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侏儸紀公園」裡的「漣漪」講座│「希臘神旅館」
*2018/07/31
 寬廣的校園,像一片汪洋大海,學生下課時嬉戲熱鬧非凡,隨著上課鐘響學生遠去的腳步聲,留下一地的寂寞。於是,後埔國小「小小校園記者」們──襄君、宣廷、芝羽、子恒絞盡腦汁,討論解決方法,讓它在上課時段熱鬧又充滿活力。  最後,想出來的方法是──在楓樹枝葉高張,樹蔭下綠意盎然的「侏儸紀公園」舉行講座,身旁矗立著龐大高聳的恐龍塑像,置身其間,一定充滿情趣。便請班上對創作有興趣「詩社」成員,向其他同學分享對創作的熱愛及經驗。  漣漪講座顧名思義,就像是把石子投入水中,產生的一圈圈漣漪。而演講者就是石子,在水中激起陣陣漣漪,去影響他人也對創作激起興致。   學生是這次活動的工作人員。過程中,大家集思廣益安排了一切大小雜事,從位置安排、演講的內容、桌椅的準備,還有主持和演講要用的麥克風、邀請來賓……等,都得一手包辦親力親為。最辛苦的一點是,演講的人對內容不熟,只好為他重新擬訂演講稿,一再排練試聽,等萬事具備後還要邀請公務繁忙的校長前來共襄盛舉。  陳彥均同學在講座中侃侃而談,向大家說明他創作的理念。引人注目的是,他把希臘神話,結合在創作中以希臘天神宙斯與眾神之母的希拉天后共築愛巢-希臘神旅館的愛情故事。以吃完雪糕的竹片,繪製繽紛色彩,架構出爛漫氣氛,以星星隱喻浩瀚星空,並發展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聆聽後,暳潔同學問:「為什麼你能拼湊出這麼出色動人的作品動人,包含館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和廢棄物改造的『神旅館』?」。他不疾不徐回答:「在創作的過程,把喜歡的人、事、物結合在其中。以貼近生活的物品當題材,想像自己和藝術品合而為一在尋著想像力肆意奔馳,動手拼貼腦中便架構出故事情節,情感投入後不知不覺中就完成了。」  襄君同學若有所感說:「聽完演講後,我發現了成功的要訣──做事時,只要將自身融入其中情境,努力的去做想做的事,按部就班就會踏上成功的目標。」校長也稱讚說:「你們把校園學生不常上課使用的情境『侏儸紀公園』,變成可以演講、表演的自然舞台。這次,演講人是班上的同學,這是學校史無前例的創舉,讓每個學生都會成舞台上的主角,讓每人適性揚材。要感謝籌備這場活動的同學,讓大家能欣賞這獨一無二的演講和作品。希望能影響學校的每一班,讓學校更優質。」   彥均同學鬆了一口氣說:「演講一開始,很緊張。但最後,我的情緒越來越高昂,腦中想分享的事,也一股腦兒脫口而出。校長的稱讚讓我倍感溫馨!希望我能起拋磚引玉的功效。」   古人教訓「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無論做任何事,只要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必有傑出的表現。生活中,若能對任何事全力以赴,就算不是天才,也能有另一番成就。   這次的演講,充實了校園「侏儸紀公園」的人文內涵,也嘗試走出教室去學習,拓展學生的學習視野。老師善加利用教學情境,偌大的校園,再也不會空虛、單調,反而生氣盎然呢!
