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看烏番叔的另一個角度 ─在記憶深處的春枝
*2018/08/30
  《烏番叔》連載完了,竟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像是西餐,吃飽了,還等待著最後一道甜點。幸好,作者又端出了--在記憶深處,寫在《烏番叔》出版之前的文字,不知道是不是《烏番叔》這本小說的序言,但從某個角度看像是補白,至少滿足了你心中那塊尚缺一道甜點的遺憾。   飽足之後,慢慢的卻也浮起自己在記憶深處,不想再探究的隱傷。落番人的故土,是金門;但對到金門服務的軍人們來說,那是西出無故人的前線,那是君莫笑的醉臥沙場,身上竟多少都帶有烏番叔的部分身影;更深切地說,在每個年代裡,凡是離鄉背井的外出人的背影裡,都可以看到烏番叔某些影像與相似遭遇。   記得那是約在半世紀前的一個黃昏,軍方的碼頭是個管制區,立著一道網狀鐵門,就像隔開了兩個世界。海誓山盟的你們,四手透過門的隙縫緊握。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孩,蓄著一頭俏麗短髮,慧黠的雙眸裡盛滿了淚水,囁嚅又哽咽地說:「我-會-等-你!」你回說:「一定要等。等我回來,娶妳。」   只是距離啊!遙遠地距離,隔開了聲音、影像,模糊了空間,也模糊了所有的海誓山盟。你在遠方,借著紙筆,寫你的思念,畫你的孤寂,描摹你們的日後……,疊疊的情書,厚重,一月兩次的運補船巨大,足堪負荷。只是漸漸地,你在回信中嗅出了異樣,沒有了濃情,少了蜜意;那種淡淡液化如白水地感覺,你飲嗅遞出其中的變化。那是分手的前兆,是不說再見的隱喻;漸漸地,終於沒有了回音。任你在彼方嘶吼哀號檢討反省祈禱,上帝沒有回答,你不知她去了何方!   你在痛苦中翻滾。你不知做錯了什麼。只覺得那是種懲罰,是一種上帝的戲弄。你怨天也尤人。只到有一天,你突然想到如果你是她,你會如何?薪水不多,經常離家,社會地位低落……,你會如何?幸福,不是口裡的聲音;保證,不是信裡的文字;一個初階軍官,社會地位低落,薪水不高,四處流盪,列表的項目都是減分。愛她,就不要害她。你諒解了她,同時也解放了自己。你不再找她、求她;四十多年過去了,她仍是你心裡的春枝,沒有恨沒有怨;儘管偶而仍會在腦中浮起她依稀的聲音及倩影與稍帶著一點苦澀。
公車族
*2018/08/30
  我喜歡搭公車。不管是過去或是現在。   不論是急促的早晨,抑或是漆黑的夜晚,我總習慣搭乘。它對我而言是種溫暖,更是種永恆的信賴。   我與公車有著不解之緣,求學階段,總要趕搭早班的公車,運氣好若有座位,還可在車上假寐片刻。車子經過太湖,可選擇在此下車,但我總習慣到山外車站再行下車,只為了口腹之慾。買個蛋餅加油條佐辣醬,奢侈些就再加個花生湯。   最早,上下車是用剪票的,我都購買月票。後來為了提升公車的使用率,改用免費的電子票卡。我更愛搭公車了,隨著公車的腳步,我到過越來越多的自然村。但不管我到哪,都必須到山外再轉車,因此我最熟的市區,就是新市了。   離開金門之後,我到淡水賃居,還是得從捷運站轉搭公車到居住的社區。經過淡海新市鎮,又讓我聯想起故鄉的新市里。後來結婚遷往台南定居,我又居住在新市區,這大概是一種緣份。   不管到哪,我都是永遠的公車族。在公車上,見識人生百態,有乘客間互相支援零錢的溫馨,也有亂伸鹹豬手的浪子;有火爆蠻橫的司機,也有服務親切的駕駛。我腦中總記得那段故事: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嫗,手提著一捆棉被,一些什物,看似在街頭流浪許久。她站在街頭揮著手,計程車、公車,私家轎車,一一疾駛而過,無人願意下車搭理。   這輛公車的年輕司機卻忽然停下,打開車門,貼心的幫老嫗將隨身的家當扛上車,並付清她的車資。當前排乘客嫌惡的掩上口鼻,移開位置,他連忙道歉,並引導著婦人就座。   在我下車前,我瞥了貌似街友的婦人一眼,她的眼角濕潤,有些瑩光。這天,我湧上許多感觸,這位平凡不過的司機,讓我見到世間最美的風景,原來一份體貼,是如此動人!
