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酒後駕車應從源頭防堵

發布日期:
作者: 羽毛。
點閱率:5,988

  邇來,高雄市黃姓男子日前酒駕撞到一家四口,導致母親死亡,父親和一對女兒至今仍在加護病房,甚至有網友怒嗆「為什麼酒駕撞死人不用被判死刑?」,也讓人不禁想問酒後駕車早已逐步重刑化的今日,為何還有人以身試法?
  我國實施酒駕刑罰化已經歷10餘年,為展現政府公權力和落實政策的決心,警政署甚至將「取締酒後駕車勤務」列為重點指示工作,要求各警政單位將執行酒後駕車專案勤務編排,並祭出重獎重懲、定期檢討改進,然而在政府雷厲風行下,酒後駕車案件至今還是層出不窮。
  酒駕車輛行駛上路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一旦肇事,除了車輛駕駛人與乘客傷亡之外,也可能連帶造成其他用路人的重大死傷,甚至一舉躍升為社會矚目案件。由時常傳出酒駕的案件來看,透過警方強力取締來遏止酒駕行為,效果著實有限,究其原因發現駕駛人飲酒後常自認運氣不差且多次酒駕未遭逮而有恃無恐,致使酒後駕車犯罪黑數甚高。若用路人希冀祈求行車安全,僅能倚靠駕駛人「自律管控」的最後一道防線。
  然而,要求酒駕者自我約束何其困難,根據交通部近十年統計,酒駕累犯比率約占38%,足以顯見大多是酒精成癮與酒駕累犯者輕忽規定執意上路,顯示出酒駕犯罪人累再犯的嚴重性。另我國法令規定,酒駕累犯車輛內需裝設「酒精鎖」,截至2021年11月底,應裝酒精鎖人數共2367人,實際安裝僅95輛,執行率僅占4%,原因在於酒駕者須重考駕照才能加裝,因此乾脆無照駕駛或開他人車輛,顯見多數酒駕者犯後態度不佳,以致鑄下大錯。
  經相關研究統計發現,酒駕行為人以男性居多,教育程度多在高中以下,而婚姻狀況則以未婚者或婚姻不穩定者為多,並傾向低社會經濟地位,且其家人偏差較嚴重者、自我控制程度較低者,酒駕可能性越高。
  對於酒癮者或重複酒駕者,如僅予以緩起訴或入監監禁,即使屢屢立法加重其刑,似乎仍無法有效地避免其再犯,建議以醫療介入,對於酒精成癮者提供適當醫療服務,運用酒癮治療,可望有效降低再犯率。
  此外,若要斬草除根,個人認為應從家庭著手,注重家庭教養並發揮家庭功能,減少酒駕者低自我控制形成,提高非正式社會控制,慎選交友對象,避免偏差友伴之負面影響,以健康生活型態取代飲酒娛樂作息,俾利讓酒駕犯罪消弭於無形。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