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華僑與金門教育的現代化
*2018/12/18
   教育是立國的根本,就理論而言,理應由政府統籌辦理,以統一的教育方針,促進建國理想之實現。然金門地瘠民貧,自清中葉以來,以迄二十世紀的四○年代,政府財源困窘,學校經費皆由地方自籌居多,而地方財源端賴鄉僑捐助。近代以來,金門教育現代化之開端,實與華僑有密切的關係。    首就金門傳統教育的變革而言,金門向有「海濱鄒魯」的稱譽,是一個人文薈萃的島嶼,即注重文化,也就注重教育的地方。南宋時期就出現了第一間書院,即燕南書院。到了元代,繼起者有浯洲書院,而至清代則有金山和浯江書院的出現,這些書院都是傳統教育的一環。    傳統教育與科舉制度密不可分。在皇權時代,政治與教育是不分的,教育是國家追求政治長治久安的手段。所謂「風俗之原,由於教化。學校之設,所以明倫……若不講詩書、明禮義,何以正人心而善風俗也?」就教育動機而言,士子在書院求學主要是應舉入仕,求取功名富貴。教育內容偏重於倫理化的意涵,即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聖賢之言。    傳統教育除了書院之外,還有社學、義學和私塾。《清史稿.選舉志》云:「社學,鄉置一區,擇文行優者充社師,免其差徭,量給廩餼。凡近鄉子弟十二歲以上令入學。」舊志載,金門最早社學有湖山社學(在十七都)、平林社學(在十八都)和丹砂社學(在十九都),《滄浯瑣錄》認為宋時創社,惟言清初已廢無存。至於毀於何時?因何而毀?史則未載。個人以為應是毀於明清鼎革,遷界之禍,當時界外的村落田舍,悉被毀棄,乃至造成教育之浩劫。至清代,金門的社學只有後浦社學和浦邊社學。    義學和社學最大的不同在於它招收「孤寒子弟」為主,通常不收束脩,甚至還發給一些學習用品。康熙五十二年(1713),下令「各省州縣令多立義學,延請名師,聚集孤寒生童,勵志讀書。」其後,雍正元年(1733年),又諭令「各直省現任官員自立生祠書院,令改為義學,延師授徒,以廣文教。」清廷一再下傳聖諭,福建各府州縣也多遵旨辦理,金門雖尚未立縣,但派有縣丞理政,所以在乾隆四年也設立義學,義學設在後浦丞署西,規模不大,此即是浯江書院的前身。義學雖然是官方倡導,但基本上是紳商籌辦。義學通常是啟蒙識字的場所,但也兼授一些詩賦、策論和經解,甚至也招收弱冠以上的應試童生,也可能因此之故,加上地方財源有限,義學和書院最後合而為一,而成為浯江書院。    傳統教育中,數量最多的當數私塾。緣因讀書人日積月累,但仕途狹窄,未能登科入仕的占絕大多數,尤其家無恒產的貧寒士子,最終只好以教讀作為謀生的途徑,所以師資來源不虞匱乏。而許多商家大戶,經營事業有成之後,基於「商而優則仕」,冀望子弟能走入仕途,於是紛紛籌建書齋,延聘名師授課,所以金門有許多村社很早就有書齋的設置,以前水頭為例,前清時代,可考的書齋就有八處之多,分別是「下界仔書房」、「古書房」、「四維堂」、「怡齋」、「懋齋」、「卓齋」、「酉堂」和「題塔書齋」。授課的對象均是黃氏各房的子弟。    私塾制度,從辦館形式,有塾師自行設館的,有的家長請塾師到府授課的。有的是數家合請一師,或一村一族集體延聘一師教讀。私塾沒有專用的校舍,通常設於祠堂或廟宇,或借用私人房宅、廳堂或自家房舍。例如水頭在書齋衰微後,由各族姓,以一村之力,集資延聘名師到村授課,於外武廟作為上課地點。四埔的私塾,設在下埔下,老師是學生的家長集資聘請的。古寧頭村塾,設在南山「李氏大祖祠」。只要能繳得起束脩者,即可前來上學,不限以某姓某房的子弟。    然而到了清季,傳統教育因受政治、社會環境的劇烈變動而有大幅度的變革。特別是中日甲午之戰,清廷戰敗,維新派大聲疾呼,必須變法維新,廢科舉,興學校,改革政務,於是有康梁的變法。在「百日維新」中,光緒帝採納維新派的改革建言,開始新式學堂的籌辦。戊戌變法雖被慈禧太后所推翻,但民智已開,清廷不得不順乎潮流,實行新政,公布一系列學堂章程,建立較為完善的學校教育制度。    次就新式教育的興辦而言,新式學堂的興辦,主要得力於中央的推動,1898年(光緒24年)清廷首次下令改書院為新式學堂。1901年(光緒27年),清廷再次詔令建新式學堂。民國成立後,1912年,教育部又相繼頒布了〈普遍教育暫行辦法〉〈普通教育暫行課程標準〉〈小學校令〉,要求全國小學都應按上述文件精神辦理。1918年,在「五四運動」的推動下,福建省教育廳對初等教育採取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改文言文為白話文,加強國語教學,舉辦小學教員檢定,整頓師資。1922年,福建省開始執行「新學制」。    所謂的「新學制」係指二十世紀二○年代以後的新式教育內容,其顯著的特色有 :一、為了將語言統一及掃除文盲,國語及識字是當時的重點課程。二、算術亦是課程的另一重點,尤其在二○年代以後,許多移民跟隨著父執輩前往海外或通商口岸做生意,因此買賣所需的算術知識,亦為僑辦小學所重視的。三、不同於傳統書院教育以知識教育為主,僑辦小學強調了生活教育及社會服務,體育強身的教育,以及美學教育的美術形藝課程等新式教育。四、課外旅行的教學,不僅參觀一些著名景點,同時加入其他僑辦學校的訪問,以增廣見聞等。而這些內容都有別於傳統科舉取士的經史之學。    金門在官方和地方勢力的合力推動之下,新式學堂理應「勢如破竹」「遍地開花」;相對的,私塾在國民政府的打壓之下,理應「日見衰敗」,甚至「消聲匿跡」。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金門的私塾在20世紀的20-40年代仍然方興未艾。從許多訪談調查資料可以反應這一事實,例如1921出生吳厝村的吳永波說:「小時候讀過六年的私塾」。1908出生西埔頭村王珠盤說:「我十一歲啟蒙,父母送我到私塾讀書,私塾設在祠堂裏……同時受教的約有三、四十人……。」1921出生官路邊村的陳永果說:「我讀過一、二年私塾,地點在古丘的祖厝,不過一本《三字經》都還沒讀完就輟學了。」1924出生安岐村吳天降說:「我九歲啟蒙,讀過幾年私塾,那時候私塾設在村裏的祠堂……學生約有二、三十人…。」1925出生中堡村楊琦濤說:「那時村裏設有私塾,私塾設在一座民房,教授的內容主要是一些三字經、四書五經、賬務及尺牘(內含秋水軒)等。全村約有一、二十人上課……。」1927出生東堡村楊忠河說:「我受過三年的私塾教育…。」1928出生安岐村吳五全說:「我1928年出生,世居金門的安岐村,家父務農……我讀過一年私塾……。」1930出生歐厝村的歐陽金章說:「日據時期,後浦設有公學,學校還教授日文;鄉下大部分的村莊均未設立學校,想讀書只能讀私塾。我讀過幾年的私塾,私塾的教材主要是《三字經》,教學方式主要是背誦……。」1930出生東洲村陳瑞規說:「我讀過三年私塾,私塾是由校董會籌設的,私塾設在宮廟旁邊的一間房子,這間房子名叫識覺寺……當時同時上課的學生約有二、三十人……。」