英魂入夢─空軍節前夕憶表弟 (紀念殉職之表弟洪世豪)
*2018/08/29
    阿豪,好久不見了。昨晚又夢見你,想是因為你太太路過我家來看望我的緣故吧!看得出來她正努力著開朗的生活─即使沒有你。現在她的生活非常多彩多姿,除了本身就擅長的油畫,還學會了捏黏土,職業水準喔!她已經開班授課了,教小孩也教社區的阿公阿嬤。我想你也會很開心她找到一片天地能自由揮灑,我知道你心疼她,也深愛她和孩子們。孩子們都成長得很好,她是個很用心的媽媽,家人們也多方關照著,請你放心。     身為表姊的我很想幫點什麼忙,但卻沒幫上。唯一一次招待她去參加一個活動,卻因行程太緊湊,以及對進階活動推動得太兇,而讓她匆匆折返,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真的對不起,姊沒幫上忙。   其實和你之間的感情頗微妙,雖然不是親姊弟,但出生日期近,兒時偶爾會被放在同一個搖籃裡,感覺就是莫名的親近。童年時在我家雖然也有許多堂、表兄弟姐妹,但都比我大得多,在常往來的親戚中,你幾乎是唯一一個比我小的(除了羅厝的表弟們),讓我也有了「當姊姊」的開心與自豪。你生性憨厚樸實,我卻是古靈精怪加點叛逆,甚至偶爾也會欺負一下善良的你;現在想想真是汗顏:怎麼就沒為你做過一點好事?   謝謝你一直包容我、尊重我,也支持我。我很想念你,如果遇到了性格和笑容和你相仿的人,我就會忍不住莫名地對他好(有次在國外遇到一個台灣男孩搞丟了行李,我陪著他幫著找回來了)。你憨厚質樸的笑容,讓人一看就知道你的善良純粹。我本擔心善良如你,上了空軍官校會不會被欺負?沒想到從你口裡聽到的都是「長官對我很好」、「大家都很照顧我」……我心裡暗想,這真是傻人有傻福,善良到別人都捨不得欺負的程度了。(還是你自動過濾了?)   其實我作夢都沒想到你會去當空軍,還開飛機,因為從小你就是最愛哭的那個;每次和你、你哥一起玩水球,球都還沒丟過去你就哭了,然後我們兩個馬上被姑姑罵。這樣性格的你,後來居然去開了救援直升機,難以想像這須要多大的突破和勇氣!我想,是你與生俱來的善良,以及你的使命感、責任感,讓你變得如此勇敢吧!如此堅定無畏,真是符合姑丈給你起的名字:世豪,蓋世英豪,你當之無愧。(雖然你軍中的長官幫你改了名字,但是我還是喜歡你的本名)   憶起你就不小心落了淚。其實我平時也小心翼翼地不去特意想你,因為我怕自己會哭。你出事的時候,我人在大陸,是朋友阿銘十萬火急的打了好幾個電話,說你出事了;他跑到基地去打聽你的消息,但軍方說不是親屬不能進,所以他急急打來問你太太的電話。我當時只覺得眼前一暗,整個人一下子像石頭似的僵住了,完全沒法回應,也沒法思考。「這怎麼可能?」我心裡慌亂起來,只希望阿銘是跟我開了一個惡毒的玩笑……那時,身邊的朋友安撫著快要崩潰的我,我的腦子裡只有自責和焦心。「你這個姊姊是怎麼當的?」我自問。   儘管大家心急如焚,但無奈,搜救未果,也未尋獲你的遺體,軍方宣告罹難了。我和爸爸在尚義機場等待從出事地點回來的姑丈一家,大夥一臉的疲憊、沉重與失望,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無言地陪伴。我給了你太太一張卡片,那是我外公去世時我寫給我媽的,內容大致是這樣:「人的一生其實有三階段:母胎中的十個月、地上世界的生活以及永恆的靈界,人在地上的生命結束之後,就如同毛毛蟲蛻變為蝴蝶,去到了得以玩味花香及漫天飛舞的新天地,開始了生命的另一個階段。死亡,就是在靈界的出生,而非生命的終點;只要心繫彼此,未來在靈界還是可以相見的。」這是我在教會學習到的內容。後來,我自掏腰包幫你做了「解怨」﹝有助於亡者更順利地前往靈界,性質類似超渡﹞;在你生前沒能為你做什麼,至少要好好送你這最後一程。   我很感謝文鮮明牧師的教導,讓我知道如何面對死亡、面對生命,並走出以往自悲自憐的象牙塔,為他人而活;甚至,靠著他所傳授的「人生原理」,解答了我自十五歲起質疑的生命意義,拯救了曾因為通靈體質而陷入恐懼、絕望的我。