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連續劇誘我頹廢
*2019/09/17
  近日生活非常鬱悶頹廢,失了重心,晨間不想起床,夜深人靜不想就寢,買了幾本新書又不想翻閱,就著微弱的桌燈,任書在床頭惹了一身灰塵,懶洋洋躺在那兒讓政論節目入侵,以為自己也要選總統,整個身心處在極度焦慮疲累中,政治氛圍已然擾亂到我。忍不住在line群組說幾句,罵不喜歡的政治人物消消暑氣。時光竟也不因個人怠惰而停止,一分一秒消逝,地球仍轉個不停,日出日落正常令人起疑。領悟到這種無所事事的生活方式不用別人教導,過的比誰都自然,懷疑起過往戰戰兢兢過日子是否是一種錯誤?懶散過日子也是可以啊。凡事往往是正反兩面,積極與消極,美好與醜陋,一直住在人心,此刻我是錯愕無奈,天性啊。   好啦,應該交待一下為何怪罪電視?「追韓劇」以往在我看來是非常可笑,怎麼有那麼多閒人,無聊、浪費時間。後來退休了,好奇追了一檔大陸劇「延禧攻略」,天啊,如此有趣且吸引人,心得 :人生好好算計也可以是贏家。好玩好看,可是太累了,直想一口氣看完,搞到眼睛快瞎了。接著也追了鬼怪劇、科幻劇、愛情劇,詭異的是有了年紀愛情劇看不下,早年的浪漫竟然悄無蹤跡。   話說近日韓劇「60日,指定倖存者」,韓劇之所以好看,劇情緊湊多元,不需多花腦筋,無冷場,往往扣緊心弦。此劇描寫一位學者莫名其妙當上總統,無奈無知無助,傻了楞了不知所措,教觀眾噗哧發噱,主角甚至哭求當時舉薦他的政治人物,為何把自己推上那位置,但願代理總統滿60日給回到大學教授的位置。無意大位的人最討人喜歡,因為正直誠實,觀眾同情他喜歡他,跟著劇情團團轉。男主角池珍熙演的真好,表情無辜,沒有當總統的慾望。代位總統60天,摸索當總統是怎麼回事,卻也摸索出一點道理。他沒有為此陶醉自滿,末了成為民調最高總統候選人,可池珍熙視之如敝屣不選了,這品格,真想乞求編劇不要有完結篇啊。   觀看「60日,指定倖存者」給我很多的省思,台灣想當總統的人何其多,明明初選出爐,自私的人可以不顧民意,想盡辦法不輔助初選當選者;自私的內心思忖:最好讓他出大錯,換我來。這些都是思想墮落的一群。莫名其妙出來選總統,選輸了不服,把團隊弄個四分五裂,罪魁禍首當屬已不在位的總統,這位本來就以笨及無能出名,搞個有錢人出來鎮壓,以為富者能得天下,鈔票換選票?踐踏民意,試問民意是什麼?   個個司馬昭之心,各懷鬼胎,丟掉江山是必然的。每人都缺少一面豬八戒的鏡子,好好把自己照一照。   反觀總統這職業,毫無隱私與自由可言,家庭生活必須晾在太陽底下。大小事情做對做錯都千夫所指,仍然這麼誘人競相爭奪為那樁?權力令人腐化,害我無端的生活充滿政治。   走筆至此終於瞭解自己為何萎靡不振,放著正事不做卻只顧追劇,無憂無慮吃飽追;追飽吃,冷眼看貪嗔癡的政治人物,真是一群貪得無厭的狐狸,而我,小女子(老女子)日子真是美妙極了,有電視劇及政治爛戲,吾不孤必有鄰,走到市場也都充斥政論的百姓。想我40年戰戰兢兢的職場歲月,真是白活了,原來不管是哪一種態度,每天混日子照樣可以過。因而,只要社會紛擾不停,我就忘憂忘愁繼續追劇。
中秋月圓憶雙親
*2019/09/16
  中秋月圓人團圓,之前,家人擔心我一人在金孤苦,要我早日赴台,但他們不知我心底偶想:留金與雙親的魂魄彷彿近了些,尤其家母晚年來舍下終老。   先父往生已有十六年了,隔年同月,先母也因病去世,先父母生前劬勞教養我們,但我們回報他們的相當有限。家母嫁入我后盤王家,因大家庭人多,養育前三位子女後,有一天,可能適應不良,性情剛烈的她,曾經走入池塘企圖自盡,幸有善鄰見狀營救,辛苦存活下來,之後又生養了二兄與我及妹三人。   在家中,我們稱家母:「俺娘」,稱家父:「俺爸」。八二三炮戰後,我們家老弱婦孺遷台,先住北市,後移往中和積穗金門新村與太武山莊,俺爸仍在戰地前線任公職,單打雙不打的年代,膽小無知的我,常做惡夢,夢見自己成為孤兒。與俺爸聚少離多,有時家父來台出差,在外嬉戲的我看到俺爸,不知上前迎接,只會慌亂逃回家中,向俺娘說:「俺爸來了!」