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盡量少讓外人借住了
*2019/01/06
   十幾年前退休時,在居家附近另買一四樓老舊小公寓,整修為書房。當時以工作室為主,故兩房皆只有書桌椅,我和老妻各有一間。客廳一角則設有和室,有升降桌,可供親友聊聚、喝茶,若有親友要留宿,亦可供四人躺臥。另舊陽台,亦打出去做成一休憩臥鋪,可供一人休息。    故當初此工作室亦借住過不少北上的親友。但有次老妻接待幾位大學同學來工作室小坐,有來自香港的同學,看到和室和休憩臥鋪,忽然說:「啊!以後咱們來台灣,都來借住這裡就好了!」   我一聽,心生警惕。他們香港同學,身居狹小島嶼城市,喜歡往台灣旅遊。若借住習慣了,一一來訪,他們省了旅費,我們則不好意思收錢,反而勞累要接待幾天,準備床單、棉被的,也免不了要請吃幾次飯或陪遊的。因此,當時也不敢答應,打哈哈過去。   七、八年前,工作室遭小偷了,我開始憂慮不在那裡睡覺的我們,若借住給親友,如遇到小偷事件(甚至於失火事件),危害到親友安全,不知要負甚麼責任呢?因此,便以換了比較難開的鑰匙為理由,逐漸主動或被動婉拒親友的借住。   的確,這幾年來,工作室的小冰箱壞了,而我們也老了,實在無體力再費心去準備借住客人的居住事宜,或交待他們如何啟動各種電器或淋浴設備等。像這種只是去閱讀、寫作一下的工作室,在我們年紀老了之後,只好盡量不再借住給親友了!
舊照看見曾經年輕帥氣
*2019/01/05
    軍旅二十八年除了三年十個月外調澎防部與十軍團擔任體育官,都在步訓部體幹班、體育組任教,即使退伍逾十年了,還在體幹班做終生志工,可以說人生精華四十年都與體幹班同在。   退伍後,為自己許願:發起體幹班之友社,每年聚會且辦新書發表會,這個願望不但具體實踐,而且已經持續好幾年,聚會則因增加了半年會而有十幾次,我也出了十七本和國防體育、體幹班教育訓練息息相關的「專書」了。   體幹班之友社的聚會,不限於體幹班受過訓的人,只要認同與支持的人都歡迎共襄盛舉,因此彼此呼朋引伴,成員來自各界,總以退役的軍士官─尤其是士官居多─因為體幹班招訓以士官為主要。每一次看見許多人迢迢而至,出錢出力出人,都讓我格外感動。   這幾年,因為各地紛紛成立士官校友會,聚會報名的模式有了微妙的轉變:從個別參加變成校友會統一報名為主,甚至好幾個校友會聯名邀請與承辦,因此,體幹班之友社的聚會也成了士官動員的集結,一兼二顧,更增意義。   體幹班之友社暨我的《發揚槍道南北行》新書發表會改在台中市舉辦,各個校友會都動員,尤其以台南常士班校友會參加人數最多達六十六人、常備領導士官班居次也有三十人,席開十八桌,場面熱鬧且溫馨。其中有個叫呂軍的人,在我逐桌致意時,從手機裡秀出一張照片,赫然是當年我與他們那一期體幹班合影的舊照。照片的背景是七一四高地,他們著草綠服穿護具,實施的課目進度是刺槍術的特種地形對刺訓練。   那張照片的我,身型精瘦,戴副墨鏡,掛著笑容,不但自在而且年輕帥氣。看照片遙想當年,那是民國八十三年,真虧他還特別珍藏在手機裡隨身攜帶─或許也是為了此次聚會,特別要秀給我看的吧?   那些年,每一期體幹班都得上山做各種地形對刺,山坡上對下、下對上、平行搶左避右,壕溝、牆角、樹林、草叢、沙灘、夜間等不同狀況下衝鋒陷陣,一整天都在外頭,中餐送便當,那是體幹班的另類打野外。   特種地形對刺是我編撰,且拍攝教學影片,主角當然也是我。那是更接近實戰的對刺訓練,我們在山頭上衝鋒陷陣,殺聲在滿山遍野裡迴盪,當時雖然辛苦,但山上操練不同於操場操課,環境氣氛不一樣,倒是苦中作樂的好時光,拍照就是「法外開恩」的例外。   呂軍的照片有我帥氣的模樣,這是回想當年最有力的憑藉,它也將成為我新書上的亮點!
