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古金水的悲哀

發布日期:
作者: 楊肅民。
點閱率:1,880

1999年8月24日,立榮一架客機在降落花蓮機場後,發生爆炸,造成一人死亡,28人輕重傷,當時在飛機上的是古金水的大哥、大嫂,媽媽跟三個姪兒姪女,古金水並不在飛機上。古金水的哥哥後來因燒傷太過嚴重死亡,古家也是受害者。事件後,飛安委員會完全排除機械故障,直指人為因素。檢方認為古金水涉嫌托家人攜帶漂白水跟柔軟精等違禁品,導致飛機爆炸。
古金水是何許人?恐怕已在人們印象中消失記憶,他曾是十項全能,亞洲新鐵人,只是命運多舛,無辜捲入這起「立榮搞飛機」事件,官司纏身,雖然最後判無罪,但他的人生也由彩色變黑白。
古金水從頭到尾都堅持,他托家人帶上飛機的是漂白水,是為了老家即將到來的豐年祭,讓哥哥跟媽媽先帶回花蓮家大掃除用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裡面會變成裝汽油?至於電瓶,也不是他的。後來檢方起訴古金水,認為他炸飛機,是為了詐領家人的保險金。
花蓮地院一審判古金水十年有期徒刑,認識阿水多年,一直很清楚阿水為人的「亞洲羚羊」紀政,請託在萬國律師事務合夥律師黃虹霞幫忙阿水義務辯護,黃虹霞說:「我跟阿水素昧平生,為什麼要這樣幫他?因為我知道他是無辜的,我知道他需要我幫忙。」黃虹霞對古金水只有一個要求,說實話。
但是二審判決,阿水還是被判了七年六個月的徒刑。繼續上訴,更二審時,案情逆轉,終於獲判無罪。阿水更二審案情得以逆轉無罪,是因為當時的刑事訴訟法改革,在新的刑事訴訟制度裡,採用的是無罪推定原則,如果得到的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有罪,就必須判決無罪;而且任何證據、鑑定報告都必須經過嚴格的交互詰問跟審視,檢方提出阿水涉嫌犯罪的證據因而得到更嚴格的檢視,是否真的站得住腳,在黃虹霞律師的一再質疑下,更審法官推翻了一、二審的判決。
對這樣的判決結果,黃虹霞當時曾說,檢察官本於追訴犯罪,不服判決,有權上訴,但是她呼籲檢察官,請他好好看判決書,再看看他在庭上看到的東西.假使他認為被告無罪,請他本於勿枉的精神不要上訴,因為這會加深被告的傷害。檢方後來仍不斷上訴,一直到更五審判決無罪,不得上訴,前後歷經十二年才無罪定讞。
這個案子一直在花蓮地院和花蓮高分院和最高法院上上下下來回多次,我並未實際參與太多,是有一天黃虹霞律師打電話找我說,最高法院駁回,古金水的官司無罪定讞了,那天古金水一家會到法院來,問我有沒有興趣採訪當事人,我當然一口就允諾,當天趕到法院給古金水和黃律師做了一篇獨家專訪,接著開車送古金水一家回板橋家中,一路上聊天分享這十二年來的點點滴滴和心情,也寫了一篇文情並茂的專訪稿,雖然是獨家新聞,但是面對本是十項亞洲鐵人的離奇遭遇,卻寄以無限的同情。
我還記得古金水的女兒古筠,當時才十二歲左右,國小即將畢業,已有將近一百六十幾公分,一副高挑身材,但還是很稚嫩,她一上車看到我車後座有一隻白色絨毛大型玩具熊,一把就抱在懷裡玩起來,我看她很喜歡就說妳喜歡叔叔送給妳,她非常高興地接受,後來才知道她是日本早安少女隊的一員,多才多藝,個性活潑大方,其後考上文大中文系,並沒有朝演藝界發展。
人生沒有多少個十二年,古金水僅因託哥哥帶漂白水上飛機,不幸捲入這場無辜官司,不僅工作丟了,官司纏身還被求償,內心的壓力可見一般,他獲判無罪定讞後,終於能回去學校安心做他衷心喜愛栽培後進運動員的工作,他也沒有要求任何賠償,只希望不要再有人像他這樣。但也才重獲清白三年多,就被檢驗罹患白血病,2016年,他因併發肺炎過世,曾經的「十項全能」、「亞洲新鐵人」就這樣走入歷史。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