看到俺爸,彷彿看到陌生人。為何慌亂?因自己耽於看漫畫閒書,課業不佳,心虛又害怕。   俺爸身材高大,不苟言笑,不怒而威,俺娘常引述二嬸當年言語,說二嬸、二叔成親後,二叔落番去拚搏,春節時,二嬸與親友打個小牌,就被俺爸責怪,二嬸常跟人說:「怕大伯遠勝怕公婆!」俺爸擔任全縣人事主管,戰地長官說不淮賭博,他就嚴格要求家人不可犯禁。   我少年不知用功勤學,俺爸非常擔心,常以家書勸勉,但我嗜讀課外書的積習難怪,直到就讀光仁中學高三,申請住校來訓練專注,遠離課外書。一年的努力,加上考試改以測驗題、電腦閱卷,我順利考上東海大學,在大學仍是窄門的年代,十萬考生只錄取二萬人,家父欣慰之餘,買小美冰淇淋請機關同仁分享他的喜悅。   俺娘當時不解我為何住校,因積穗住家,與埔墘光仁中學,路途不遠,她覺得沒有必要住校,怕我住校不舒服,伙食不佳。之後,大一新生在成功嶺受暑訓的懇親會,東海大學的畢業典禮,俺爸、俺娘都特別遠道與會慰問慶賀。   大學畢業,返鄉執教,俺娘知我修養欠佳,常勸我不可亂發脾氣,尤其不可暴怒動粗。之後,我成家、養育子女,俺爸、俺娘也都盡力協助。俺爸在我返鄉次年,提早退休,全力來修家譜,進而倡議宗親同心協力來編寫全縣王氏族譜,工程浩大,動員甚多宗親,歷經十年辛勞,總算完成,成書也被眾人稱讚。   我在金門購地建屋,俺爸特地返金勘察地理風水,幫我選定吉地籌建。俺娘常勸我善待建屋師傅,出手要大方,彼此締結善緣,日後安居樂業。一切都遵照雙親指導,兩方禮尚往來,屋主與師傅從此成為好友,屋宇若有缺失,師傅樂意迅速前來處理。   時光匆匆,不經意間,子女們長大成家立業,俺爸、俺娘卻逐漸衰老。住在中和老家的彩霞大姊又突然因病於民國八十九年底辭世,失去大姊就近照顧的雙親,遭此巨變,從此,俺娘不復笑容,俺爸也日漸失智,在我們兄弟姊妹的再三要求下,兩老陸續返鄉終老;生老病死,人所無法逃避,也無可奈何,但我們至今仍然感到不捨與哀傷。
說說祖輩的名與字
*2019/09/15
  《禮記》中有各種各樣的關於禮儀方面的記載,其中就記載了關於名和取字的禮儀。「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古代的男孩女孩們在成年的時候,父母長輩是要給他們舉辦成年禮的。在成年禮舉辦完成後,就會給孩子們取字、授字。有了字,也就代表孩子們正式長大成人了。   古代的人有名有字,二者都是由父親、尊長所取,或委請私塾老師來取,名和字在意義上還有一定的聯系,要求所謂「名字相應」,字往往是名的解釋和補充。   名與字的呼應最常見大抵有三種:第一種是相成(同訓或正訓)--名與字意義相同。如:宋.曾鞏字子固,「鞏」、「固」是同義詞(「子」則為男子美稱);蘇軾字子瞻,「瞻」是向前看,說明「軾」(車前的橫桿)的作用;王安石,字介甫,是取義於《易經.豫》:「介於石」,意志似磐石不移的意思。其他如屈原名平,字原,廣平為原,諸葛亮字孔明,周瑜字公瑾、陶淵明字元亮,歐陽修字永叔等。都是同訓的例子。第二種是相反,對文或反訓,名與字意義相反。如:韓愈字退之,「愈」與「退」為反義,有相互制衡之意;孔子弟子子貢,姓端木,名賜,字子貢。賜是上對下的給予,貢是獻東西給君王。其他如曾點字子皙,皙就是色白的意思。朱熹,字元晦。唐朝詩人王績,字無功。宋朝詞人晏殊,字同叔。這些都是反訓的例子。第三種是連義推想,如趙雲,字子龍,雲從龍。張飛字翼德,有翼斯能飛。岳飛字鵬舉等   我的家族繫屬湖前同觀公長子添生的東厝房,繁衍至二十世,有八房,即慶成、慶現、慶枝、慶華、慶玉、慶珠、慶全、慶友,在我們家的念法是「成現枝華,玉珠全友」。以前並未深究這些字與其名之間的關係。年歲漸增,教學相長,慢慢地稍有通悟。試說如下:二十世長房長子名儒字慶成,慶是湖前第二十世的昭穆,單名儒,儒者成德達材,故字慶成。長房次子醒,醒了即「現」在,故字慶現。長三子名葉,枝繁葉茂故字慶枝。四房二次子名榮,榮華富貴,故字慶華。四房三長子名瓶(盤),白居易詩「大珠小珠落玉盤」,故字慶玉。