海市蜃樓 歌舞昇平 ──新戲台記勝
*2018/07/30
  海市蜃樓,歌舞昇平。出將入相,萬世太平。   金門金湖鎮瓊林保護廟新戲台前,金門縣長陳福海獻匾云:「海市蜃樓。」紅底金字,極為醒目耀眼。「海市蜃樓」,比喻虛無虛幻不可靠的事,用於舞臺戲劇上,有著人生的領悟與感嘆。「海市蜃樓」這個匾額內容為:「瓊林保護廟戲台落成誌慶,『海市蜃樓』,縣長陳福海敬獻,中華民國一○五年歲次丙申蒲月日吉旦。」   瓊林保護廟新戲台內,金湖鎮鎮長蔡西湖獻匾云:「歌舞昇平。」亦是紅底金字,戲台為之亮麗。「歌舞昇平」,比喻繁華熱鬧的太平盛世,運用於舞臺戲劇之上,有著人生的褒揚與讚嘆。「歌舞昇平」這個匾額內容為:「瓊林保護廟戲台落成誌慶,『歌舞昇平』,鎮長蔡西湖敬獻,中華民國一○五年歲次丙申蒲月日吉旦。」   瓊林保護廟戲台,前柱有副對聯,聯云:「瓊音搖歌扇,布武修文,宛然經世;林珠飄舞衣,嬉笑怒罵,俱是文章。」其後柱也有副對聯,聯云:「世事總空,何必以虛為實事;人情多戲,不妨將假作真情。」戲台上有左右出入門,門楣上分別寫道:「入相。」「出將。」這些對聯的文筆甚佳,含有教化、警惕、諷刺、醒世的作用與意味;書法由瓊林名家蔡阿明所書寫,風格獨特,渾然天成!   保護廟前的戲台,是自民國103年農曆二月初動工,至104年農曆十二月初(105年1月)竣成,雖然歷經兩度春雨、兩次梅雨、多個颱風,但是仍然順利完工。保護廟戲台,興建於風水池──印月池之西側,正面面對保護廟,相距約五十公尺,一眼望去,壯麗宏偉,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同時也陪襯出保護廟的雄偉恢弘、肅穆莊嚴,由於戲台的興建,瓊林保護廟又憑添一處勝景,吸引遊客。   保護廟戲台,頗為寬敞,長約十二公尺,深約八公尺,高約十公尺,戲台兩側配置褐色木質文武邊坐椅。戲台正面底層有以青草石雕刻雙龍搶珠、花鳥的精緻浮雕,背景牆飾以福星高照的圖騰。左右兩側各有一個階梯,可通向舞台,後面建有更衣室、男女廁所,階梯及後側都有朱紅色的欄杆圍繞。此次在印月池東側池底加裝十支噴泉,每日辰時、未時,當其噴出水柱,就像龍泉,亦為一奇觀。戲台上安裝照明燈,每夜酉時至戌時,燈火輝煌柔和,夜景十分美麗,又為一奇觀,令人駐足雅賞。   民國106年春,瓊林保護廟新戲台週邊綠美化,環池花台栽種金魚草,步道外圍栽植三十棵櫻花樹,遍植草皮,綠意盎然,到今年三月,已有燦爛的櫻花可欣賞。印月池中央,增設五層式噴泉塔乙座,湧出保生大帝神龍泉,晚間有紅綠燈光變換,環池更安裝一百支LED燈,豎立十二支古典路燈,整個保護廟廣場高掛紅燈龍及閃爍燈,一片燈海,精彩壯觀!當然,我們應該感謝政府的德政及美意!   民國106年4月23日至25日,保護廟做醮三天,首日新戲台制煞、揭牌、進天香、進桶盤等。新戲台由陳福海縣長、楊鎮浯立委、蔡西湖鎮長等貴賓揭牌後,演出大陸歌仔戲,場面盛大,熱鬧非凡!次日出社、巡安等,第三日送天公、過布橋、獻五穀等,且印月池連三天更湧出保生大帝神龍泉!   同年4月24日至25日,大陸廈、漳、泉、莆保生大帝三十六座宮廟神尊,包含白礁慈濟宮等1300餘人巡安團,及金門保生大帝平安祈福季十餘座宮廟神尊進香團,為數1200餘人,相繼至本村保護廟進香祭拜,人山人海,盛況空前!
相逢,為何不相識? ──談林希元與黃偉有否交誼?