「原理」讓高中時期因夢魘而一度想休學和自殺的我,如今能有著絕對的安全感和確信,並且擁有了幸福的家庭,在家庭中修正、成長。因為曾在地獄中煎熬過,好不容易找到出口後,便立志奉獻與回饋,所以大學畢業後有好幾年時間,一直在非營利組織當志工。   阿豪,你是少數認同我當志工的人。你的鼓勵和認同,給了我安慰與力量。我們之間的情誼,看似平淡,但卻有著一份無以取代的純粹與信任;即使當時我是拿著微薄薪水的志工,而你是帥氣多金的飛官,但你一直真誠地肯定我的奉獻與熱忱,也不會因為我參加的教會曾有些不實的傳聞而隨便論斷,或有意疏遠我。我知道你信任我,你也信任我的選擇。這一點,坦白說我身邊絕大多數人都做不到,他們寧願相信網路上的陳年流言,也不願正視我參加的教會(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俗稱統一教)連續十年獲內政部頒獎的事實。   記得有一年過年,我想給你的孩子們包紅包,你說:「真的不用,我們是自己人,真的不用這樣,不用管那些習俗,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一般而言,自尊心強的我是會希望對方收下的,但是你的誠懇和溫暖讓我沒覺得有一點難堪,反而覺得被安慰,所以我就順了你的意。其實有時候,即便是親人都曾讓我覺得很難堪,他們覺得我不求上進。呵呵,人各有志吧!要走這樣一條求道的路,就註定了要持有寵辱不驚的心態,好強如我,面對別人的疏遠、嘲諷、輕視,我也不是毫無感受,波瀾不興;但是我心裡很清楚,我不想成為面子的奴才,既然身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我現階段的責任,就是給他們一個充滿安全感的家。   人近中年,愈發體會人之間的情誼容易隨著財富、地位、環境、學歷等的差距而變質,很多昔日的好友現在話都說不攏了,還能促膝長談的寥寥無幾,特別是有些人看不起全職的家庭主婦,呵呵。不過我倒是挺樂在其中的,在蟲鳴鳥叫的環境中養育幾個小娃兒,和老公共同經營一個美滿幸福的家,過著安詳知足的生活,然後,花點時間心力來做做公益,做完心裡份外踏實,很有幸福感。我想,你這麼支持我,是因為你感同身受吧!曾問你為什麼去海鷗救難隊?你的回答很簡潔:「救人後的感覺,很爽!」阿豪,我真的以你為榮,也以你為標竿。   我常常想起你、你媽,以及和你一起渡過的那段童年,特別是在你家渡過的日子。那些日子就像是在我孤獨童年中的彩虹,那麼絢麗而溫暖,美得刻在我心版。我現在常常琢磨著,要買個大蚊帳,架在院子裡,然後鋪好涼席、備好蚊香,一大家子在徐徐涼風中入睡,還有滿天星斗與蟲鳴作陪……就像我們小時候那種沒冷氣的日子,物質簡約,卻覺得擁有全世界。   阿豪,感謝有你的陪伴,豐富了我的生命,雖然這陪伴真的不長,但是,你的好、你的善良及勇敢,已成為永遠的標竿和典範。我很高興你來到我的夢中,願你一切安好。我想,等到我該辭世的那天來到,我也會因為可以和你相見,而放下不捨,瀟灑地去吧!約好了,在另一個世界,我們還要一起過生日、一起吃蛋糕……並且,一起看顧我們在地上的家族,你說好嗎?我寫了一首詩送給你,等你的孩子們稍長,我會把這首詩送給他們,向他們說:「你們的爸爸,是蓋世英豪,是了不起的偉人。」   洪荒之力施援手  世界周遊乘風過   豪氣干雲無所懼  君子義膽千古流 想念你的咪咪筆 (稿費捐家扶中心)
【科幻沙龍】 克 隆
*2018/08/28