次子名蔭字慶珠,詠石榴詩云「只待綠蔭芳樹合,蕊珠如火一時開」。三子名杯字慶全,杯者,盤、盎、盆、盞之全名也,故字慶全。四子名會字慶友。《論語.顏淵》:「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故字慶友。取字的方法以同訓和連義推想為主。   從其字也可以反推族譜的名是否因「音近」而誤寫。例如我的曾祖父,族譜上寫作「蟹」,「蟹」與「會」在閩南語是同一個讀音,因此音近而訛誤。但是他字「慶友」,友和蟹並無字義上的關係,後來從神主得到印證是族譜寫錯了。祖父名岩,族譜寫作「嚴」,字溢究。按理字如果為「溢究」,名就該寫作「研」,而非「岩」或「嚴」。又如文溪字大圭,文溪與大圭並無文字上關聯,果不其然應寫作文奎,溪與奎在閩南語發音接近,不明究理的情形下,誤寫為溪。
凌霄花或者木棉
*2019/09/14
  朦朧詩派著名詩家舒婷,最膾炙人口的名詩〈致橡樹〉:「如果我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來炫耀自己/……」這是她創作於1977年一首歌詠愛情的詩。   舒婷曾談起這首詩的創作背景,讓人聽了覺得很有意思。她說:實際上,這首詩的產生既簡單又普通。舒婷回想,福建有位海外歸僑─老詩人蔡其矯,曾在寫作上給她許多提點與很大的幫助。有一回,他到鼓浪嶼作客,某晚,舒婷陪他散步,蔡其矯先生說,這輩子要找一位十全十美的女孩子好難。說他碰到過許多女孩子,有美貌的卻沒才氣,有才氣的又長得不漂亮;難得遇上一位又漂亮又有才氣的女孩子,卻很兇悍。說完,長嘆了一口氣。   那一晚,舒婷很不服氣,覺得老詩人蔡其矯太大男人主義了。回家就寫了這首〈橡樹〉交給蔡先生。後來,此詩投稿,復出的艾青收到詩稿後,建議她將詩題改為〈致橡樹〉更適切,她接受了。這首詩於1979年4月在《詩刊》刊出(一說此詩先發表於《今天》雜誌,《詩刊》自《今天》選錄)。   本文開篇所引的是〈致橡樹〉的第一段,舒婷不認同女性必須全然倚靠男性的傳統愛情觀。接著,她寫出自己理想的愛情觀:「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裡/每一陣風過/我們都互相致意……」舒婷這首詩,印證了法國十八世紀啟蒙時代著名作家蒲豐所謂「風格即人格」的觀點,此詩確實反映舒婷的人格理想,她看待兩性之間的交往,必須是平等的、比肩而立的兩個獨立個體。她以橡樹代表男性的陽剛,以木棉比擬自立自強的女性,彼此各自獨立卻又深情相對。這是她理想的愛情觀。舒婷這首詩的發表,竟然讓橡樹與木棉,成為中國人歌詠愛情的現代詩中一組嶄新的意象。   文學,其實是反應在作家日常生活之中的。我家那位老作家,心裡真是喜愛凌霄花,偏偏找來一株木棉種在身邊。與我結縭九年四個月,著實讓他煩透心了。他說:木棉有甚麼好?站得直挺挺的,那麼高大,十足的男人婆,讓人感覺很有壓力。做凌霄花多好,光看名字就充滿文氣,多麼柔媚可人。再說,攀援橡樹的高枝有甚麼丟人的?妻以夫貴,這可是中國婦女的傳統美德啊!   不是正談著舒婷,怎麼扯我頭上來了?咱們還是聊聊另一位詩人冰心吧!冰心有許多名句,我喜歡她《繁星.春水》裡的這一句話:「牆腳的花,你孤芳自賞時,天地便小了。」這句話說得多有哲理,應該是冰心對人生的思考與感悟吧!做人如果太驕傲,習慣以自我為中心,眼界就會變得很狹窄。詩人心思細膩,用牆腳的花,來形容孤芳自賞的人,真是太貼切了。你以為呢?   只見老作家乜斜著眼睛瞅著我,悻悻然說:不要指桑罵槐喔!你又在說我孤傲,妳以為我聽不出來嗎?我回答:你怎是牆腳的花?不要胡亂對號入座。你是橡樹,你是巨人,絕不會要孤芳自賞的啦!倒是我,得要警醒一點兒,在往後有限的年日裡,能不能做一株挺拔的木棉,還真不敢說。但可以確定的是,我絕不做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來炫耀自己。   書房裡的空氣頓時凝成薄霜,那張橡木老書桌都微微發顫了呢!