1932出生湖下村楊金柱說:「我讀書是在日據時期開始,那時金門的學校大都廢棄,只剩下後浦和瓊林還有學校……至於其他的村莊學校全部停辦,如果還有人想讀書,就只能讀私塾了,當時私塾和學校最大的不同是讀漢文。我從七、八歲開始讀,讀到十五、六歲,大約讀了六、七年……那時候讀書就必須自己出錢,學生的人數亦時多時少,從三、四十人到五、六十人不等。」1932出生頂埔下村李金煉說:「我的啟蒙教育是在日據時期,那時我們村莊沒有小學,我讀的是私塾,老師是私人自己聘請的,我前後讀了四、五年的私塾。」1932出生後埔村陳增堅說:「日據末期我開始讀私塾,那時的年紀大約是虛歲十歲……那時一般私塾的學生從十數人到數十人不等……我讀過的私塾有好幾間……也讀過夜間的私塾,最早讀過的夜間私塾在埔邊,老師是小金門人,同班的學生才十多人。」 1933出生歐厝村的歐陽金山說:「日據時期,學校停辦,想讀書,只有上私塾。」1934出生東沙村的王振富說:「我讀過一年的私塾。」1936年出生於庵前村的洪宏成說:「我在七歲(以登記者為准)開始讀書,當時讀的是私塾……學生總數約有三、四十人……。」   國民政府全力推動新學堂,但何以私塾未顯頹勢,而且仍興盛不衰,有部分原因是合格的師資難尋。私塾和新制學校最大的差別,在於私塾用方言教學,而新制學校用國語教學。歐厝村的歐陽金章說:    日本投降後,中央來接收,學校紛紛恢復了,本村因華僑資助設立一所私立小學,當時村裏族長聘請了一位海澄縣的同宗,「歐陽」校長兼老師,「歐陽」校長又找來了一位老師。當時一年級至六年級都有設,全校約百餘人,東沙、泗湖和小西門的學童也都來本村讀(編者:縣志未載,待查)。我們那班才二十多人,從私塾轉到小學,我起初無法調適,私塾用閩南語讀漢字,小學用國語發音,歐陽老師教我們ㄅㄆㄇㄈ等注音符號,但一時轉不過來,例如「學」字用閩南語發音讀和用國語發音讀「ㄒㄩㄝˊ」就不同,所以起初頗覺困擾,但過一陣子,很快的適應了……。   然而,更重要的因素是財源問題。合格的師資,必須提高薪資,專用的校舍,統一的課桌椅,在在需要巨額的財政支持。然而金門地瘠人貧,財源難尋,財政籌措困難,即使是公立的第一間新學堂││縣立小學堂,也難以為繼。金門縣志載:    縣立小學堂:在後浦西門,光緒三十年冬,縣丞李受祿籌設學堂,詳請由興泉永道延年,諭給紳董楊都試、林乃斌、許維舟,會同辦理,議就浯江書院改設小學堂一所,以書院有租息及新籌豬捐各款,充作經費,遂於翌年春開辦,由書院董事輪年經理。最終因縣丞任輕,不負學務專責,敷衍數年,迄無成績。    「敷衍數年,迄無成績。」事實上,應該是財政籌措的困難,經費支絀,以致無法大幅改革,正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再觀察民初縣署編列的教育經費,「初等教育補助銀元1137元6角」,以縣境轄地之廣,卻只編列曲曲的1130餘元,真是「杯水車薪」,因欠缺財源,所以迄1947年,金門都已普遍實施新學制,但某些學校事實上與私塾相差無幾。1935出生後盤山村王英川:    我十二歲才開始讀小學,那時的小學是村中的長老籌措的,校址設在王氏宗祠,經費來自募款。課桌椅須自備,大都用櫥頭,有二個抽屜,在祠堂內排三列桌子。那時全校約有四、五十人,合為一班上課,老師只有一人。老師聘自本縣的大嶝島,老師薪資是校董會負責發給,老師睡在宗祠內的一間廂房,三餐由學生輪流煮飯,老師除寒暑假外很少回家。    由此可見,辦學的績效在於師資,辦學良窳在於財政,財源的充裕與否決定學校的前途與走向,金門現代化的學校之財源則端賴華僑的捐贈。    一、新校舍的籌建    因縣政府欠缺豐沛的財源,新學堂的籌建和運行,都只能「就地籌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鄉僑的捐助和僑匯的「批捐」。首先,就新校舍的籌建來說,金門現有早期籌建的新學堂,如金門公學、滄湖學校、古岡學校、金水小學、珠山小學、睿友學校等等,全是靠僑胞捐助的,才得以興建完成。    1.金門公學:初為集美學校金門校友會所創辦,假文厝內作臨時校舍,後經海外僑胞捐建校舍一幢,在浯江書院西,即今中正國小校址。捐建之校舍似是印尼鄉僑集資,「由馮啟明之倡募興建」。    2.滄湖學校:係滄湖保旅外鄉親共同發起的,包括陳芳窗、陳芳歲、陳期宰、陳慶廷、陳溢貢、陳溢插、陳慶雲等人,其設校緣由可從新加坡《新國民日報》的公告得知,〈籌辦金門滄湖堡滄湖學校募捐緣起〉云:   值此二十世紀天演競爭之時代,苟無智識,何能生存?苟無學問,何生智識?故欲提倡教育非廣設學校不為功。蓋學校者,教育之基礎也。由此觀之,教育之關係於學問智識豈淺鮮哉!同人等僑居南洋,目睹吾僑對於熱心公益,提倡教育,莫不爭先恐後,踴躍輸將,是以不揣棉力,議設滄湖學校於金門滄湖堡中,以期教育普及,人才輩出,直接可以造福桑梓,間接足以保衛國家,庶幾無負國民之天職。……甫出募捐,巨資立集,足見好善之心人有同情,從此則滄湖堡之滄湖學校成立可期,然後同人亦可告於無憾矣!惟是草創伊始,需款尤巨,集腋成裘,是又不得不望諸吾鄉僑之群策群力也。想我同鄉諸君平日急公好義,慷慨為懷,定必大解善囊樂為贊助也,是為啟。    籌備會設臨時財政部,陳芳窗、陳芳歲負責簽押,陳期宰負責掌印。第一批的捐助者中,最大的捐助者為陳芳窗,他捐銀一萬二千元,其他的捐款人,有陳芳歲捐銀六千元,陳期宰捐銀五千元,陳慶廷捐銀三千元,陳溢貢捐銀二千元,陳溢插捐銀二千元,陳慶雲捐銀二千元……等。以上九條共銀三萬五千元。後來興建洋樓一棟,建校完成後,滄湖保的學童受益,受惠的村社有湖前、山外、塔後、後園、新頭、林兜等村莊。    3.古岡學校:古崗小學成立於1925年,初利用「董氏宗祠」及借用外圍民房上課。新校舍係旅外鄉僑集資匯回興建的。建校經費主要來自南洋,當初負責到南洋募款的有董應慶、董應彬等人,據耆老云,捐獻最多者為董春坡、董允耀等人。建校時,村裏的壯丁都要義務勞動擔任小工。學校落成啟用於1929年,新校舍完工後,命名為「古岡學校」。「古岡學校」應該是古賢保第一所新式的小學,近年來文史工作者和報社記者爭先報導金水小學,推為全金第一所新式小學,事實上根據當時的刊物記載,「古岡學校」新校舍的落成顯然早於金水小學,1928年珠山《顯影》有如下的報導:    古崗鄉於三年前(即1925年)開辦學校,因尋得里人協力籌措,晚近開校精神極形可觀,月來新校且將浮現……聞該新校建築之所以能若是快捷者,多尤其僑外同鄉於幾月間湊捐五六千元寄回。又建築工程,且由全鄉男丁每名各擔負十工……。    而該文係1928年撰寫,從〈月來新校且將浮現〉,可以推斷新校舍應完工於1928-1929年間,落成啟用的時間可能是1929年。又據1928年《顯影》〈月來新校且將浮現〉云:    古賢全堡自古崗學校捷足先蓋新校後,鄰近設有學校之鄉,亦盡齊皆耀耀「躍躍」欲試。