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新春的期待
*2019/02/04
  幾波寒流冰凍刺骨,讓人驚覺現下正是隆冬時刻。晝短夜長,加上農曆新年即將蒞臨,見到鏡中的髮梢已有點點斑白,原本的烏頭少年,不敵歲月的戲法,魚尾紋在眼角漾開,眼袋似裝滿時光的淚痕,飽滿欲滴。   新年似乎沒有往年的刺骨,對於即將返鄉探親的我而言,不啻是天大的福音。自從在台南定居,只能利用寒暑假的時間匆匆返回摯愛的島嶼,然後帶著滿腔的思念離去。   期待新春,在風和日麗的清風徐來,踏足花團錦簇的林務所花園,錦鱗游泳的水試所魚池,蓊鬱扶疏的農試所苗圃,以及駿馬奔馳的畜試所馬場。連假中最令人期待的就是四個試驗所的活動,我曾與家人一起滾著牧草體會牧童的辛勞,一起推著石磨磨麥了解農家生活,最令人期待的是攤商雲集的園遊會,島上知名的攤商齊聚,省去各個鄉鎮奔波之苦,就可大快朵頤。   此次,除了圍爐的親人之外,也盼望見到久未相見的昔日同窗,再一起憶當年,話今朝,攜眷扶幼,那是多熱鬧的景象。原本的慘綠少年,一晃眼兒女已成群,不談當年的熱血抱負,取而代之的是滿口的育兒經。   大橋是否即將竣工?上次至烈嶼已是多年舊事,遠眺著一水之隔的彼岸,湧起一股年少情懷。十多年前,偶然在報上見到攝影比賽的訊息,瞬間熱血翻騰,憑著有志者事竟成的傻勁,央求好友指導一二,就跨海取景。一下碼頭,就有運將提供導覽方案,短短的兩個小時,似乎能將島上景點遊歷。至於後來比賽的結果,自是鎩羽而歸,也讓我了解術業有專攻,絕非一蹴可幾。   又有一年,好友聚會,相約渡船至頗負盛名的廟宇添緣擲杯。牽著機車至甲板,風浪不興,一路平順。途中雙掌合十,期待神明眷顧,憑空多了代步工具。向廟方繳費之後,手裡拿著擲杯,是否能夠連續三次成功晉級呢?猶在忐忑間,結果手上一個顫抖,第一擲就慘遭淘汰。一行人空手而歸,沒有失落的氣氛,感受到濃厚的年節氣氛。聽聞近來島上又有沙溪堡、步槍館等知名景點,加上有電動車可供租借,又燃起我的好奇,想一親芳澤。   北風不再凜冽,楊柳風輕拂心扉,春的使者已釋放希望的訊息,讓思鄉的遊子期待回到這塊土地的懷抱。新春的到來,讓人雀躍了起來,故鄉,我回來了!
