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颱風下,滯留金門的難忘一夜
*2018/11/27
  山竹、金門、香港家居。   將這幾個詞兒擺列在一起,並非風馬牛不相及;唯一理由,它們都是本文的關鍵詞。   事緣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十級颱風「山竹」蹂躪和肆虐香港時,我們正好離港出遊,參與了一叫基金會的百人訪問團;十五號那天從廈門過來金門,當天就滯留在金門:一百零五人的大隊人馬本來是要當天回到廈門的,豈料「山竹」威力太厲害了,波及了廈門和金門間的水路。十五號那天,我們的團在金門三大部車共一百零五人, 本來一日行程排得滿滿的,但上午只是參觀遊覽了金門地標莒光樓、逛了具有代表性的翟山坑道,突然,旅遊巴沒有開往下一個景點,而是突然中途停在金門水頭碼頭前,我們被導遊請下車,一時間,大家都懵然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一下車我們就緊張地在碼頭入閘處排起了蜿蜒的長龍隊伍,準備趕颱風下的最後一班船,這時才知道廈門的五通碼頭為安全起見,中午就收關,金門水頭碼頭於是在中午時分就相應地掛出十三時全部航班就停航的通告牌子。好在我們的團長、領隊、導遊都閱歷豐富,經驗無數,經歷過大風大浪,絲毫都沒有一點慌張和畏懼之色,整個團隊都像久經考驗的雄師,也沒有急躁之態。不過。不知誰拍攝了排隊的這一幕,貼到了朋友圈,很快就被轉發到了某報,成為了香港一家報紙的獨家新聞。現在的媒體真的很厲害,不用派出記者,就似乎可以做到像現場報導似的。   無法回到廈門,意味著必須滯留在金門過夜。但衣物都放在廈門酒店的房間裡,又意味著今晚睡覺沒有替換的衣服。當然,這些,比起「山竹」在香港造成的大小災難,都算是小兒科了,不過,造成的不便,還是算給過慣了小資生活的都市人的一種難堪了。看來這一次「人在旅途中」,慢慢和細細咀嚼親友們在我們每次出遊前喜歡送來的「一路順風」「旅途愉快」一類的祝福話語,感覺到再也不是可有可無的客套話了,而是絕對的溫暖貼心!「旅途不順風」完全有可能發生。何況我們這個團隊團友,年齡都偏大,大部分兒女都有工作,沒有跟來。一方面「山竹」來勢洶洶襲擊香港,不知兒女們的住家受到波及嗎?自己老兩口的「空巢」有沒有窗破水進?像我們紅磡區,家居樓下不遠就是碼頭,面對維港,無阻無擋的高樓大廈就成了「山竹」颱風吞噬進攻的最佳目標……能不擔憂嗎?於是遠憂近慮構成了內心的七上八下。一時間,成百隻手機短訊接受和發出,異常忙碌。   不管怎麼說,滯留金門島已經成為定局。從金門碼頭「撤退」後,大家照常午餐,餐後繼續下面的行程,彷彿不受任何影響,主要是購物。金門以貢糖、一條根、金門酒、麵線等最為著名。團裡的團員都是移居香港的六十年代的歸國華僑為多,都喜歡購物,因此也不存在「強迫購物」的問題,尤其是賣貢糖的店鋪,服務態度好,各種不同口味的貢糖歡迎試吃,大家大包小包的買了不少,隨我們車的女導遊被稱為辣妹,喜歡開玩笑,見大家努力掃貨,不斷為大家火上加油,說如果大家東西買得多,她有傭金賺,就會為大家買紙底褲,大家以為她開玩笑而已,誰知道當晚在酒店安排住宿時,她真的買了,還委託酒店服務員給大家每人派發一條紙底褲。   最令人感動的是就在當晚,金門縣政府慷慨大方,通過隨大團遊覽、一路關照的辦事員和官員,告知我們,當晚請香港大團全體團員吃飯,還送了兩打金門高粱酒慰勞大家。在一家大超市,大家購買了背心、毛巾以及睡覺必需之物後,就浩浩蕩蕩地奔赴一家大餐廳,宴開十幾席,菜式都是金門島的特色菜餚。金門縣政府還安排了好幾位大小官員陪同我們吃飯,縣政府秘書長百忙中抽空來探望香港來的客人。雖然真正的金門籍鄉親只有四位,也當大家都是金門的鄉親了!