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南明風雲中的洪旭史蹟
*2020/01/19
  洪旭字念衷,號九峰,世居金門的后豐港,族親同爨和睦相處。洪旭一生戎馬事鄭成功父子三人,隆武年間起兵抗清,投效鄭芝龍手下,鄭芝龍降清,洪旭不改志節,力從鄭成功反清復明大業。   福建省東山縣古稱銅山,2000年在冬古灣發現一艘鄭成功的古戰船,專程前往查看調研並蒐集相關資料。清順治11年(1654年)鄭成功委洪旭先到銅山撥船、配兵、議糧。在此之前,洪旭已經多次來到銅山經營地方,銅山石室內尚保留有一方落款永曆6年(1652年)的碑記《仙嶠記言》鐫刻有洪旭、盧若騰等43人的名字,內容記載當時在洪旭的倡導下,捐資300兩白銀修建屯兵所在的水寨大山、觀音堂等名勝古蹟的事情。   順治15年(1658年)5月13日,鄭成功率大軍北伐,命洪旭為兵官、鄭泰為戶官,留守廈門、金門為根據地。洪旭曾經掌管過海外貿易的鄭氏船隊,經常出入廈門的碼頭稱為洪本部渡頭,是紀念其修築而命名,府邸也在附近;現今廈門市的洪本部巷還保留一方乾隆40年(1701年)立的《重修洪本部渡頭碑記》內容記載洪旭其人其事。   順治18年(1661年)3月,鄭成功率軍隊25000人,由右武衛等13個鎮組成,自金門料羅出發,準備東征台灣。洪旭等佐世子鄭經守廈門,其弟澎湖遊擊洪暄率軍550名從征。後來洪旭因留守有功,被升為中提督,又封為太子太師、忠振伯。   康熙2年(1663年)金廈兩島初破,軍眾受招撫者,多加官晉爵;雖時勢不可力挽狂瀾,洪旭獨以20舟,擁鄭經東歸台灣,繼續為明室效忠獻誠。   洪旭知此時沿海諸島難以長期據守,奏請鄭經退防台灣,再圖後路;鄭經採納他的看法,引軍東渡。到澎湖時,洪旭巡視各島防務,在媽宮建壘,命重將駐守,以絕後患。   康熙4年(1665年)施琅奏請清廷攻復台灣,鄭經召集諸將謀商對策,洪旭建言曰:「澎湖為東寧門戶,無澎湖則無東寧。今宜在安平建築砲臺,以十艘砲船守鹿耳港,再派良將一員鎮守澎湖,這般嚴軍固壘,敵軍便難以攻渡。」鄭經依洪旭的策略,施琅調兵攻台不克,為清廷召返北京待命。洪旭極度重視邊防的做法,甚至讓其子洪磊監督水師,與鄭耀基同鎮守澎湖,並時時提醒鄭經莫忘武備,當訓勉將士勤加操練,以待清軍出兵侵犯。   康熙8年(1669年)洪旭感染寒疾,復因積勞日久,終不治身亡,鄭經痛失元老,親臨治喪事宜,授其子磊為吏官、兼理戶官事務。   康熙13年(1674年)耿精忠據福建反清,令人入台結援,兵備給餉仰賴東寧,洪旭子洪磊承父志助餉銀10萬兩,提振士氣。   清廷平台後,康熙賜洪旭後人,可以從台南運棺回金門安葬。洪旭以百姓從軍,始終效命明主,應是南明風雲時代,鄭軍中不可多得的輔政良臣、安邦衛國大將。
食冇風吹餅
*2020/01/18
  歲暮,總不免想除夕日的祭祖,還有祭祖後的風吹餅。   瓊林大宗祭祖,例有廟祭與墓祭。廟祭又分春、秋二祭,春祭為農曆二月初七,秋祭為農曆十月初六。至於墓祭,則由輪值春祭頭家於清明前一日,祭祀太武山徑林之五世祖墳,祭後於墓之四周席地而坐,共食祭品曰「吃頭」,故有「擔鍋扛鼎」上山掃墓的說法;而輪值秋祭者,則於除夕日祭祀村郊孚濟廟旁之二世祖墓,因祭祀需備豬肝一枚,故此墓又稱為「豬肝墓」,祭後不舉行吃頭,但頭家須將祭祖之鴨蛋、柑橘、風吹餅、米(米老)各一,分送予具吃頭資格之已婚族親。   分送鴨蛋的緣由,相傳本家開基祖至瓊林是養鴨維生,柑橘則為時令鮮果,米(米老)是本地米食點心,風吹餅則為墓祭用餅食,從豬肝以至於鴨蛋、柑橘、米(米老)似乎都有訓示子孫簡樸、不忘本的門第家風,千百年來承襲如此。   近年來,豬肝墓祭祀如昔,只是鴨蛋換成較易取得的雞蛋,花生■取代了越來越少見的米(米老),而最不起眼的風吹餅,更是早已悄悄改成土仁餅代替。這其中當然有與時俱進的不得不然,但就像風吹餅的消失,說的正是傳統斷層後的悵然若失。   