屋瓦上的狗尾草
*2019/02/03
  天濛濛亮,太陽都還沒起床,還沒上工去揭開這新的一天。   貞節牌坊旁,一個小角落的一幢低矮的小屋子,屋內比馬路還低上一階台階。老林已經起身,伸伸懶腰,想把昨天殘留的疲憊也給趕走,可這些勞累卻像不小心踩到地上那嚼過的口香糖,怎麼甩也甩不乾淨。室內昏暗的五燭光燈泡,把房內照出一種滄桑、斑駁、老舊的傷痕。老林用力撐開下垂的眼皮,蹣跚地走向門口的貯水罐子,用杓子舀了舀水,漱漱口,順道雙手潑起水往臉上抹了抹,象微性地完成了一天開始的儀式。   街道上,燈火可是被戒嚴的。在昏暗的五燭光燈泡下,隔壁的賣菜攤也開始張羅了。兩道車燈漸漸的靠近,一輛軍用卡車開了過來。上星期就訂購了不少菜色,高麗菜,花椰菜,大白菜,還有其它林林總總的菜色,早已預備好放在靠近大門的位置。車上下來了兩位新兵,賣力的把菜抬上車,今天部隊要加菜。賣菜姨拿了張單子讓採買簽字,一手還拿了杯熱的、冒著煙的三合一咖啡。   卡車調頭駛向不遠處賣雞肉的攤子,跳過了豬肉攤,今天部隊自行處理了一隻自己養大的公豬。雞肉陳一家大小,包括就讀初二的大兒子,唸小六的小女兒都圍坐在大大的熱水盆。水蒸氣提高了周遭的溫度,雞肉陳滿臉汗水,手卻不曾停歇,熟練的把雞毛不斷的拔掉,地上堆滿了長短不一的雞毛。褪去「毛衣」的雞隻,堆在一旁的另一個大盆子裡。卡車噗、噗、噗的引擎聲傳入老闆娘的耳裡,起身將處理好的雞隻放到籃子裡。那兩個臂章只有一條淺V形橫槓的新兵又跳下車,老闆娘遞上了香煙,一個接了下來,另一個則推掉。   公車站,種田的阿勇剛下最早班的公車,急忙穿過模範街,來到打鐵店。上個星期預訂的鋤頭和鐵耙子,今天趕著要用,田裡沒有這些農具,是永遠整理不好的。老林招呼著喝杯茶,同時把打好的鋤頭和鐵耙用報紙包好,再用塑膠紅繩捆了幾捆,打了個活結,交給阿勇。阿勇快步往回走向車站,趕半點鐘後的班車回家。經過油條店時,炸油條的香氣吸引了阿勇,買了五條熱騰騰的「油炸粿」和兩個「麻花糋。」   老林接著坐回角落裡的凳子,拿起茶杯繼續喝了一口。另一個角落裡堆滿了最近收購來的宣傳炮彈的彈殼,有半圓形,有未爆開的炮彈,有用來塞住底部的圓柱,七形八狀,各式各樣。最近的暑期戰鬥營非常的火熱,這些來參加的年青人,回去時,總要帶些有金門特色的伴手禮,除了貢糖,高粱酒外,還有什麼東西能帶著「戰地特色」呢?老林腦海中盤旋著一個商機,一有空閒,就到處去收購這些對隨手撿來的人一無用處的宣傳炮彈,漸漸地,角落就堆得越來越多,彷彿一座小小的鋼片山。   陽光穿過貞節牌坊,像用鉛筆就著手描繪出線條,在地上描繪出牌坊的長長影子。街道好像掀開的蒸籠,漸漸地甦醒過來。店門旋轉的伊哇聲,腳踏車的鈴聲,老闆娘的招呼聲,機車,汽車的引擎聲,聲聲不息,交織出忙碌的萬千氣象。街道被來來往往的腳步填滿,上頭印了「限金門地區通用」字樣的紙鈔,在價格的你來我往間流轉,生意在穿梭過牌坊的人們間完成。   陽光照耀在矮房子的灰色老屋瓦上,靠近屋脊的狗尾草,神采奕奕地迎來這一天的第一抹金黃陽光。綿密的纖毛被陽光包裹成根根的火棒,準備用熱情燃燒這新的一天。   陽光也穿過打鐵店低矮的門口,短暫地停留在用來打鐵黝黑的大鐵砧上,金黃色的光線把鐵砧照得閃閃發亮。