金城起手籌備,珠山籌備無成,獨金水人人踴躍,即果見不落人後,在里一倡,僑胞齊和,不數月立得頭績,近且在測劃校舍地址矣。似此進行之快捷,即不久間,金水新校,又將巍巍矗立,與古崗新校形成遙遙相對矣,盛哉。    由上所述,不難辨識古崗學校與金水小學新校舍的落成先後。只是古崗學校疏於宣傳,遂被流失的歲月所淹沒,而無聞於現今的社會。   4.金水小學:1921年,水頭成立「新制小學」,校名「金門縣第二區私立金水小學」,學校設在頂界「黃氏大宗祠堂」。後來學生人數日增,空間漸感不足。1931年,旅居印尼的水頭鄉僑創議興建新校舍。校舍籌建由旅印尼峇里巴板的黃嘉平出任主席,旅居勿佬的黃獻量則返鄉主持購料和請工匠,水頭村長老負責購買建校用地。僑居達拉幹的黃延協對校舍籌建過程如是說:    水頭村莊的居民,有感於教育的重要性,而且原來用黃氏家廟作為校舍,也因為學生人數日增加而顯得空間不足,所以發動向南洋鄉僑募款,由峇里巴板的黃嘉平出任籌備會主席,並由旅居巫荖(勿佬)埠的黃獻量主持購料及雇工,且由(祖父)黃獻量代表華僑界回金門主持興建事宜,因此阿公在蓋校舍到落成的這一段時間,是常常回金門的。    至於學校藍圖,則由卸任的老校長唐逢祥繪製,匠師由同安大師傅和本地工匠組成。本村村丁十六歲以上者,作公工六天。整個工程計耗資白銀二萬餘元,於1932年落成,同年11月12日舉行落成典禮,演出話劇和游藝活動,邀請全島各校長前往參觀,堪稱一時之盛。    5.睿友學校:位於後山(碧山)村,係由陳睿友捐資興建的學校。陳睿友係金門後山陳氏第十八世,幼隨舅父李牌(山西村人)赴南洋,在新加坡開設東盛商號,睿友則在店內學習,初以苦心謀生,克勤克儉,後轉習商業,以勤勞熱誠見稱,漸著商譽;嗣後開設金和美商號,經營木材,生意蒸蒸日上,因而致富。1934年陳睿友辭世,子孫繼承其志,提撥銀元二萬元,委托陳德幸返鄉全權籌建睿友學校,1936年學校峻工,招收碧山及鄰村兒童就讀,概免學雜費。    6.珠山小學:1936年間,村民以珠小借用宗祠,下書房上課,因光線欠佳、容量不足,而有集資興建新式學校的構想,在薛崇武登高一呼下,各方倡議建校之聲四起,蔚為地方大事,獲得菲島華僑的熱烈響應,如薛仲馨獨捐一百元,約值當時國幣五十萬元。1936年成立「珠小校舍建築委員會」,擇地著手興建,因逢抗戰軍興而中斷。抗戰勝利後,建校之議再起,1948年正式動工興建。1949年,珠山新校舍落成,計耗資時幣二萬美元。    7.古寧小學:1948年李朝木、李增填、李炳忠等發起興建古寧小學大廈。該校舍後來毀於1949年的戰火。    8.嶝江小學:位於大、小嶝,1928年由旅馬來西亞華僑鄭友蘭捐資興建。鄭友蘭,大嶝田墘人,幼失怙恃,貧困幾不能自存,年三十尚無能力結婚,後浮海南渡,初為怙俚,後勤勉營商,經十餘年居積百萬。深感失學之苦,失志興學,1924年返鄉,於內人村購地十餘畝,構築校舍,充實教具設備,名為澄江小學。學子達三百餘人,後由縣府接辦改為嶝山公學。    9.私立金中中學   至於中學部分,最早成立者是私立金中中學。抗戰勝利,旅菲宿務僑領林策勳,首倡捐款復興私立金中中學,建新校舍;邑僑均熱烈響應,捐建校舍四棟。林克凱獨捐大禮堂一座,為紀念其先人,因名鈞齡堂。    二、運行經費的捐助    學校運作除校舍之外,最主要的是校長和師資的聘請,課桌椅的購置,教材和教具的充實,在在需要經費,但在「地方貧瘠,無款可籌」的狀況下,很多的地方都需要鄉僑的捐助,才能順暢籌設運行。對於家鄉的學校籌設,邑僑莫不踴躍捐輸,如民初王清之之傾力籌辦六甲小學,六甲者係指今之金沙鎮洋山、劉澳、呂厝、斗門、何厝、塘頭及長福裏等村社。又如1913年設在南山「李氏大祖祠」的古寧小學,係由村塾改設,當時李森佑獨捐三千銀圓作開辦費。李森佑何許人也,係印尼華僑,所以縣志有云:「李神佑之獨力創設古寧小學」。金門公學和商業學校,1925年各派代表往新加坡募捐教育經費,在會館呼籲之下,獲蔡嘉種、董春坡、陳景蘭等諸董事大力資助,成果甚豐。滄江第一小學,係由旅星陳芳歲、陳芳窗、陳期宰及滄湖保旅星鄉親籌資興建的,「學童一律免費入學,其貧苦者 ,除供書籍文具外,間更贈以服裝。」小金門西林小學,係由林春水籌資興建,位於小金門東林村。林春水,字綠波,烈嶼東林鄉人,1866年生,弱冠渡星,經營航業,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船運歐洲,業務大振,返金倡辦西林小學,供東林、西路、西宅三鄉學童受業,1930年政府改編為縣立第二小學。私立庵前小學的開辦也是得力於華僑。洪宏成說:    日本投降後,金門各地紛紛成立學校,學制歸於統一,本村也成立一所私立小學,稱「私立庵前小學」。校址就在陳氏家廟,學校經費募自華僑,小部分來自僑匯的「批捐」。課桌椅由「校董會」統一購置,和現在學生的課桌椅相差無幾。    私立歐厝小學亦由華僑資助而開辦。歐陽金章說:   日本投降後,中央來接收,學校紛紛恢復了,本村因華僑資助設立一所私立小學……當時一年級至六年級都有設,全校約百餘人,東沙、泗湖和小西門的學童也都來本村讀。    珠山小學,成立於1917年,它完全是由鄉僑的僑匯維持的。其籌款的方式有二:其一,珠山鄉民旅外僑民匯回之僑匯,珠山小學董事會每百元抽取十元,作為辦學經費。其二,珠小組織有一個「校友會」,在僑居地設置聯絡人,負責向各地校友募款,每位校友按能力認捐款項。    金水小學,峇里巴板的鄉僑除建校之外,還以建校餘款購買地皮和興建二十餘間店舖,全數租予金僑使用,租金所得供作金水學校經費。1928年《顯影》〈行將近近相對〉一文有如下記載:    又聞水頭僑外之人,此次除努力建築鼓吹外,近且決在南洋之適當商埠港口,開設一規模極大之金水商店,暫以所存之學校基金充作資本,而以逐年所得盈利抽幾成作該校之常年費用,計振興兩垂永久。    至於古崗學校的常年運作經費,除本鄉賣赤菜自籌的經費外,部分來源即是僑匯的「批捐」(從僑匯中抽百分之幾)的收入。此外,還有董允耀設立的「基金會」收息支應。當時董允耀以妻(洪井)和自己的名義成立「洪董教育基金會」,1939年董允耀以「洪董教育基金會」的名義於鼓浪嶼購置二層樓店屋、嶼光戲院、洋樓,並透過房產之租金所得,納入「洪董教育基金會」產業部管理。並將基金利息部分所得撥入古崗學校,作為經常運作經費。1946年董允耀亡故時,村民及學生非常感念他的德澤,董朝來回憶說:「董允耀過世後,鄉民感念其對於家鄉之貢獻,全村村民紛紛前來送葬與協助。同學並唱著古崗學校蔣以杰老師為紀念董允耀所編寫之歌曲。」    1946年設立的後豐港的「金豐小學」,亦是僑辦小學。《金門縣後豐志》如是載:    1946年林分先生僑旅新加坡致富,匯款與堂兄林爾唱先生辦學校,於洪氏宗祠為學堂,校名「金豐小學」,聘蔡清泉先生為校長,學生三十餘名,分五個年級,同在中落廳堂上課。林分之子甘仲先生返鄉,於祖厝埕前廣場建球場,讀書運動,學生甚為慶幸。    至於中學部分,私立金中中學校舍由華僑捐建外,運作經費亦由旅菲鄉僑籌措。當時宿務金門同鄉會復四出募集基金,得菲幣二萬餘元,在宿務購地建築樓屋二棟,月收租金寄回作金中經常費。迨金中由縣政府接辦始行停匯,將款積存中興、交通二銀行生息。    其次是1950年在沙美成立的私立金東中學,亦是由華僑捐助而成立的,《浮生憶略》載:    (1950)秋夏間,金沙鎮長張榮強先生暨諸地仕紳,去函呼籲菲律賓商僑領,為培育地方青年,免因時局危難而失學,乃毅然發起捐資,委由張榮強先生在沙美創辦「金門縣『私』立金東中學」。    總之, 1950年代之前,金門地方財政困難,金門新式教育的興辦,不論新校舍的籌建或是運行經費的捐助,多賴鄉僑的支持,才能順暢運行。故稱「金門華僑是金門教育現代化的推手」亦無不可。晚近金門高等學府相繼建立,特別是國立金門大學的設立,軟硬體的充實,亦賴僑界如楊忠禮、黃進益、張允中、蔡其雍、呂冰霖、李永貞、林明泰、方水金…等的踴躍捐輸,讓學校逐步趕上國際大學的水準。