【人間漂流系列】 吳文藩 人生如幻財富如煙!
*2019/01/05
  從烈嶼過汶萊,展開了他一段新的人生旅程,這時是三十四歲的盛年。他拿的是工作簽證,僱主是姑丈,只能在他的店裡幫忙,其他的地方都不能去,何況他人生地不熟,馬來話也不會說,也是去無可去。   他起初幫姑丈做工,一天八塊汶萊幣,一塊汶萊幣等於新台幣十四塊多,那時台灣一錢金子兩百多元。做了一段時間,姑媽運用關係,請管理員挪出一個攤位,讓他到巴剎(市場)擺攤。   為了做生意,他入境隨俗學「番仔話」。勞工部如派人要來檢查,管理員是番仔,就會先跟他說:「今天你不要來賣。」汶萊的管理很嚴格,文藩說:「要是不小心被查到,二十四小時內就得遞解遣送出境。」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他落腳汶萊六年之後,妻子帶著三男一女下南洋依親,全家搬去汶萊,沿襲著金門人落番的天命,在汶萊他又生了一個么兒。文藩說兒女讀中華中學,課程的重點有四:第一番文,第二英文,第三日文,第四是漢文。   兒女下汶萊讀書,適應不良。一九六一年出生的次子吳奎新說,他一九六九年八歲之齡去汶萊,讀汶萊中學附設小學部,唸的是香港教科書,繁體字,但沒有注音符號。他在烈嶼上岐國小唸小二,到汶萊又從小二讀起,唸英文、馬來文,他未從小一讀起,沒有基礎,進度跟不上,很痛苦,害怕,因此在他小小的心靈裡產生抗拒。   文藩眼見如此,妻小在汶萊前後六年,一九七四年妻子就帶兒子搬遷回台。奎新說他在汶萊讀完小五,汶萊的學制一年有三個學期,台灣是兩個學期。他十三歲,汶萊第一學期結束,三月返台,到三重正義國小接讀小六,唸了兩個多月就畢業了。   他說小學讀了三個學校:烈嶼上岐國小、汶萊中華中學小學部及三重正義國小。   三重正義國小畢業後升讀三重民志國中,男生有十二班,他被分發到最後一班放牛班。他從小喜歡讀書,手不釋卷,烈嶼的長輩常喊他「認真的!認真的!」他說那時還不知自己名叫吳奎新。   他在民志國中發揮了一貫認真的精神,逆游而上,國一結束考了全班的第二名,國二就重新讀增額第三班的好班了。(吳奎新訪談時間:2018.02.02 訪談地點:台北市長沙街)   文藩先用四十五萬元在新莊買了一間房子,等到兒子在三重讀書,就換房到三重安置了妻小,此後他在汶萊變成一隻孤鳥,也成為台灣與汶萊之間的空中飛人。他的工作簽證開始只有一年,每年都要回到台灣一趟,後來是兩年一簽。   每次往返台灣與汶萊之間,他都會到新加坡大哥那兒勾留幾日,大哥生了十個兒子,螽斯衍慶,枝葉繁茂,極一時之盛。   他說初抵汶萊之時,擺攤賣「番仔糕」,這時汶萊人口只有二十萬,華人六萬人,他返台之後就學炸油條。他說在汶萊賣油條很好銷,也很好賺,一根油條賣一毛錢,一斤麵粉至少可炸二十根油條。一斤麵粉才四毛錢,扣除一點油錢,可以賺一塊多。   他在家裡炸好之後,拿到市場去賣,起先賣給唐人,後來番人學會吃之後,認為好吃,銷路才厲害。   