*2018/07/30
 陳琛引了同安的兩位先賢──蘇頌與丘葵。說蘇頌不依附王安石而罷歸,是一位正人君子;丘葵處衰世,卷懷不出,雖因隱而無所建日,也是正人君子。且這兩位同安先賢,其出處皆因《周禮》。在朝的蘇頌,因王安石變法一以《周禮》為本,他甚為質疑,未曾以之為是,所見不同,故而罷歸。丘葵在野,老而篤學,鑽研《周禮》,乃有《補亡》一書,以是為未來經世之藉。這兩人都是同安人,也都是正人君子,也都是因《周禮》為藉,一朝一野,而有如此懸殊的見解。所以陳琛接著說,「義理固自無窮,而所見亦不必皆合,惟其人之正而乙耳。正則自古,非必事事步古人之故轍也。」另且譬喻說,「蘇公不附介甫,固未必謂《周禮》盡不可行;而使釣磯得行其志,亦未必謂《周禮》一一皆宜于今也」,是謂人易地易時,所施所行,未必就如事後所見一般。  不愧是「天下第一通」,陳琛這段說理,極巧妙,也極透徹的說明了,林、黃兩人的人品,以及對同一事情的不同看法。這兩位不但同鄉,且都是正人君子,然而對朝局、對議禮,有歧異,這應該而且也不必,損減他們兩修德進業之道,以及正氣相砥礪,以為後學標示之模範。  若是換個角度,以對方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這個朝局,或許彼此應處之道,也不必然要如彼此心中所存的那分感覺吧。  世事,其實盡皆如是。《紅樓夢》中的那句名言:「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真理是啥?正義又是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地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生在此山中。」陳琛不愧是知此二位至深的同鄉前輩,這一段飽寓哲理,又巧又妙,既不會使人尷尬,又顧了主客之間的面子,還將他兩心中最不易觸動的芥蒂,挑明了,講說穿了,還有什麼不可說的呢?  但除了外在可見的政見不同外,我仍相信,林、黃二位心裡,有些「瑜亮情結」,這恐是其最深層的障礙。陳琛算是看明了,但林、黃二位如何看待呢?還是用陳老先生的話說吧,「余於孟偉【其實應再加上茂貞】,既不敢自謂知之盡,則於古道,固有不能盡知者矣。而又何言以贈哉於其行也?姑隨諸大夫與飲酒。」不能盡知,亦可相知。人之在世,所在面向極多,所處勢局亦紛。此之一刻,未必是彼之一刻,但人心中友朋間,不是還有那一點冥靈的真意?去了欲盡知之意,隨性相往,陳老先生惜此並時瑜亮,無能共濟、相引,為憾吧。  憾中之外,猶有一股勸喻的味道。他誘想同道相交,同鄉相扶,兩個好人怎就不能相濡以沫。惜也!憾也!這分勸和誘使深交、同道相引的期待,五百多年了,讓人讀之,猶仍餘思難解,久久無法自釋。  從看林希元的集子,到寫到現在,不過一個禮拜;真正落筆,至而今,也不過兩天。迅筆急走,是怕失掉這一點靈感,有一種急切的執拗,渴望知道,亟於理棼。我不敢說我讀到了這三個人的心靈深處,或者更正確的說,不是讀,而是我與這三位老先生聊了一個禮拜的天,然而我真的讀懂?或者聽懂了他們嗎?不知道。不過,一篇七百字的文章,能讓我叨絮了六、七千餘言,幾乎沒有翻檢史料,只是順著性、順著思,一路而下,此中真意,復又誰知?(下)
孕婦裝穿出靚心情 
*2018/07/30
