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水一方的思念 (第二屆金門青少年文學獎國小散文組第二名)

發布日期:
作者: 西口國小/施品萱。
點閱率:3,829
字型大小:

  小時候的我們,懵懵懂懂探索著世界上的新奇,許多的情緒對我們來說都還很陌生,唯有快樂一直徘徊在腦中,長大以後,開始能夠感受生活中瑣碎的細節,開始對生命中的一切都有所感知。偶爾,我會羨慕同學放學後都有著回家的渴望;偶爾,我會傷感與他人關係的誤解;偶爾,我會迷茫在每一段人際關係與選擇中。其中最深刻的牽絆,莫過於對一個人最深切的思念,如同過往離人的思鄉之愁,現在的人們同樣也飽受著思念所苦,一直都想念著生命中的那個他或她。
  小小的我,爸爸便為了支撐起這個家,獨自到台灣工作打拚,為的就是要能夠給我們母女三人一個足以溫飽的家庭,也因此每當老師問起爸爸的時候,我總會堅強地回答他在台灣,但是心裡卻在這個時候不斷感受到那股情緒,那股被自己刻意忽略的哀愁,這離別相思之苦真的讓我的童年都抹上了一層灰,我總是在等待著,等待著爸爸回家。
  週日的午後,趁著媽媽忙碌的空檔,隨意找了一台公車,想要找到一處海邊,想要看著海,試著消解一些離愁。看到了遠方的蔚藍,便按了下車鈴,走向這片海│慈湖。
  午後的陽光總是炎熱,找到海堤的一處樹蔭坐下,看著一望無際的海洋,聽著拍在石頭上的海浪,感受陣陣濕黏的海風,偶爾還能在嘴裡嚐到一點點鹹澀,眼前這幅壯闊的自然美景,讓我一時之間沉醉於此。突然之間,一旁傳來了對話的聲音,打破了此時此刻的安寧。
  不遠處,站著一位男士和一位小男孩,而我就坐在一旁。聽著小男孩在電話的這頭不斷地叫喊著:「媽媽!」原來男孩和爸爸住在大金門,媽媽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常常住在烈嶼島上,少了媽媽的陪伴,男孩在媽媽搭上船後,小男孩常常又哭又鬧,爸爸拗不過小男孩的哭鬧,總會帶著他來到離烈嶼最接近的這裡,男孩隔著這片汪洋大海,用力地看著,似乎只要再用力一點就能看見遠處的媽媽。聽著電話裡的撒嬌持續了一段時間後,還是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小男孩的聲音漸漸沙啞,眼淚差一點不受控制落下,一旁的爸爸不斷安撫,才在依依不捨中,緩緩地說了聲再見,結束了這一次的通話。 
  而這一聲「再見」,也觸動了我最深刻的回憶,讓我想起藏在心底的思念,因為爸爸工作繁忙沒辦法時常回來看我們,偶爾回來的片刻,我都會興奮的撲上去黏著爸爸,想要把這段時間缺少的擁抱,一次補齊。而這樣的情緒也一直持續了七、八年,思念已經慢慢成為了我日常的習慣。 
  回想起每次爸爸打來的時候,只要一聽到來電鈴聲,我就會興奮地跑向手機,想要第一時間接起電話。有時候還會故意調皮一下,接起電話後故意躲起來,讓爸爸看不到我,看著爸爸假裝困惑的表情,我還是能夠玩得自得其樂。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小時候好幼稚喔!
  還記得有一次,爸爸才剛離開家門準備飛去台灣,只是因為心中真的太過不捨了,不由自主的崩潰大哭,無法躲藏的掛念渲染著家裡的大家。媽媽不忍的打了電話給爸爸,電話才剛接通,我便大聲哭嚎著我想爸爸,看著爸爸也忍著激動的情緒安慰我:「下次很快就能再見面了,不要哭!」在爸爸的安慰下,我心情也漸漸穩定了下來,因為我知道,爸爸他現在正在為我們努力,努力讓我們能夠一直生活在一起。 
  看著眼前的這座橋,距離接合已經剩下一小段空隙,而這一段更是讓人們的思念不斷延伸,這座還未完成的橋,阻隔著小男孩與母親的思念,等到建好的那一天,就會讓這份情緒得以重逢。但我和爸爸的思念,卻仍然只能一直存放在心裡。 
  我走在沙灘上,撫摸冰涼的海水,一股波浪捲來,將我從思念拉回這片海岸,再過不久,腳邊的軌條砦就要被淹沒了。我再次坐在海堤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夕陽,想著遠方的橋樑連結著多少人的牽掛,而我的牽掛,只好寄放在這一抹斜陽中。
  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在我跟爸爸之間,也能夠有這麼一座橋,讓我能癒合這一顆被思念所折磨的心呢?

(稿件由金門縣政府教育處提供)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