一九八五年他五十五歲,這個年齡在汶萊不能再做工,他就退休返台與妻兒團聚,頂了一間店面做生意。他唯一的女兒,在汶來嫁給烈嶼西路村來的鄉親,親家已落番幾十年,家道殷實。女婿這時返台跟他做生意,不幸發生車禍喪生了,而女兒又有了身孕,他返台已過了四年,就束裝重回汶萊照顧、陪伴女兒,仍然做吃的生意。   一九九四(民國八十三年),文藩六十四歲了,結束了整整三十年落番飄泊的生涯,返台定居。這時他擁有幾千萬元的身價,而台灣錢淹腳目,經濟情勢一片看好,名列亞洲四小龍之首,股市飛漲上萬點。   他看到一個朋友在玩股票,天天漲停板,心想:「怎麼那麼好賺。」他身邊有的是錢,如果投資台北的房地產,就會成為烈嶼的大富翁,然而他投身股海,剛開始賺了六百萬元,嘗到了甜頭,高興的不得了;這時國壽漲到一千九百多元,一張股票一百九十幾萬,他一下子買了六張,約一千兩百萬元左右。  但好景不長,後來股市翻轉向下,國壽股價盤跌,他沒有設停損點,反而加碼想要攤平,然而股價一直下跌,他加碼不僅沒有作用,損失越來越多;越損失越捨不得出場,越攤平就損失得越多,幾乎溺死股海。   每天看著股市驚跌,他的錢就減少,他的心就驚駭,最後股市跌剩幾千點,他眼見血本無歸,一生心血要化為泡影了,吃不下,睡不著,有如伍子胥過昭關一樣,一夜之間白了頭髮。   文藩痛定思痛,他回想當初的境況:「會死人,幾幾乎要去跳樓了。」他每天憂思愁苦,茶飯無心,沒有那個福份,財富得而復失,那種痛比貧窮忍饑耐餓還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回首前塵往事,一切錢財如春夢一般了無痕,化作人生旅程的一道雲煙,讓他高興保管了幾十年,又回到財神爺的懷抱。   兒子看他如此傷心慘痛,擔心他想不開,就要他遠離台北的傷心地,回到老家上庫養老。他回到故居,住在閩南式舊家,兒子帶媳婦回來,因缺乏現代化的衛浴設備,回來一次就嚇死,他不得不把僅餘的五、六百萬元,蓋了現在居住的西式房子。他繞了地球小半圈又繞回了原點,接了地氣,與鄰老相往還,緬懷與父母親相依為命的生活記憶。   他是一個斷腸人,回到故鄉療傷止痛,想到小的時候,無衣無食,每天都在為賺錢發愁,因此當聽到一天可賺兩塊銀元的工錢,大喜過望,簡直要跳起來,最後錢沒有拿到,空歡喜一場。後來落番下南洋,賺了幾千萬元,那是年輕時夢寐以求的,但是辛苦了三十年,幾乎一夕之間又化為烏有。   他出生於烈嶼,又回到烈嶼的祖居地,難道這是他的天命,老天要讓他勞苦一生的報償嗎?回想八歲的時候,日本的鐵蹄佔領了金門,他跟父親到現今的陵水湖曬鹽,由日軍統購銷往廈門。他說上庫鹽場用破瓦片去鋪,鹽滷可以過濾洩底,因此鹽巴帶有甘甜的味道,比西園鹽場的鹽還好。   日據金門時代,民眾生活普遍很苦,然而上庫因為曬鹽賣鹽的關係,鹽巴收成堆得比房子高,外用泥漿封糊,防止下雨流失掉,因此上庫村民生活比其他地方略勝一籌。除了跟父親曬鹽,就是種田,日本時代還種鴉片,父親被保長誣報偷藏鴉片,被日本人抓去打的半死。(中)