我對中小學注音教學的看法
*2018/12/11
   作為一個國中國文科老師,多年來我不得不將「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以下簡稱「簡編本」)奉為注音教學的圭臬。在課堂上說出一個與現實生活脫節、令莘莘學子咋舌的讀音,彷彿便展現了專業知識,高蹈了學術殿堂。即便如此,我也時而被這簡編本弄得暈頭轉向、叫苦不迭。    去年上〈差不多先生傳〉這一課,教到「馬馬虎虎」一詞時,我告訴學生:根據簡編本,其注音是「ㄇㄚˇ  ‧ㄇㄚ ㄏㄨ ㄏㄨ」。今年接任新進班級,原以為依照去年的備課資料即可登台講授,幸好福至心靈地上網確認,才赫然發現十月簡編本的網頁維護更新後,「馬馬虎虎」的注音已改標為「ㄇㄚˇ  ㄇㄚˇ  ㄏㄨˇ  ㄏㄨˇ」或「ㄇㄚˇ  ㄇㄚˇ  ㄏㄨ ㄏㄨ」。然而教育部的另一本辭典:「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以下簡稱「重編本」)中,「馬馬虎虎」的注音仍是「ㄇㄚˇ  ‧ㄇㄚ ㄏㄨ ㄏㄨ」。雖然重編本的首頁便說明:「若您的目的是為小學、國中、高中(職)的學習或教學,建議您優先使用『國語小字典』或『國語辭典簡編本』」,但重編本畢竟也是官方版本。如果今天的國文考卷上,學生們將「馬馬虎虎」標為「ㄇㄚˇ ‧ㄇㄚ ㄏㄨ ㄏㄨ」算是錯誤,那麼教育部的重編本和十月以前的簡編本,又算是什麼呢?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過在「牛仔褲」的「仔」,以往曾有十三年在簡編本中標為ㄗˇ,在2012年改標為ㄗㄞˇ,但在重編本中仍標為ㄗˇ音。許多國中生在九年級面臨會考時,簡編本所標示的讀音,已與他們在七年級或八年級所學的不同。這種無預警的朝令夕改,令師生無所適從、甚至感覺被誆的情形,在國中端早已是司空見慣了。更別說學生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他們小時候學校所教的國語注音,與現在的版本更有諸多不同。有些曾經是破音字的,現在變成只有一個讀音。如:「血」曾經可唸為ㄒㄧㄝˇ或ㄒㄩㄝˋ(民間通行的還有ㄒㄩㄝˇ音),現在統一唸為ㄒㄧㄝˇ;「液」曾經可唸為ㄧㄝˋ或ㄧˋ,現在統一唸為ㄧㄝˋ;「剎」曾經可唸為ㄔㄚˋ或ㄕㄚˋ,現在統一唸為ㄔㄚˋ;「差不多」的「差」曾經可念一聲或四聲,現在只能念一聲。教育部簡編本統一字音的用意,或許是為了減輕學子負擔,讓學生可以少記一個字音。但事實上另一個讀音仍通行於社會,縈繞於學生們的耳際。難道我們希望學生們每天只抱著課本,不與親友交談、不接觸「社會」這更大的學校嗎?而且即使是在學校中,除了國文老師外,校長、主任及其他科目老師,也經常在說著與簡編本相異的讀音,真可說是「一傅眾咻」,以致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對於自己土生土長的國家的母語,卻還得無謂地耗費腦力,去特別記憶這些被修訂過的字音!    當然,簡編本中有許多字仍保留了兩種以上的字音,如果能因此區分不同的字義,倒也無可厚非。但有些字音的標示,卻令人不明所以。如:「比」字有「較量」義時念為ㄅㄧˇ,如「比賽」;有「挨著」義時念為ㄅㄧˋ,如「比肩齊步」、「比鄰而居」,但有「並翅」義的「比翼」,簡編本中卻標為ㄅㄧˇ ㄧˋ,難道比喻夫妻恩愛的「比翼鳥」、「比翼雙飛」,不是兩隻鳥兒雙雙對對、翅膀挨著翅膀,卻是兩隻鳥兒在比賽誰飛得快嗎?如果說是為了配合通行讀音而標為三聲,何不把「比」肩齊步、「比」鄰而居也標為三聲呢?又如「溜」字,表示「話說得很流利」時讀為四聲,如:「他的英語說得很溜(ㄌㄧㄡˋ)」。而「順口溜」一詞,在簡編本未列,依目前中小學注音教學的慣例,簡編本中查不到的字音,便須查閱重編本。「順口溜」的「溜」,一般習慣念為四聲,也是一種需要說話流利的口頭韻語,卻偏偏在重編本中標為一聲:順口溜(ㄌㄧㄡ)。遇到這種不知其所以然的字音,國文老師往往也只能對學生說:「因為是教育部規定的,你們就特別記一下吧!」看官試想:記這種東西真有其意義嗎?現今許多國中生認為國文無聊乏味、毫無意義,這也是原因之一啊!    胡適當年提倡新文化運動,主張「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我手寫我口」,然而現在我們國語教學的字音,卻與口語有別,如:廣「播」標為四聲而非一聲 ,下「載」標為四聲而非三聲,恭賀新「禧」標為一聲而非三聲,自力「更」生標為四聲而非一聲,「蛤蜊」標為「ㄍㄜˊㄌㄧˊ」而非「ㄍㄜˇ ㄌㄧˋ」,「歌仔戲」和「擔仔麵」的「仔」標為ㄗˇ而非ㄗㄞˇ,凡此種種在日常生活說出來會不知所云、甚至讓人笑掉大牙的讀音,可謂不勝枚舉,以致「官方注音與民間讀音不同」這種不合理的情形,早已成為國人皆知的基本常識。國語注音成為一種自外於大眾文化的學院知識,這實在大大違背了當初現代文學先驅者,期望國語文學能讓婦孺皆知、老嫗能解的精神啊!    在國中國文教科書中,有一課〈五柳先生傳〉,文中陶淵明以五柳先生自況,說是「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所謂「不求甚解」,便是不鑽研無關緊要的問題,著重對書中義理的心領神會,此種讀書的快樂,可讓人喜悅得忘了吃飯。現在的國語注音,今年這樣、明年那樣,此版如是、另版如彼,充滿了任意性,可見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百代以伺聖人而不惑」的真理,真可說是無關緊要的問題了。當然,探究古今音變的「漢語音韻學」也是一門了不起的學問,可也不是這般要年輕學子死背硬記的方法。現今我們的兒童和青少年,尚未領會中國文學之美,卻被那脫離實際、狹隘偏頗、又動輒更改的官方注音弄得一個頭兩個大,完全弄壞了欣賞文學的胃口,扼殺了愛好文學的幼苗,這真是令人扼腕嘆息啊!    