說起風吹餅,像是麵糰隨意揉捏製成的乾糧,壓扁成巴掌大小的不規則圓狀,或許是因為製餅仰賴風吹乾燥而名,以至於口感總是乾乾巴巴的。早期金門糕餅店大都有製作,約十年前只剩後浦奇香的老師傅還留有這奇巧手路,但自楊師傅仙逝後,遍尋此一古早味似乎不可得,金門已經再無風吹餅可食了,傳統的祭祀文化也只得因應轉彎,就像一脈相承的傳統也要綻開新芽一樣,開枝散葉。   偶然遇見鹿港老街的糕餅店,竟有賣起風吹餅,但這餅狀似禮餅,烤的酥酥脆脆的外皮裹著麥芽與糖的內餡,其實更像是酥餅,鹿港的風吹餅,完全不是金門的風吹餅。   然而,新竹的水潤餅,卻與金門的風吹餅十分神似。但水潤餅口感卻是如其名的「水潤水潤」般柔軟。在當地,有城堭廟范謝將軍遶境出巡時沿路分給路人吃平安的習俗。新竹的水潤餅,外觀與質地卻更像金門的風吹餅。   至於墓祭風吹餅的緣由,似乎可從台閩早期的風俗看到些許端倪。據說以前墓祭時,有「臆 (猜) 墓粿」的習俗,即掃墓時附近孩童會成群而來,向祭祀的主人家討取粿或銀錢,而主人家會要他們猜出該祭祀是哪一家所屬,說對了就會將粿分給孩童,有時粿的量不足,或以銀角仔 (零錢) 代替,甚至還有「豆干鴨卵提來兜」的作法,換個角度來說,臆墓粿就是請住在墓地附近的兒童,幫忙看管墳墓,不要隨意踐踏墓園,也是敦親睦鄰的意思。如此可見,風吹餅與墓粿是相同的心意,然而臆墓粿的習俗早已不得見,但祭祀禮俗猶存,只是傳承像是消失的風吹餅一樣,舉步維艱。   或許,風吹餅的由來已不可考,但關於風俗,重點並非起源,而是意義。食冇風吹餅的豬肝墓,總有一絲缺憾。
芒花深處尋母親
*2020/01/17
  不知何時母島長芒草的地域遍及山野,分不清禾芒品種,只知滿山遍野如浪的白,農作變少,二哥說是種田農人少了,無論種了何物都成為鳥類啄食目標,人們有錢有閒,逐慈堤賞鳥,二哥非常不齒,何以只顧及娛樂未顧及鳥類對農作物的傷害,農人難防鳥群偷襲作物,索性不種五榖雜糧,尤其是高粱之類,越少人種越不夠鳥食,產生惡性循環,焚燒雜草或撒滿整片油菜花養地。有經濟價值的穀粱種植者愈來愈少了。   芒草範圍彷彿愈來愈大,整片白茫茫,莖卻根根分明,美是美啊,可惜沒能仿效歐盟國家發展成替代能源,任其自生自滅。受一山白芒誘惑,倒是情人好去處,充滿詩意。至於長在海岸邊的芒草我一直誤認是蘆葦,隨海浪拍打,每一聲浪都是情人的語言,情侶在及人長的芒叢之間,唧唧復唧唧,我左腳你右腳,你前腳我後腳,每踏一步就是天涯海角,每說一聲都是海枯石爛,說好的,共渡此生。天涯沒變,人變了。   芒花或枯,情或變,唯有海岸不變,海浪亙古拍打,昔日人們有了白芒般的滄桑,歎息聲配海浪。   那如姑娘眼睫低垂的芒花,從潑墨畫裡消失,因為……。   那陣子母親是真的年邁體衰,是日姐妹們回娘家,晚間她躺眠床上,尚未入眠,我與姐姐逗弄她,考考她的數數:麻啊!妳有幾位內孫、外孫?總共幾位?她微微笑著,扳扳著指頭數,數啊數睡著了,我們各自回房。是日清晨三點二嫂發現母親不見了,是從後門無聲息蹓出去,柺杖也不見,隔壁堂嫂謂母親顯然遺忘時間與地點,凌晨三點敲了她的窗櫺:有人在嗎?堂嫂看著窗外黑影,頓時嚇出一身冷汗。猜測是沿著微弱路燈一路前進,九十三高齡的老母親,一人踽踽獨行向海的方向,別走失,我們兄弟姐妹吶喊,急急尋找,海岸邊整片芒花近人高,一叢叢密實,撥啊撥,就是不見母親蹤影。沿海偌大一片無盡的白,從湖下往左是後浦,往右是古寧頭,她身影嬌小,在某堆芒叢中很難被發現,我恨死這大片官芒,兄弟姐妹急的滿頭大汗,死命往叢裡尋,問了海岸邊崗哨守衛,有否看到一位瘦小的老婆婆?沒看到,母親若獨自佇在大自然中是太顯小了。這時芒草給我的印象糟透了,若有人往草叢裡尋短太可怕了。真想一把火給燒了。   二哥言這整片海岸邊的官芒,晚秋臨冬的氣溫,晨間寒意逼人,陷入叢中何止危險?也可能失溫,此時不再有眼睫優美的幻想,請求眾神,把它化為烏有,還我母親。很想有一股神力助我們兄妹一臂之力。   近午時分終於聽到警車開往家裡方向,二嫂一向機伶,直覺警察把母親送回家了,果真母親顫顫巍巍下了車,面帶微笑:「這位老師人真好,請我吃蛋糕喝茶。」餓壞了的母親被人發現送往警局,母島面積不大,這時地方小倒是優點,警方知是吾家老母,直接送回。母親喝了熱茶、蛋糕,渾身無恙,我們感恩人民保母溫馨送她回家,老人家不知她把子女嚇壞。母親、白芒、我們兄妹奮戰一個上午。   隔兩年母親九五高壽離席。   我無數次遠望滿山遍野,仍分不清禾科各種芒草的長相,只道母親曾經在其中迷失了。