蕭復陽「進士」加「博士」
*2019/01/05
  金門雖是蕞爾小島,但自南宋朱熹擔任同安主籌期間,在此設置燕南書院講學,教化子民,因而文風鼎盛人才輩出,縣府在浯江溪口伯玉亭設立「進士牆」,以彰顯鄉賢俊彥成就,惕勵後人效法,歷代共有進士44人,鐫刻登錄於象徵科舉菁英的牆上。民國以後,金門人文薈萃,已有415位登錄鐫刻於伯玉亭「博士壁」。其中已鐫刻於「進士牆」的蕭復陽進士,除了是「進士」外,還擁有「博士」頭銜,應該也可以「飛牆走壁」的鐫刻於「博士壁」上。   金沙鎮東蕭村的蕭氏家廟有蕭復陽「進士」匾額,也以蕭復陽的「吏部郎中」為金門蕭氏燈號(如圖),祖譜詳載:其父親確軒公(蕭章),母親為張氏,是遺腹子(五子),號見心,嘉靖辛酉科(1561年)舉人,乙丑科(1565年)進士,任江西撫州府金谿縣,陞南京太倉州,復陞戶部主事,監臨清鈔關,復判順天府授「國子監博士」觀場。復轉湖廣清吏司戶部員外郎,奉訓司徒大夫,壽八十五。   博士一辭源於戰國。秦及漢初,博士的職務主要是掌管圖書,通古今以備顧問。漢武帝設五經博士,教授弟子,從此博士成為專門傳授儒家經學的學官。國子監博士就是相當現今的國立大學系主任,而明朝全國僅有兩所國立大學(分別在順天府及應天府)。   明朝文人黃洪憲《鑾坡制草》卷之二,記載蕭復陽其父親確軒公(蕭章)獲敕命為「贈修職佐郎國子監博士」,等於是當今時代的獲「榮譽博士」頭銜。確軒公(蕭章)的墓瑩經過近四百年的歲月,還保存得相當完整,宗親會會長--蕭永平年年帶領宗族人去掃墓祭拜,緬懷先人。(稿費捐家扶中心)
【人間漂流系列】 吳文藩 人生如幻財富如煙!
*2019/01/04
  吳文藩,烈嶼人,一九四九年大陸易幟前夕,他年方十九歲。嫁到上林村的堂姐,丈夫落番到新加坡過世了,又改嫁給了一名福州人。   大陸淪陷之前,堂姐從大陸回到烈嶼,說丈夫在廈門包了政府的工程,想找幾個鄉親去做工,一天兩塊銀元。文藩說那時聽到這個價碼,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高興得要死,遂組成一個十六人的工作團,大概農曆六月份左右,前往廈門的金瓜亭做工。   金瓜亭在山上,旁邊有一間廟宇,很漂亮。文藩說那時少不更事,甚麼事都不懂,傻乎乎的一個,既沒讀書不識字,國語又不會說,一句也聽不懂。這時老闆改說工錢一天一塊二銀元,八毛錢是供吃住。他們在山頂上做迫擊砲與高射砲砲陣地,挖了既深又遠的壕溝。   早餐吃稀飯配菜脯,午餐與晚餐一看吃白米飯,高興得跌了一跤。他說那時金門窮得要死,大家平日那有吃過甚麼白米飯?個個像是餓鬼投胎似的,儘管沒有甚麼菜,大家打衝鋒狼吞虎嚥,吃得鍋底朝天,吃慢的人只有餓肚子。   休工時,村社裡常有人來跟他們聊天,他說共軍的組織與宣傳很厲害,已經派人深入到村社來了,說國軍很壞,紅軍多好。文藩記得的說詞是:紅軍會把有錢人的錢,拿出來分給窮人。   