對於這方面的抗議和質疑,主辦會考的單位往往會說:每年會考國文試題中,關於字音辨別的題目往往只有一、兩題,所以不必在這方面花費太多心思,不如廣泛閱讀課外讀物、加強閱讀素養。││這樣的回答,實在是不知民間疾苦、不食人間煙火。依會考國文科的等級劃分,要獲得A++的好成績只能錯兩題,其次A+與A的等級之間,也都只有兩題之差,因此每多錯一兩題,便可能與理想的學校失之交臂。而閱讀測驗的題目範圍廣泛,極難掌握,許多勤懇的學生只好在字音、字形、字義等稍可把握的基本題型下功夫。為了幫助學生考上理想高中,大多以升學為導向的國中也都會在教學上、段考中,著力於形音義的教導和檢測,本人所任教的學校,甚至還每年舉辦「形音大會考」。某些專家學者可能又要說:要打破明星學校的迷思。但難道我們要教導學生:不必踏實用功、不必懷抱理想,遇到注音題型,只要憑運氣、「猜猜樂」就好了嗎?現今許多青少年憤世嫉俗、沒有目標,考試制度和內容的不合理、不公平,也是原因之一!    再者,我們鼓勵學生廣泛閱讀、關心時事,但是坊間榮獲評選的書籍、獲得獎項或口碑的影視作品,政府官員的言論、專家學者的演講、新聞記者的口條,也全都充斥著與簡編本相異的讀音。曾有家長告訴我:聽老師說與三國相關的歇後語和典故經常出現於國文考題,所以想推薦孩子觀看史詩大劇「三國」,但發現劇中的讀音大多與國文課本所教的不同,如:司馬「懿」讀成了二聲(簡編本為四聲)、諸「葛」亮讀成了三聲(簡編本為二聲)、北「伐」讀成了二聲(簡編本為一聲),她怕孩子熟悉了三國故事,卻耳濡目染了「錯誤」的讀音,在考試時答錯比答對的更多,得不償失。歸根究柢,仍是中小學的注音教學以簡編本為標準,造成的困擾啊!    語言是大眾溝通的工具,語音本來就是約定俗成,因時因地有所變遷,非常正常。「簡編本」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定時地修訂,卻不必在中小學考試的注音題目遇有爭議時,成為判定對錯的唯一準則。「簡編本」本身並不為過,它是一種工具書,和其他各版實體或網路的字典、辭典一樣,僅供人查考,實不必奉為至高無上。愚見認為教育部應發文至會考承辦單位及各級學校,關於注音的考題不得刁鑽,民國以來所有字典、辭典、教科書曾認可的注音,民間通行的讀音,皆不宜算錯,完全不必以簡編本為終極標準。我甚至認為所有華文地區(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使用的讀音,也都可斟酌算是正確,因為我們鼓勵學生要有國際觀,作為地球村的一分子,若學生們在與國外朋友交流時,習得當地中文教學的不同讀音,又有何不可?
讓孩童快樂學習-校園霸凌防範
*2018/12/11
   近來隨著網路社群的發達,校園事件紛紛躍上媒體版面,霸凌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教育人員如何針對各式各樣的霸凌來防堵,進而塑造溫馨而友善的校園,成了現今刻不容緩的問題。    霸凌的類型繁多,筆者就校園常見的情形與相關解決方法來做論述:    一、霸凌問題:    (1)肢體霸凌:以肢體暴力來脅迫對方。   這是屬於外顯,較易察覺的類型。若於校園內發生,地點較易於學生廁所、體育館、司令台及監視器死角發生。依筆者經驗,若學生跨班、跨年級式的不自然聚集,發生肢體霸凌的機會將大幅提高。    肢體霸凌最複雜、最難處理的屬跨校、校園外霸凌問題。國、高中階段的孩子血氣方剛,容易為了一些小事起口角,也常為了男女問題爭風吃醋。當事者有時不會循正常程序來溝通,反而試著以校外暴力來解決,導致更大的衝突。    (2)語言霸凌:以言語來攻擊、羞辱他人。    這類問題越來越常見,霸凌的對象也不限同儕,有些同學喜歡跟老師或是家長「嗆聲」即屬此類。語言霸凌看似只是嘴巴上占點別人便宜,事實上卻對被霸凌者的自信及自尊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    (3)關係霸凌:藉著操弄人際關係、運用小團體的力量來排擠孤立他人。    關係霸凌屬於較隱性,較個別性的類型,在霸凌種類裡較不易被教育人員發現,但學生卻能清楚感受到。這是運用團體力量來迫害弱勢,往往需要運用團體輔導來介入。    二、解決方法    (1)家庭教育的重視:    霸凌者有許多是出自於失能的家庭,家長不重視、也沒有時間跟心力去關心孩子,導致學童自身行為逐漸受不良媒介的影響而不自知。老師在校園雖對學生諄諄教誨,但卻敵不過校外環境的拉扯。   父母擁有諸多方法可以管教孩子,同時家長也可針對親職教育方面來加強,負起管教孩子的責任,再加上親師共同合作,霸凌問題是可以逐漸減少的。    (2)教師必須具有效能    教育是良心事業,教師若能多花時間在學生身上,並加強自身班級經營能力,針對學生狀況能確實掌握,霸凌問題就不易出現。導師可於空堂或下課時間巡堂,並與家長多溝通,另外也可以利用早自習做道德教育或法律常識宣導,讓學生了解霸凌的後果。    (3)霸凌問題是需各方配合    霸凌問題是需要輔導人員及教師共同來努力,但學校有時要適度利用校外資源例如警察局少年隊、校外會、社工、地方法院檢察官、校園愛心志工隊等的協助。    三、結語    霸凌問題是近來逐漸惡化的重大問題,各所學校設有專任輔導教師,針對複雜的個案進行關懷。筆者認為霸凌的問題極為複雜,需要第一線的教師提高警覺。教師需要不斷精進課堂經營與了解學生心理,當學生管教越來越困難,霸凌問題也將隨之爆發。唯有各方一同合作,霸凌問題才能真正根絕,讓孩子綻放笑容學習。
海漂垃圾清不完,金門哀愁誰能懂
*2018/12/04
  金門是個得天獨厚美麗的島嶼,有潔白的沙灘,擁有發展海洋觀光的潛力,但堆積在出海口與連綿海岸線的海漂垃圾,卻成為我們揮之不去的夢魘。這些垃圾並非金門人隨意丟棄,而是隨著海流從對岸飄移過來,就筆者親臨沙灘觀察,以長久不會分解的保麗龍為大宗,還有廢棄的寶特瓶、塑膠垃圾、漁網等。   即使環保局定期派員清理,各個社區時常舉辦愛鄉愛土的志工淨灘活動,海岸線依然充斥廢棄物。今日清理完畢,沒隔多久,海邊又被這些海漂物給佔住了。民國104年監察委員包宗和、王美玉、江綺雯就曾進行大陸海漂垃圾造成金門與馬祖嚴重垃圾問題進行調查。事實上從該報告中可知金門縣政府從92年即向陸方的廈門市、福建省環保廳與我方的環保署、陸委會反映,但是海漂垃圾問題太過棘手,因此十五年來效果不彰。   雖然有請陸方將垃圾回運,但是卡在兩岸法規,尚無法落實。目前金門縣政府雖然每年都有編列費用,但是清理的速度比不上堆積的速度。加上本地沒有焚化爐,不管是運至對岸或是運至台灣有焚化爐的縣市,這又是一筆巨額的開銷。看著源源不絕的海漂垃圾,清也清不完。見到環保局人員與志工的努力,大家也不忍苛責地方政府,但是我們島嶼居民的哀愁誰能懂呢?中央政府有聽見我們的心聲嗎?金門人已經很努力了!