走進台兒莊 招幌博物館
*2020/01/16
  客歲十二月七日,我與內人參加旅行團到大陸旅遊,從桃園機場直飛徐州,抵徐州再換遊覽車到各景區,第一站我們來到山東棗莊市的台兒莊。   台兒莊位於山東、江蘇兩省交界處,漢、唐時期形成村落,明朝中葉聚為集鎮,萬曆年間,漕渠改道經過台兒莊,帶動當地社會發展、經濟繁榮。清朝順治四年,開始建築台兒莊土城,日後曾移土牆,城牆又改磚牆。民國年間,臨趙鐵路、台濰公路交會於此,台兒莊成為魯南、蘇北地區的交通樞紐和戰略要地,俗稱天下第一莊。民國二十七年春,中日兩國在此爆發台兒莊戰役,台兒莊由此名揚世界,原台兒莊古城在戰役中嚴重毀損,後於2009年至2013年重建,先後有五百多位頂級專家學者參與設計,三十多家建築團隊,一千多位國家級工匠和二萬多名建築工人參與施工,享有「大陸最後一座手工版古城」,「運河文化的活化石」和「中國民居建築博物館」美譽,繼波蘭華沙、義大利龐貝、中國麗江之後,成為世界第四座重建的古城。   在台兒莊大酒店附近的碼頭,搭上現代畫舫─蘭祺號,畫舫緩緩駛進大運河,瀏覽兩岸風景,岸邊有垂柳、水車,也有不少現代及仿古建築,航行數百米,登岸另一碼頭,前方是「尋夢台兒莊」的大型圖版,走過大拱橋,眼前是高掛「天下第一莊」、「中華古水城」匾額的城樓與城門,入城後,廣場石板凳坐有抗日戰士鑄像,暮色中若不細看,還以為是真人裝扮。行李由電瓶車送到入住的荷田客棧。我們走入「非遺博覽精品街」,店家有賣玉的「璞玉軒」、賣茶的「茶顏觀色」、賣鼻煙壺的「益德成聞藥」,「花筑籣邸客棧」為旅館,「枴角樓」、「醉仙樓」、「閩食佳飯店」都是餐廳,「絲域閣」賣絲綢。附近還有大衙門街、船行街……。   船行街首有「中國運河招幌博物館」,館內簡介寫道:「京杭大運河,縱貫三千里,衢道十萬戶,歷經二千五百年歲月流轉,融通南北經濟,勾連水上貿易,孕育了燦爛的運河商業文明。古運沿岸,商賈雲集,招幌林立,市聲悠遠,……。」原來招幌是招牌和幌子的合稱,可分坐賈(坐商)、行商兩大類,所謂坐賈是指有營業場所的商店,店家為了招攬生意,採用各種視覺廣告吸引顧客。招幌主要有匾額、實物、模型、象徵物等類型。展區復原了「全聚德」、「狗不理」、「聚金鐵匠鋪」、「中和堂藥店」、「張小泉剪刀大王」等十餘處京杭大運河流域內著名的中華老字號店鋪,有些壁上以巨幅水墨繪出古代街道,再佈置一些舊招牌,有的是木板寫字,有些是木雕或竹雕,展區運用現代聲光效果,生動展現古商業風貌。有些商店的對聯令人玩味,我順手拍錄了一些,例如:「御香樓」,「店有酒,名揚四海;飯噴香,飄香五湖。」「中和堂藥店」寫著:「中正存心深積德,和平養氣廣生財。」「張小泉剪刀大王」寫著:「萬事不愁,一剪在手;一剪在手,萬事不愁。」賣珠寶玉石的店家寫著:「寶山片石亦奇珍,珠對一林皆雋品。」「秦磚漢瓦羅列一堂,夏鼎商彝傳流千古。」某店家有木雕自頌:「興隆同旭日,發達勝陽春。生意崇五岳,開源湧百川。」   另有行商市井招幌,行商指外出經商的生意人,由於行蹤不定,行商招幌多以訴諸聽覺的招徠市聲為主,有叫賣吆喝、打擊音響、說唱等形式。音箱傳出陣陣叫賣聲,讓我想起年少住在中和眷村,偶有小販騎車到眷村做生意,以極有韻味之聲唱著:「包子、饅頭、豆沙包、肉包、菜包……。」「芝麻醬、花生醬……。」或「修理紗窗、紗門……。」「酒矸倘賣否?簿仔紙倘賣否?……」對此感到興趣,正想駐足多聽,無奈地陪來催,又要趕赴他館參觀,只好不捨離去。