  「懷孕是一生難得一次的事,如何在懷孕期間將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是妳的權利,也是妳的義務。」這是孕婦裝的廣告詞。   以前職業婦女少,有的小姐結婚後就不再工作。有的公司行號也實行結婚就得辭職的規定。   因此,在工作職場很少看到孕婦出現,除非是老師或公家機關。   以前,婦女懷孕通常害羞怕人知道,總是遮遮掩掩。雖然結婚是公開儀式,但懷孕卻是十分的羞赧,除了自己的丈夫或公婆,外人總是在無法遮掩時才知道。   現在,懷孕是一件「大事」。孕婦的營養、產檢、婦產科醫生的選擇、連準備生產的醫院都要經過綿密謹慎的考慮與選擇。   以前,孕婦穿著簡單只要舒服保暖即可。現在職業婦女多,在職場穿著要得體。因此就有「孕婦裝」的專賣店應運而生。   名牌的孕婦裝,一套要兩三千塊。依孕期、季節的變化有著不同配套的設計變換。依料質品牌的不同,價位的差距也很大,有的價格高到令人咋舌甚至嘆為觀止。因為整套的孕婦裝是從外到「內」,有著整體的「設計」。   不過我總以為,肚子愈大用的布料愈多,所以愈貴。這樣的想法,曾經被店員嗤之以鼻說我,沒知識。   是吧!那經濟情況不好的,那就別懷孕生小孩囉!   孕婦一樣可以打扮的美麗,輕鬆自在又大方。或許就是經濟問題吧,「孕婦裝二手店」「孕婦Club」應運而生。   在那兒可以找到同樣名牌洗燙乾淨,但是價格超便宜的孕婦裝,既環保又便宜。   不過穿著二手孕婦裝時,要心存感恩。   感恩誰呢?感恩穿第一手的準媽媽們,若不是她們穿過而且能惜福愛物再賣出來,那怎麼會有這便宜的「二手孕婦裝」呢?   是否有更環保更惜福的「三手孕婦裝」呢?有喔!真的!   那年老婆懷老大時,第一胎嘛!高興嘛!好貴好漂亮的孕婦裝都給她買。   生產後就洗燙乾淨準備「下次用」,結果天不從人願,不!這和老天是沒關係的。   接連三年都沒懷孕,老妹倒是爭氣先懷孕了。所有漂亮的孕婦裝全部移送到她家去了。   老大六歲了,在大家對老婆再次懷孕不再盼望時,她卻宣佈「我有了!」   當然,所有漂亮的孕婦裝全部移送回來了。   老二方才滿月,老妹跟著宣佈「我又有了!」   就這樣,所有漂亮的孕婦裝又全部移送到她家去了。   算一算,這些漂亮的孕婦裝,總共穿四次夠環保夠惜福了。
【小說連載】 烏番叔
*2018/07/30
  阿明接過紙袋說:「依我看,古厝牆壁的石頭尚稱完好,只需要再補強,較嚴重的就是屋頂。但就算屋頂重蓋、地磚重舖、內牆用白灰重抹,也用不著那麼多錢。你就先拿六十萬就好,其他以後再說。」   「這筆錢就是準備用來修葺古厝的。你看情形,該怎麼修就怎麼修;該怎麼用就怎麼用。如是不夠,你隨時寫信給我,我一定如數把錢匯回來;如有餘款就放在你這裡,等我日後回來再講。」烏番叔誠懇地說。   阿明夫婦在盛情難卻下,只好接受烏番叔的委託。尤其阿明長年居住在島鄉,一定能找到修葺古厝的好師傅,也不會辜負好友誠懇的託付。   吃過安脯糊,阿明也答應幫他的忙,烏番叔激動的情緒似乎平復了不少。阿桃提著裝著香燭、紙錢和「順盒」的小籃子,陪同他來到古厝,但供桌和祖龕裡的神主牌位早已被倒塌的瓦礫泥土掩蓋,只能象徵性的把籃子放在地上,然後燃起香虔誠地向先人稟告,不孝子孫沒有盡責,以致讓古厝屋頂倒塌,把先人的神主牌位掩埋在土堆裡。待古厝修葺完竣,將請人重做祖龕、重刻牌位來奉祀,務請王家列祖列宗原諒。燒完紙錢,他們又轉往烏番叔父母親的墳地,而多年未曾掃墓,老人家埋葬的地方早已被雜草藤蔓包圍,僅露出一個洋灰砌成卻已風化破損的墓龜。面對如此的情景,烏番叔點滴在心頭……。 (二五○)
相逢,為何不相識? ──談林希元與黃偉有否交誼?