他和我們的團長還在席間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談話,讓我們真正感覺了「共飲一江水」「同是一家親」的溫暖,是的,還在不久以前,晉江的水不就流到了金門嗎?似乎是天意,領導們說得好,「山竹」十號颱風留了大家在金門住一夜,就是希望大家多看看金門!這令人聯想到金門人的熱情非自今日始。金門島因為歷史的原因,二、三十年代落番謀生的多,以致迄今留守島嶼的只有五萬到七萬人,百分之八九十都四散在世界各地拚搏奮鬥、休養生息、繁衍子孫、開枝散葉。金門島開放十幾年來,就舉辦了多屆的「世界金門日」,讓散佈在世界各地的金門鄉親回鄉團聚祭祖。如今,滯留金門島的鄉親都被當作自己人,團員們都很是激動和開心啊。   為了讓大家安心在金門過一夜,應付突然而來的緊急局面,特別是無法準確預測的天災,避免了如喪家之犬的狼狽,金門縣政府有關部門還聯絡了幾家酒店,將三大旅遊巴共一百多人相對集中地安排在三家酒店,這樣,避免了過於分散和慌亂。畢竟一百多人,至少也得五六十個房間,金門遊客不斷,不是任何一家酒店所可以臨時馬上容納和提供的。   這真是一個不安又難忘的金門之夜。酒店裡雖然每個房間都有厚牆相隔,但大家那種「遠憂近慮」心焦如焚的心情是共通的,手機互傳的事香港風暴最新消息和視頻,也有人不斷搜索金門碼頭的最新消息,期盼次日順利恢復開航。香港的山竹十級颱風影響了在金門廈門旅遊的我們,可見,家園有事,海外的子民也會遭殃。這一次香港七百萬人口在十級颱風下,沒傷亡一個人是奇蹟:在金門,百來人的旅遊大團滯留金門,除了被金門縣政府請一餐金門晚餐外,還不必到處頻頻僕僕尋找、安安心心地入住酒店,不知有過先例,還是開風氣之先?無論如何,也是現代旅遊的一個奇蹟吧,值得點讚。
可愛的斯洛維尼亞高中生
*2018/11/27
 在克羅埃西亞的薩格勒布(Zagreb)天氣多變化,陰晴不定,一會艷陽高照一會傾盆大雨。上午買了25kn的一日券,坐上6號有軌電車,繼續以耶拉齊恰廣場為中心認識這座城市。  舊城區的蔬果市集(Dolac market)一張張紅色傘架已展開,市集於1930年建立,走在色彩鮮豔繽紛的市集裡,感覺充滿活力與朝氣。販賣各種飽滿鮮豔的水果、新鮮的蔬菜、食品和鮮花,還有一些小手工藝品、皮飾、包包,讓人流連徘徊其中。順便到室內生鮮市場看看,漁貨肉品都十分新鮮。  再度走到聖母升天教堂廣場,坐在一角繼續描繪教堂周邊的建築。陽光灑在廣場上,沒多久居然開始飄起雨來,晴晴雨雨變化無常。  一群來自斯洛維尼亞的高中生一窩蜂的跑到我的座位旁,圍繞在我身邊,好奇的跟我聊天問問題,一面欣賞我正在創作的作品和先前在旅途中的作品,拿起相機要拍照,一個男生介紹他們的國家是一個很棒很漂亮的國家。  這一群年輕學生充滿活力與開朗氣息,感謝他們的主動攀談與讚美,想起在斯洛維尼亞時受到許多友善的幫忙,真是個友善親切的國家,國民都樂觀正向充滿朝氣。和這一群可愛的小孩拍了團體照後,他們給了美好的祝福,又將前往下一站。旅途中,最美好的就是敞開心靈,迎接每一個可能、可貴的相遇和奇妙的緣分。
懷念我的祖母
*2018/11/26
  看到讀大班的五歲小孫子,每天纏住阿嬤,睡覺時抓緊阿嬤,去幼兒園要阿嬤接送,回到家要阿嬤抱,這些動作與行為猶如我兒時的翻版,不盡更想起我的祖母。   我出生九個月父親往生,母親不久改嫁,幸有祖父母依靠,比之「生孩六月,慈父見背」,我是多了三個月與慈父相處的時日,然而,沒有片言隻字,也無相片留下,就算是夢中相見也是毫不相識。學生時代,心中總是會想到人皆有父母我獨無!尤其是作文課遇到母親這樣的題目時,剛開始確實有點茫然,後來我就以祖母為背景撰寫,常得到很好的評語。兒時與祖母睡在一起,一定是將手腳放在她老人家的身上,清晨常會聽到祖母的哭泣聲而甦醒過來。與阿嬤共床的事,直到我讀研究所的寒假回去,仍然如此,鄰居都感到很不可思議,可是有誰能了解我內心深處的感受!兒時,我都是跟班,若遇到熟人打招呼說,孫子長這麼大了,他老人家的回答總是「我一個子換一個孫(閩南音)」,這句話在我耳邊迴繞,終生難忘,多麼的淒涼!