宗族文化
*2020/01/15
  主題為「傳泰伯文化,頌至德精神」的世界吳氏宗親第六屆懇親大會,於2019年12月12日至13日在廈門舉行,本縣吳氏宗親會由榮譽理事長吳長壽、總幹事吳聯福與我率宗親30餘人赴廈門參加。這項由廈門市吳文化研究會舉辦之活動,意義非常深遠,除了凝聚世界吳氏宗親的團結和諧外,尚對中華文化與備受孔子讚賞、具備至德精神的泰伯文化進行研究、創造、學習、弘揚與傳承。透過傳統祭祖活動,緬懷祖宗,弘揚千年來的「孝友文化」,激勵吳氏子孫們感恩、念祖及傳揚祖先的三讓美德,提高宗親們的文化素養和道德情操,發揚中華文化,凝聚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此次活動在廈門吳氏宗親會會長吳國榮及全體理監事的努力下,邀集來自英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印尼、柬埔寨、寮國、委內瑞拉等世界各國及大陸各省市、香港、台灣、金門的吳氏宗親代表歡聚一堂,共敘宗誼,增強了宗親間的接觸與瞭解,以及友誼與合作,從而進一步促進經濟、文化的發展,同心同德,砥礪前行之情懷。尤其我們感受最深的兩岸同胞情懷的融合,更是格外親切。   近年來世界吳氏宗親們在廈門市吳文化研究會致力於宗族文化的研究,不斷發掘、探討及弘揚吳氏優秀傳統文化,並且連續舉辦了五屆吳英文化學術論壇,2018年還舉辦了第四屆泰伯論壇,編撰《泰伯論壇文集》,以弘揚吳文化。吳文化研究會走訪廈門各個吳氏村莊,並結合金門縣吳氏宗親會,讓大家更了解兩岸宗族文化,重視族譜之建立,探究兩岸及世界吳氏泰伯文化的淵源,廣泛擴展國際視野,也是世界吳氏宗親第六屆懇親大會的重要意義與收穫。   第六屆世吳大會是我們吳氏宗親繼2019年11月2日舉辦的台灣吳姓宗親第43屆懇親大會及昔果山吳氏宗祠11月25至27日之奠安大典之後所參加的第三個大活動,2020年昔果山吳氏宗親也將組團赴大陸惠安縣紫山鎮藍田村鐵坑參加吳氏宗祠落成晉主謁祖典禮,因鐵坑吳氏宗祠是昔果山開基祖之發源地,一系列的活動讓我接觸到兩岸三地宗族交流的機會,感到非常可貴與珍惜,深深感受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並體驗到宗族文化仍是奠立中華文化的基礎。家族祭祖是幾千年來傳承下來的歷史文化,也是宗族凝聚感情的淵源,兩岸三地由於時空背景不同,環境變遷的影響,致使各個祭祖方式與儀式有很大的差異。但唯一慶幸的是,我們居住在金門,自古以來均無間斷的承襲中華文化,延續傳統的禮儀教化與道德倫理教育,尤其受到朱子的教化,影響甚深。金門承襲朱熹之儒學禮教,完整保留宗族文化及祭祖禮儀,金門也因為受到朱熹的講學影響而流芳千年,朱熹發揚了孔孟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以及仁義禮智的道德精神,完成儒學道統的傳承,定調了兩宋理學的思想體系,確立了儒學的方向,因此在兩岸三地的文化交流之迫切需要下,金門負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之責任,努力將歷史悠久的家族、宗族文化,甚或中華文化傳承下去。
君子以人治人
*2020/01/14