金沙戲院重建為文化及農產品與科技商業大樓之必要性
*2018/12/04
  金沙戲院的保存或都市更新重建,最近再次深受關注。   明朝統治時金門鹽產業到達顛峰,因鹽場多集中於沙美區,造就沙美老街萬商雲集與百業繁榮之極盛景況,沙美過往是各宗族間及金門、大陸、南洋等商業、產業、農漁產品買賣及感情交流之地,更是金門東半島之港都與歷史悠久古鎮,惟歷經多年多次選舉,沙美及金沙戲院依然頹廢,而區域內之新街(博愛路、復興路及三民路)及舊街(沙美老街)建築,老舊、頹廢與荒蕪,諸多商家則是鐵門拉下,沙美商業行為式微,人煙稀少,沙美老街及附近古聚落幾成廢墟,嚴重阻礙沙美城鄉發展及經濟蕭條嚴重與人口外流若讓其繼續的惡化,終將造成沙美商業區的老化與經濟行為之衰退,影響沙美之都市發展至鉅,著實令人擔憂其未來之發展!   有夢最美,這是沙美鄉親的期待,要如何才能讓沙美重生呢?利用頹廢許久金沙戲院,使用公私合夥及權利變換方式,都市更新(拆除重建)為地下10層地上30層樓高的文化書城及偶戲和話劇表演館與免稅精品百貨公司及電子遊樂城及5星級國際渡假飯店「並設置空中溫水游泳池」、地下停車場(B6F-B10F)之文化及農產品與科技商業大樓,進而,搭配馬車或電瓶車之漫遊萬安堂(元代金山宮)、元末沙美老街、元末閩南傳統聚落(沙美聚落)、慈德宮、汶源宮與明代閩南傳統聚落(大、小浦頭及後水浦頭聚落)與舊時為防禦金沙灣入侵之盜匪而設立的槍樓「沙美舊槍樓(舊金沙鎮公所右後方)、小浦頭槍樓」、汶浦水岸田園風光(榮湖與後浦頭、後水頭之間)、沙美(大、小浦頭及後水浦)風獅爺、太武山仙人倒臥醉不起、太武山元代築寨石碑及古道、烘地瓜、挖沙蟲及參訪金門文化園區、榮湖夜間水舞(夜間表演萬安堂三忠王及品德完人黃偉、蔡復一之事蹟或金門砲戰故事)及沙美免稅精品百貨暨農產品採購與品嚐為主體之觀光,方能為那荒蕪許久沙美注入新生命,並促進沙美商圈活化與沙美產業與經濟之復甦!   都市更新目的,係為促進都市土地有計畫之再開發利用,復甦都市機能,改善居住環境,增進公共利益。至於都市更新最常使用的方法,即是確實導入全新與新時代的經營技術或商業種類及進行建築物的更新重建(拆除重建)或整建維護(使用修繕的方式),並且設置充足的停車空間與人民交流廣場,更需要以大街廓的方式,來整體的規劃或是進行都市更新,方能有效的挽救與活化舊商業區及老市街或電影院的商機,進而促進其經濟之復甦與恢復舊時的風華。
臺灣青年看待政治的理性與感性
*2018/12/04
  近期的台灣經歷一場地方選舉,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選舉成了台灣的一種特殊文化,更像是一個重要的節日一樣,大街小巷,市井小民們各個掛在嘴邊的都是選舉議題。計程車司機、小吃攤老闆、學生、菜籃族、市場攤販、大學教授、名嘴、在國小門口等著接小孩的家長們……等等,忽然人人都成了政治評論家,不論認識或不認識的,路邊吃一碗麵坐隔壁桌,搭個計程車,每個人都能辯個口沫橫飛,連平常我們身邊完全不談政治的親友,都會忽然晚上坐在客廳一群人講到深夜。好像某個他支持的候選人當選了,這個世界就會翻轉成他想要的樣子!   候選人傳遞的感性言詞感染力太強,強到有點脫離現實,筆者想提醒台灣青年,要更「理性」的看待台灣政治生態的感染力。台灣實施民主化全民普選後,親中反中的政策選擇、泛藍泛綠的分歧理念,這些對立的意識型態,跟隨著不同週期的選舉,逐漸與民眾的生活交互鑲嵌在一起。不同候選人的支持衝突激化了對立,與政治無關的其他議題也往往被無限上綱到政治層次的思辨,在這環境氛圍下,臺灣青年更要運用理性思考,從被限制的「政治選擇」邏輯中解套。   我相信當今的台灣青年都面臨很多升學、對未來就業、或是承擔家庭經濟等等的壓力,也在這當中遇到很多困難。而到熱血沸騰的選舉期間,各候選人五花八門的政見,鋪天蓋地而來,   「忽然,你覺得你的問題好像被看見了!」   「然後,你期待他當選後你的問題就不見了!」   其實台灣青年們要多想想,你現在自身面臨的問題,很多是跟政治「根‧本‧沒‧有‧關‧係‧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於自己。   很多人覺得現在台灣的大學教職非常難找,投了很多履歷都碰壁,這有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於求職者的研究發表成果根本不夠。台灣不是高學歷人才稀缺的地方,台灣經濟起飛得很早,高等教育普及已經近二十年,早已經不是博士畢業保障有教職的年代,所以學校在應徵老師的時候,挑選研究成果特別突出的人才是正常現象,但是台灣現在許多找教職的博士,履歷上列出來的研究發表成果都「僅僅只是達到畢業門檻而已」,所以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是重要的根本關鍵。   當然台灣的少子化危機也是造成大學教師缺額減少的重要原因,這個原因跟求職者本身條件無關,但是也跟政治沒有絕對的關係。人口的增減跟社會經濟發展、生產方式的改變有更大的關聯,我們只是剛好遇到了這個週期。回歸理性面的理想,一批嬰兒潮的誕生到可以念大學的過程需要18年,而當下你仰賴寄望的這個候選人任期「只有4年」,他是否有當選,都不能解決你當下的問題;最快速的處理方式其實是我們自己選擇到學生來源沒有壓力的地區任教,或是改做別的研究工作。   很多台灣青年現在對自己的薪資很不滿意,但是台灣高薪的工作職缺也一直是有的,只是高薪的職缺也往往伴隨相當高的條件要求(例如外語、會寫程式、有醫師執照等)、或者是比較辛苦的夜間工作時段。我想不論哪個候選人當選,資方都不會降低他對這份工作者的條件要求,同理可證,不論哪個候選人當選,也都不會改變求職者本身的條件跟專長。   投票過後,這個世界不會翻轉成你要的樣子,因為我們青年面臨到的很多生活壓力,是大環境的必然週期,我們要在這當中自己適應、培養能力、調整心態,與其遙遙無期的等待政治許我們一個未來,不如提早邁開步伐,自己掌握未來的方向。   其實台灣也有很多美好,我們溫婉善良的人情味、我們習慣性掛在嘴邊的那聲謝謝、我們文明的公眾生活步調、合理的物價、良好的治安,這些一直存在的歲月靜好,到了選舉的時候卻只剩不滿的訴求跟抱怨。民主不是要讓我們用黑白二分法看待台灣或是兩岸關係,民主只是一種選出人民公僕的方式,我們參與其中,應該理解其根本意義,同時理性的讓自己從各種民主的聲音當中脫嵌出來,適度的「停」「看」「聽」,才不會迷失了方向。
金嶝大橋
*2018/12/04
