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浯事浯聞、星期人物》運動主播檯上的 金門雙麥 

發布日期:
作者: 鄉訊小組。
點閱率:7,412
熱愛體壇的洪志瑋,是愛爾達的名主播。(圖片來源:洪志瑋提供) 熱愛體壇的洪志瑋,是愛爾達的名主播。(圖片來源:洪志瑋提供)


「陳偉殷強勢回歸,台灣球迷樂乾杯。」2018年4月29日陳建君用特別的押韻慶賀標題來分享其旅美球員的好表現。
同時期喜歡看體育台的朋友絕對也不忘記這樣的聲音「各位觀眾朋友晚安,歡迎您繼續鎖定愛爾達體育台,我是洪志瑋……」爆肝緊盯凌晨足球賽的球迷,肯定對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
陳建君與洪志瑋都是金門金城子弟,前者目前在民視新聞台擔任記者兼任主播同時還《台灣演義》運動類別執行製作人,後者在《愛爾達體育台》擔任,播過超過7次歐洲冠軍聯賽決賽,以及123場世界盃足球賽,轉播生涯累積超過1000場足球比賽,每年仍以100場左右的頻率增加,成為台灣頭號足球主播,至今這個頭銜洪志瑋當之無愧。
有趣的是陳建君與洪志瑋都畢業於世新大學,陳建君畢業於世新大學公共傳播系、洪志瑋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兩位都曾在民視擔任過記者工作,並且都跑在體育線。
體育播報可能是很多球迷的夢想職業,可是想當體育主播首要條件必須一定要對運動有興趣,擔任民視體育主播陳建君表示,喜愛運動、會運動的人,當起體育播報工作比較能抓得到運動的精髓與有趣之處。想要當個專業的棒球播報員,除了本身要喜愛棒球之外,播報前的事前準備工作可不少,民視體育主播陳建君表示,棒球是一項規則相當繁雜的運動項目,很多專業主播在播報時都還會放著厚厚一本的棒球規則在主播台旁以備不時之需,播報前更是要對基本規則清楚瞭解,才不會連自己都看不懂球賽就相當尷尬了。
而洪志瑋談起多年來的職人精神,洪志瑋老成的工作哲學,與他娃娃臉的凍齡臉龐形成萌反差,「一場比賽轉播準備不在賽前2小時,而在20年前。」「洪志瑋最大的問題,就是嘴巴長在腦子前面!」《愛爾達》前總監蔣任過去的指教,洪志瑋他現在依舊記得一清二楚。他是那種會上PTT發文請球迷多指教,看鄉民評論的主播。某一年中華職棒球季第一場比賽,就有人坐等他凸槌,「來看他會口誤幾次。」面對敢罵敢戰的網友,洪志瑋對過去的錯誤倒是很正能量,笑笑地說:「我常把高國慶跟高志綱講反,但願意罵你的觀眾,表示真的有看你轉播。」
曾有人這樣說過:「行行出狀元,行行內各有千秋。」這句話的意思主要是指就算同樣是同類別的職業,但是因為面向不同也會有極大的差異,就如同擔任記者,但負責的線路例如體育線或是政治線而需要具備的知識與資訊都有極大的不同面向差異。
尤其是即時轉播,更是令人膽戰心驚,需要及大量的詞匯與應變能力,過程及需要高度的抗壓力,而對於陳建君與洪志瑋來說,這一切早已在兒時就開始培養,出生戰地金門,戒嚴年代宵禁只是日常,而且還要接受軍事操演,擔任民防兵,在這樣的環境下,讓其擁有極大的抗壓力。
而熱愛運動這件事情,對於兩位都是從小開始,雖然金門當年為了防止居民受到對岸電台「招降」,收音機為管制品;並且金門還看不到台視和中視,只有教育部和國防部成立的華視一個頻道。洪志瑋還記得當時只有週末有比賽直播,平日在下午5點半的卡通開播前,一場中職賽事會被拆成兩天播送,另外還有國內籃球、足球、美式足球以及「體育看華視」等節目。
1986年世界盃棒球錦標賽於荷蘭開戰,他守在電視機前面看著中華隊黃平洋等名將打出振奮人心的戰役,擊敗日本、美國和古巴等強權。洪志瑋那時的心中,就萌生了當體育主播的念頭。「7歲的想法很簡單,可以看喜歡的比賽又有工作收入,是最完美的結合。」
在體育賽事現場直播不普遍的時代,1988年的漢城奧運國內老三台多數採取錄播的方式呈現,洪志瑋還分享到他則是幾個月後在錄影帶店,租了疑似盜版錄影帶。隨著金門解除戰地任務,收音機和電視管制也日漸放寬,1990年後洪志瑋也為了聽中廣的中職轉播買了收音機,陸續更收看了《ESPN》等第四台,接觸NBA、網球和NFL等運動,隨即被前輩許乃仁圈粉。(許乃仁-前FOX體育台網球評述員,以資料統整詳細與自然解說比賽的風格而著稱,同時兼任其他運動評述),最後也踏上的主播台。
正如同陳建君分享的「想當體育主播首要條件必須一定要對運動有興趣。」,有了興趣,才有極大的熱情接受主播台上的考驗。
洪志瑋也分享過「我不知道是真的很愛工作、喜歡運動還是單純敬業,要播大賽前我還是很興奮。我不排斥半夜播球,自己還是很喜歡播。」洪志瑋進入業界近20年,儘管工作不時需要熬夜看日出,他仍甘之如飴。他始終帶著一貫的熱情,坐上主播台陪伴觀眾與球迷。
而運動場上的勝不驕、敗不餒,放在人生場上也是一樣的道理,不斷地精益求精,不斷讓自己日新月異,這就是金門養成他們的人生特質,才能讓他們持續不斷的在主播台上發光發熱。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