*2018/07/29
  欲談此事,亦有犯難。「大禮議」一事,錯綜複雜,不僅僅政治道德一個層面,可以說得清楚的;且無論是「護禮」或「議禮」者,其中都有君子,也都有小人;況復一個人,尤其是在歷史浪潮上的人物,其面向是複雜多面的。故若只以政治道德,言談當時的政治氣氛,是有欠缺公允的。在此,我只關心林希元與「議禮」人物的交往問題。  時為世宗羽翼的張璁與桂萼,以及霍韜,其實與林希元至為友善。次崖文集中,有諸多詩文相唱和之作,並且有祭桂萼〈祭桂見山少傅文〉(林希元,《林次崖先生文集.卷十五.祭桂見山少傅文》)、霍韜〈祭霍渭崖宮保文〉的祭文(林希元,《林次崖先生文集.卷十五.祭霍渭崖宮保文》);張璁甚至在其文集中,有〈柬林大理茂貞〉一詩,說道:「與君日日得相見,金頭買鄰吾所願」(張璁,《張璁詩稿.卷三.柬林大理茂貞》),顯見交情頗深。  進且,林希元仕途的浮沉,似乎也呼應了張璁、桂萼的上下位,並且其出處,也與霍韜、方獻夫的薦舉有關。甚至,當時驚天動地的「左順門事件」,林希元似也無參與,全身而退。總是,雖不致於說林希元,是完全屬於支持世宗皇帝這一「議禮」的政治集團,但是肯定林希元是與張璁、桂萼,以及霍韜,這股政治勢力,是相當親近的。  至於黃偉,其文集雖已無傳,詩文亦極為少見,但據《滄海紀遺》,還有泉州、同安,以及金門各期方志所載的傳記,以及相關文獻中,知道他是與支持世宗者絕然兩途的。例如《滄海紀遺》中說道:  張聰(璁)當國,(黃偉)同年吏部侍郎霍韜私謂之曰:「公向疏論張公,吾已為解,渠亦雅慕,公宜一謁之。」先生遂託墜馬傷足,即日繳還除書歸(洪受,《滄海紀遺.人才之紀第三》)。  霍韜是黃偉同榜的「會元傳臚」,兩人應有交情,而且恐怕還不僅是同年的交情而已。霍韜屬支持皇帝者,復又與黃偉有交誼,自然會想將這位同年,拉到自己這一邊來,所以在張璁秉政當國時,為之解,為之圓,羅元信為此考證甚詳,並且說前後還不只一次(羅元信,〈「邦伯」匾、「道南書院錄」與「大禮議」──關於黃偉的文獻拾遺.之三〉)。可是黃偉卻「託墜馬傷足」,「繳還除書」,根本就不想靠向張、桂、霍一方。  很明顯的在政治圈中,黃偉與林希元是道不相謀。可是,這兩人在當時政治氣氛下畫屬不同的群體,然即便道不相同,也難以說明林、黃兩位先正,不能相互為謀,互不往來。  尋究至此,已然無法解釋個人心中之疑。林希元「嫉妒」黃偉登科之遂,未必可能;政見不同,也未必相妨往來。究竟是什麼微妙的因素,讓這兩個應該並峰聳岳的先正,成了兩道毫無交集的平行線?  值此山重水複疑無路之刻,倒教我撞見了他倆的共同朋友──陳琛,其文集中有一段文字,殊堪玩味,茲先將全文引出,再做敘論,解我之惑。這篇文章見諸陳琛的文集《紫峰文集》,題為〈贈黃孟偉南歸序〉。其曰:  南京刑部廣東司郎中黃孟偉,弱冠時習為舉業,或曰:「是質實者,不能為華藻之詞,取科第必遲。」而乃以二十三之年領鄉薦、二十七登進士第。既而主事刑部,或又有曰:「是剛直且方者;剛則用猛、方則寡諧,於仕途必不利。」而乃以清慎明恕著聲合,遠近士夫無異詞焉。余用是知:夫質之美者有華、剛之善者近仁,而方於行者,亦未嘗不圓于智也。然則人物深淺實未易知,而余亦安敢自謂能盡知吾孟偉者哉!  茲以六年考績,援例得乞歸省。將行,大理林君茂貞(林希元),邀吾閩諸大夫,攜酒贈別,謂余於孟偉有一日之長,不可以無言,且曰:「仕宦晝錦之榮、春風綵衣之樂,皆不必贅;願進孟偉於古人中,而期之以遠且大者。」  余曰:「君與孟偉,皆同安人也。同安先輩,蘇丞相子容,在熙寧中,以不附王介甫罷歸。君以其人為何?」茂貞曰:「不附介甫,則正人也。又何議?」余曰:「釣磯邱先生葵,亦同安人也,處衰世而卷懷不出。何如?」茂貞曰:「斯固正人也,以其隱而無所建日也。然此二公,皆千載人也。吾與孟偉皆願學之而未及。」  