牽 罟
*2019/09/13
  牽罟,一種既古老又傳統的漁法,早期漁民以此捕魚為生,在大型漁船、新式漁法興起之後,牽罟漸漸式微沒落,但情感上的牽繫,文化上的遞傳,在許多推廣行銷漁業活動中,牽罟在傳承的精神下,在懷舊的體驗中,提供民眾認識了數百年前的捕魚方式,並藉以重溫先民的工作生活。   早期,凡有沙灘的海灣處就有牽罟的捕魚,每當漁汛期來臨時,漁民利用魚群最密集靠岸的時候,將一艘稱為罟船的船筏駛向大海,並在海上撒下網具,待魚群入網之後,再將魚兒全部收進網內,魚群被圍住之後,就由眾人協力將漁網拉上岸,捕獲的魚則由參與的人公平分攤,這樣的漁法發揮了團結合作的精神,也展現了臺灣先民奮力與大自然拼搏的韌性。   這種捕魚方式,在金門並不叫做「牽罟」,而是叫「牽網」!在金門話中,「牽網」與「牽望」諧音,因此又有「牽出一片希望」的意涵。這是金門地區古老的捕魚方式及技巧;老漁民合力將舢舨抬下海,並把漁網運到外海下放,在岸上的人這時展開與大海拔河。嘿咻!嘿咻!漸漸的把網拉回岸邊,當漁網收起來之際,魚兒在網中跳躍時,露出了收穫的笑顏,也體驗了牽罟和豐收的樂趣。   金湖鎮成功村的成功海灘,海域綿延約2、3公里長,海灘寬闊美麗,常有遊客到此戲水踏浪,12歲就跟著父執輩出海牽罟網魚的陳振福有感於牽罟漸漸沒落失傳,決心找回古老漁法,因而發起牽罟體驗活動,並傳承年輕一代,在他的號召下「成功牽罟班」因應而生。   「成功牽罟班」是金門碩果僅存的唯一牽罟班,早期原本尚義、昔果山、后湖等自然村也有這些漁業活動,但是近年來因為現代海洋漁源日漸枯竭,金門近海遭受大陸漁民炸魚、毒魚的影響,海域漁源生態破壞嚴重,漁業在金門已經大幅式微,捕魚人口已少之又少,最後一個班一個班都收攤,只剩下成功牽罟班一個。   金門縣成功休閒漁業發展協會,它的前身就是「成功牽罟班」,每年金湖鎮公所都會在成功沙灘舉辦花蛤季活動,為了配合這項活動,「成功牽罟班」決定擴大組織成立「金門縣成功休閒漁業發展協會」,變成社團法人。成立的目的是為「傳習先民牽罟捕魚傳統,提倡正當休閒及觀光體驗」。牽罟在傳承的精神下,不但有懷舊的體驗,也提供民眾認識了數百年前的捕魚方式,並藉以重溫先民的工作生活。   成功休閒漁業發展協會打響它的新招牌,平時班員除了出海捕魚,再平分漁獲之外,花蛤季他們也會配合表演牽罟技藝,同時將牽罟結合觀光,導入休閒漁業發展,讓遊客實際參與牽罟作業,體驗先人早期的捕魚方法,更讓漁村文化得以保存流傳。   牽罟在澎湖也很盛行,個人在當記者時期,也曾在參加法務部司法記者自強活動報名澎湖的牽罟活動,所有參與成員在一處島上,嗣漁船拉網出海後,所有團員在岸邊等候,一聲令下,大家一起開始拉網,看到魚網上的收穫確令人印象深刻,晚上的魚獲則加菜成為桌上盤中飧,賓主盡歡。   只可惜成功休閒漁業發展協會的會員年齡層偏大,都在六十歲以上,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少之又少,所以身為牽罟班最年輕的班員之一的金湖鎮代表陳向鑫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讓漁業年輕化、活潑化,若沒有新血輪加入,以後老成凋落,牽罟在金門恐怕會消失。
穿上時間鞋
*2019/09/12
  各個縣市都有具特色的皮鞋街,在台北市,則屬沅陵街。我每天上班都會經過,且常想到童年時代的兩款鞋:「中國強、「世界強」。兩款鞋跟ALL STAR的膠底休閒鞋很像,只是沒有那個星星標籤,那時候,我們都在討論一件事情,到底:「中國強」厲害,還是「世界強」更行?   那就是我們的名牌了,當時哪知道球鞋世界裡,還有耐吉、亞瑟士,以及更後來的喬丹鞋。   沅陵街位處忠孝西路、中華路、中山南路的核心區塊,是清朝的臺北城,也是目前台灣的政經與文化中心,與沅陵街緊鄰的市集就叫做「城中市場」。我每日午餐後,下樓後或向右或向左,過城中市場、轉沅陵街、再繞道衡陽路回公司,幾乎是午後餐走路線,十餘年如一日。   十分鐘路程無法消解午餐脂肪,但當作心理安慰則非常足夠了。我無法多走,因為得上樓午睡,養足下午辦公體力。   