一旁的鼓風爐正呼呼地響著,煤炭在鼓動下,升高溫度把炮彈的鋼片煨得通紅。老林專地注視著那火紅的鋼片,用一旁的鐵鏟調整煤炭的位置,腦海中根據多年來累積的經驗計算著火候到了什麼程度。鼓風爐旁的角落,堆著許多這幾個月來不斷嘗試,但不滿意的菜刀,好像廚師試作新菜色,在還沒掌握到所要的色香味之前,嚐了幾口,就倒在桶子裡的菜肴一樣。「阿富,緊過來鬥相共!」老林一邊用鉗子夾起紅通通的鋼片,轉身向鐵砧,一邊呼叫著大兒子過來幫忙。鐵砧周圍的溫度瞬間升高了八度,老林和阿富的額頭被這高溫逼出了汗水。阿富拾起鐵砧下方的大鐵槌,老林手握著一隻中鐵槌,高舉過頭,往鐵砧上的鋼片落下,接著阿富手上的大鐵槌也用力槌下。火花在一來一往的鐵槌間,向外散開,像炸寒單的爆竹,不斷地撒開,在地上冒起短暫的煙,漸漸無力地轉成黑色。汗水在力量的催化下,像陣小雨,滴滴答答。鐵槌與鋼片的撞擊,鏘、鏘、鏘地穿過矮門,向貞節牌坊漫溢而去。   陽光把貞節牌坊的影子縮短了,屋簷下的陰影漸漸出現,屋內也沒有陽光了,只有鼓風爐裡的炭火,把屋子的一角照得紅彤彤。鏘鏘的聲音突然停止了。老林已經汗流浹背,手臂覺得有點酸痛。鐵砧上擺放著一個已經成形的菜刀,老林用鉗子夾住,往牆角下的水桶插了下去,平靜的水被熱度燙得嗞嗞地叫,有些水跳出桶外,往地上直灑。阿富接著拿起這降了溫度的菜刀,仔細的在砂輪上磨了一會,再換到細的磨刀石研磨。明晃晃的刀片,漸漸倒影出阿富那滿是汗水的臉面。老林手拿著一杯茶,呷了一口,好久未出現的燦爛笑容,也在菜刀上出現。
陳睿友個人捐資興學的冠名學校│「睿友學校」
*2019/02/03
  碧山村的「睿友學校」是金門華僑僑匯捐資興學的代表之一,金門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於民國95年將睿友學校公告為縣定古蹟,以表彰陳睿友先生捐資興學之義舉,民國107年12月23日更在睿友學校成立「金門睿友文學館」,首位館長也由碧山子弟、金門文壇長青樹─陳長慶擔任。在此除了表示祝賀外,有一事特別要提出,在文化部官方網站有關「睿友學校」有如下的記述:「睿友學校辦學認真,曾由檳榔嶼鄉僑陳能顯向廈門集美學校校董陳嘉庚提出申請,補助辦學經費及支援師資。因此,校長聘任十分嚴謹,需經廈門集美學校董事陳村牧先生介紹」。集美學校支援師資是事實,但「陳嘉庚補助辦學經費」這句話有侵犯陳睿友先生建校及辦學經過之事實。     我在找尋民國21年金門縣東蕭村開設的「東蕭小學」時期,曾祖父蕭顯回主持聘用了一剛從「金門公學」初中部第一屆畢業的王精英先生為東蕭鄉(村)小學唯一的老師的相關資料時,在新加坡陳嘉庚先生創辦的《南洋商報》民國15年6月16日(如圖)看見一則信息:陳嘉庚擬撥二十萬元,補助閩南中小學,金門有後山鄉「碧山學校」每年四百元(委託代辦,委託人:陳能顯)、「金門公學」每年五百元加開辦費二百元(新開之校)。   「睿友學校接受陳嘉庚的經費補助」這句話最早出現於民國92年10月6日《金門日報》副刊江柏煒教授所寫(金東的璀璨明珠碧山)一文,江柏煒教授另於民國94年學術論文《僑刊史料中的金門(1920s-40s):珠山「顯影」(Shining)之考察》一文中提到,主要是依據大陸的研究,提及金門有兩所學校接受陳嘉庚的經費補助,他個人研究是「一所為金門公學,一所是碧山的睿友學校」。   