  《中庸》第十三章,經文裡引了《詩經‧豳風‧伐柯》來勉勵人實踐中庸的功夫,行之在己。「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執柯以伐柯,睨而視之,由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這一段文字於我而言,真是讀之千遍也不會生厭。長年來,時時奉為圭臬,儘管做得還不完全,卻絕不輕言放棄。   誠然,伐柯篇教導我們,用斧頭砍伐木頭,準備製作一把新的斧頭柄時,如果能以舊斧頭柄的樣貌為依據,那麼,做出來的新斧頭柄,就不至於差太遠了。中庸這一段話,正是比喻一個君子,無論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都應該以自己做個好榜樣,用自身的好德行,去影響周遭品格或處世態度有所偏失的人,盼能協助導正。所謂「身教」重於「言教」,「不言而默宣大化」道理雖顯而易懂,行出來則著實不易。   日前,因為總統大選,長年旅居國外的老同學、老朋友紛紛返臺,一時餐敘、茶敘絡繹不絕。與分離多年少有交流的舊識久別重逢,談笑敘舊間,若有似無的陌生感幽幽自心底升起。仔細想想,這也是自然,幾十年前,我們曾經近距離、長時間相處,親愛精誠,情同手足;相知相惜,結為莫逆。後來,老同學、老朋友出國深造,學成便在當地成家立業;或遠嫁之後,隨夫家在國外定居落籍。彼此間拉開了時空的距離,這麼多年,各自在自己的軌道上馬不停蹄奔波,逐漸地,原本投契的心靈也疏遠了。他們長年在國外生活,很不容易,面對種族間的高度競爭與異國之世俗磨礪,相較於當年那個單純不染塵的熱血青年,難免要現實功利些了。眼見友人言行舉止間流露人生價值觀的改變,心裡微微嘆息,直盼願他們身邊能出現正直、良善、手潔、心清的親戚或朋友,以人治人,給他們正面的影響與導引,找回年輕時候的真善美。   轉頭又想,以人治人,何其難啊!世間少有完人,日常生活裡尊神敬天,孝悌忠信,近義親仁,愛人惜物,……。這樣就足夠影響或導正人了嗎?我正認真思考著,突然一位同學問我:「妳還是跟以前一樣,碗裡總不留一點兒飯粒;我記得妳在餐廳,不小心點了不合口味的餐點,仍然會勉強把盤子裡的菜都吃完,說是要惜物惜福。現在還是這樣嗎?」同學真是好記性。我點點頭:「嗯」了一聲,席間眾好友都笑了。接著,大夥兒你一言我一語,拿我當話題,陸陸續續指出我當年有好些看起來怪怪的,但也良善可愛的老派行事風格……。「妳常把妳便當盒裡的雞腿給我,說妳不愛吃雞肉,愛吃我便當盒裡的蘿蔔乾……。請問妳現在盤子裡這塊雞,是怎麼回事?」我笑而不答。另一位說:「有一次,妳把補習費拿去繳冬令救濟,放學後,只好留在教室裡寫功課,假裝去老師家補習,哈哈哈……後來有沒有被妳媽發現?」一群白頭宮女話當年,笑聲漾成一片燦爛花海。   我心裡暗暗感謝神,感謝父親的教導「做人要正直、良善、手潔、心清。為人知本,真心十分,節義為重;寧願人負我,不可我負人。朋友相交,情若芷蘭,知己難求,總在方寸之間。……」忽然一念升起,我們真該為新勝出的總統和立委們禱告,盼願他們正直、良善、手潔、心清,以好德行勤政愛民,帶領全民攜手打拚,把我們的家園變得更幸福、更美好。
流離兩地
*2020/01/13
  「為什麼你們到了這個年紀了,感覺還那麼流離?」女同事慧黠而帶著撩撥情緒的疑問衝著我們兩位金門籍男生而發。   好問題!很有意思的問句,我在心裡盤旋著這個疑問,一時半刻釐清不了,本想整理思緒,條暢理念後發之為文,奈何,一時忙碌,加上雜事牽絆,身心疲累,遂擱置再議。   小島流離的宿命千百年來做為戰地、海疆或邊塞,確實屬性如此,縱然現今逢千百年難得之和平契機,算是可以安居樂業,圖個「長治久安」的世面。   只不過小島資源匱乏,小時一家老少溫飽,同桌、共臥,苦不覺苦,樂亦有時,稍長,都得出外謀食、求學、就業、發展,幾乎除了年節,家人極難團聚,更不必說四鄰相約,好友同樂,鄉親圍繞了。   絕大部分家人、鄉親都兩地有家,一是自家,一是老家,兩地來往,兩地想望,兩地流落,兩地思盼,島與島之間是海峽、是距離、是等待。   將一個島的空間擴展成為兩地的牽繫與掛念,中間得有多少空白,中間得有多少想像?   時間延展,空間迂闊,這其中一定有落寞與寂寥,也有失望與落空,點與線之間,再密再稠也構不成一個實體。   總猜想著,從小島出發以後,再返回迂繞,到底是構成一張網,還是鋪成一幅點點抹抹的畫?