故事綱要   研究克隆(複製)和誘導性幹細胞的王教授,結婚十年,妻子做過多次人工受孕、七次試管嬰兒,都沒能成功。第八次做試管嬰兒,王教授用他自己的細胞培養了一個克隆胚胎,伴隨兩個受精卵胚胎一同植入妻子的子宮,這個克隆胚胎竟然著床,就在這時,王教授被診斷出凶險的胰臟癌……。   王太太摸著肚皮,低聲對她先生說:「我會保住肚子裡的孩子,讓他生下來,你會看得到他的,你一定看得到的。」   臉色有點蒼白的王教授展開眉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謝謝。」   「還有。」王太太目不轉睛地望著先生:「我昨晚睡不著,想出一個主意,我最近一次取的卵,還有五個凍著,我們還有機會啊!你也去凍些精子吧,等肚子裡的寶寶生下來,再去做試管嬰兒,說什麼也要生個有我也有你的孩子。」說著眼框已經濕了。   王教授緊握著妻子的手:「妳都幾歲了,四十歲以後試管嬰兒的成功率不到兩成,做了七次都沒成功,這次再試,著床的卻是個克隆(複製)的,精卵結合的那兩個又沒成……」。 「這是上天的意思。」王太太哽咽著打斷先生的話:「這是上天要我把你留下來!我生的不是我們兩人的孩子,而是另一個你,……」說著仰起來親著眼框已濕的先生。   王教授把妻子推開,以類似命令的語氣說:「把他拿掉吧,重新去做,趁著我還在,生個有妳也有我的。」   王太太不假思索的搖著頭:「這是上天給的,誰也拿不走。你檢查出病來之前,我的確想把他打掉,只是說不出口,心想,自己豈不成了代孕的孕母!可現在他是我的寶貝,說什麼也要把他保住。」   王教授的雙手按著妻子的肩膀,深情的凝視著妻子,以歉疚的語氣說:「我用老鼠做實驗,平均三百個克隆細胞才有一個會細胞分裂,發育成胚胎的比率更低,人類的我沒做過,我只是想跟著受精的胚胎試試,想不到只用兩個卵,竟然就有一個細胞發育成胚胎,我真的想不到啊!」   「所以我說是老天給的。」王太太擦擦眼淚:「明天你就去凍精,趁著身體還行,趕緊去凍。把你檢查出病來的事告訴小張,就說是我叫你去凍的。」小張是王教授的高中同學,為王太太做試管嬰兒的婦產科醫師。   「妳都四十一了,這幾年打了多少針,受了多少苦,不忍心讓妳再受折騰。」   「你要讓那些取出的卵子白凍了是不是!」王太太有點激動:「小張說,連克隆的胚胎都能著床,可見我的子宮和內分泌沒問題,可能是卵的問題,只要篩檢出正常的受精卵,成功率就會大增,小張說,他可以請醫學中心幫忙篩檢。」   王教授沒接腔,王太太繼續說:「即使到時子宮真的不行了,還可以到美國找人代孕,美國代孕是合法的,咱們有兩幢房子,賣掉一幢差不多就夠了。你知道你老婆的個性,決定了事,是不會改變的。」   王教授見妻子已下定決心,只好點頭,妻子滿意的把頭埋在他懷裡,王教授撫摸著妻子的頭髮,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掛在床頭上的巨幅婚紗照,思緒回到十年前……。   王教授在某大學生科系任教,做幹細胞和克隆方面的研究,或許過於專心學問,拖到三十五歲才動了結婚的念頭,在朋友介紹下,經過短暫交往,翌年和小他五歲的妻子結為連理。 兩人成婚時,王教授已三十六歲,妻子已三十一歲,年紀都不小了,都想趕緊生個寶寶。從度蜜月起,兩人就密切配合,又是計算排卵期,又是看中醫調理,努力了五年多,雖然懷過一次,卻很快就流掉了。   這時王太太已三十六歲,夫婦倆意識到已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耗下去,必須借助科學方法,也就是做人工受孕或試管嬰兒。夫婦倆去求教小張,小張建議先做人工受孕,如不成功,再做試管嬰兒,從此他們的夢魘就開始了。   在正常情形下,成年女子每個月只排一個卵。為了提高人工受孕的成功率,妻子要服排卵藥、打排卵針,讓卵巢同時排出好幾個卵,然後測好排卵期,把經過洗滌、篩選的精子送進妻子的子宮腔,讓精子游到輸卵管,和卵子受精。他們做了五次,只有一次著床,可還是不穩,沒能懷住。   接下去的試管嬰兒,服的藥、打的針更多,排卵當天,醫師用陰道超音波,定出卵泡的位置,然後用中空的探針從陰道壁插進卵巢,抽出的卵泡液,篩選出卵子。接著取出幾個放進試管,和經過洗滌、篩選的先生的精子受精,剩下的卵子冷凍保存著備用。   受精卵在試管裡培養約五天,經過顯微鏡檢查,如果確定已發育成早期胚胎,就經由陰道、子宮頸植入子宮腔內,如果能夠著床,並繼續發育,才算初步成功。