  金嶝大橋,我是贊成金門公投金嶝大橋,要論述這座橋可以帶給整個台灣往返兩岸的方便,我相信對於國家整體應該是有利的,是一個值得辯論與公開討論的話題,反對這座橋的話,事實上會將金門發展侷限在金門島上,故金嶝金廈大橋公開辯論,重啟規畫,是我們這一代金門人該做的,我相信這二座橋的設立,可以帶給整體台灣社會往好的方向走,大家勇敢的跨出這一步,這是在民主制度下,我們該為自己爭取的。   我們的論述重點要在於民生,這二座橋不應該跟統獨有關,純粹是方便中華民國的國民往返兩岸方便,省錢,而趁這個機會,金門可以取代部分香港中轉的市場,將錢留在中華民國內,而我們的國民,例如每個地方機場的國民,可以省下金錢,時間往返兩岸,而我們可以趁這個機會讓金門和廈門合作,成為兩岸的轉運中心,實際上如果金廈能合作的話,將尚義機場遷到大嶝機場將是我們的遠期目標,這樣金門后湖週圍就能釋放出來,金門將有更多的可能性與發展的腹地,民眾也可免於飛機帶來的噪音與風險,而這樣子金門才有本錢和香港競爭兩岸轉運的部分市場,所以金嶝大橋是金門未來發展最重要的一項工程,也是方便金門人出外與回家最方便的路,大家要為了下一代子孫發聲,一定要爭取,誠心覺得將金門設為兩岸轉運中心,是有利於台灣百姓的重要建設,唯有如此,才能取代部分香港的市場,至少金門是在中華民國的體制內,要贏過香港,取代香港一來是機票錢,一來是時間成本,如果是飛北京的話,飛金門後,直接從大嶝轉機北京,跟沒有金嶝大橋,當然大家會從香港飛,那個豬頭要在金門耗時從金門搭船到大嶝機場,但當你有了金嶝大橋,至少現階段,可能二十分鐘就到大嶝機場了,請中央政府正視,讓有地方機場的民眾例如花蓮,台東,嘉義,澎湖,全部可以因為這條航路的打開,多了一條低成本與外界交流的機會,也可以增加所謂蚊子機場的活化,也可以節省汽機車的污染,讓金門成為台灣的資產,就從兩岸轉運中心的思考做起,畢竟廈門到大陸都是國內線,金門到台灣也都是國內線,可以省下很多時間與金錢成本,所以金嶝大橋的建立,可以嘉惠我們國內中產階級,這是我目前不成熟的論述,請大家多多交流,台灣加油。
台籍教師西進大陸任教的問題
*2018/11/27
   近年來台灣許多博士在畢業後選擇赴大陸任教,台籍教師西進后大陸的趨勢與融入問題大概可略分如下:    (一)、正向的契機    「惠台31條」政策提出前,台籍教師西進大陸任教,擔憂的問題多圍繞在工作穩定度不夠、福利保障不足、跟家庭規劃難以長久在大陸生活的問題,因為缺少完善的政策配套,「惠台31條」提出前,台籍教師無相關法源依據來辦理與大陸教師同等待遇的政策。台籍教師合約多為三年合約,或是一年一簽的短期合約,短期合約會導致教師的流動率加大,科研成果不易呈現,多數省份教育廳無法辦理臺灣籍教師的「教師證」,相關社保單位亦無法辦理「五險一金」等基本社保。沒有教師證在評職稱會出現困難、博士學歷的教師也進入適婚、生子、購屋的年齡,沒有社保及住房公積金等生活支持保障,很容易讓臺灣籍教師因為家庭因素,在第一期合約滿後就離職,而沒有長期留下來。    「惠台31條」政策出臺後,各省制定的細則為台籍教師在大陸的就業、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包含:「可購買商品房,在購房資格、貸款申請、住房公積金使用等方面享受居民同等待遇」、「給予人才優惠住房政策,提供人才公寓對台籍緊缺人才給予租金減收或免收優惠」、「可以參加職工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生育保險、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臺灣同胞及其家屬,享有同等的醫療衛生服務待遇。醫療機構可為就診的臺灣同胞提供符合臺灣地區健保機構核退費用要求的證明檔」、「臺灣同胞子女由主管部門協助安排就學,享受與當地學生同等待遇,可申報各類獎學金、助學金」等。    「惠台31條」出臺的意義在於讓臺灣同胞在大陸有了長期就業、創業、生活的法源基礎,涵蓋了臺灣青年關注的所有個人、家庭及環境面相,為臺灣青年長期在大陸就業、生活創造穩固的條件。    (二)、適應與融入問題    2017年大陸公告的一批「便利臺灣同胞的政策措施」中,人社部擴大臺胞在大陸事業單位就業試點地域。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已開放的福建、江蘇、天津、上海、浙江、湖北6省市的基礎上,新增北京、河北、山東、廣東、廣西、海南6省區市為開放臺灣居民在大陸事業單位就業試點地區。臺灣居民可在試點地區高校、公立醫院等事業單位就業。這12個試點區的開放也讓台籍教師赴陸任教的人數達到新高;同時不可避免的,台籍教師在大陸任教也會面臨階段性的適應差異問題。    首先是台籍教師的學習養成大多並非是在大陸完成的,台籍教師在剛來的階段沒有學術圈的人脈,加上兩岸在學術用語,以及研究計畫申報書格式上皆有差異,這會讓台籍教師在初期科研成果較難呈現,這點是台籍教師進入大陸學術職場後,在初期適應較困難的關鍵。    其次是大陸的生活環境及職場文化和臺灣也有差異,大陸同胞和臺灣同胞生活在不同的政治制度、教育體制和思想文化環境下,導致了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落差。新進的台籍教師在適應學校教學科研狀況的同時,離開臺灣熟悉的生活圈,要重新建構、適應在大陸的生活圈,會比大陸籍的教師有更長的磨合期。    除了外在環境因素,台籍教師本身的家庭因素也是在陸任教能否融入的重要影響之一。目前在陸任教的台籍教師並非全部是年輕教師或應屆畢業的博士,有部分是在臺灣任職後轉職至大陸的中年學者,這批台籍教師在臺灣多數有學齡中的子女,雙親年齡也較大。在目前大陸提出的同等待遇政策中,雖然有協助台籍教師子女入學的政策安排,但是兩岸教材差異度大,繁簡體字轉換學習不易,往往台籍教師會優先考慮讓子女留在臺灣就學。另外目前台籍教師已經可加入大陸社保,享有醫療保障,但是保障部分僅限個人,對於比較需要醫療照護的父母一般還是會安排在臺灣居住。家庭因素的現實考慮,對於台籍教師是否規劃長久在大陸從事教學工作也占很大的影響因素。    最後是職稱、年資認定的期待可能會有落差。臺灣專家、學者、教師來大陸的大學從事專業學科教學工作,在臺灣地區取得的學術成果可以納入工作評價體系是近期各省才陸續出臺的政策,先前各大學並未有相關的細則及經驗可循,所以台籍教師在臺灣的工作年資認定,無法很快反映在評職稱以及薪資待遇上,這部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讓學校與教師做溝通與協調。    上述的適應與磨合問題,大陸方「惠台31條」的制定,給予台籍教師很多的政策支持,但台籍教師在赴陸任教前也需事先對大陸高校環境做一定瞭解的工作。台籍博士在入職前可透過學術交流的機會多到大陸訪學,或是參加各類研討會及論壇,也找機會嘗試先與大陸高校教師建立學術性的合作,以縮短入職後的適應期。