網可以拉回一些實體,如金錢、物質,而流失的絕對是時間與等候的心情,說是一幅畫,沒走到一定距離,沒聚在同一空間,誰也描繪不出畫裡具體的內容是什麼,只緣「人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無有行者,無以圖將來,無有留者,無以保家園」走或不走,候鳥沒疑問,風沒有方向,只有人始終猶疑,自始傍惶,留下來的並非不後悔,遠走的並非不想留,這小島資源有限,發展受阻,如果能走,幹嘛不走?但,不那麼簡單,留下來,理由更多,牽絆更多,如有機會,或許,或許只是或許?   飛出窠的鳥兒南來北往是基因引導,來去小島的鄉人兩地流離是親情牽引,但長時間在異鄉他地,單打獨鬥,獨立慣了,個性堅韌卻沉默,不擅言詞,不想溝通,像太武山上的石頭,突兀而堅強。   身為浯島子民,我也自覺個性有其彆曲執拗,不提滄桑,卻自有委曲,不談過往,卻似有話說,以為別人不懂,所以乾脆不講,以為世界冷漠,所以更加堅忍,如此,身影更加形單影隻,感覺更加流落難親。   曾與國中同學討論未來返鄉養老的可能性,很少人肯定回覆,零星答案,有0.5可能,有0,其他不置可否。   我們有共同的來處,卻在少年時分離星散,各有機緣與處遇,雖可灑脫地說「從此異鄉成故鄉」,但沒有鄉土認同,沒有親情血緣,有的只是家庭、工作與住居所,雖年紀老大,但小島已非昔日,想起詩句「未老莫還鄉,還鄉需斷腸」,舊日難懂,現在似乎懂了。
一些聯想
*2020/01/12
  上個月接到城中校長許維民分享他在浯江夜話的大作「安平橋的金門情結」,主要是描寫他去晉江參訪,在安平橋上無意間望見橋頭角落有一截孤立的方形欄柱,獨自站立,柱的一個側面刻下:「浯洲嶼顏達為考妣施此一間」一段文字,島嶼情結而產生的鄉情聯想。 由於「浯洲嶼」就是指舊時的金門,許校長說:「舊社會的人物,在事業有成之後,總會作一些社會公益,俾益蒼生百姓,比如鋪橋造路,一則彰顯自己的事業成功,一則張揚父母的養育之恩。此「顏達」者,料想是宋朝紹興年間浯洲嶼的一名商宦,在他富貴成功後,當官家士紳倡議興建安平橋時,他也響應捐資佈施了一段橋面,在這水路通衢的大道中,能佔有一席之地,絕非等閒之輩,所費必然不貲,這讓我遙想,幾百年前的邊疆小島─金門,竟然也有這樣引領風騷的人物,實在令人驚訝!」 看了許校長分享的文章,我最好奇的還是「顏達」其人究竟是什麼樣的金門早期商賈,許校長沒有進一步說明,我最好的同學淡江經濟系副教授楊秉訓倒是有點考據僻,所以我請他幫忙一下,能否找到一些「顏達」的資料,彌補我的好奇心。 好同學倒沒有讓我失望,不久他就捎來好消息,他發現在《浯江顏氏族譜‧序》有記載:「吾族姓顏,自唐朝真卿公元孫諱普子洎公,入閩居德化,徙永春。同浯一派,出自永春仁貴公,以上世系詳載永春舊譜,犁然可考。同之始祖,仁貴公六季子必和公是也。宋世攜子諱禧即四郎公,自永春之達埔洋頭徙同之浯江,復舉丈夫子柳州同知諱若佐即五郎公與兄四郎公俱於賢厝鄉住焉,嗣而支分衍派,日新月異。」 顏氏族譜記載宋神宗時,顏氏二世五郎公為柳州同知,捨地建庵前牧馬王廟。又據《浯江顏氏族譜》考證,顏達為浯洲顏氏三世祖九郎公,是金門顏氏開基祖顏必和的孫子,顏達的父親顏五郎曾官拜柳州同知,曾捐獻地蓋庵前牧馬侯廟,這可以說明顏氏原本即是當地的望族,顏達會捐資修橋除了是商宦家中本富裕,表明是為了死去的父母積陰德,也就不足為奇了,但能在將近一千年前從小小的浯洲嶼去參與泉州府的造橋大事,也真足以如許校長所言「引領風騷」。 因為這件事又讓我聯想起,每年清明時節,我們湖美三房都要到太武山軍營內去掃一位先人「驍騎將軍」的墓,這位我的老祖先叫「楊甫光」,我在掃墓時也很好奇我們楊氏祖先出了一位將軍,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後來才知道秉訓同學早就考證過了,也寫出來一篇文章,最近才收錄在他的大作《出文來證集》中。 