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歐陽九乾旅星第一代公道為人護鄉親 身教言傳孫輩一門輩出文將才

發布日期:
作者: 文/歐進福‧整理撰稿/邱翌瑄。
點閱率:5,652
字型大小:
歐進福博士觀看老照片,回憶過往。(照片來源Mediacorp Pte. Ltd.) 歐進福博士觀看老照片,回憶過往。(照片來源Mediacorp Pte. Ltd.)

  姓 名:歐陽九乾(原歐九乾後改名歐陽九乾)
父 親:歐世田
出生年:西元1886年、中國清光緒十二年
出生地:金門歐厝
仙逝年:西元1958年(享年72歲)
經歷:
出洋父帶子第一代(父親歐世田帶著兒子歐陽九乾下南洋)
  划舢舨、製蠟燭、九八行
  新加坡昭南時期(日佔)廈門街小區長
  歷經:新加坡從英國殖民地、昭南時期(日佔時期)、自治邦、加入馬來西亞聯邦,至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獨立成為新加坡共和國

歐九乾在公元一八八六年(中國清光緒十二年)出生於福建省金門縣歐厝、名歐九乾,後又改名歐陽九乾。
  歐陽九乾在家鄉時上過幾年私塾,自幼聰明、好學、勤奮、機智,十多歲隨父親歐世田由金門南渡,到新加坡埠謀生,做過划舢舨、製蠟燭、小生意、九八行。在他最成功時期曾擁有三家店屋。
  他和也來自金門妻子李氏結婚,婚後育有二子。但是長子在十四歲那年,踢足球被踢中要害而英年早逝。歐陽九乾經歷了喪兒的痛苦後、心灰意懶,結束所有的生意業務、並染上抽鴉片煙的惡習,直到歐進福出世後,他才逐漸把鴉片煙戒掉。
  歐陽九乾非常疼惜孫子歐進福,總說歐進福的資質、個性、神情都很像其早逝的長子。在歐進福的記憶裡,祖父歐陽九乾常牽著他的手帶他上街,去廈門街、直落亞逸一帶的九八行、雜貨店、估里間、鴉片館、咖啡店找他宗親、鄉里、朋友。
  而歐進福從他們交談中認識很多中國的歷史、文化,知道自身的祖籍來自金門島西南隅的歐厝村,聽過不少鄉島(金門)的故事、傳說;也學到一些世故、人情。
而這樣的過程,也在歐進福成年後進入新家坡政府擔任華語運動委員會首屆主席的任務時有許多影響與助益。
  歐進福和祖父上街時,都能感受到大家對他的尊重、尊稱他為「九乾伯」。這是因為歐陽九乾除能言善道,交遊甚廣外,其為人誠信、仗義疏財、品性剛直,是當時華社的公道人。(公道人:和事佬,主持公道的人)
  歐陽九乾也是一位二房東,經營新加坡廈門街六十三號店屋,這是一間兩層樓的店屋,歐陽九乾兩代人,也住了另外五戶人家。
  歐陽九乾負責每月向房客收租、管制水電、維修和治安,為了維持居住上的和諧,歐陽九乾有他一套住戶規定,雖然他對房客很嚴、但公平。就連他的兒子歐國華也要交租金。
  而這店屋真正的業主是位於新加坡克羅士街的一個商行「萬得成」,這個商行主要代理菸酒,歐進福小時候常被歐陽九乾帶去商行繳租,所以當時歐進福小時就看過555、海軍牌、紅貓牌等洋菸;也看過各種品牌的洋酒,也見識過商行的相關交易往來情況。
  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五日,日軍攻占了新加坡時,改其名為昭南島。日佔時期,日本人推行協警制度,每五十戶為一組,每十組為一小區、十五至二十小區組成一大區,廈門街有幾個小區,由小區長監督;歐陽九乾被迫出任廈門街的小區長之一。表面上組長、區長協助日本警察維持街坊的治安,但實際上是要他們監視抗日份子的活動,和舉報任何反日的言行。
  歐陽九乾個性剛正耿直,又痛恨日本軍人暴行。他被迫為小區長,要定期向警方、日軍報告,常給管事的軍警辱罵,有時甚至被毆打。
  歐進福的祖母曾痛心的跟歐進福說:「當時兩三個月內,總會看到你祖父臉腫鼻青,有時還要找跌打醫生推拿去血。他總是咬牙忍下來,在三年多日佔期間,你祖父還曾協助你父親和幾個反日青年人躲避日本兵的拘捕,也替鄰里內不少年青人申冤開脫。」祖母還苦笑說:「當小區長的唯一好處,是可以直接領取一些糙米、麵粉、番薯條乾、食油等配給品,算是補償嗎?!」
