船流水懂得他心裡的牽掛。
一封來自廣東佛山的信,讓父親冷漠的心情產生了激越,分離五十多年,父親終於和魂縈夢牽的姊姊取得聯繫,日子不再瀰漫不能安睡的惆悵,儘管去廣東的路途遙遠,卻能撫平他內心滋生的皺褶。
日光交織在三角梅的莖葉之間,看不見的線牽引著我的思緒,勾勒出人間的悲歡離合。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