原來我們湖尾村也曾出了一位在清代乾隆朝官居浙江溫州鎮水師總兵的先賢楊恩,只是因為事蹟不傳,幾乎被埋沒於史料中。根據秉訓同學的考證介紹,「楊恩字毅庵,金門湖尾(即湖美)中堡人。縣誌無傳,僅載考馬巷廳誌……累官溫州總兵,後戌守興化,頗多建樹。卒葬興化,其後裔遂留居該地無回。」 秉訓兄的考證十分詳細,把楊恩的生平事蹟都考據甚詳,我們也才知道祖先裡也曾出過一位總兵,曾奉調隨師征剿台灣之亂,乾隆九年因病請辭解任獲准。「甫光為楊恩之父,因子貴受贈驍騎將軍。現太武山金剛堡附近尚遺有楊甫光墳墓,碑載「皇清敕封驍騎將軍甫光楊公墓」,未載孝男名諱。但浯島未見楊恩墳墓,猜測楊恩長年居住外地,極可能死後葬在他鄉。因此之故,楊恩事蹟在金門才會少人知悉,以致不傳。」我喜歡秉訓兄作學問的態度,一絲不茍,求真求實。 孔夫子說,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好朋友不需要多,只要在一起舒服、有相同的話語聊就足矣,知己難求,情投意合者的知己更難求,到我們這個年齡真的需要一些志同道合的老朋友。
綠地,無為的大樹
*2020/01/11
  讀陳世聰12月26日《浯江夜話》〈論議政大樓與金門建設〉一文,我屢屢想起《莊子》〈逍遙遊〉裡那一棵無為的大樹。   2019年歲末,「莒光湖畔興建議政大樓」一案爆發為金門的熱門話題。它以八卦雜言的方式激情發燒,而陳老師的夜話則是以論文的表達,冷靜地引導讀者有層次地去思考此議題。   1.因為陳老師曾帶學生到縣議會參觀過,所以他對現今縣議會的格局和設施有所概念;   2.莒光樓是金門重要的觀光資產,是金門親子休憩的遊樂場;   3.即使議會需要蓋新大樓,也不宜選址莒光湖畔。   4.「看看宜蘭縣政府‧想想金門縣政府」。「金門新縣府」的需要性可能大於「金門新議會」。   5.金門既有充裕的公共建設經費,建議縣府:以「公聽會」方式,將莒光湖畔建設成「共融式公園」。   讀罷陳世聰老師的〈論議政大樓〉,我聯想起〈逍遙遊〉那棵無為的大樹。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莊子曰:「子獨不見……。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世俗多明白「有為」、「有用之用」,而少瞭解「無為」、「無用之用」。莊子的樗樹因無用而得享天年,壯盛而成人們逍遙其下的大樹。   2019年歲末,除了議政大樓的風波,尚有一則小小的地方新聞也引動了我的關注。即金門縣衛生局在12月24日「縣心理健康促進暨自殺防治推委會」中提報:〈近3年,本縣自殺通報案人次為63、122、143〉。通報年齡層以20-24歲及15-19歲為多,原因則以憂鬱為主。   貧窮的年代,年長者汲汲營營於三餐的溫飽,年少者力爭上游,精神抖擻於「脫貧」的目標;富裕的年代,年長者的忙碌已不再拘限於溫飽,過多的物欲,反而常常落入「忙、盲、茫」的迷失。而成長於溫室的少年,目標不明,大多僅能守成為「小確幸」的「月光族」,精神不振者甚至退步為「啃老族」。   富裕的年代沒有錯,高工商、高科技、高資訊、高服務的時代沒有錯,那麼我們的年青人,他們的鬥志不足、精神不振到底錯在那裡?   除了同時刊訊於2019年的歲末《金門日報》,議政大樓風波和青少年的厭世自殺看來似乎毫不相干,但它們都讓我聯想起莊子無為的大樹。直覺,似乎在提醒我,它們並非真的毫不相干。   高工商、高科技、高資訊……的發展,實現了「天涯若比鄰」的人際夢想,但當人人都埋首3C時,我們是不是反陷入「比鄰若天涯」的人際迷失?   過猶不足。夢想不必然要高且遠。看看我們的近人,想想我們的近處,從中平衡我們的切身需求,規劃我們平實的理想。這樣的「反向思考」、「近處思考」,或許會讓我們更接近地氣,也更接近人氣吧?!
