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葉可俊-空軍飛官轉民航 兩岸機師交流闖先鋒

發布日期:
作者: 陳永富。
點閱率:4,757
葉可俊1996年飛F─5E戰機。(葉可俊提供) 葉可俊1996年飛F─5E戰機。(葉可俊提供)

  本籍:金寧鄉頂堡人
  現居:高雄市
  學歷:金寧國小、金寧國中、中正預校第1期、空軍官校64期
  經歷:復興航空機師、四川航空機長、教員

  葉可俊曾是中華民國空軍戰鬥機飛官,退役轉任復興航空機長,2005年成為首批轉任大陸航空公司機師的臺灣民航機師。
  大三通前,勇闖大陸創職涯新機
  「各位旅客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機長,歡迎搭乘四川航空由成都飛往昆明的航班。本次飛行是我職業生涯的最後一次飛行,感謝各位對四川航空的支持,在這裡,我代表全體機組員向大家表示最誠摯的感謝!」
  時間一晃15年,2020年7月9日,葉可俊告別四川航空班機最後一位下機的旅客,結束他在中國民航機長生涯的最後一次飛行任務。
  從中華民國空軍飛官13年退役、轉當復興航空公司機師10年、再轉任中國四川民航公司機長15年,葉可俊翱翔於兩岸天空,並見證兩岸民航公司發展,在兩岸民航交流史扮演先鋒角色,尤其在兩岸尚未大三通的混沌敏感時刻,敢於率先赴大陸民航界發展,也展現相當勇氣與膽色。
  2005年9月,葉可俊與張魯珍、饒天渠、黃定宇、李基祥、王運德、吳瑞章、楊立忠等8位台灣民航機師同時加盟大陸四川航空。他們平均年齡40歲左右,都有10年以上飛行經驗。四川航空公司也成為大陸首家引進臺灣飛行員的航空公司。
  促成兩岸民航機師交流的背景是台灣民航公司的發展受限國際現勢和高鐵通車影響,營運停滯不前,影響機師升遷機會。隨著兩岸政治關係逐漸破冰,雙方民航界也尋求合作發展機會,在臺灣飛行員協會段蓬麟理事長(空軍官校58期)等人士努力奔走下,為臺灣民航機師開創赴大陸發展的契機。大陸方面,據稱經層層上報,最後由總書記胡錦濤拍板定案兩岸機師交流,允許四川航空引進臺籍機師,葉可俊等8人因此成了2005年兩岸機師交流先行先試者。
  當時兩岸尚未大三通(2008年12月15日始正式通航),葉可俊等8位機師(葉可俊、張魯珍、饒天渠、黃定宇、李基祥、王運德等6人與復興航空合約均已期滿。吳瑞章原飛遠東航空757、楊立忠飛華航747)出發時為了避開記者媒體,刻意低調分開行動至桃園機場候機室集合,由時任臺北飛行員工會理事長李冠宇領隊,先飛香港,下機後拖著大件行李走了好長一段路至碼頭,轉搭渡輪往深圳,再轉車到寶安機場,搭上川航班機飛往成都川航總公司報到。
  當年12月20日上午9時30分,張魯珍首航北京,開啟臺灣飛行員在大陸駕機飛行的紀錄。
  駕川航客機  載送再訪大陸的連戰榮譽主席
  2009年9月30日清晨,葉可俊也創下紀錄,參與四川成都雙流機場二跑道首次有條件限制試飛任務。該次試飛,川航董事長藍新國親自擔任帶隊機長,川航總飛行師李延平擔任責任機長,他們和資深機長楊青、台灣籍機長葉可俊組成精英機組執行試飛任務。(成都雙流機場二跑道和新航站是四川打造西部綜合交通樞紐。建成後,雙流機場年飛機起降量可達32.1萬架次以上,旅客吞吐量達3800萬人次以上,是大陸第四大航空樞紐。)
  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2005年4月赴大陸8天「和平之旅」,首次與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會面,並於其西安母校「後宰門小學」受「連爺爺您回來了」歡迎後,2009年4月8日再訪大陸,中國民航總局特許四川航空航班從太原接連戰夫婦一行至成都訪問,並特別安排葉可俊當責任機長,留下台籍機長在大陸載送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飛航的歷史畫面。
  但令葉可俊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他與川航安運部部長王興華共同執行飛南京任務,那一天天氣特別好,晴空萬里,客機飛翔在空中俯看大陸壯麗山川,想起父親的飛行夢,一時難抑激動,在駕駛艙痛哭流涕,他一輩子忘不了那一刻。