他說那時有錢人一村只有三兩家,其他的都是散赤人,看到富人吃白米飯,自己吃糜都吃不飽,心中早已有一股不平之氣;及至大家一聽支持紅軍可以分到有錢人的錢,心底無不暗自高興萬分。   他們一夥人做了一個月工,在山下的民房打地鋪,睡到七、八月的光景,夏末秋初天氣還不冷,每天早上聽國軍吹軍號起床集合。但是一直等不到發薪水,大家就心裡犯嘀咕,起疑。他心想堂姊的老爸也是做工的一員,老闆不會連老丈人的工錢都不給吧!   過了沒幾天,說紅軍來了,他說那一夜亂糟糟,沒聽到發一槍一彈,國軍一溜煙已不見蹤影,也沒看到紅軍的一兵一卒,村社已被拿下,各家各戶立馬升起五星紅旗。文藩說他們七個人比較驚駭,心想應該趕快回去,否則那一天回不去怎麼辦?   七人吃了早粥,走路到何厝打埔(已毀)找大姊,天已快黑了。大姊從小送人收養,文藩先前認過親,姊夫姓黃,也曾來過烈嶼,彼此見過面了。他把狀況跟姊夫說,錢沒拿到已不要緊,想趕快回去。   大姊煮麵條給他們吃,天已暗了,沒有船隻到烈嶼,姊夫就帶他們到黃氏祠堂住宿。天亮了,姊夫帶他們到海邊僱船,然而時局動蕩不安,想僱船都僱不到,因為紅軍來了,船夫害怕船到金門被國軍扣住回不去。   有一個行商,平日往來兩岸做生意,跟雙口許多人熟識,挺身而出願意送他們返鄉,代價是四塊銀元。大家領不到工錢,身邊不名一文,文藩就跟船夫說,他有一個伯母住雙口,到時再拿錢給他。   船夫載他們到了雙口海域,國軍對空鳴槍,他們怕被一槍打死,就脫下衣服盡力揮舞,裝成豎白旗投降的樣子。上了雙口村,向人借了四塊銀元付了船資,駐軍又放了船夫回去。   七人上岸之後,立即被送往雙口祠堂駐軍的連部盤問,國軍問說:「那裡人?」   文藩說:「上庫村。」   問:「為甚麼去大陸?」   答:「家中沒有錢,生活困苦,有親戚找我們去做工,一天薪水兩塊銀元,我們一聽說就去了。」   問:「怎麼回來的?」   答:「我們向某某人雇了一艘船,開到雙口海域,國軍對空鳴槍,我們怕被打死,就脫下白襯衫揮舞。」   問:「你們回來時,看到廈門的狀況怎麼樣?」   答:「我們聽說紅軍已拿下廈門,隔天只見整個村社都升起紅旗,但沒有聽到槍聲與砲聲。」   上庫村民「虎獅」那時是烈嶼軍管區民政處的幹事,就為他們具保。   隔了四天,剩下的九個人僱用同一個船夫,也安全回到了烈嶼,文藩說他們連釜與鍋碗瓢盆都拿回來。老闆發薪水一天延過一天,一直用安撫政策,他們拿不到錢,索性把家什都拿了回來。   廈門是一九四九年國曆十月十七日失守,文藩的說詞由於年代久遠,記憶已經模糊,加以又用農曆計算,他們是否在廈門已失守的狀況下還能逃出來?確切的時間已難掌握。   回來之後,不僅上庫的國軍盤問,後來上林洋樓的駐軍也三不五時抓去問話。他說鴨子聽雷,而家中經濟窘迫,生活苦不堪言,生逢亂世,死一個人跟死一隻螞蟻一樣。   一九五○年,他二十歲,父母都已不在了,長輩就把他跟家中的童養媳送作堆,翌年老大奎潤誕生了,一家住在閩南氏的舊房子,旁邊開了一扇窗。晚上嬰兒哭泣,文藩說那時沒牛奶喝,都吃人乳,新生兒都抿著蜜水。   