每年在她老人家的父母忌日,必定帶我同去後山(現稱碧山)祭拜,路程雖僅約六公里,她老人家卻擔心我年幼走不動,常背著我,現在想來,纏著小腳的老人背著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在崎嶇不平的路上行走,是多麼的辛苦!祖孫二人走走停停又休息,之後,這項祭拜的工作才由我代勞直到我赴台就學。上田工作,總是帶傘,怕我曬太陽,稍長,我想協助,她老人家總是不讓我挑太重,唯恐被重物壓得長不大。   祖母有一項專長是醫治小兒生病,舉凡發燒、腹痛或上吐下瀉,尤其是小兒驚風,更是拿手,鄰近者都是背或抱著嬰兒來給她老人家醫治,我看阿嬤是先以銀針在兩鼻孔外側皮膚挑個小傷口,塗上藥物之後,進一步以新棉花沾溫開水擦洗嬰兒的嘴,尤其是舌頭,再將藥粉塗在舌頭上,最後要求嬰兒的母親餵奶,如此一來,藥就會慢慢被嬰兒吞下,小睡片刻,醒來時,嬰兒不再哭吵就可判斷舒服很多,有時候只需治療一次,就燒退病癒,有時必須兩次,收費是隨意給付,貧困者不收費用,嬰兒病癒後常會送來一些農產品,我問說這樣夠本?她老人家的回答總是「救世救世(閩南語發音)」,我若發燒生病,也是這樣治好的,退燒藥用在我自己兒女的身上,也是屢試不爽;小兒驚風最難治療,藥也昂貴,祖母會將後續的藥物讓病家自己去購買,並囑咐每隔幾小時服用一次;較遠的地方,是以馬或騾來接送,那個年代沒有汽車,騾、馬是唯一的遠途交通工具,這種遠處行醫,必須等到傍晚才能回到家,老人家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這個孫子的午餐。整個金門東半島被治癒的嬰兒不知凡幾,因而有「先生嬤(閩南語)」之稱的美譽,我很好奇,祖母老人家並不識字,這種高深的小兒醫術是向誰學的。   八二三炮戰,金門中學遷台,對我這個初二生來說,實在不想離家,更捨不得遠離祖母身邊,可是她老人家卻含著眼淚勸我非走不可,她說我是先父唯一的傳人,逃生要緊。臨別時,她將家中唯一的一個金戒指,要我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當時,真的是有種生離死別之感,不知有無再見面的機會,這只戒指一直保留到女兒發高燒住院時不得已用掉的,後來雖購得一個相似的戒指,也只能聊表對她老人家的思念。高一後我休學在家,可是當祖父仙逝後,祖母又鼓勵我復學,她老人家看我獨自一人耕田,實在辛苦,又找不到工作,常對我說:他老了獨自一人在家沒有關係,只有讀書將來才有機會找到好的工作。後來,當我考上師大,有公費就讀,祖母比我更高興,她說不用再擔心錢的問題了。心中對祖母的掛念直到伯父在我大一時從南洋回來,才稍寬慰。民國56年,師大畢業,當時金門成立國民中學,可是我留校擔任實習助教,祖母並未堅持我回到故鄉教書,她說:有您伯阿陪我就可以了,你出外去打拚(閩南語)。   民國64年,祖母仙逝,我與妻回金門奔喪。其實半年前暑假,我回去時,曾因丟棄一些魚頭,而受到她老人家的些許責備,伯母就安慰並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老人家會責備心愛的孫子,就是希望他日走後不要思念,她老人家那會想到這更增加我內心的不捨與懷念!我也發現寄回的幾張女兒與兒子的相片,她一直放在身上,且老舊不堪,想必是經常拿出來觀看而磨損吧。當時,很多人對我說,你阿嬤是很安心地走了,是的,這時候我女兒五歲,兒子三歲,而且還新購公寓,成家又有安定的工作,祖母應是心安而無任何的掛念!   民國72年,我學成回國,不久回到故鄉,在後浦頭的黃家祖厝進匾,很多熟人對我說,你阿嬤很有眼光,造就了你今天的成就,這些讚美使我又想起李密的「臣無祖母無以致今日」。