「碧山學校」是陳能顯(任陳嘉庚公司總巡)民國15年接受陳嘉庚經費補助創立,陳嘉庚雖擬撥二十萬元,分十年補助閩南中小學,但後因國際橡膠價格崩跌,企業虧損,僅補助數年就告停,創辦人陳能顯,獨力支撐至民國22年而停輟。「睿友學校」是民國23年,陳睿友的後人,提撥銀元二萬元,委託同宗華僑陳德幸先生,全權返鄉(碧山)籌建。雖兩所學校皆位於碧山村(後山村),但「睿友學校」是冠名學校,學校經費充裕,寫「睿友學校接受陳嘉庚的經費補助」對冠名學校(睿友學校)不符合事實。   碧山陳怡情耆老在民國96年2月2日《金門日報》副刊(碧山教育史述)一文寫下:「睿友學校建校理想至為長遠完美,除以銀元壹萬元充作硬體設備外,另為免往後經費不繼而中輟,故又提一萬元以傑出學生陳文允、陳智炎、陳允妙等三人代表名義專戶定存廈門中國銀行,據估算每年孳息,用於聘請教職員及學校設備添購事務等雜費,尚綽有餘裕」。陳怡情耆老應不認可「睿友學校接受陳嘉庚的經費補助」這句話,但苦無證據,僅能寫下「尚綽有餘裕」,含意當然是既然尚綽有餘裕,何須接受陳嘉庚的經費補助?   陳睿友獨立創立「睿友學校」培養桑梓子弟,當此提升為「金門睿友文學館」時,特將此一問題提出,請諸公作評鑑而昭公允也。
冬日賞梅
*2019/02/03
  寒流來襲過後的暖陽天,就讓我想到去武廟賞梅,因為多年的觀察下發覺天候越冷的時年,它的花況特別好,也就是所謂的梅花越冷越開花。果然到了寺典武廟後殿,古梅的彎枝上抽出的綠芽已朵朵白梅盛放。這老梅樹是複瓣的梅花,比一般單瓣的花朵來的嫵媚好看,尤其襯在老廟的紅牆前和梅枝上的綠葉相呼應就是特別好看。   但老寺古梅畢竟沒有滿山遍野型的梅花林有數大之美的壯闊,且看臉書裡好多朋友都到各地拍了許多梅花爆開的美麗畫面,讓我也興起須往山林一探花況的念頭。   在還沒出發前看著過往到南投信義鄉風櫃斗賞梅的照片先回味一下,美好的記憶全都湧了上來。那也是元旦過後沒幾天的假期,冬陽把天空照得分外蔚藍,遙遠的路途所帶來的疲累都因看到滿開的梅花通通化散了。這裡的梅花沿山坡地一路綻放,整個山頭就白茫茫一片,梅花蒼勁有力的枝椏也形成好看的線條,就是單獨欣賞一棵梅樹也美,一整片的花林也極有味道,好幾處平坡草地上還有許多人鋪起野餐墊在梅花樹下小憩、野餐,那光景實在叫人羨豔。   後來聽導遊說風櫃斗這裡海拔約400公尺至1200公尺左右,且正位在山風和谷風經過處,約在每天10點左右地面受到太陽日照,熱空氣上升後氣流變沿著陳有蘭溪而上,從山下往山上吹襲的谷風頻仍,當時出外販賣香蕉的商家在樹下享受一陣又一陣的風櫃陣(風櫃斗的台語),經過長年的流傳,便將此地稱為風櫃斗。這樣的土讓、地形和天候也適合梅樹生長,所以這邊從三、四十多年前就廣種梅樹。也有樹齡更老的老梅樹,像一棵叫樹王、一棵叫樹后的,都是有年紀花況又特別好的。   當我們終於走到樹王的跟前,看著這碩大的身形和滿滿燦開的梅花,都說值得了值得了,千里迢迢來此看到這樹王一切就值得了。一般看到的梅樹樹型都不大,這樹王不僅壯碩伸展出去的枝椏也特別多,樹皮上的斑剝紋理藏進歲月的時光之痕,在老邁中又吐露著強大的生命力,所以花朵特別繁盛。   