如果沒能做成,要隔好幾個月才能再做,這是極其折騰人的事。   王太太取過三次卵,做過七次試管嬰兒,仍然未能生下一兒半女,王教授建議放棄算了,無兒無女也有了無牽掛的好處,可王太太就是不肯罷休。轉眼王太太已越過四十大關,連醫師小張都認為沒什麼希望,沒想到最近做的一次卻懷住了!   這次王教授說服小張,讓他用自己的體細胞克隆的胚胎也跟著試試。克隆人類各國大多明令禁止,王教授和小張之所以冒大不韙,一則他們是從小玩在一起的老同學,不會洩露出去,一則王教授估計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小張也認為王太太體質有問題,根本就不能著床,何不做個順水人情。王太太的態度是無所謂,只要不影響精卵結合的胚胎就行。   王教授早年做克隆方面的研究,近年以做誘導性萬能幹細胞(iPS)為主,也就是將已分化的體細胞,初始化成具有多方面分化能力的萬能幹細胞。這類研究並不新奇,日本的山中伸彌就以這方面的研究獲得二○○七年的諾貝爾獎。王教授研究出一種較為簡便的方法,提高了細胞初始化為幹細胞的成功率,在這一行也算是有一席之地。   這些年王太太取過三次卵,做過七次試管嬰兒。王教授徵得妻子同意,向小張要了兩顆第一次取的、冷凍保存的卵,利用類似桃莉羊的技術,先把這兩顆未受精卵的細胞核用高劑量輻射破壞,再讓它和由自己細胞初始化成的萬能幹細胞融合,然後放進試管裡培養,有一顆竟然出乎意料的開始細胞分裂了。   這次小張在王太太的子宮內植入兩個受精卵發育的試管胚胎,和一顆王教授用自己的體細胞克隆的試管胚胎,結果有一顆胚胎著床,經過細胞檢測,著床的竟是王教授用自己體細胞克隆出來的那一顆!   這個結果讓王教授和小張醫師都大感意外,小張也因而悟出,從前幾次沒能著床,可能是王太太的卵有問題,只要做「著床前基因篩檢」(PGS),評估受精卵的染色體是否正常,就可提高著床率。他的推論使得王太太再次燃起希望。   至於王教授,他的感覺很複雜,哺乳類克隆已很平常,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研究。再說,他不是自戀之人,生出一個遺傳資料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嬰兒又怎樣?他有點後悔當初基於好奇和好玩,讓小張植進妻子子宮一顆自己細胞的克隆胚胎。如果這次妻子真的懷住了,將是自己的兒子還是弟弟?想不到法學界和宗教界所擔心的倫理疑慮很可能落在自己身上!   王太太的感受更複雜,總之既沒有欣喜,也沒有不悅,倒覺得有點荒謬。她做了那麼多次人工受孕和試管嬰兒,深知從著床到在子宮裡穩住還有很多變數。如果隔一段時間又流掉了,或許會有卸下負擔的感覺,到時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就可以利用小張說的著床前基因篩檢,再做一次試管嬰兒,她對自己生養一個小孩從沒絕望過。   轉眼過了三個月,王太太肚子裡的胎兒似乎已經穩住,然而就在這時,竟然響起一聲晴天霹靂!近半年來王教授臉色發黃,經常感到腹痛,胃口變差,體重也有減輕的跡象,到一家醫院做健檢,報告書上赫然寫著pancreatic cancer(胰臟癌),要他盡快到醫院接受治療。查閱維基百科,胰臟癌如不接受治療,餘命大約只有半年,治療的話大約可活一年,五年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五!   王教授的思緒從回想往事回到現實,和掛在床頭上的婚紗相對照,夫妻倆為了生養個孩子,身心被折磨得何止老了十年!王教授把埋在自己大腿間的妻子扶起來,在她沾染著淚痕的耳際輕聲地說:「一切聽妳的,明天就去凍精,再去住院治療。」   王太太再次抱著王教授,又是親又是哭又是笑,口中喃喃地說:「要是孩子生下來,就取名克隆,王克隆,你說呢?」   「都聽妳的。」王教授抱著妻子,抱得緊緊的。
