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顏重威 推動鳥類保育的前鋒戰士

發布日期:
作者: 邱翌瑄。
點閱率:7,015
顏重威與台灣野鳥協會一起前往高美濕地進行鳥類調查的合照-抬頭看看~鳥兒在天空。(感謝台灣野鳥協會提供) 顏重威與台灣野鳥協會一起前往高美濕地進行鳥類調查的合照-抬頭看看~鳥兒在天空。(感謝台灣野鳥協會提供)

顏重威
祖籍:金門
出生地:新加坡
現居地:台中
職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動物學組研究員(已退休)
著作:
《鳥在詩詞中》、《臺灣鳥類》、《鳥類風情畫》、《臺灣的岸鳥》、《詩經裡的鳥類》、《臺灣候鳥》、《動物的原鄉》、《世界瑰寶--大熊貓》、《丹頂鶴-丹頂鶴的自然史與人文記錄》、《中國的鶴》、《秧雞和鴇鳳凰谷鳥園生態教育資源調查研究報告》、《中國鳥類圖鑑台灣瀕危》、《鳥類水彩畫集》、《觀鳥》、《台灣珍稀鳥類》、《台灣的野生鳥類(一)、留鳥。(二)、候鳥。》、《台灣地區鷺鷥營巢處現況調查。》、《台灣稀有和瀕臨滅絕的鳥類》、《瀛台飛羽》、《台灣鳥類新目錄》、《台灣地區六年禁獵鳥獸族群數量之增減與檢討》等。
經歷: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理事、台北市野鳥學會理事、台中鳥會理事、彰化野鳥學會顧問、台中市金門同鄉會、台灣省自然文化保育基金會常務董事、中國鳥類學會理事。

財團法人台灣野鳥協會將本月15日邁入48週年,時間回到民國六十四年前,台灣還盛行捕抓候鳥當獵物的時節,當時由吳森雄、陳炳煌、顏重威、張萬福、何富貴等鳥類專家前輩成立的「臺中賞鳥俱樂部」,之後經歷數次名稱更改,最後擴大到現今有上萬會員的「財團法人台灣野鳥協會」。至今金門籍的鳥類專家-顏重威,依然持續地推動該組織的相關活動,讓更多人認識自然環境的野生朋友。
顏重威出生於1939年的新加坡,1945年隨家人返回祖籍地金門定居,顏重威的前半生可以說是金門僑鄉與戰地的縮影,1945年返回金門定居的顏重威並沒有迎來平順的童年,1958年還是少年的他,在10月10日下午6時,跟著同為金門中學的全校師生,拖著疲憊的身心,列隊緩慢地步出登陸艇,踏上高雄碼頭。碼頭上民宅懸掛的國旗,旗幟鮮明,隨風飄揚,這原是國慶佳日,但是少年的他,心是沈重的,他們是被政府撤退來到台灣重新分配的學子,因為當年爆發了八二三砲戰。
顏重威寄讀於板橋中學,後因家境清苦因素,本想投考大學的他,咬牙轉考花蓮師範特師科,再在採訪中他是如此分享的:「那時候我想就參加大學聯考吧,以我過去5年在金門戰地學習的程度和板中一學期的努力,實沒把握會考上,但不妨一試,以測驗自己的實力。我的10位同學都已被保送進大學,我自認學業成績不比他們差,不能因一時的運氣不好,就放棄上大學的機會。我不是一個向命運低頭的人,可是正當我在補習班為功課全力衝刺時,金門縣政府突然來了一紙公文,公費保送我到花蓮師範學校特師科進修一年,畢業後可返金門當小學老師。當時金門戰地仍處於緊張的戰爭狀態,人人都想往台灣跑,小學裡的老師嚴重短缺。父親見了這紙公文後,嘴裡雖說去不去由我決定,但我從他的眼神裡,已知道他是希望我去花蓮讀特師科。因為自從去年年底舉家遷來台灣後,家中的小孩多,經濟收入又大為減少,他肩挑的擔子太重。這突如其來的公文,完全打亂我的進修計畫。我內心裡實在不願去花蓮就讀,可是想到可以減輕父親的擔子,最後還是勉強去了。當時我心裡想,若有志氣想進大學,晚三年又有何妨。」
就這樣顏重威進入了花蓮師範特教科就讀,他笑說著:「我在花蓮師範特師科的日子,只能以「鬼混」二字來概括。我人雖然在學校,心完全不在書本上,也不知道那段日子是怎樣過的,各科的成績都在及格邊緣。當時學校教務長許績銓先生,他是金門人,曾在私立金門中學當過校長,也是父親的好友。他曾對我說:我們金門人過去到集美讀書,一向都名列前茅。我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不過我當時心裡明白,志不在此。與我同時被公費保送到花蓮師範特師科就讀的同學還有張再帶、陳文遠和楊勝俊。畢業後他們三人返金門任教,只有我到台北縣泰山鄉泰山國民小學任教,這所學校在偏僻的鄉下,每天只有幾班公路局的班車經過,交通甚為不便。
雖然泰山國小地處鄉下,五、六年級的升學壓力還是很大,每天都要補習到天黑才能回家。當時的社會觀念是考上好的初中,就有機會考上好的高中,也就有較大的機會擠入大學之門。我到學校報到之後,學校就分配一間宿舍給我,宿舍離學校很近,上學非常方便。我擔任三年級放牛班的導師,如與升學班相比,工作便相對地輕鬆,當然錢也沒有升學班導師賺得多,因此我也較有時間讀書。我對上大學的慾望仍很強,並沒有因小學老師的工作輕鬆,收入穩定而放棄這個念頭,於是我又到台北火車站前的建國補習班補習,並在附近租一房間過夜。我每天通勤,即下午學生放學後,立即搭公路局班車歷經一個多小時到台北補習,而後在租來的房間溫習功課到深夜,翌晨趕第一班車回泰山國小上課,如此艱辛奮鬥二年,有志者事竟成,終於在1962年以第一志願第一名考上東海大學生物系。大學聯招放榜當天,正逢強烈颱風來襲,無法看榜。第二天風和日麗,攤開報紙查榜,我的名字赫然在榜上,顯示這個浪濤已過,但並不表示下一個浪濤不會再來。一個戰地來的流亡學生,在沒有任何人事背景的情況,如欲想在台灣立足,努力向上的鬥志不可稍懈。我過去是這樣想,現在已年逾80,這個鬥志仍不敢有所鬆懈」。
因為有這樣的鬥志,才有後來的鳥類野生生態專家-顏重威。顏重威畢業後進入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動物學組研究員,長期從事台灣鳥類的調查、研究和教育推廣工作;近年來,更為促進海峽兩岸鳥類學術研究的交流而努力,冀望在有生之年,為中國的鳥類學方面做點貢獻。目前顏重威持續推動採集鳥類標本,建立我國鳥類資料數據庫,讓國際認識我國豐沛的鳥類資源,進而推動賞鳥永續產業。
*本文部分資料摘自《八二三烽火遊子》一書中〈遠離烽火的遊子〉。
*感謝財團法人台灣野鳥協會協助提供相關資料。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