這樹王的風姿成了我對梅樹最強烈的印記。   不過風櫃斗實在離我居住的臺南太遠了,我們比較常去的還是楠西的梅嶺。這裡和風櫃斗一樣也是沿山而種的花林,但這邊的農家屋舍多,還有不少賣梅子雞的餐廳或咖啡小舖,商家林立在一區區的梅林間,顯得特別熱鬧。   往年我們有時為看梅花特別找梅花季前來,有時只為了爬爬山、吃梅子雞也曾在非花季前來,反而非花季特別有清幽的山林小徑悠遊之感,遊客不會太多。   兩週前週日我們終於有時間上山,早就聽聞前幾周梅嶺大塞車的新聞,所以我們特別午後晚一點才出發往梅嶺行去,一路順暢的車行到了臺三線要往梅嶺的山徑薄油到就車多壅擠起來,連停車場也是一位難求,好不容易停好車往山林行去發現人比花多,才兩週前的滿開花海盛景,在陰雨天的幾日過後竟然就馬上沒什麼花了,讓我們很扼腕的嘆息這梅花的花期也未免太短了啊。只能從稀疏的花顏裡想像兩週前仿若白雪般的花之顏了。   還好走了一小段山路後,有些區塊的梅花還在枝頭掛著繽紛的白,讓我們趕緊拿起相機搶拍,也稍解看不到梅花盛開的遺憾,心想盛開有盛開時的美,凋零的花朵也有不一樣的風情,因為也看到不少蹦出的小青梅,掛在枝頭也很討喜可愛。   這短暫花期的梅花季也讓我領悟到,凡事都要珍惜把握,把握當下,許多事物都是稍縱即逝不等人的啊!
運動詩人楊媽輝 ──雁過留聲人留名
*2019/02/02
    可是,我有一次在餐廳吃喜酒,碰巧和他同桌,只見他聲音宏亮像主持人一般招呼大家,用喝啤酒的天仁杯一杯一百西西倒酒後,頻頻勸酒。一桌十人當中還有一兩位不喝酒的人,第一道菜上來還沒吃完,就把一瓶高粱酒六百西西喝完,而不是倒完而已喔!喝烈酒這麼猛,我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委實招架不住,又怕他取笑只能硬著頭皮硬撐,一頓酒席下來喝了六瓶高粱酒,我差一點就溜到桌子底下去,下次再不敢跟他同桌了!但是,他後來生的病是肝癌,與他的喝酒習慣也是息息相關,這正是應了那句話說的「善泳者溺於水」。     但是,楊老師帶給我最大的驚訝,乃是他發表在金門日報上的幾篇新詩《情牽同安渡》,一共七首,述說先人的艱辛困難,落番人家的悲歡離合,淺顯易懂,動人心扉,真叫人想像不到,而且,他在詩文之後還附加註解,闡釋文中的背景。其中有一次,我到他家還書時,他正在吟詠一篇尚未定稿的新作《唐馬》,說的是1991年唐馬遠在莫斯科征戰之際,以及分享桂冠榮耀。他立即把新詩拿給我觀賞,並要我不吝指教,我接過來拜讀一下,為之驚艷不已,寫的是感情澎拜,溢出字裡行間。我詳細讀過兩遍,當場提出一兩處建議字詞,他毫不以為忤,欣然接受建議,並向他的夫人說到「妳看阿千就是有文學修養,說得有理」。   因而,我就自己所知的範圍,試圖將楊媽輝定義為一個恰當的、能涵蓋他生平的稱呼,他少年時從運動場上揚名立萬,那都是用汗水辛苦換來的榮譽。青年時負笈台灣省立體育專科學校,畢業後返鄉任教於國中,培訓學校男女籃球隊,中年時培訓出長跑健將許績勝,揚名世界田徑賽場,壯年時籌辦賽事不同凡響的縣運會,這些都與運動密不可分,體壇中人盡皆知。