小兒夜啼,不是尿布濕了,就是要吃奶,晚上黑漆抹烏的,妻子起身要給小孩換尿布,當劃上火柴時閃光一閃,巡邏的軍隊剛好經過窗前,隔天一早就把她抓走了,被吊在番石榴樹上吊了兩個小時,理由是「匪諜」。軍方的說詞是她用閃光,跟大陸打暗號聯絡。當時的政治氣氛,寧願錯殺一百,不願放掉一個,這是明顯的欲加之罪。   文藩說妻子是一個農婦,根本不曾上過學堂,大字不識一個,連電話都不會打,要怎麼跟大陸聯絡呢?但是軍方不予理會,照舊抓去吊起來逼供,就放著可憐的兒子在床上任他哭,抓去多久就哭多久。文藩不在嗎?   他說那時身為民防隊員,到南塘的衛生連服軍勤,晚上就睡在那邊不能回來。南塘是十四師的師部,師長尹俊,有時也要到師部去出公差,當妻子被抓時他完全蒙在鼓裡,而兒子嗷嗷待哺,他沒有盡到保護妻兒的責任,想了就心痛。最後鄰長出面才把妻子保出來。說到那時,他說很歹命。   文藩從大陸脫險歸來,中國大陸緊接著陸沉了,國軍如潮水般轉進到烈嶼,兩岸的鬥爭上緊了發條,搬上了歷史的檯面,金門的民防隊納編,加入了鬥爭的序列。   文藩說回來之後開始挖戰壕、出操,不停的徭役,一刻也沒有閒著。他說平日從上庫走路到青岐出操,中午休息兩個小時回家吃飯再歸隊,來回都得走路;一個禮拜出操兩天,其他時間讓民眾耕作。   一九五八年八二三砲戰爆發,他是二十八歲的青年,編入上庫民防隊,擔任班長,也是配屬到南塘。他說歇火的時候,要出去搶救傷兵,碰到晚上星月無光,伸手不見五指,整個戰地是寂靜而恐怖,他要豎起耳朵傾聽,如有呻吟聲的還沒有死,就把他放到擔架抬回土坑內的醫院。   他說軍令如山,每常摸黑出去救人,烈嶼軍隊傷亡不在少數,有時摸到一隻手,有時摸到一條腿,有時摸到了一句不哼的死人,翻他一動也不動,想救都救不了了。   除了支援救人的任務,還要冒著砲火挖戰壕,上庫後面駐了一個連,為了防範共軍登陸,出動民防隊挖防戰車壕溝,一隊二、三十人,趁著晚上去構工。他說派一個人瞭望,一看見廈門的砲火閃光,就要大家趕緊伏在溝底。   他不時要出軍勤,妻子與兩個小孩就躲在自己挖的土洞,然而烈嶼的掀天砲火持續不斷而猛烈,好像要把它吞噬一樣;為了生活,他要晚上抽空去種田,然後再挖地瓜回來吃,妻子在土洞點「土油」煮地瓜湯,餵養著嗷嗷待哺的孩子。   這時他也到羅厝去搶灘,他說身體瘦弱,一包米兩百斤搬不動,一個人要搬四十包,搬一包發給一隻籤支。有一次他真的搬不了,累癱了,躺在堆疊的米牆下休息,一個班長發現,火冒三丈,把他打得半死;經他一再哀求,派他到羅厝營房當廚工,因此跟阿兵哥學會做饅頭。   砲戰之後,烈嶼地瘠民貧,民眾的生活普遍困難,他經親戚介紹,到湖下村的福利社幫工。晚上水鴨子從後浦運貨到后頭,他們就去搬回來,沒有工錢,只吃一餐飯,另外每一個工人可以到後浦帶一袋子東西回來。烈嶼家家戶戶都拜拜,他每次都帶金銀紙回來,一下子銷光,賺一點錢再向軍隊買米回來吃。   八二三砲戰之後,烈嶼的駐軍多如插棘,漫山遍野每天都有人在做工;他從小對種田就沒興趣,這時就變花樣去賣,如賣花生糖、金貢豆、油剪(麵粉包花生再去炸)。