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姚榮華求學不畏艱辛成功躋身台北杏壇目前任職民族國中校長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1,701

    期盼家鄉教育品質能提昇讓學子有機會進入更好大學就讀  

      ︻鄉訊小組台北市報導︼民國40年代前後,金門歷經多次戰亂,金門學子求學過程中所遭遇的艱辛橫逆,非處承平時期的今日學子所能想像,台北市立民族國民中學校長姚榮華(見右圖)就是那個時期的親身經歷者,對於年少時求學過程的艱難歲月,他有說不完的故事與感觸,而這些也正是那個年代學子的共同記憶。這位長駐台灣的教育家認為,金門在軍政時期經濟發展被嚴重忽略,他建議應請財經學者專家到金門實地考察如何發展金門的經濟,讓每個金門人能都有很好的就業機會,此外,金門高中新生錄取的分數趨低,在全國排名居末,顯示教育品質有待提升,才能讓金門學子較有機會進入好的大學就讀。  

      出生於金門金寧鄉榜林的姚榮華,受時代變遷影響,小學唸了五、六個學校,一年級唸榜林國校,二年級時遇到九三砲戰,九三過後到寧山國校唸三年級,到了五年級時再碰到八二三砲戰,學生又被迫分開,他又回到榜林唸另外一個簡陋的學校,唸到第二學期,校方辦不下去,說沒有學校了,要學生們轉學,他就與許福星及陳水在(東洲人)三人轉到後埔示範中心就讀六年級,三人分成二班,許福星在甲班,導師是莊根朝,他與陳水在在乙班,導師是蔡文忠。  

      小學畢業後,當時金門中學沒有學校,而是寄讀在台灣省各個省立中學。台灣省教育廳到金門招生,考取者即分發到各省立中學就讀。姚榮華幸而考取,由金門搭軍艦來台唸初中時,夜間上船後,船開到外海停舶,要等到天亮了才開船,如此花了二十四個小時才得以抵達高雄港,上岸後暫住國軍英雄館,之後再乘坐北上又得花上十八個小時,由早上六時坐到晚上十二時才到達宜蘭,他記得當時正是九月二十七日教師節前一天,第二天放假,第三天上課時還在暈車暈船,只覺得教室窗外的椰子樹一棵棵往後面倒。  

      當時他哥哥在台東,他原本應到台東唸書,但他哥哥說台東中學在山後面,很不方便,因此要他不要填寫台東(當年要求分發來台灣唸書的學生每人都要填在台有那些親戚,以此為據而分發到親戚朋友住家附近的學校就讀),姚榮華就不填哥哥而填一位住在宜蘭市的二嬸婆,如此得能在宜蘭初中就讀,而與鄭南榕(高雄市代理市長葉菊蘭的丈夫)成為同班同學。當時鄭南榕不僅是初中榜首,還是他們初一信班的班長。  

      姚榮華還記得,當時在民國四十七年第一年辦分發時,全部分發到省立中學,到他們這一年(四十八年)改依成績分發,前三十名才被分發到省立初中。他與王世欽(王世昌之弟)被分發到宜蘭初中。班長鄭南榕當時就有一部腳踏車,姚榮華常常向鄭南榕借腳踏車去辦一些雜事如戶籍謄本等。鄭為人不錯,總是會把車借給他。  

      當時來自金門的二十多位學生都是寄住在學校操場旁邊的體育器材室,當時唸高二的楊城對(之後保送台大經濟系,現任中央再保公司董事長)是這一群金門籍學生的帶頭者,姚榮華說,楊城對當時正好是睡在他旁邊。在印象中,姚榮華記得楊城對很喜歡看書,也常講故事給大家聽,對大家都很照顧。此外,由於教育廳的公文有所延誤,他們於九月二十七日到宜中報到時,已比其他在地生晚了近一個月,當時宜中有位英文老師劉琰是香港僑生,常穿短褲上課,劉老師認為這二位金門來的學生功課已嚴重落後,就叫二人到他家,劉並義務幫他們補英文。師恩至今難忘。  

      在宜蘭初中唸不到一年,到了民國四十九年三、四月,姚榮華就得到一個好消息│金門中學復校!到了六月底放暑假,姚榮華等人立即辦轉學,打道返鄉轉入金門中學。姚榮華回想,在宜蘭中學這一年來帶給他最大的好處即是,因為是住校,除週六可外出外,其他六天不可外出,且都有晚自習,如此覺得生活很正常,加上他們二人是年紀最小的,上面都是學長,在課業等各方面有不懂的都可以向學長請教,並獲得解決,因而感覺到當時唸書還很有收穫,尤其是英文。當時他哥哥唸高一,每週都會寫信給給姚榮華,一再提醒他英文很重要,為此他每天一大早都會起來背英文單字,每次英文考試都接近一百分,並從此打下基礎。  