難能可貴的是,老年時從事新詩創作,從而贏得體壇外人激賞不已。試看他的一生都在運動場上奔馳,從少年到老年都是,卻在年過半百之後、退休之際,轉向文學之路、創作新詩,成績斐然,試問這是怎麼樣一種華麗轉身呢?正是行有餘力,則以學文。銀城同安顏立水先生稱他為「晚霞詩人」,將夕陽和晚霞的餘光餘熱盡情揮灑,詩人之稱實至名歸矣!所以結合他人生軌道中的運動專長以及詩情畫意,我以為「運動詩人楊媽輝」,盡在其中也。   楊老師逝世後,金門日報上悼念和紀念他的文章屢見不鮮,我本想見賢思齊焉,綴文以附驥尾,仔細拜讀諸篇大作後,發現張浩然老師所寫〈悼國家級教練楊媽輝老師〉一文,堪稱壓卷之作。但是我思之再三,終究打起退堂鼓,暫且退出此一行列,內心期許自己在十年之後寫作一文聊表懷念,今年正逢十年磨一劍之期,恰恰可應此約。   重溫當年〈唐馬〉此詩,雖然充滿著訣別的意味,卻是哀而不傷: 唐馬 唐馬/當你年少/永遠背負著沉重的金門花崗岩/ 環跑地球征戰世界/總以/摩斯電碼/替代 /彼得斯的雙腿/閃電回報故鄉的殷盼/  如今/我已年老/牧馬侯新育的幼駒/古坑台灣馬拉松初揚蹄/鈴噹鈴噹/馬鈴聲又響起/電碼沉默/手機悅耳/無聲有聲/唯心聲不變/  唐馬/我要告訴你/不久的將來/我走後/ 不需再到/我的墳前稟戰報/也別在/墳前哭泣/因為/我在賽場/不在墳場。 備註:此為唐馬在1991年莫斯科國際馬拉松比賽中,以2小時19分32秒勇奪桂冠。(下)
百年歲月.人間國寶 ──蔡顯國攝影個展
*2019/02/02
地點:沙美(老街)復興路27號 展期:2月2日至2月22日止  民初,金門土壤貧瘠,風沙滾滾寸草難以滋生。如此惡劣的環境,人們生活倍極艱辛,荒島醫療更是不濟,患疾者存活率甚低,故而民間有十六歲舉行成年禮的感恩習俗。此刻孩子已度過生長安全期了,有著成年人的健康體魄,父母歡喜子女終於成長了,祈願日後能有一番事業可為,因此男丁每滿16足歲,便會舉辦殺豬羊敬天公之成年禮,這是島鄉特色風俗之一。  閩南金門雖是彈丸之島,卻一直是歷史上兵家爭奪不斷之地。1949年中國的內戰本來已近尾聲了,國共卻又把戰線牽扯到金門島來。生活本就困苦的老百姓,又遭逢無情烽火再一次的摧殘,致使百姓家破人亡台海飄泊,這是金門人身不由己的關鍵時代,沒有民主與自由可言,這是幾近半世紀的禁錮島嶼。   古稱浯江畫戰線變為戰地,烽火燃起流離失所,島民他鄉為故鄉,導致老者的人口數偏多,老金門人堅守鄉土不離不棄。上個世紀之末,我遇見活了104歲末代三寸金蓮奶奶,老人家有一身漢風遺俗的裝扮,這個偶然足可撼動當下的人心,歲月印樣彷彿走進滿清舊時空裏。老人家出生於民國之前,親手打理一身古老時尚,老古厝裡遺留著許多時空記憶,還有感人肺腑的歷史細節,鮮活的人間國寶佇立我眼前,是為不平凡的人文藝術典藏,這一重要人瑞的發現,意外成為我的「島鄉顯影」影像展主角,轟動了新聞界,時至今日我仍耿耿於懷。雖然三寸老人遺風光彩已經遠行了十多年,不時還會有鄉人提起她,擦身而去的人間活國寶,就是沒能受到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視,是為時代憾事啊!   平時我總是特別關注人生百態,走拍烽火過後的老態人生,其生命力是勇敢堅強的,他背負著生命中不凡的信念。