余乃作而嘆曰:「介甫抱負經濟,以周禮為必可行。蘇公未嘗有一言稱其行之是。而釣磯則確然謂周禮之當遵。是二公意見自有不同,而茂貞、孟偉乃皆學之,而自以為不可及。然則義理固自無窮,而所見亦不必皆合,惟其人之正而乙耳。正則自古,非必事事步古人之故轍也。蘇公不附介甫,固未必謂周禮盡不可行;而使釣磯得行其志,亦未必謂周禮一一皆宜于今也。居今之世,服今之服。司馬衣裳之古,伊川帽角之高,亦或有訝之者。噫!古道之難行也,久矣!慕古而能深知其道者,亦豈易哉!」余於孟偉,既不敢自謂知之盡,則於古道,固有不能盡知者矣。而又何言以贈哉於其行也?姑隨諸大夫與飲酒(陳琛,《紫峰陳先生文集.卷六.贈黃孟偉南歸序》)。  粗通之餘,這篇文章與一般贈序,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在我之前的「成見」之下,這篇文章可以做的問題,就多了。  相然,第一確定的是,林、黃有相識,而且也相熟,並且有一定的交情。否則,為何黃偉歸省時,要由當時任職大理寺的林希元出面,「邀吾閩諸大夫,攜酒贈別」。當然這也可說是宦場中的交際,是出於情面不得不然之舉,可是就只有林希元嗎?沒有其他人可以做這個工作嗎?又或許是在南京同省籍的仕紳中,認為這兩個人是同里同鄉,林的出面,自是在自然不過,故不得不為然。  無論如何,林希元還是出面,邀請了閩籍仕紳,為黃偉餞行。個人意願可以不論,也無法討論,不過至少可以肯定林的出面,最少代表他與黃偉一定相識,彼此相熟,也應該沒有問題,只是在內心深處,樂不樂意這一聚合,頗難推敲。  此次餞別,據陳琛所言,有「一日之長」,並且「不可以無言」,而且要不落俗套,不僅是談「晝錦之榮」的風光返鄉之榮,或者是「春風綵衣」友朋聚會之樂而已,願進「孟偉於古人中,而期之以遠且大者。」這也說明了林希元,不僅僅是出面邀請人聚會,他在聚會中,還有一定程度的安排,而且這個安排還費了點心思,這個心思還要不落俗套,並且對黃偉有所進益。這種安排是正面的,還有些朋友砥勵互勉的意味。若說林希元不識黃偉,或者泛泛之交,林希元大可以情檯面上的應酬就可以了,這樣既不會失禮,也可盡興,何苦勞此一費心思?  這番心思,還不僅僅在聚會場回的編排,以及所受對象的期待而已。這一「引言」之人,林希元還請出了陳琛出面,並且說出了前述的想法,希望陳琛在這場聚會,說說自己的想法。  這個安排,或許是陳與林、黃二人俱有交情;或許是當時朝中、泉籍士大夫中,沒有其他人選,不得不的舉動。但即便是如此,若想到陳與林、黃二人,各別的交情,這個份量,就不得不另予掂量。  陳琛可以說是黃偉的老師;他又與林希元是同榜進士,還與張說、林希元,並稱「泉州三狂」。在里籍上,他是泉州人,算是同鄉;在關係上,為師弟、為同年,有五倫之誼;在學問上,三人俱算朱熹理路,也相互砥礪。還有,陳琛在這三人中,年紀最長,他大林希元四歲,長黃偉十一歲【陳琛1477年出生】。彼此關係,既是朋友又是同年,還是同鄉;尚且同時遊宦在外,學問底蘊軌撤復近。林希元出面邀約,陳琛出面講話,來送送並且說說小老弟,或者徒弟,身分三俱極宜,至為妥適。而陳琛對林、黃二人皆熟,從鄉里、到國都,相學、相知,必欲有所進言,自然會講出一些外人無法說到的東西,在這樣的情形下,所透露的訊息,也就相當具有意義,特別是在明面上的文獻無有收穫,甚或有意弭息跡痕的狀況下,這個資料自然可貴。   首先,就是我認為的政見不同。(中)
和老人做朋友
*2018/07/29
