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金門縣110年慶祝祖父母節(樂齡心‧祖孫情)作文比賽優勝作品高中職組第二名/金門高中─祖母

發布日期:
作者: 陳沛羽。
點閱率:1,984

  而今,葉子牌的盒子收起來了,三姑六婆的調笑聲遠了,老舊狹窄的廳堂裡,亦再沒有了那道身著舊式旗袍的紫色身影。
  小時候對祖母的印象其實不深。只知她慣愛穿著深紫色的老式旗袍,粉色印花團團簇簇,開衩的右側自然露出一節纖細修長的小腿,自帶幾分中式的典雅。如今尋思,卻是記不得那是一種怎樣的色彩,腦海裡一會兒浮現浪漫的紫羅蘭色,一會兒卻又是莊重的黛紫。分明是雍容華貴的顏色,穿在她身上卻僅留下幾分莊嚴肅穆。時至今日,依然記著祖母削瘦卻高挑的身量,略帶凌厲的眉眼,穿上那彷彿量身打造的傳統服裝,坐在大廳擺放的竹椅上,有一搭沒一搭與我說話的模樣。具體說過什麼也記不清了,回憶裡的畫面斂去聲音,僅留下不甚鮮豔的淡彩與光影。雖然更多時候,她只是望著門外有些刺目的陽光,一語不發,一個晌午,便這麼慵懶的過去了。
  細數過往,也有那麼幾次鮮活的回憶。在某些悠閒的時光,祖母會捧著青玉模樣的碗,一口一口的餵我吃粥。或許是在那雙略帶歲月痕跡的手上面,感覺到了什麼溫暖的滋味,一碗平平無奇的白米粥,倒也吃出了幾分趣味。現下想來也是稀奇,那樣不苟言笑的人,其實也會不厭其煩的握著湯匙,含飴弄孫。我特別喜歡盯著她手上的翡翠戒指,水墨暈染般的青色自帶一股神秘,彷彿藏著祖母身上,那些我未曾參與亦不曾銘記的四十餘年的光陰。我從未問起,她亦不曾言明。那時並未了然,我無法窺探她數十載走來的足跡,她也未能參與我餘下的旅途,童年片刻的相依,便是兩段起始終點皆不同的生命中,唯一的交集。我們只是,像一對再普通不過的祖孫,在各自人生的階段裡,偷得浮生半日閒。
  祖母走後,那些往昔舊事的影子亦悄然淡了。我鮮少聽得父親提起她,反倒在母親口中,看見了她那些並非以孫輩視角所見、從未知曉的模樣,那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感受,好似時過境遷的多年後,又重新認識了會怒會笑的祖母一般。可往事終如煙,縱有再多的感慨與情思,皆再無法傳達了。此刻,我恍然意識到,或許父親心中也是想著她的,只是那種感情太難同他人啟齒,方僅在茶餘飯後的休閒時分,方帶些懷念的提及一兩句。許是她走得早,在我未能理解悲傷的年歲裡,待長大後便僅剩下一絲淡淡的懷念,或許還有感激,在短暫的紅塵裡,曾有過她的陪伴。
  一次造訪金水國小,映入眼簾是中西合璧的時代縮影。見一名老嫗舉著顫巍巍的手,微駝著背,聲音卻精氣十足,同一旁孫子訴說當年曾經輝煌的過往。星霜屢移,金水國小經過修整,熬過風霜,以及無數歲月洗禮。老者低啞嗓音,彷彿回到舊時光,那些只留在回憶中的歷史,驀地躍然眼前,那樣真實而鮮活,宛若穿越時空一般。稚童眨著半帶懵懂與好奇的大眼,那些彷彿永無止境的疑問,想起祖母興致好的時候,亦曾這般與我說故事。驀然回首,方覺往昔曾習以為常的日子,不知不覺於光陰流逝中,釀成一罈糯香好酒。
  後來,我亦曾隨學校做過志工,在安養院幫忙時,發過貢糖給長者。在他們身上,我看見了一條條爬過容顏的皺痕,一道道安詳慈祥的目光,一縷縷冬雪花白的銀絲。不如記憶裡祖母那般銳利、嚴肅,可興許這些我並不熟悉的老者們,亦皆曾有過一段獨屬於他們的、光輝燦爛的日子。直至白首忽一夢,謂我曾是輕狂身。一種難以言喻的,對生命這二字的敬意悄然而生。那之後,每每探望外祖父母時,我心裡多了些對他們的敬重與感恩,感謝他們一直包容著尚未成熟的自己,感激身邊還能有他們的陪伴,尊敬他們曾熬過艱難的風雨飄搖,敬佩他們白頭到老,始終保持著善良與真誠。或許有一日我亦不再年輕,當那一刻到來時,我由衷的希望,自己也能如祖母那般,優雅而淡然的老去。
而今,有些身影已然走遠,有些卻依舊守在原地。我是多麼幸運,能在外祖父母、父母親的呵護下安然長大,在兄姐弟妹的相互扶持下不曾孤單。或許我們自出生起便朝著死亡日夜兼程,可途中的美景方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事物。而今祖母的容色逐漸遠去,可她手把手餵我喝粥的情景,她與他人相處的音容笑貌,她穿著紫色旗袍的窈窕身形,卻會烙在我的記憶裡,久久不散。
(稿件由金門家庭教育中心提供)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