社區發展協會參訪活動
*2018/08/28
  行雲悠悠,越過山巔,飄向大海,白蒼蒼的雲絮,清清楚楚印在金湖鎮蘭湖的水面上。春去冬來,歲歲年年,日子就在平淡中一天度過一天。然而,一大清早,金湖鎮蘭湖日間照護中心就已忙忙碌碌,康復列車開始啟動,巡迴載著需要照護的長者陸陸續續抵達日照中心。   教室裡坐滿約30位長者,9點開始,一系列活動依序展開。照服員們熟悉的技巧帶動長者動動腦、拍拍手、踢踢球、踮踮腳,伸伸懶腰等團康活動。休息時間喝喝水、吃點心,中午共餐,午休過後玩四色牌、下棋、聊天、唱歌、運動、散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直到下午4、5點再分批送回家,晚餐和家人團聚,享受溫暖的天倫之樂,一夜好眠後,期待「明日再相會」。來到蘭湖日照中心的長者,一起說話聊天做運動,可以交到許多好朋友,心靈得到寄託,感覺自在與滿足,笑口常開,眼不花,頭不暈,手腳靈活,增強自顧能力。長者健康,子孫安心。假如您有生活上的壓力,長者無從托顧,可向蘭湖日照中心詢問,經登記評估後,政府分等級補助(身障手冊低、中、重度,弱勢族群分低收入戶……等等)有了政府機構支援照顧,孩子們放心工作,家庭幸福美滿,全家精神生活才能踏實。   10點參訪大同之家,幽雅的環境就像自己家一般清閒。佛堂禮佛,公園散步,樹下聊天,探訪親友,市場閒逛,籃球機前面投籃,撞球室撞球,閱覽室閱讀書報,喝茶,淺嘗咖啡,玩四色牌等等,都是悠閒娛樂!年節前來慰問的機關單位、社會團體絡繹不絕。兩岸文藝交流,戲曲表演,文康活動,幼稚園,中小學,高中社團,大專以上,社區土風舞,合唱團等等,不管遠到或轄區內巡迴表演都帶給長者無限歡樂。閒暇還可以畫畫、剪紙、闖關遊戲、搥背按摩、太極養身、注意交通安全宣導、預防摔倒演練、歌唱舞蹈等等。生活在大同之家,每位長者都身心健康,精神愉快。早期民風保守,以為把長者送進大同之家是不孝的行為。如今,優美的環境,細心的團隊,把長者照顧的無微不至。90歲以上人瑞好多位,還有一位102歲的長者,記憶超好,精神抖擻,天天希望有人陪伴她聊天。現在,65歲以上長者想住進大同之家已登記的(70幾位)正等待中。   中午11點30分來到烈嶼鄉青岐社區發展協會,寬敞高挑的共用餐廳,明亮整潔。在此共餐的長者已從51位增加到91位。「共餐」與「供餐」不同,行動不方便的長者無法前來餐廳,提供的餐盒稱「供餐」。「共餐」是大家齊聚一堂,享用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重點就是要老人家走出家門,大家相聚一起,互相關心,過著團體生活,參與共同遊戲,心中有共同目標,可以放鬆自己,舒暢身心。   營養師開的菜單,食物種類豐富,新鮮營養,葷素均衡。圓桌一坐,有如一家人,話匣子一打開,天南地北,無所不聊。聊天中,增長許多見聞,不再是孤獨的自我,空氣中充滿歡樂的笑聲,哪有空閒去管他人瓦上霜,這是烈嶼鄉青岐社區發展協會營造出來別有洞天的老人樂園。   政府設置的安養機構如:日照、長照、安養、共餐、供餐,現已如雨後春筍安定茁壯。目前,前瞻性的計畫,希望能在社區發展協會設立關懷據點。讓老老小小在自家巷弄就近照顧,不用寒冬酷暑疲於拚命接送,省時省力,方便又安全。因此,凝聚大家的共識和向心力,深耕社區,為自己社區謀福利,是趨勢,也是重要課題。現階段的參訪、取經、學習,感受到別的團隊齊心努力,展現的「真、善、美」清香芬芳,令人感動,也是大家學習的指標,語云「施比受有福」假如大家都能集思廣益,群策群力,團結力量大,一起幫助需要幫助的族群,無論您站在哪個角度都是一種福氣。(稿費贈金門縣身障家長協會)
共 24307 筆資料,第 67 / 2431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每日一語: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