  當陽光灑下的時候,我們知道,哪個角落需要光芒;當寒風吹過的時候,我們知道,哪個角落需要溫暖。   在這個豐衣足食又富饒的年代,往往因為生老病死的關係,而讓許多人無法享受到富足、幸福的一面,因此,給孩子體驗一個老人生活的活動,便是給孩子最好的生命教育。   那一天,一個基金會到學校來辦活動,過程中,志工帶著孩子們觀看《阿雀奶奶》影片,片中的奶奶是一位獨居老人,行動不便,只有一條狗與牠相依為命;奶奶的行動、三餐料理、外出活動都極不便利,所幸在他人的幫助下,以及各種單位的介入之後,才讓阿雀奶奶的生活逐漸好轉。   看完之後,大姐姐拋出了幾道影片中和生活中的問題,要讓孩子回答,每個孩子都踴躍發言,迫不及待地想把自身的經驗與大家分享; 孩子在分享的過程中,溫馨中帶點感人,懵懂中帶點天真;我更在孩子的臉龐看到一顆顆愛與關懷交織的眼神。   接著,大姐姐扮演行動不便的老人,坐在輪椅上,並請台下的小朋友當孫子,示範如何推輪椅。推輪椅看似簡單,但是在推的動程中,卻是「步步驚魂」,必須注意行動不便者的膝蓋與腳會不會撞到危險的物品或障礙,必須注意路面是否有坑洞,必須注意速度以免讓坐著的人感到不適;而轉彎有技巧;上下坡有技巧、下階梯有技巧……;每一個動作,都考驗著推輪椅者的細心及技術呢!幸好,輪椅上的大姐姐順利地從甲地被推到乙地,可見,每位小孩子都是照顧老人最佳的人選呀!   接著,進入到了角色扮演的活動,有些小朋友戴起假髮,象徵「銀髮族」,有些小朋友戴著模糊不清的眼鏡,象徵老花眼或眼睛病變;有些戴上耳罩,代表重聽,有些戴起手套,代表著觸覺神經不敏銳。   活動中,有一位小孫子央求爺爺唸報紙給他聽,無奈的是,戴上耳罩又戴上特殊處理的眼鏡,跟本不能唸呀!有一位孫女要祖母幫忙算錢,卻因手指不靈活而無法數數呀!還有孫子拖著爺爺要到兒童樂園玩,爺爺根本行動不便呀……。在這幾次的扮演中,孩子們終於逐漸明瞭,爺爺奶奶們不是「不願做」,而是「不能做」呀!而這樣的經驗,我相信必能帶給孩子更深層的生命教育-幫助老人。   便是秉持一個以愛為基點,以孤苦無依、矜寡孤獨廢疾者為服務對象的團體。生命是一場輪迴,我們會老,孩子也會老;老人的身上,是時代的印記,是智慧的累積,是生命的結晶。我們要教孩子的,應該是多幫助老人、對老人多一點忍耐、多珍惜與老人相處的時光;愛屋及烏,也同時對身邊陌生的老人,伸出一雙溫暖的手。
【小說連載】 烏番叔
*2018/07/29
  「不瞞你們說,我的匯款在接二連三被退回後,心裡已有預感。其一就是春枝發生意外,其二就是她忍受不了寂寞改嫁。所以過後不久,我就和公司一位當地的女同事在一起生活,而且她還幫我生下四男二女,原本以為到我這一代就要斷後,想不到人丁竟然更興旺。」烏番叔坦誠地說。   「烏番啊,這不就是因禍得福嗎?一旦讓村人知道這個消息,絕對會替你高興,也會為你祝福!」阿桃興奮地說。   「你這麼一說簡直太令人興奮了!別忘了他們也是金門人,將來一定要把他們帶回來祭拜祖先。現在我們就趕快吃,等一下阿桃陪你到古厝祭拜祖先,以及到你父母塋前上香。我得上街跟餐館連繫,好安排明晚宴請村人的事宜。」阿明急促地說。   「我還有一件事必須請你們夫婦倆幫忙。」烏番叔看看阿明又看看阿桃,而後誠摯地說。   「什麼事你儘管說,只要我們做得到還有什麼問題。」兩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   「關於修葺古厝的事,因我人在海外,不能親自來張羅修葺的事宜。我利用這次回來的機會,帶回一百萬元,請你們兩位費神幫我一點忙,修葺古厝的事就由你們全權幫我處理。」烏番叔懇求著說。   阿明和阿桃你看我、我看你,不敢輕率地答應。   烏番叔沒等他們答應,就逕自從手提箱拿出一個紙袋,裡面裝的就是準備修葺古厝的一百萬。他誠懇地對著他們說:回家雖然是我多年來的心願,但現在則是舉目無親,你倆就像是我的家人一樣,務必要幫我這個忙。」說後把裝錢的紙袋遞給阿明。(二四九)
共 24176 筆資料,第 65 / 2418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