幾次與文友閒聊,提到沅陵街與鞋子,竟有多人表示,他們依然依循舊習慣,常往沅陵街買鞋。如果沒有記錯,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周昭翡就是其一、中華日報羊憶玫主編則常在附近一間雜貨店買過年乾貨。有一回還約了羊主編來找我,一起逛。對於我,重慶南路與沅陵街只是工作場所一景,對有些人來說,則具備懷舊與心理意義,當他們走上沅陵街,會想起跟父母攜手或與玩伴、戀愛對象等,一起逛了進來,如同我每次到金門後浦街頭,都欣喜它的改變不多,讓一些舊的人事物,還能夠與現在沾黏在一起,尤其聽父親談東門、西門,語調中的熟稔度,彷彿未曾遠離。   台北的發展是由西往東。站在沅陵街,看不到新興的一○一大樓,但人潮的移動猶如翹翹板的兩端,沅陵街是越來越輕了。最輕的時候當然就在早上,我每一天清晨與沅陵街的交會。如果時間緊湊,我只能快步走過,匆匆趕到公司打卡,如果時間充裕了,我就慢慢走。這時候,關上門的店面才對我產生意義。我可以想像每一個鐵門拉開的場景,我可以想像每一雙鞋被購買,踏走大街小巷的動念。我們挑了看上眼的鞋子時,內心也在做一個判斷:皮鞋時尚該上班穿、橡膠底耐磨適合踏青,設有氣墊的、通氣良好的,上班、休閒都相宜。   沅陵街,非常市中心,它散發的氣味則偏素樸,很像鄉鎮裡的熱鬧集市。商店多是老字號,擺設不強調鋪張、華麗,而以親民模樣接近我們的荷包。在這裡當店員也幸福,不需穿制服與著高跟鞋,家居而日常。這與金門後浦街頭,氣味多麼接近了。   沅陵街銜接重慶南路與博愛路,但我很容易誤以為它是一條「斷巷」。它沒有在前後兩端設置路障,它兜攏起來的氣氛常見安靜、自在。尤其在傍晚七、八點以後,我可以來來回回走上幾趟,不為買鞋,只是閒走。   常在沅陵街買鞋,買球鞋倒是僅僅一回,店面打出球鞋特價,小小註記「牛頭牌」,這鞋牌竟然還在?它曾經在西元九○年代紅極一時,隨著國際品牌進入台灣,也就沒落了。我買了雙,兒子腳ㄚ子與我同樣大小,我跟他說喜歡可以穿,但他一次也沒穿過。   對於鞋,喜歡與不喜歡,除了品味,也說明了世代。我們都穿上了,不同的時間鞋。
假想敵
*2019/09/11
  在網路看過這麼一段文字。養女兒就像種一盆稀世名花,小心翼翼,百般呵護,晴天怕曬,雨天怕淋,夏畏酷暑,冬畏嚴寒,操碎了心,好不容易花開,驚豔四座,卻被一個叫女婿的臭小子給連盆端走了!   余光中老師有篇文章叫「我的四個假想敵」,這個叫女婿(其前一階段叫男朋友)的臭小子,在余光中老師的文章裡他「很客氣」喚其為「假想敵」,並把男孩對女兒的追求看成是如作戰般的攻城略地 :「究竟是哪年哪月開始入侵廈門街余宅的,已經不可考了。只記得六年前遷港之後,攻城的軍事便換了一批口操粵語少年來接手」。在未婚的許久前讀到這篇文章時,只覺得妙趣橫生,可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面對這樣問題,直到真的是「吾家有女初長成」了,這般的危機感才悄然的在心中長了根、發了芽,且怎麼也拔除不了。   吾家有一獨生女,小時候只覺得她胃口出奇的好,動不動就盯著美食奶聲奶氣的對著我說:「爸叭,這個東西我好像喜歡吃的樣子。」如此,惹得父愛滿溢,倒也將她養得白白胖胖,帶出門去極有成就感,怎麼也沒把她和「未來式的美女」劃上等號;特別是她還上有哥下有弟,在學齡前,老婆大人更是一貫的以「自我創作」的短髮侍候,一家子出門去,經常被誤認為是帶著三兄弟遛街,其樂無比。但日子一天一天過,孩子也會一天一天長大,到了青春期,再傻的女孩子都會選擇漠視以前以為的必然,全心全意的為應然美麗的自己,刻苦奮鬥。至此,她關心用那款保養液、化妝品皮膚比較不會過敏,遠要比關心老爸喝不喝酒、腰圍有沒有超標要來得上心許多。再之後,去了台灣讀大學,早晚的晨昏定省也就自然省略得毫無痕跡,接下來,就是沒事少煩,有事再聯絡了。其間間歇得知有了處於考核期的追求者,當然,咱也年輕過,沒有追求者才更該擔心吧?到底在那個連花帶盆一起端走的臭小子還沒出現前,一切都屬於戰備狀態,倒也勿庸過度緊張,但到底自家女兒家跟你唱得是不是「空城計」,天高路遠,亦是無從得知。