  葉可俊說,他父親葉德輝祖籍江西新建縣吳城鎮的四門村,在南京出生。其父心懷家鄉,曾經也夢想當一個飛行員。葉可俊因緣際會,駕駛四川航空客機飛翔大陸天際,往來各省城市,有如幫父親圓了一個故鄉飛行夢。
  葉可俊在台灣空軍退役後,曾經陪父親回江西老家探親與祭祖多次。父親老家新建縣吳城鎮四門村位於鄱陽湖邊偏鄉小鎮,必須搭船才能抵達,舟車轉運費時費力,葉德輝在1987年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後,幾乎每年都不辭辛苦輾轉千里回老家探望,並儘可能周濟當地親友。
  1999年2月17日,葉可俊飛復興航空台北至澳門往返航班,返台途中葉德輝病逝,未能親侍在側,葉可俊引為憾事。
  專業謙遜  贏得川航人員敬佩尊重
  談起跳槽轉任四川航空機師歷程,2006年7月23日,葉可俊接受大陸中央電視台《緣份》節目專訪時說,早期台灣民航客機駕駛艙內通話檢查卡是用英文的,對外的通話也用英語,光是這個環節,轉飛大陸民航機,初期就造成一些困擾。
  且即使加盟四川航空,若沒有通過大陸民航各項測驗及體檢,仍舊當不了大陸民航機師,「這是一個很大的風險」。葉可俊說,像考試這一關就很嚴格,誰也幫不上忙的,就是「真槍實彈上場」,你有幾分能力就拿幾分成績,都是在電腦上考試。
  由於葉可俊等首批臺灣機師的飛行技術獲得川航最高肯定,認為他們在英語、航線知識、飛行技術以及對飛機整體駕馭能力等都非常優秀。緊接著2007年又有第二批12位臺灣機師加盟川航,為台灣民航機師開創了職涯新領域。(川航最多時引進台籍機師60幾人)
  作為川航首批引進的台灣籍飛行員,葉可俊在飛行中一直保持著謙虛、謹慎的態度。2006年11月被公司聘為責任機長,2010年12月聘為教員級機長,2018年11月開始在雲南昆明常駐,他總是面帶微笑,以認真、嚴謹的作風和謙遜、隨和的性格,贏得四川航空人員的欽佩與尊重。
  自比空中擺渡工  川航經歷永銘心底
  比較兩岸民航事業發展及兩岸民航機師的待遇與發展,葉可俊表示,在大陸當機師初始一個月領16萬台幣的薪水不比台灣多,隨著年資及飛行績效,薪資可增調數倍,並有飛滿9年可配房的優惠,他們因而在成都或其他城市置產。不過更為吸引台灣機師的是,台灣的民航執照不被國際承認,到大陸當機師領執照即獲得世界民航組織承認,約滿不論去哪國都可以開飛機,而且中國民航市場大,他2005年加盟川航時,川航只有20幾架客機、200多位機師;2020年他離開時,川航已擴展到擁有168架客機,2000多位機師。另據估計,到2025年大陸各航空公司客機總數將超過3000架,產生巨大市場磁鐵效應,不僅吸引台灣機師,現在外籍機師也對赴大陸發展趨之若鶩。
  葉可俊說,「小人物的足跡,是大時代的印記。我只是乘載旅客的空中擺渡工,感恩四川航空有容乃大、敢為人先,為我們創造了就業平台,讓我們在四川航空公司愉快、安穩地工作和生活。在川航飛行的這些年,我不僅見證了公司的茁壯成長,更見證了時代的發展和變遷。在川航15年的飛行生涯,與同仁相處的美麗溫馨時刻,將永遠銘刻我心。」
  父葉德輝曾任官派沙美鎮長、金寧鄉長
  葉可俊父親葉德輝是跟隨胡璉將軍12兵團遷台,再轉來金門的「怒潮學校」流亡軍校生。(1949年,胡璉將軍以各省流亡學生和江西在地招考之學生,在閩、粵、贛邊區成立第12兵團軍事政治幹部學校,為中興復國培養軍官和政治人才,號召青年朋友參加,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校歌歌詞起首二字為代號,簡稱「怒潮學校」,胡璉自任校長。隨著國軍撤退臺灣,怒潮學校2000名青年學生乘海辰輪渡臺灣海峽抵達基隆,從台北新莊國小、轉湖口國小,最後在新埔安定下來。次年怒潮學校隨軍遷到金門金城鎮水頭,水頭為此一度改名新埔。)
  金門戰地政務時期,尉官葉德輝曾任陳坑村與區公所指導員,1960年被政委會派為沙美鎮首任官派鎮長(任期1960年6月1日至1963年3月12日);而後轉派第二任官派金寧鄉長(1965年4月至1969年8月)。鄉長卸任後,獲派任金門酒廠行政科長8年,再升任花崗石廠廠長、金門陶瓷廠廠長。公職退休後,轉任金門縣農會總幹事,半年後,因不適應農會生態環境,掛冠求去。