當下人們生活安定富康,幸運的人可以延壽超越百歲,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金門是全國百歲人瑞居多的地區之一,女性者為多,男性過百者則次之,比率大約僅佔一成左右,原因可能與經年過於辛勞有關吧!島鄉村落裡,多少皆有一兩個百歲老人家,臉龐刻著深深的紋理,那是母親節淚水流過的河川,沉默的年月裏,相遇的瞬間凝視,內心總是難以屏息的,即便快門眼裡也會遲滯而感嘆!歲月的老善變於臉上,河流般的容顏令人豎起敬畏之心,家有一老不只是有一寶,有福人家得來可是不易,是為上天所給予的恩賜啊!這些年來我見證了數十位百歲老人家,有些還健在的,有的已經遠行多年了,但喜怒哀愁和不安的心靈痛苦,至今依然藏在我的定格中,難以觸筆而言語,就以記實寫真告訴你的眼睛,讓百年尊顏訴說曾經年月已悠遠的老故事!   諸事逢春之際,顯國分享20幅鄉土老臉譜影像,悠悠鄉愁召喚遊子歸,徒留思念容顏在故鄉!向來克苦又勤勞,處事誠懇且靦腆,逆境中有堅韌不拔的態度,那戰地鬥志老精神,始終是令人敬佩的-金門。   探索百年歲月,教人如何理解人瑞心靈世界?我們祈禱人間國寶,日日皆安康!
遊俠兒
*2019/02/02
  最近愛上看舊電影,一看就可以看一整晚,那些台詞都能朗朗上口,那些演員一看就很親切,雖然在現在幾乎都已不在演藝圈,那些作品仍然是值得回味的。   其中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是將近三十年前所拍的《遊俠兒》,故事架構完整,首尾交代清楚,主角又是一時之選,讓人百看不厭。這部電影主演有小虎隊、好小子的小胖、林小樓等人,由一張藏寶圖所帶出的故事,在爭奪中,才知道有關藏寶圖的故事是編造出來的,背後其實是一張求救的地圖,內容豐富,劇情完整。   初次看這部電影,只著眼在小虎隊眾人的帥氣,忽略了背後故事的有趣,當中提到荷蘭,提到海盜,通通都是臺灣歷史很重要的一環。後來,我想要去查詢這個故事的來源,卻鮮少有人提及,不過我想撰寫劇本的人大概不是科班出身,就是有參考台灣歷史的人,所以才能有飛鷹船長的故事,才會有荷蘭海盜的相關事蹟。   看到遊俠兒這個片名也很親切,記得科幻小說大師倪匡有相關的作品,但應該沒有相關。而大學時讀《史記》,當中也有〈遊俠列傳〉,裡面描述一些俠客,以及亡命之徒,正好可以跟這個片名作為呼應,畢竟片中也聚集一堆遊俠,進行故事。   以前的舊電影一點也不馬虎,雖然場景很陽春,看的出來是在片場所拍的背景,但每個背景也都花了許多心血,同時給予每位主角都能表現的機會,當然也是故事架構撐起了電影,讓電影有豐富度,也能搭配主角演技與主題、片尾曲展現。   記得第一次看這部電影,與弟弟妹妹搶著要當裡面其中之一的主角,然後希望與他們有相同的際遇,找到一張藏寶圖,然後一起同去冒險,但畢竟故事還是故事,只能留在電影裡,就像飛鷹船長的故事,終究也是一場空,活在美好的想像裡。
共 24318 筆資料,第 8 / 2432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