但就在一年級暑假前,卻是一夕風雲變色。   說兵臨城下應該不為過吧!孩子的媽說,女兒交男朋友了(啊?!)。點滴的互動與相處(什麼?!)。男孩將跨海探女友,至於有沒有含兩尊老的,就不知道了(天啊?!)。這簡直是「開門揖盜」,我雖無余老用急凍術把女兒收藏起來,或幻想自己是一棵果樹,用樹根把偷果子的小子狠狠絆一交的「異想天開」,但還真有一夕間兵敗如山倒、山河盡失的崩潰感。當然,有關男孩的「好」的情報也在瞬息間如排山倒海般的蜂擁而至,直叫人消化不良、無所適從、五味雜陳。   要我談對自家「假想敵」的看法,真說不上來,但用「敵人」來形容,肯定是太客氣了,但真要堅壁清野,又有點下不去手,畢竟最終為難的還是自家千金,特別是女兒在家中地位排前,真要硬踫硬,也沒什麼好果子吃,分寸間如何拿捏,直叫人上腦又愁心。再讀余光中《小木屐》一詩,自是心有戚戚……。   看著我的女兒/高跟鞋一串清脆的音韻/向門外的男伴/敲扣而去的背影/就想起從前/兩根小辮子翹著/一雙小木屐/拖著不成腔調的節奏/向我張來的雙臂/孤注一擲地投奔而來   一切皆因那萬惡的假想敵!
Meeting 梵蒂岡,金門不缺席
*2019/09/10
  2019年8月上旬,源自阿根廷創立才35年的天主教道生會在羅馬舉行第一屆的「道生家庭大聚會」。年輕的道生修會,是個遍布全球五大洲35個國家的國際性修會,組織有三:第一會的神父、修士;第二會的修女;第三會的平信徒。   道生會亞洲的大本營在菲律賓。臺灣的駐點,有:桃園大園、臺中霧峰、中壢埔心、臺中大里。2015年9月,道生會的瑪達拉上主及聖母之僕修女會來到了金門。 因緣聚會,金門天主堂教友隨著道生會走向國際。2016年12月,在金門天主堂服務的菲律賓籍開修女回菲律賓發終身願,金門天主教友6人,洪爸一家三口、永面夫婦、李媽,應邀前往朝聖觀禮。   在菲律賓,我們見識了道生會的朝氣蓬勃。國際性的修會組織,故每位神職人員至少會三種以上的語言,且能歌舞、能吹彈、能書畫……,多才多藝。   2019年的羅馬道生大家庭聚會,號稱會員來自全球58個國家,200多位神職人員,1000多名平信徒。臺灣、金門23人合組一團,由香港籍的張Mike神父領隊,臺灣籍的報喜修女和阿根廷籍的陳愛婕修女陪同。其中,金門教友有5人,明中夫婦、永面夫婦、李媽。   到羅馬,必然要到梵蒂岡。梵蒂岡是全球天主教徒的心靈聖地!它是全世界最小的國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國家。「國民一千,子民13億」,小,因為國土面積只有44公頃,只有臺北中正紀念堂的兩倍大,真正的國民只有千餘人;大,全世界皈依天主、效忠教宗的天主教徒約13億。因此,朝聖、觀光梵蒂岡的人潮,日日四方湧來,川流不息。   五天四夜的道生大家庭聚會,在羅馬市郊的「兄弟之家」(Fraterna  Domus)舉辦。大會以黃、藍兩色的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為LOGO,黃色代表梵蒂岡,藍色代表耶穌君王。但LOGO故意放大教堂圓頂上十字架的比例,強調大會會旨:「深化道生會大家庭神恩,期望全體會員同為基督信仰而努力。」   五天的活動,包括祈禱、會議、工作坊、退省…等。除了日日的彌撒聖祭外,白天有2場主題演講,每場演講皆由音樂演奏或聖詠團開場,夜晚則有玫瑰經燭光遊行……。其間,廣場上一直有著各種語言的神父為信徒辦告解。大會以意大利語為主,搭配西班牙語、葡萄牙語、英語。活動中,有數種語言翻譯機可供使用。   儘管語言不同,但全世界的天主教彌撒禮儀卻是大同小異的。因此,每個人都很容易了解儀式的意義,透過聆聽幽雅的聖詠,排長隊以虔敬的心領受聖體,自然地可感受到天主無所不在的祝福。較特殊的是:首次見識了烏克蘭天主教的拜占庭彌撒禮儀。   各國的助興表演,免不了互別苗頭。中國大陸團隊穿旗袍選唱〈茉莉花〉,臺灣團隊打扮成原住民,以又歌又舞的〈高山青〉獲得滿堂彩。   「文化福音化」是道生會的會旨之一。