當年獨留祖母一人在金門而去台灣復學,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推動與鞭策似的,讓我憤發圖強,勇往直前,只不過,幾十年過去了,祖母卻從不讓我夢見,我實在很懷疑,甚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是日思夜想,卻從未夢過,也只能想像,阿嬤在天上必定是非常快樂,可能還在為「救世」而繁忙,因而沒時間來與我夢中相會!每年的祭日,準備一些她生前喜好的物品祭拜,尤其是咖啡,以聊表思念!這些年來,我也愛上咖啡,實在分不清究竟是咖啡的香味,還是藉以對祖母的懷念。(稿費捐金門家扶中心)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 昨日重現─重返大膽島的璀璨與榮耀
*2018/11/26
  踏上大膽碼頭的那一剎那,我不禁揮舞雙臂大聲吶喊:大膽島,我回來啦!是的,在闊別46年後的2018年10月20日。   沿著南山海岸線的婉蜒山路繞行,水泥路面順著山勢高低起伏,走起來真有點累,不禁想起當年繞南山走一圈那時步履多輕盈啊!   外子尋找當年我倆合影的地方:在一棵木麻黃旁的大岩石邊,背景則是廈門的海岸線與山脈,幾經比對確認後,嗯,原地重現,再拍一張留念吧!今昔兩張照片對比,歲月的更迭與改變是必然,沒有感傷,只有感恩與知足。   一直盼望早點走到的大膽播音站終於映入眼簾,真是雀躍萬分!這是我曾工作半年的地方。   在播音站外就聽到清晰的女播音員正在播送當年的心戰喊話稿。   踏入陳舊簡陋的播音室,只見白鐵皮的桌面擺著一台擴大機、一個要用唱針的老唱盤、老歌星晶晶的唱片、一支桌上型麥克風這四樣,雖不見當年的盤式錄音機與數量龐大的唱片櫃有點悵然,但欣慰的是:大膽播音站有被保留下來,不像古寧頭與湖井頭播音站已經消失了。戰地金門四個播音站見證兩岸空中心理作戰的光榮歷史。大膽老兵對心戰喊話的開場白:「親愛的大陸同胞們,共軍弟兄們」至今都能脫口而出沒有忘記,這是大膽人多熟悉的記憶啊!   講解生動的黃正元導覽員,獲知我曾是大膽心戰播音員,特別停止正在播送的喊話帶,讓我現場播音!天啊,如此禮遇,簡直就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讓人不可置信!作夢也沒想到竟然可以在46年前的老地方再圓當年的廣播情,人生的際遇太奇妙!   面對麥克風,開口講出第一句話:「很開心,今天能重返大膽播音站……」瞬間,空氣凝結了,播音室內外的同團朋友們也屏息以待,不知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不講話了?大約靜默半分鐘左右,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才再度開口。我簡短敘述當年在大膽島工作狀況以及重返的心情感受,當然,也不忘來段心戰喊話過過癮。   在神泉茶坊午餐時,有位穿著迷彩服、綁著迷彩頭巾打著綁腿英俊挺拔的帥哥過來找我,原來他20年前也在大膽當兵,退伍後成為廣播人,現在是好事聯播網的主持人-毛亮傑,同為廣播人倍感親切。他把我在大膽播音站的講話全程錄影,PO在他的FB。此行也有幸認識讓我圓夢的黃正元導覽員、島上巡佐潘明祥─他讓團員的沉重背袋寄放在派出所以及涂豆仁─他沿途錄影提供「大膽守備隊」官網很多寶貴資料。因為有你們這些朋友,我的大膽圓夢之旅,更加豐富多采。   同船一起到大膽島的大約有50人,都是曾經在此當兵者攜家帶眷重返大膽,沿途大家都在尋找自己的據點,找到的興奮萬分,找不到的大失所望,大家情緒都很Hiht!我們這團說是「熟悉的陌生人」應該也算貼切,雖然彼此不認識,但我們都熟悉大膽島,我們有共同的情感、記憶,只是情節不同而已。   登島的人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都想找回記憶深處的景物,都想重回揮灑青春的大膽島,昔日服役的榮耀,今日重返的璀璨,這是一次昨日重現的圓夢之旅!