  二戰後,英國人回來新加坡了,但和平沒有帶來穩定和秩序。
  屋荒繼續,許多人失業、物資缺乏、米糧要分配,歐進福記得他每個月要陪同祖父去絲絲街一間固定的雜貨店買米。
  當時新加坡社會動盪,「私會黨」橫行,官員、警察貪污無能,歐進福看著祖父和朋友談到這些事時都會忿忿不平。但歐陽九乾也不贊同罷工、罷課,對於歐陽九乾而言,他只希望活在安定和有秩序的社會。
  戰後十幾年間,歐陽九乾感到徬徨和不滿。他只能盡自己的本份,為社區維持秩序。在五十年代,他曾幾次到估里間,為兩派「私會黨」人做魯仲連,做裁決,也勸說阻止雙方的打手不要火併、傷害鄰里。
歐陽九乾也時常告誡過商店、小販買賣要公平誠實。曾有這樣一個事蹟,當時,有位年輕的豬肉販,在廈門街擺攤位,「吃秤頭」欺騙顧客,歐陽九乾屢勸不聽,盛火之下把他的一把秤桿拿走,那小販不敢出聲,鄰里稱快,後來他比較老實後,歐陽九乾才把秤桿還給他。
  歐陽九乾的言行和教導,也深深影響歐進福及其他孫輩做人處世的道理,協助了他們塑造自己的品格、培養價值觀,使其在亂世中擁有良好的自身品行。
  歐進福記得小學三年級起,好幾年的清明節,陪祖父到麟記山上墳,記得當時這地方有一寺廟、太豐餅乾廠和曬糞池。當時祖孫乘三輪車在太豐餅乾廠前下車、爬上山坡,找到歐進福的曾祖父和大伯父的墳墓。上香點燭燒冥紙外,歐陽九乾也讓跟他們上山的幾個男孩幫忙清理野草。有一次,拿了賞錢後,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告訴歐陽九乾,再兩、三年來就找不到墳墓了,因為這一帶以後「要蓋房子」,歐陽九乾聽了沒說啥,但眼神裡透出一絲悲哀。就在歐進福初中二那年,歐陽九乾因氣喘病加重,就沒有再去掃墓,不久後就病逝了。
  歐陽九乾去世前應該沒有想到,十八年後的一九七六年,他的長孫歐進福會重回新加坡麟記山一帶,成為新加坡麟記選區「行動黨」的候選人,首次成功當選為麟記選區的國會議員。後來又五次中選,蟬連麟記區六屆、共二十五年議員。之間,在一九七七至一九八一年,李光耀總理推薦下,從新加坡大學教職,借調到文化部,出任政務次長;兼任推廣華語運動委員會首屆主席。
  一九八一年五月,歐進福辭去教育部高級政務次長職位,回新加坡大學任教。之後當了十六年後座議員,在一九九七年至二○○一年重回政府部門,出任外交部政務部長。
  根據歐陽氏族譜,歐進福博士這一派,屬於上歐陽氏二房五祧祖卿呈祖系。從曾祖父世田(十世世字輩)、祖父九乾(兆字輩)、父親國華(鐘字輩)、歐進福博士這一代(彥字輩),到歐進福之子女這一代(良字輩),已有五代。
  這一百二十多年間,新加坡在政治上,也經歷了英國殖民地、昭南時期、自治邦、加入馬來西亞聯邦,至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獨立成為新加坡共和國的變遷。
  滄海桑田,世事變遷。但歐進福認為宗親、鄉親之情不變,歐進福博士和新加坡歐陽公會一直保持聯絡。二○二一年五月,金門歐陽氏宗親會希望歐進福博士填寫表格,收集旅星這脈金門歐厝宗親最新訊息,用以更新金門歐陽氏族譜。
其中有一表格填寫宗親獲得博士學位的資料。歐進福填寫他們家一門四博士,歐進福和他大妹、及兩個女兒。
  後來在族譜的表格上,看到好多位宗親也名列博士、碩士榜。歐進福認為族人重視教育,培養子女是中華民族的傳統價值觀。無論世局變遷,所住地域經政發展,宗親、鄉親應世世代代的保留這優良的價值觀,修身建業、力求上進,而這也是祖父歐陽九乾留給他最好的禮物之一。
後記:
  本文由新加坡歐陽公會名譽顧問歐進福博士書寫,獻給金門宗親、鄉親分享歐厝這支南渡到新加坡(古稱石叻坡)落地生根、開支散葉的百年故事。並以此文敬給歐進福博士的啟蒙老師-祖父歐陽九乾及所有出洋的第一代前輩。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