在價值紛亂的世代裡,道生會全力捍衛傳統家庭和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因此,除了神職人員外,道生會積極推動第三會的平信徒組織。期待平信徒們能以福音的精神去執行世俗的工作,從常民生活中反映出「信望愛」三德,期待平信徒與神職人員同為聖化世界而努力。   活動的第四天,朝聖梵蒂岡,在聖伯多祿教堂的大殿舉行彌撒禮。歌詠團獻唱由會士編寫的〈永恒的羅馬〉。莊嚴雄偉的聖伯多祿大教堂,是歷任教宗人生之旅的最後安息地,教堂內石雕精美,壁畫豐富,呈現了宗教與藝術的高度結合。   彌撒結束,千餘會友齊聚方尖碑廣場拍攝全體大合照。眾國歌呼,萬旗飄揚,久久不息。空拍機騰空而起,更將數日來的Meeting活動帶入最高潮。輸人不輸陣,為了突顯臺灣的存在,臺灣團的年輕隊友奮力爬上矮柱,高高揚起大面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
家有學語孫
*2019/09/09
  小孫女一歲半,正在牙牙學語。   因有姐姐當助教,她學習的效果一直不錯,比起她姐姐來,算是相當難得了。   通常我都利用上午十時前和下午五時半之後,騎腳踏車載她到村子裡兜風,順便教她簡單的兒語,我常教的有把鼻、馬迷、阿公、阿嬤、姐姐、姑姑、阿姨、阿祖,這些稱謂只要我一帶頭唸,她馬上可朗朗上口,且發音還蠻標準的。   下午五點半以後,因室內天氣還很熱,很多老一輩的宗親,習慣在大門口前,就著一張小方桌用餐,這些老者,無論是年齡或輩分都比我高,所以我一律要小孫女稱他們「阿祖」,本來這個稱呼對一歲多的孩子來說,發音是有難度的,但練習了幾次,嘗試錯誤的結果,最近小孫女已可用閩南語正確叫出「阿祖」。   小孫女頗慧黠,這幾天她已可自己辨別誰該叫「阿祖」,誰該叫「阿公」了,連難度更高的「叔公」也叫得出來,讓我驚喜萬分,可是忽一想,我並沒教過她「叔公」啊?那到底是誰教的呢?回家之後,我把這個小小的發現告訴內人,只見她笑著說:「是我教她的。」原來這位叔公跟我同輩,只是年齡小我甚多,而他就住在我家附近,內人每天陪孫女出門,經常會遇見他,時常稱呼的結果,儘管「叔公」再難叫,也難不倒她了。   小孫女的口頭禪是「好笑」和「吃一口」。她看到姐姐在看電視,只要劇情讓姐姐笑,她也跟著笑,然後把眼睛瞇成一條線,頭舉得高高的說「好笑」。有時她看到大人有說有笑,這時不管她在做什麼事,也同樣會把頭抬得高高的連說好笑,逗趣的表情,時常連大人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她另一個口頭禪是「吃一口」,這是到目前為止,她唯一說得出來三個字的詞兒。只要有人在吃東西被她發現,她一定火速的趨向前去,然後說「吃一口」,這時,你不讓她吃還不行,她非吃一口不可。   通常我拗不過她一再「出去」、「出去」的聲聲催促,只要早上喝過牛奶,大人幫她換了衣服,她一看到我,就會一直重複「阿公」「出去」,這時,她外出的時間到了,這下子,不虛應一下故事可沒完沒了,我只好放下手頭工作,陪她到門口或村子裡繞個幾圈,傷腦筋的是,時常我都頭昏腦脹了,可是只要一進家門,我們祖孫才一坐定,她那「阿公」「出去」的指令又下達了,真拿她沒辦法!   寫到這裡,真有點心酸與難過,因就在一個多月前,她要跟姐姐上樓,才爬了幾個階梯,我叫她不見回應,我連忙起身,直奔樓梯前,才踩了兩階,就以「出去」騙她,試圖阻止她繼續爬,因她剛學會走路,步履還不穩,沒想到她一聽到「出去」,就急忙轉身,正想走下樓梯,不意腳步一個踉蹌,竟跌了個四腳朝天,我伸手要接抱她,已來不及了,結果她的額頭撞破了一小洞,流了一些血,哭得非常傷心,我在和內人忙著安撫並幫她止血,深深內疚於自己的疏失。   現在每載她出去兜風,我都會心疼的看看、摸摸那個小傷口,好在小孫女的膚質極佳,那個疤痕已幾乎不見了,一顆懸盪的心,至此才稍微平復。   家有學語孫,家有學步孫,每天只要看到小孫女那舉得高高走路的雙手,小屁股一路搖擺地向我跑來,然後撒嬌地說出「阿公」「出去」「吃一口」,無論自己再如何疲累,都是最佳的補藥啊!