我若變老妳依然愛我如初嗎
*2018/11/26
  年輕黑髮茂盛,不撥弄常甩著眼睛,被叫聲帥哥實至名歸,年過半百,稱我帥哥的若非場面客套話,就是銷售員有所圖,聽來心虛!雖中庭飽滿皺紋沒半條,沒誇張表情眼角魚尾紋亦不明顯,眼袋厚加髮線退,尚不嚴重微禿「敗象」已現。   年齡審鑑80%以「臉」為評分標準,記得剛入社會,因皮膚比小姐細白,電子廠女作業員好奇問用哪牌子洗面乳,經理開百貨行,要我廣告他家資生堂面皂,還送一塊當「代言費」。27歲逛西門町,商家老板娘居然問當兵了沒,逢人說歲少講話技巧,有人認為是做生意的討好言詞,但有鏡子照,鏡中的我還真一臉「稚嫩」,凍齡須凍臉,50歲前年齡總是給「低估」,此乃可喜現象,相較同學滄桑「臭老」,自己尚稱駐顏有術。   優越於比實際年輕,乃自我感覺良好,超級無敵自戀,至今夢境直停留翩翩少男期,殊不知老態悄然蒞臨,女兒要爸爸我「醒醒吧」!歲月無情檢視,面對青春不復返「時不我與」殘酷,人老腳先衰,吾則頭先染白稀疏,請半熟識的替自己估齡,「名實相符」賺到,多估一兩歲亦容忍範圍,少估當然笑開懷,漸步近社會學定義老年人口,萬一被叫阿伯還好,叫阿公甚至糟老頭更慘!年紀僅身分證上數字而已,不代表什麼,也無須在意,真正身心狀況才重要,外表可老,心境老不得,常保一顆小伙子心,不過老者仍該戒之在「自認萬人迷」哩!   永保青春的最妙方法是「謊報年齡」,別人眼光是一回事,比較在意另一半,我若真變老,妳依然愛我如初否?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再有錢有勢,天年與青春皆有限,生日快樂不如有生之日都快樂,一鳥在手勝十鳥在林,把握當下,年輕─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計程車每天載客16小時,悲觀司機認為東奔西跑,好累,樂觀司機覺得不用花錢可以陪乘客四處遊樂,好爽!面對年老不可逆,何不學習苦中作樂司機,樂觀以對?
過程就是目的
*2018/11/26
  「這車子也開得太久了,怎麼還沒到達終點?」   常常,外出搭車,難免會抱怨路程冗長,目的地遙遠。   旅遊時,一上車,就想著「目的地還約幾點幾分才會到達」,對沿途一一掠過的景物,通常無心欣賞,頂多只是抱著瀏覽心態而已,心裡不自覺浮現的常常是:「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哪。」   其實,目的地所經的過程是到達目的地所必須,「過程」是時間加入摸索、體驗的累積,無人不是如此歷經,否則難以竟功。   旅遊的目的地,其逗留的時間總是短暫的;為著到達某一個地點,常需花上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時間的路程,才能欣賞短時間的景物,有時會感到值得,有時會感到划不來。然這一些所花時間,是我們不得不的所謂「過程」;「歷經過程,才能達到目的」,人人盡知。   既然已經參加行程了,為解決不得不的過程,「過程就是目的」是另一種逆向的思考。   「過程就是目的」的概念,是在我就讀大學上「輔導原理」課時,當時的院長張植珊教授所啟迪給我們的,至今仍覺得很有哲理。大學畢業迄今雖然已經數十年,外出旅遊的坐車過程,我腦中仍然常會迴盪這一句話。不管坐車要再多久才能到達終點,在車廂裡,我也能一副輕鬆,不再想著目的地何時才會到來。   我們人生的軌跡,本身就是過程,在無情時光的催促下,稍縱即逝,追也追不回。過程中,有很多難得一見的絢爛、平凡中不平凡的驚豔,或突然的頓悟。這種攫獲,往往是在賞析、體驗大千的美善真摯中,瞬間所得的。人生的一些道理,也常在這種情境中產生。   窗外,正等著你賞析、關懷、眷念的人事景物何其多,用心感受它,過程也可以是目的。   坐在車廂,閒著也是閒著;看看窗外、動動腦筋,感受不一樣的思惟,往往能被一些小人物、小事物、小景物所感動,這何嘗不也是一種幸福、一種額外收穫,您說是嗎?
