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年改風雲〉外一章

發布日期:
作者: 洪銀娥。
點閱率:5,142
字型大小:

  七月五日金門日報刊登拙作〈年改風雲〉,一早同事line來「拜讀大作〈年改風雲〉,甚是佩服,不僅婉約中表達年改的影響,也縷縷記存過去的經歷」。話說蔡總統上任第一年,亦即民國105年,成立年金改革委員會,直屬總統府,委員會召集人是時任副總統的陳建仁,副召集人是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前者陳建仁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屬意其為副總統搭檔人選後一夕爆紅;後者林萬億雖因背叛家庭,與自己的研究助理幽會賓館被抓姦,但社會新聞多如牛毛,年改之前多數人不知此何人也。因著蔡總統和年改加持,現在他們都已是名人,不僅上網Google可以看到上千筆資料,名人專屬的「維基百科」亦不缺席,內有各自詳盡而客觀的來世今生描述。
  一介草民不可能認識「大官」,但高高在上的官員權利在握,自然得接受人民檢視。現今網路發達,官員一言一行,百姓睜大眼睛在看,容不得你為虎作倀、狐假虎威——除非後面那隻老虎默許或願意將招牌借給你(設果那般不幸,被蠶食鯨吞的獵物發出哀嚎之鳴,在民主時代也只不過是最卑微的展示。先賢先烈前仆後繼犧牲生命,換來今日民主果實,應是全民共享,不該專屬檯面上政治人物紅利)。當年「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提出疑問:「沒有財政紀律,哪來年金改革」、「扭曲的數據與真相,如何談年金改革」、「退休基金經營績效不佳無人負責,如何談年金改革」、「年金改革違背法不溯及既往的法治基本理念」、「年金改革是選擇性針對性改革,還是普遍全面性的改革」、「年金改革責任完全由被改革對象承擔,合理嗎?」、「大砍軍公教退休所得,勞工所得會提高嗎?」,兩位主宰數十萬軍公教生殺大權的政策主導者,「使命必達」,倉促、暴力完成「百年大計」。小人物試從媒體揭櫫其所言所行,從容貌、私德和言論三方面提出看法:
 一、容貌: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識人「觀相」,是委以重任的依據,《冰鑑》一書據說是曾國藩神相奇術的「識人」作品。中國第一位留學生容閎,第一次拜見權傾一時的曾國藩,如此描述「直視雙眸……目雖不巨,而光極銳利」、「含笑不語,從頭到腳打量」。先總統蔣公在召見勾選晉任將軍時,不僅觀看相貌,還從小細節認定其生活態度。佛家說「相由心生」不只認為容貌美醜和前世因果有關係,也認為相貌是內心的反應,勸勉人們透過修行而成慈眉善目、人見欽敬的面容。此處指的不是擦脂抹粉、穿金戴銀的「暫時美」,而是形之於外的言談、氣度、眼神等整體容貌;時下愛美人士熱衷整型醫美,絕對無法割隆出精、氣、神。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第一次出現螢光幕前面帶笑容,確實給人好感;當選副總統肩負重任,招牌笑容常掛。擔任年改領頭羊無視全國軍公教陳情抗議,大手一揮急急上路,一貫的笑容怎的開始感到違和、格格不入。相書以臉頰飽滿為富貴相,為人厚道心寬體胖,至於兩頰凹陷,以及古書常用的「尖嘴猴腮」則是貶義詞。人到中老年,新陳代謝變慢,身體發福、體重增加是常態。已步入老年、依然瘦削的年改副召集人林萬億,果然是「憂國憂民」體質。