學童口腔保健經驗分享
*2018/11/27
   最近還是常去偏遠的國小幫忙檢查牙齒,深覺城鄉差距很大,在就醫不便的小學,牙齒蛀牙率非常高,嚴重蛀牙的學子很多,在我當上金門牙醫師公會理事長後,曾經向政府提過建議,配合中央國健局塗氟的預算,全縣每間國小可每學期去塗氟二次,檢查二次,並配合口檢單,鼓勵學童去診所醫院做進一步的治療,這樣一來至少家長可以省下帶小孩塗氟的時間,二來可將口腔檢查深入到最需要的學童身上,通常口腔保健不好,背後都有一段故事,社經地位高的家庭,通常都會善用預防保健的資源,而父母工作繁忙,不重視口腔保健的家庭,反而是最需要我們醫師深入校園,挖掘問題,與口腔疾病決勝與未發之前,如此才不會演變到在小島最後還要全身麻醉治療的不便,我在此大聲疾呼,政府一定要編列預算,重視口腔保健,特別是就醫不便的偏鄉離島,很多隔代教養,非常需要公權力的介入與幫忙,我們要善用國小的教育資源與行政體系,不要讓弱勢更加弱勢,國小教育除了各項教育活動,保護好身體健康,是不是更是基本更重要的一項教育,這方面衛生局已做得很好,在幼兒園的體系上沒有漏洞,但國小可能因為行政繁重,沒有辦法每間都有,請有關單位能更重視,既然中央都給預算了,我們不執行就是三輸,執行就是三贏,最重要的是弱勢兒童能被照顧到,是我最在意的。    在金門小孩愈來愈少的狀況下,對於每一個在金門成長的小孩,我們都希望他們能受到最好的照顧,但實際上小孩的牙齒並不好保養,以下是我回鄉十年的一些經驗分享:    一、飲食文化容易造成蛀牙,簡單一句不要吃加工品就是了,不過我知道做不到。    二、小孩子不要喝夜奶,喝完一定要刷牙或用紗布擦拭,不過我知道很多人做不到。    三、一般希望有吃飯就刷牙,不過也是做不到,那最好中午和晚上各刷一次,最少最少晚上要刷,再做不到就放給他爛吧。    四、刷牙把重點放在後面的牙齒,特別是中班就有很多人恒牙第一大臼齒就長出了,加上第一、第二乳臼齒國小五年級左右才換,家長一定要幫小孩刷牙,特別是後面的牙齒。    五、學會正確的刷牙方式,實際上很多人都刷不對,一定要去診所或醫院實地演練,確認。    六、已經狀況不好的怎麼辦呢,建議三個月去診所定檢一次,狀況好的有空也可以三個月看一次。    七、國小一,二年級恒牙第一大臼齒有窩溝封填免費補助,請多加利用,塗氟政府也免費三個月補助一次。    八、請幫小孩用牙線。    以上聽起來很多都很麻煩,就算都做了,小孩也蛀了,有沒有更方便的方法?    有,就是吃氟錠,我自己的小孩也沒辦法顧到很周全,原本我也是想認真刷牙,何必讓他吃化學藥物呢?不過現實就是敗給了這個文化與環境,造成小孩蛀牙不容易控制,所以我就開始讓他們吃氟錠了,氟錠一吃,蛀牙就控制下來了,吃氟錠配合以上八點盡量做,讓小孩子十二歲的時侯,擁有完整的成人牙,就是為人父母送給小孩子最好的禮物    上面這篇文章是兩年前寫的,現在還是有感於偏鄉小孩的牙醫資源缺乏,我覺得有必要再加強分享一次,讓新手爸媽有所了解,以金門來說,沒有兒童牙科專科醫師,其實幾乎都是一般科醫師,因為我們連一般醫師都算是缺乏的,所謂上醫醫未病,我雖然不是上醫,也可以寫一篇具有上醫心懷的文章,我不是中醫醫欲病(我是牙醫),然後我診所開在下莊,就當個下醫醫已病(平常在做的事),所謂孫子兵法,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現在這篇上醫心懷文章,就是兒童護牙心法,決勝於無齒誕生之時,成果在十二年後顯現。    依我在鄉看診的經驗,基本上小孩牙齒照顧不好,你從一歲半之後就會開始知道,我講最麻煩的狀況,小孩三歲帶來給我看,小孩極端不配合,沒有兒童牙科可以轉診,真的看不好就是在金門全身麻醉或赴台n次給兒童牙科處理,常常在診所的場景就是父母一直罵小孩為何不配合看牙,小孩極端的哭鬧,恐懼放大,大人小孩和我們可以為了看牙齒耗了半個小時而沒有進展,所以我常常覺得兒童牙科醫師,是天使,請大家多多愛惜,說實在的,面對哭鬧的小孩,是非常考驗修養的,我不想一直當下醫,那就往上醫之路邁進,所以當小孩六個月長牙後,您的態度,將決定您和小孩還有醫療人員的命運,其實是可以免於上面所提三輸的境界,只要您願意讓小孩吃氟錠,好好刷牙(我家沒壓制,有點放任)以我家小孩的實證,老大沒從小吃氟錠,在三歲多時,開始發現多顆蛀牙,老二一歲半發現前牙蛀牙,從那時開始(大約四年前),我改變自己原本保守的心態,開始把能用的護牙兵器都用上,幸運的是,老大很信任我,從三歲就願意乖乖給我看牙齒,加上氟錠的效果,蛀牙已經壓制下了,而老二從一歲半開始蛀,沒辦法看,只能吃氟錠壓制,一直到三歲可以看牙,很明顯的,老二牙齒狀況比老大好很多,因為比較早吃氟錠,而老三就狀況更好了,從六個月大就開始吃,現在未滿三歲,基本上老三到現在還不肯坐上診療椅,讓我檢查牙齒,但從平常的照顧上,可以發現只有前牙部分的脫鈣,而我家的教養是比較放任的,我們沒有嚴格飲食的控制,也沒有每天幫小孩用牙線,夜奶也沒辦法再刷牙,我們家幾乎小孩天天吃甜食,從一開始覺得只要好好刷牙,到現在覺得只有刷牙是不夠的,一定要吃氟錠,心態的轉變是跟大學讀書時是完全不一樣的,一樣的氟化物,在書本只是知識,實習時沒大腦想那麼多,剛畢業後幾年,還會照著書本壓制小孩,唯有當自己的小孩也蛀牙了,我親自把所學的用在自己親愛的小孩身上,發現書裡講得是真的,是有用的,氟化物對我來說就是牙科之寶,小孩與父母與醫師的救贖,請相信實證醫學,但當初我也沒那麼相信,這篇文章就是要你不要像當初的我,我很後悔沒有更早讓小孩用氟化物,氟化物過量確實是毒,但適量就是牙齒抗蛀利器,所謂利大於弊就是如此,對我每天臨床聽到小孩慘叫聲,父母無奈的神情,氟化物是化學藥物我一點也不在乎,而最近幾年開始有定期看身心障礙的病人,我也很鼓勵,無法自己好好照顧牙齒的病人,適量使用氟化物,可以降低蛀牙的速度,牙醫的最高目標,就是讓自己不需要存在,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您的寶貝家人免於看牙的恐懼。
共 2108 筆資料,第 2 / 211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