三代之間
*2018/11/25
1、傳承 你用LINE  雀躍地傳送 新生女兒的「一眠大一寸」 我用記憶  淡定地搜尋 你嬰兒時的「曾經類似」 舊相框裡  框有爸爸抱著4個月大的兒子 新相簿中  粘上阿公抱著3個月大的孫女 除了黑髮轉灰白 一切神似! 圓嘟嘟的兒子  秀氣似女孩 圓嘟嘟的孫女  粗壯似男孩 父女二代  在阿嬤的眼裡 竟有著「傳承」的熟悉 「養兒方知父母恩」 天真的幼兒並非時時像天使 他會哭會鬧會生氣會生病 小兒不睡覺 媽媽休想閉目 生病的孩子 父母為之查屎驗尿清穢物 孩子「黑肚番」時更讓新手父母為之抓狂 被孩子「整」過的爸媽才會反思: 「當年的父母是否也是如此辛苦?」 …… 生兒不易  養兒難 育兒更難! 「七坐八爬九月日發牙」 我用閩南俗諺來衡量新生兒的成長 但不滿7個月大的孫女 已可隨著媽媽的誘導 連翻帶滾  力取玩物 …… 「嬰仔人有耳無嘴」 「嬰仔人輕菜(隨便)吃,輕菜大」 黑白穿,黑白水(美)」 多子多孫的昔日 幼童沒有說話的權利 長期被社會規範、漠視 …… 少子化的今日 孩子個個都是寶 爸媽待之如公主、王子 2、3歲的孫女 聽著音樂、看著影帶長大 會歌會舞  伶牙俐齒 漂亮的衣裳天天變換 出出入入成為眾人的焦點 …… 是俗諺太古老? 或是時代太新潮? 2、含飴弄孫 後50的人生 時間停留在老伴、老友的相隨裡 常常忘齡 惟孫子們的一聲聲「阿公」、「阿嬤」 把我們叫成「高齡」 「帶孫子和帶孩子是不同的!」 「孩子可以打、可以罵 孫子不能打、不能罵」 「孩子跌傷了,哭一哭沒事 孫子跌傷了,還要向他父母交代」 公嬤聚會  「公嬤經」裡難免有歡樂、有苦水 但眉開眼笑的「抱怨」 還是讓人充分肯定「為人公嬤」的滿足 含飴弄孫  後50最美的人生風景! 相伴相隨同遊同樂的高齡圈固然美好 但夕陽斜暉 到底是黃昏的氛圍 而孫字輩的童言童語 清新宛如破曉時分的雞啼鳥唱 總是令人悅耳又怡心 君不見  原來威嚴寡笑的阿爸 孫子一抱 臉上的線條頓成慈祥的阿公 君不見  原來兼職在外的阿母 為了顧孫 心甘情願退守在家作阿嬤 只是  前人的智慧 「顧孫和食兒是不同的」 不同在那裡? 「兒女是自己的   孫子是他爸媽的」 含飴弄孫 拿著好吃的糖果 陪著玩玩則止 不勞動氣、動手打罵 多留一點三代之間的美感距離 3、代溝 《史記》〈天官書〉: 「夫天運,30歲一小變」 一代30年 江山代有才人出 各領風騷三十年 曾經  年過50的母親不再衣紅 長年淡青、淡灰、深青……的旗袍 我在臺北百貨公司為她買了件棗紅絲綢外套 母親一直只穿反面的黑毛裡 現在  後50的我 還是牛仔褲、休閒衫、五彩洋裝……趴趴走 大紅淡紫的衣著 常讓自己一時忘齡 曾經  我看書學作菜 10歲就站在灶腳煮大鍋菜的母親大不以為然 「我煮了50年的菜 看什麼書啊!」 現在  作菜的書籍、影視滿山滿谷 妙的是: 學習作菜的機會激增  願意下廚的「煮婦」激減 「食安問題」頻傳 曾經  小兒躲在托兒所哭泣 質疑: 「為什麼小明可以在家,我卻要上學?」 「因為我們家跟別人家不一樣  媽媽要上班!」 現在  剛滿2歲的小孫女不得不送托兒所 因為媽媽的育嬰假結束了 看著她  小小的身子背著裝了3個飯盒的大書包 就像蝸牛背著重重的殼 …… 她跟著姐姐的腳步進入教室  沒有質疑 因為隔壁的小明也如此  雙薪家庭已成普遍! 曾經‧現在 社會變遷  時代不同 …… 青山依舊  夕陽幾度 白雲紅霞  變幻多端 …… 成長背景不同  代溝必然產生 此時 與其爭說瞭解  不如無言諒解
共 24314 筆資料,第 35 / 2432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