  二、私德:823南台灣淹大水,民眾受水災之苦,副總統陳建仁隔天就到金門進行家族旅遊,「又被爆出在金門旅遊使用公務車」,大陣仗維安引發軒然大波。大風大雨無阻於副總統陳建仁關心自家人的「旅遊幸福度」,不知還有多少心思「繫於人民」?媒體報導在台大任教的林萬億師生戀不斷,最誇張的一次是與相差30幾歲的研究助理開房間,林萬億告訴警方,與女助理在房間「討論研究案」,後承認發生親密關係。師生戀,涉及權力不對等(學生難以拒絕老師追求),外遇則是「行為不檢有損師道」,都足以對老師做出行政懲處,以維護專業倫理、教學品質和學習環境。但政治正確的林萬億,臺大還授予「名譽教授」,格外諷刺。有人探討,政治人物的私德重不重要?這可從兩方面看:其一,私德縱有瑕疵,但所做所為一心一意為百姓謀福,是「瑕不掩瑜」的政治人物。如東晉王導,傳說私德有虧,但他主張偏安江南,保住顛沛流離百姓生命。其二,私德差的人,政府應謹慎不委以重任,以免陷入「請鬼抓藥」、「流氓治國」危機。現今最基層的大樓保全就業,都需備有「良民證」——到警局申請證明無不良前科。謝絕素行不良者,以免給社區住戶帶來危害。蔡政府任命私德不佳的人改革攸關全國軍公教生計的年金,是讓全國軍公教陷於任由德行不佳者宰割的境地。撕毀踐踏國家對軍公教的信賴承諾,是多麼艱鉅的任務:明理之人,不敢為之;正義之人,不屑為之。私德不佳的人急於表現邀功,記者會「年金改革一年未完成,我下台」,由於軍公教抗爭激烈,一年未完成,卻未下台。
  三、言論:副總統陳建仁說,改革後每月領六萬三千元,「若省吃儉用,是夠的」,但全國多數軍公教領不到副總統「是夠的」數字,而且還逐年遞減。陳召集人從自己的角度看天下,實是「飽漢不知餓漢飢」,何況副總統享有一般平民沒有的「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雖然媒體大肆宣傳陳建仁放棄禮遇,但根據單厚之論述「說陳建仁放棄禮遇也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以目前訊息看,陳建仁應該沒有成立卸任副總統辦公室的打算,所以沒有要二、三項的禮遇,至於其他三項的禮遇,陳建仁並沒有放棄」。胸懷蒼生的政治人物應期許轄下國土百姓無餓莩,不是自己飽就以為天下飽,否則,與「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何異?至於林萬億就更經典了,年改期間他告訴全國軍公教「金錢是身外之物,不要太計較它」,我的老天鵝!佛家這句話是要人修練自己,不是拿來督促別人;是反求諸己,不是要求別人。別人的錢要如何使用,對於身外之物要超然物外到何種程度,是別人的自由,不容你置喙。清大教授李家同嘆年改砍到晚景淒涼,林萬億酸回「領三萬多的都不會是晚年淒涼,領更多的大學退休教授,怎會是晚年淒涼?」林萬億手執國家大器,將素受敬重的國際學者拉下來與最低所得相比,真是國家衰敗的徵兆。林萬億受訪時說「勞工所得替代率將與軍公教衡平」,不同職級的受雇者替代率本來就不同,強求替代率一致,是為了平等而平等的假平等。看似有著神聖的崇高理念,其實是自己的假衛道,而且不是提高勞工替代率,而是降低公教替代率。年輕時付出的心力、勞力、所繳年金各不相同,以灌迷湯方式挾廣大勞工做背書,以拉下軍公教;提出大水庫理論「年輕世代提高費率後卻在補財務缺口」,讓年輕孩子也覺得改革有理,跟風嘲諷李教授,這與文革紅衛兵何異?
  「公教年改釋憲交鋒」時,有大法官強調,年改讓退休金越領越少,但老年生活應該需要更多照護,越領越少是否合理?大法官湯德宗指出,數據顯示國家財務狀況良好,近年稅收皆處於「超收」狀態,且軍公教人員的退撫支出僅占政府歲出的7%左右;政府在喊窮的同時,又提出許多增加財政負擔的「未來計畫」,例如:8年8,800億的前瞻計畫,他說「公共支出所涉及的各種舞弊與浪費,才是造成國家財政危機的罪魁禍首」。大法官吳陳鐶指出,為吸納優秀人才進入公務體系,並確保公務人員執行職務中立性,給予公務人員的退休所得替代率高於私部門人員,並非不合理。以上良知良能大法官論述,說出軍公教心聲。綜合以上,增進人民福祉的改革者能萬古流芳;千夫所指的改革者也能名留千古,但卻是桓溫的信徒——「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