      姚榮華轉學回金門中學唸初二,校長是姜漢卿少將。姜校長對王陽明學說很有研究,每次週會時都會論述王陽明學說,叫同學們如何改變氣質等等。現在也身為校長的姚榮華說,對當時只初二的學生來說,王陽明學說是難了一點,不過,教育就是要變化氣質,姜校長此舉確實能掌握到教育的重點。姚榮華認為,目前他辦學幾乎也有些受姜校長的影響,很注重學生的生活教育、道德教育。  

      初三時姚榮華有個機會可保送到到台中高工,但他並沒有去唸,後來考上金門高中。成為金中復校後的第一屆,他說,當時有些學長分發到台灣唸高中,由於生活費用高,負擔重,就沒有到台灣唸書,留在金門做事,等金中復校後,這些早幾年就初中畢業的老學長又回到金中唸書,姚榮華班上就有好幾位年齡比他大好幾歲的同學,如葉金柱(現任高速公路局處長)當年即是考苗栗中學高中第一名,但因家貧,無力就讀,就回金門任村里幹事,金中復校後才重考入學。這些學長年紀較長,成熟度較優,當時有保送大學制度,這些老學長都是名列前茅。  

      姚榮華高中畢業時正好宣布不辦特師科,他說,當時大家的環境都差不多,如果考上公立大學還可以去唸,如是私立,學費太貴,絕大多數人都無能力就讀,因而寄望有特師科可唸,但到了他們高中畢業時才宣布不辦,只好去考大學,但離考試時間只剩一個多月,當然考不好,姚榮華第一年考了二百多分,沒有考上。但是,姚榮華後來發覺這一個多月給了他一個很好的啟示,因金門中學只有一所,當時很多老師感受到沒什麼競爭性,讀書及考試都很簡單,例如歷史老師會告訴同學要考什麼、什麼,甚至劃重點,所以當時的學生唸書只唸重點,很多人整本書只唸了一小部份,從未窺其全貌,但姚榮華為了考大學,在一個多月內將史地從頭唸了一遍,發覺裡面的東西很多,前後連貫,令他很有興趣,並覺得過去片片段段的史地知識完全沒有用。此後他對讀書產生濃厚的興趣,更知道如何真正的讀書,並很有信心的自認,如讓他再去考一次,一定可考上國立大學。  

      大學沒考上, 姚榮華退而求其次,先返鄉在金沙國校當代課老師,在代課二年後,金門又辦特師班,對理工沒興趣的姚榮華趕忙去報考,因他發現特師班不用考數學,只考文史,此外,特師科頂多就是要唸教育統計,而教育統計到底是應用的學科,而這方面的教課書由孫邦鎮教授所寫的『教育測驗與統計』雖有涉及數學,但他百分之百能看得懂,且能完全融會貫通。考大學失敗一次,如今考上特師班讓他有重新再唸書的機會,他就非常珍惜,成績因而經常名列前三名,上完一年課後,再服務一年半期限後即能拿到畢業證書,他畢業成績將近九十分,第一年即申請到保送師大教育系。在師大有三個相常嚴格的教授,是師大有名的『三公』,教教育概論的是雷國鼎教授,這一科姚榮華考八十分,全班排名第二,第一名考八十二分。每一學期下來姚榮華都是排名第一、第二名,甚受教授賞識。師大畢業後依規定需實習一年、教書四年,合計五年,他即返回金門金城實驗學校國中部(九年一貫教育)教五年書,也被聘為實驗委員之一。其間曾至政大研究所教育人員進修班輔導組進修,當時金門爭取到四個進修名額,姚是其中之一。  

      教五年後拿到畢業證書,姚榮華請調台灣,先在三重碧華國中任教,一個月後調北市成淵國中,這期間結婚、買房子,向兄弟姊妹借了些錢,為此而兼家教拚命賺錢。三、四年後債還差不多,即調任仁愛國中任訓育組長,累個半死,因學校有一百零五班,全市第二大。有一次在校門口看到中央日報上登載政大招考在職研究生,招六名,他去報考,最後成為唯一被錄取者,所長看到他很高興,說本所已招考三年,一個都未曾錄取,你是三年來第一人。研究所畢業後,七十七年遴選上國小校長,等八十二年才獲分發到信義國小,當了一年多後,八十三年又去考上國中校長,八十五年任北投桃源國中校長,四年任期到又連任,一年半後民族國中有缺,九十年調民族國中,四年後再辦連任一次至今。  

      姚榮華指出,國民中學的教育是以培養德智體群美五育均衡發展的健全國民為目的。一個健全的國民必定是懂得怎樣生活的國民,所以國民中學的教育也是生活的教育。一個國民必須具有哪些基本能力才能快樂地生活?這是全體師生必須瞭解的共同課題,傳統的教育內容,大致不出所謂的三個R-讀(Reading)、寫(Writing)、算(Arithmetic)。這種教育是偏重於書本的教學,因而後來又加上行為科學所強調的另一個R─人際關係(Human Relation),變成四R。惟這種教育似乎仍然只能造就『有用』的人。晚近新興人文主義心理學家有感於以往教育的缺失,再提出所謂『新四R』的教育理念,強調心靈的雕塑和社會的和諧旨在培養一個『幸福』的人,頗能補偏救弊,適合今日之需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