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燈塔守護家族後代-高詠章 用文化永續烏坵精神

發布日期:
作者: 邱翌瑄。
點閱率:6,337
高詠章(左)在烏坵島上分享常民文化。(邱翌瑄攝) 高詠章(左)在烏坵島上分享常民文化。(邱翌瑄攝)

  祖籍:金門縣烏坵鄉
  現居:三地居:台北市文山區、金門縣金沙鎮、金門縣烏坵鄉
  學歷:逢甲大學文物普查專業人才培育學程
  經歷:文化部「留住鄉愁-「烏坵媽」文化路徑與扶持復興計劃主持人

  烏坵高家是中華文化內罕見的守燈家族,一百五十年的守燈歷史尚為劃下句點,西元1951年因戰爭因素,烏坵燈塔雖不再點燈,但守燈任務續傳,守燈人擔負燈塔外觀保養、上漆任務,1959年由高詠章父親高金振接任,及至2001年退休,高金振以「守燈人」之名,至到壽終前一刻都在乎著烏坵燈塔在海圖航線的復職,這也讓其後輩更堅定推動「烏坵燈塔復燈」,一了父親遺願。
  2021年高金振的小兒子高詠章申請文化部-文化村村落補助-南門里天后宮-留住鄉愁:「烏坵媽」文化路徑探尋與扶持復興計畫,嘗試用文化體驗、文化書裡的方式,讓金門本島的媽祖文化信仰,可以復興起烏坵媽祖的文化體驗,進而讓烏坵的常民文化及燈塔島的故事,讓更多國人認識烏坵這座外島中的離島。
  高詠章曾回憶兒時的烏坵,無水無電是常態,小坵的高家奶奶跟大坵高奶奶是好姐妹,晚年相約作伴,同居一室,冬天的烏坵是極寒的,雖說古老的烏坵閩中建築法冬暖夏涼,但是風一大還是會透風,身為孫子的他就要去幫奶奶們暖腳,那時他常一起幫兩位老人家暖被暖腳,這時奶奶們就會用閩中話(媽祖話),開始說起戰前的故事,那時候的烏坵,與大陸之間沒有國界,你來我往,物資充足,彷彿世外桃源。
  那時他年紀小,只把這一切當作是故事聽,但是隨著年紀越來越長,他才發現兒時以為的床邊故事,其實都是烏坵的歷史、烏坵的常民記憶。
  高詠章看著自己與父親合照的第一照片說「烏坵以前可以說是陶淵明的世外桃源,而烏坵特有地方方言-莆仙話!全中華民國只有烏坵有。」
  高詠章接著分享:現在應該很少人知道台灣有烏坵這座島嶼,而且應該更沒有人知道烏坵鄉是金門縣政府所代管。烏坵鄉由金門縣政府代管,大家第一直覺,就會覺得要去烏坵就直接從金門來回更近,但就是這麼奇怪,以前烏坵人要去金門本島辦事情或是讀書,必需先到台中港,再搭車到高雄港,再從高雄港搭船,才可以到金門本島,時到今日有變快一點,就是到台中港後,搭車到台中機場,搭飛機來金門本島,但是交通的不便利還是有的。
  烏坵島歷史與地方的文理,是非常如此的深厚。烏坵的歷史有多深厚,目前文字記載不可考,但是烏坵島上常會挖到宋代、明代的的瓷器殘片。明代時期,烏坵本身就是福建東航琉球航路的指標,十七世紀以降,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等海圖也都有標示烏坵或標示為Ockseu或Ouckouw等。
  另外烏坵是香港到寧坡、上海航線必經,因此同治十一年(1872),英籍工程師韓得善(David Marr Henderso)設計,在大邱嶼興建了烏坵燈塔,同治十三年(1874)完工,為當時島上最大的地標,當時烏坵人都稱燈塔為「番仔樓」,到目前島上最大的地標依然是烏坵燈塔。