山西關夫子
*2019/09/08
  太行山之東─山東;太行山之西─山西。山東一人孔夫子;山西一人關夫子,一文一武,太行太古出聖賢。曾經山東拜謁過曲阜孔廟、孔林,三度山西,此行走運城,解州拜關廟。解(ㄏㄞˋ)州古稱解梁,是三國蜀漢名將關羽的故鄉,關帝廟位於中國山西運城市鹽湖區解州鎮。廟創建於隋,宋朝重建,後屢建屢毀,現在的廟為清康熙時重建的。關帝廟為東西走向,南北分開,共有殿宇百餘間,氣勢雄闊,占地廣大,被視為「武廟之冠」。   金門民間,一般家中都供奉的神尊─觀世音、土地公、司命灶君。我大樓新房,依例也供神,新刻了較大尊的神像,把灶君換成關公,每晚虔誠上香祝禱。從小我家香案上,就供奉一部木刻版的「關帝爺經」,我想是前清出版的古籍,紙薄如蟬翼,有些破損,線裝失缺封面,第一頁是脫落的關帝繡像,所幸自家做的鐵盒玻璃蓋,密封六十年,才能保留至今。「關帝爺經」是小時我家大哥,帶我唸過的夜課,我搬新家,就一直供在新家的神案上,很少去翻祂。   這次山西回來,認真把這本古籍翻了幾遍。也參考太武山帶回新印的「關帝經」,才發現這一本是朱熹刪定玉泉真本「古佛應驗桃園明聖經」,家宅供此經,妖魅化為塵。唐儀鳳元年,六祖建剎玉泉山,立關帝為伽藍之神,有一和尚夢受此經,憶寫傳刻經文,以廣傳天下。可能經過各朝各代,各地的複刻,才有我家這本,也是古籍,肯定不會是武則天那時候的玉泉真本。   「桃園明聖經」我常念的這一段:「太上老君三界靈,眾聖五嶽雷電神,五湖並四海,日月斗星辰,天下城隍聽號令,萬方土地各遵行,值年值月將,值日值時神,夜差黑煞帥,日命皎潔兵,來往細察鑒,不得漏毫分,會同家宅鬼,著令司命君,如有虔頌男和女,速速報知聞。」關帝太上神威,英文雄武,精忠大義,高節清廉,運協皇圖,得崇衍正,掌儒釋道教之權,管天地人才之柄。是伍子胥五轉作忠臣,管盡天下事,連錢塘江的事都管,晝夜領潮行。   在台北讀書時,班上女同學送我一部,漢文原版「三國志演義」,16開函裝全四集,昭和19年(1944)出版,台北市太平町南方雜誌社發行。現在我當作是古籍一般珍藏著,當時也只是胡亂的翻翻,也不知道有沒有讀完,當然有讀到關公的義薄雲天。火龍燒赤兔,水獸煉青鋒,臥蠶眉八字,丹鳳目雙睛,五龍鬚擺尾,一虎額搖身。一點忠心昭日月,千秋義氣壯乾坤。   想當年曹操為攏絡關公,納為己用,授漢壽亭侯印,上馬贈金,下馬贈銀。最後關公還是封金掛印,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找他哥哥去者!赤壁之戰,曹操割鬚斷袍,敗走華容道,關公簽了軍令狀,在此候斬曹操,關公放他一馬,還了人情債,孔明也不以軍令狀從事。在當陽關公為手下所害,割頭裝匣送洛陽,向曹操表功,開匣時關公突張兩眼怒瞪,曹操嚇了半死!厚葬關公。所以關墓有二處,身在當陽,頭在洛陽。   有詩讚之:「平生大志在春秋,磊落昂藏逈不侔;吳魏有才何足數,披圖爭識漢君侯。」關公一生,以心為主,以仁義為綱,忠孝廉節,愛人愛物為目,知行並進,天人同歸為究竟!
共 6212 筆資料,第 1 / 622 頁,每頁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