盛艷之下
*2020/01/10
  家門前側的美人樹一向開得盛艷,每每引來路人駐足,搔首弄姿打卡分享的亦所在多有。約莫月前,鄰人發現樹幹出現了大小不一的裂縫,並有群蟻在其間出沒。經召來林務所人員了解,斷言是得了病蟲害,次日,來了一組工作人員,攔「膝」而斬,如今只餘一截樹頭。看樹頭的樣子也好不到哪裡去,真是回不去了!經年積累的繁茂,換來一朝殘酷的崩落,著實令人噓唏。   世間事亦復如是。經年備考,只看一戰,成敗或還要要取決於短短幾分鐘的面試。面試官看得出你的經年努力嗎?抑或,他能預知你腦袋裡的東西比他人豐滿?或者乾脆只是以貌取人?   A君備戰司法國考多年,好不容易今次繳出了亮眼的初、複試成績,卻鎩羽在口試一關。陪他縱酒的那晚,他哭得不像個人,或者說不像個成熟的人;像隻舔著傷口的小動物,更像個哭著要糖吃的嬰孩。沒有人安慰得了他,他的痛得自己承受,他的傷口更得靠自己治癒。當然,配合當時情景,似乎更應該聽到「明年再不怎樣怎樣,來年便待如何如何」的意氣風發或形銷神毀。但,我沒說出口的是,沒用的,與其訴諸強大的心理建設,不如投射於更精確的準備。猶如那句老話:「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   許多人都知道「墨菲定律」。墨菲定律的主要內容是:如果事情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的。故事緣於美國空軍上尉墨菲,他認為他的某位同事是個倒楣蛋,不經意說了句笑話:「如果一件事情有可能被搞砸,只要讓這位同事去做就一定會搞砸。」1949年,墨菲參加美國空軍的一項實驗,實驗是為了測定人類對加速度的承受極限;其中一個設定是要將16個火箭加速度計懸空裝置在受試者上方,當時至少已知有兩種方法可以將加速度計固定在支架上,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有人將16個加速度計全部裝在錯誤的位置上。於是墨菲做出了這個著名的論斷:「凡事可能出岔子,就一定會出岔子」,意即如果做某項工作有許多種方法,但其中只有一種方法將導致事故,那麼一定有人會按這種方法去做,這個論斷後來更成為是西方世界常用的俚語,或許我們也可以認為這是在提醒眾人:「魔鬼藏在細節裡」,對於可能出錯的部分,再怎麼專注小心都不為過。   人是應該保持樂觀進取的,因為沒有希望只會換來絕望。雖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如果你永遠只差標準一分,先前的所有努力卻可能全數化為烏有,要避免這樣的「慘劇」發生,往往只有一種方法:堅定的意志與行動,並盡量只跟自己比,永遠的對自己進行補缺彌漏,就能極大化的減少誤失發生的機會,早一日迎來成功。   「道理人人都懂,但還不是得靠運氣嗎?」A君不服氣的說。我理解,凡事多少都有運氣的成分,但你不覺得:你的運氣本不該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嗎?知道自己的不足,就會更釋然於本不該屬己的幸運,如果真是好運不可擋,那不更是歡欣百倍?   愛因斯坦曾說:「假如你讓一條魚爬樹的話,牠會永遠相信自己是一個笨蛋。」嘗試做一尾專注於提升泳技的魚吧,或許有一天你也能在大海中仰望無垠的藍天,而非硬強要自己攀上樹巔感受同一款浪漫!
共 6366 筆資料,第 4 / 637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0910334484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