  高詠章分享:「因為是軍事島的關係,烏坵目前住在島上的島民不多,只剩下十來戶,大部分的居民為了生計與孩子教養問題,還是選擇配合政府政策,至金門或台灣本島移居,只有每年要『打紫菜』、『收紫菜』或是相關祭典活動才回來。」
  「烏坵野生紫菜」是烏坵僅存名產。烏坵居民每年農曆八月間,會將螺殼燒成灰,撒佈岸邊岩石。經海水浸蟄後,紫菜自然附苗,經過潔淨冷澈的海水,長達數月的滋養,至翌年三月便行採摘,再經洗滌、曝曬後,即能製成美味可口的野生烏坵紫菜,而烏坵紫菜田更是烏坵過去歷史的產物,最早烏坵的紫菜田,是屬於湄洲媽祖的廟產,當時要到烏坵島採紫菜,是要抽到湄洲媽祖廟的籤,並且要回繳一定的量數回饋給媽祖廟,從中間可以想像當時烏坵島上的烏坵媽祖與湄洲媽祖之間的往來熱絡。
  另外烏坵分為大坵村(嶼)與小坵村(嶼),兩座村都有媽祖廟,小坵村的天上聖母廟於明清時期自湄洲天后宮分香而來,光緒年間曾修建過;大坵天上聖母廟最特別,媽祖的神像是「軟身」神像,有關節,四肢還可以活動,因為位處戰地,外牆還塗成迷彩。你有見過迷彩的神廟嗎?而且還是媽祖廟喔!
  高詠章的話語,值得讓人思考地方文化或許就是翻轉地方的寶藏。
  這些特有烏坵常民文化只不過是烏坵的十分之一,所以去(110)年高詠章跟夥伴申請文化部補助,執行專案計畫:留住鄉愁-「烏坵媽」文化路徑與扶持復興時,評審曾問高詠章為何不找年輕人參與,高詠章說其實他當下雖然說說笑笑,但是心裡是很難過的,因為烏坵島上如果不含軍人及外派公務人員,他個人應該是最年輕的島民前兩名,而且現在流行的二地居在他們這些烏坵島人心中根本不算啥?!因為他們很大一部分都是三地居。
  如果可以,高詠章也希望烏坵可以有更多青年留下來。烏坵國小可以不要廢校,但是這些都是如果,現在烏坵的現況就是如此,唯有透過自身的努力,慢慢讓烏坵祂不要被遺忘,從自身開始去想辦法找回烏坵的繁榮,這應該也算是一種地方創生嗎?不再只是夢想。
  談燈塔,有太多因素需要考量,那從文化與生活開始,做文化再現,文化體驗,透過真實的感受,真實的參與,讓目前在金門本島的烏坵人,重新找回自身與烏坵的連結,透過金城鎮南門里天后宮協力,將烏坵媽祖文化再次的重現。
  另外因透過祭典禮儀的方式,讓烏坵常民的祭拜飲食再現,也讓參與者體驗烏坵常民宴,就拿紫菜來說,大家聽到紫菜就是煮湯,但是烏坵紫菜其實也適合油炸,首先先把曬乾的紫菜用手整理一下,不能洗、將有結成團的地方撕開,起一個油鍋,大火加熱到冒煙,關火,紫菜放入油鍋,速度要快約20~30秒起鍋,就是烏坵最豪邁的炸紫菜,也是祭拜儀式上的山珍海味中的海味!
  透過這些祭拜飲食,一步一步找回流散的烏坵人記憶,只要有記憶在,烏坵就會在,總有一天,人回來了,燈塔亮了,烏坵又重新有了國小。
  而對於在島外成長的烏坵之子,烏坵留了一個天然紀念物給他們,就是花崗岩天然形成的超大海邊游泳池,可以邊玩水邊看海,只要玩過一次,每到暑假就會要求家中長輩帶他們回去烏坵玩,或許透過這樣慢慢的,烏坵是故鄉這樣的記憶,就會深留在他們心中吧,地方創生也就這樣慢慢地實踐了。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