   葉德輝為官清廉,一介不取,且不管公私事都一絲不苟,對政務推動要求尤其嚴格,但也自律甚嚴,有一次赴台灣休假,農會承辦人為他申報「出差」報領差旅費,被他斥責一番。也因而兩袖清風,微薄薪餉不敷家用,靠著妻子蔡美華(瓊林人)幫阿兵哥洗衣、車背章等補添,稍解寅吃卯糧窘況。1976年葉家舉家遷台,於台北中和購買住房時,籌不出自備款4萬元,還得向在金門山外開設五金行的妻妹調借。
  曾遇砲擊大難不死  瞞著家人考軍校
  1958年八二三砲戰首日,葉家頂堡東租屋旁的陸軍58師「陸海空軍通信連」,被共軍火砲鎖定,開戰時有11位士兵在籃球場打球,與村民翁明養躲入碉堡中,下午5時50分許一發砲彈擊中並鑽入該碉堡爆炸,引爆碉堡內炸藥,軍民12人全數慘死罹難,而後村民建有「軍力速聖公」廟祭拜。
  葉可俊於八二三砲戰爆發2年後出生。1975年金門仍處「單打雙不打」期間,9月27日晚上,葉家租屋也遭一枚中共砲宣彈擊中,當時葉可俊唸金門高中一年級,他在家寫歷史課作業,弟妹在客廳看電視的葉可俊,母親在幫軍人縫補軍衣,砲宣彈巨響穿瓦入地,屋內頓時震搖硝煙彌漫,布滿灰塵,所幸僅葉可俊背部遭噴飛的瓦礫碎片擊傷,其他家人都驚險逃過一劫。
  葉可俊在高一下學期上生物實驗課時,看到中正預校首期招生公告,瞞著家人報名,並與同學20幾人分別考上陸、海、空軍兵科。
  他報考軍校時,家人已遷居中和,家人多數均不贊成,尤其他考取空軍兵科,將來可能當風險性極高的飛行員,更讓軍旅出身的父親擔憂,一度藏壓著葉可俊的中正預校入學錄取通知書,最終拗不過葉可俊一再追問,始同意他赴中正預校報到入學。
  但對當翱翔藍天的飛官,葉可俊早已心有嚮往。他就讀金寧國中時,當時金門首位考上空軍幼校的陳滄江應邀到金寧國中演講自己投筆從戎報效國家經驗,看到陳滄江穿著空軍幼校制服帥氣英挺模樣,葉可俊也興起雄心壯志,上台表述志向時,也豪氣的說:「想成為一位飛行員!」沒想到他真的跟隨陳滄江腳步,考上中正預校,再直升空軍官校64期,成為戰鬥機飛行員。
  飛戰機兩度空中驚魂  冷靜應對解危機
  飛官生涯中,葉可俊曾遭遇2次空中驚魂,險些喪命。一次是他在4聯隊嘉義基地飛F-5E戰機時,在空中發生雙發動機都熄火的緊急狀況,所幸當時高度夠,且戰機仍可控制操作,他臨危不亂,按應變程序逐一操作,重新空中啟動,千鈞一髮再度啟動發動機平安返航。
  另一次是飛F-104戰機,在海上發生空間迷向,所幸也是冷靜的正確處置,抓回水平方向,人機平安的返回基地,但嚇出一身冷汗。
  葉可俊軍職升遷順利,他曾調空軍總司令部武獲室任職,並奉派赴美國DC華盛頓大學進修專案管理課程。亦曾至復興崗接受飛行政戰軍官班訓練,於1996年2月10日從二聯隊11大隊48中隊中校輔導長退役,從軍校生起合計軍職生涯20年。
  金門青年投考空軍官校,期別最早為領航系畢業的張家生(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管理博士),少將退役先任臺北市政府資訊處處長,後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國泰金控資訊長。1978年班的盧光復將軍,服務空軍防砲部隊。
  歷年金門縣籍的飛官,首推1979年班,曾任金門空軍基地主官,主飛運輸機的鄭永富上校。而金門第一位戰鬥機飛行官是1980年班,主飛F-5E/F等戰鬥機,曾任金門空軍基地主官的吳承文上校。其後相繼有陳望道、陳福水、葉可俊、薛傑、汪建勳、蔡章鑫與楊肅祺等。另有葉可俊同學陳篤詠曾飛馬英九總統專機,於松指部副指揮官退役;黃延陣從六聯隊退役後,轉入華航飛波音747機長。曾任空軍航空技術學院校長的陳篤敢少將亦是金門籍。
  空軍飛官瀟洒英挺,給人一飛衝天捍衛領空英雄形象,但也是出生入死、任務風險極高的軍種,葉可俊空官64期飛行員同學中,就有14、5人出師未捷身先死,於執行各項勤務或空戰演練時壯烈殉職。
  2014年10月21日駕駛AT-3型機,執行雷虎小組「三機尾隨滾轉」特技訓練科目時兩機擦撞,為避免飛機墜落民宅造成更多傷亡,放棄在第一時間跳傘保命,試圖將飛機拉回並帶離民宅區,而墜毀於高雄市梓官區梓官國小附近農田的殉職飛官空軍中校莊倍源,也是金門籍子弟。
  葉可俊無限感慨的說,身為太平年代空軍戰士,我們同學都曾為維護台海的太平,臺灣的發展,前仆後繼積極備戰,強化訓練各司其職,各盡本份,其間亦付出了許多慘痛代價。新店碧潭空軍公墓的英靈們,更讓我們永遠悼念。他多次赴空軍公墓追念以身殉國的同學與校友,不禁潸然淚下。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