晚上軍隊做海堤,幾千個兵一起做工,那時沒機器,都用人力,一看到他賣東西,饑腸轆轆,東西很快銷售一空。   他說多少賺一點錢,生活才改善。文藩說:「光靠種田,沒得吃,要餓飯。」   一九六四年(民國五十三年)姑媽從汶萊返鄉,看到他的生活這樣艱難,動起了惻隱之心,說要幫他做「大字」(工作簽證)去落番。姑媽返回僑居地,過了不久就寄了資料過來,他尋著行政系統申請,屢次被縣政府打回票。他出不了國,心中頗為懊惱。   有一天他找上南塘調查站,站長姓張。文藩跟他說姑媽寄了「大字」來,他想下南洋去做工,不然孩子怎麼養的活?張站長告訴他,出國時不要亂說話,然後幫他在資料上蓋了大印,這一顆大印決定了吳文藩的前途。他再向縣政府申請,終於准了。   現在鄉巴佬要落番了,以前金門人是經過廈門,再轉經香港到南洋;如今則不然,軍方用了大禮請他搭軍機,取道台北松山機場直飛香港,殊途同歸。他沒到過台灣,松山機場在那也不知,鄉巴老拎了一個行李勇闖天涯,不過他不得不佩服自己那時很勇敢。   他投宿在鄉親的旅社,就與旅宿主人陳玉堂說:「我一個人飛往香港,不會說廣東話,英語甚麼也聽不懂,又不識字。」他如實的說出了他的憂慮。   陳玉堂送到松山機場,一路跟他說:「你聽不懂、不知怎麼轉機沒有關係,不用害怕,只要把『米沙』(簽證VISA的音譯)拿給服務人員看,他會帶你到登機口。」   他先前又擔心說一旦到了汶萊,「番仔話」又不會講,要是等不到人接機,怎麼辦呢?那時沒有電話,陳玉堂就事先幫忙寫信告訴姑媽,言明某年某月某日搭某一班班機,幾點鐘抵達機場。姑丈旅居汶萊已六、七十年,取得公民證,表哥雖素不相識,但完成了接機任務,讓他一顆憂疑的心安定了下來。(上)
偶得笑話分享
*2019/01/03
  自從退休之後,離開了杏壇,每天享受週休七日,無官一身輕的清閒日子,遇有朋友或同道相邀,時常與外子世昌倆就參加出去旅遊,在旅遊行程中,個人最感享受者,莫如聽導遊「介紹該次遊覽的景點」、「講笑話」、「猜謎語」,「說故事」……等,各團安排的導遊幾乎個個都準備許多精彩的傳說與不同的笑話,在車程上幫旅客們消磨時間及增添歡樂的氣氛,好讓大家對該次遊覽景點有所認知,也才讓大家不虛此趟旅行。   我個人又有隨行筆記的習慣,常會即時把看過、聽過的精彩片段加以記錄,以做為日後的回憶參考,所以好幾篇旅遊的文章就這樣憑著爛筆頭努力的記下之功成就的。   最近剛旅遊港澳珠圳廣州七日遊回來,旅途中又從當地導遊蕭小強(以下稱小強)的口述中,得到數則很經典的傳說及故事笑話,願以拙筆整理後,並抱持以「野人獻曝」精神來分享與給讀者,期能博君開懷一笑,當也是善事一樁。(註:敬請諸君自己保重且稍微克制,可千萬別笑太大力,笑掉了下巴、或笑歪了腰,恕不負責賠賞。)   笑話一  實在嚥不下去了!   大陸某鄉下有一位鄉巴佬因肚子下部疼痛上醫院看醫生,輪值的年輕醫生問求診者:「你說肚子下部疼痛不舒服,是不是生殖器痛?」鄉巴佬急忙回答:「對,對!不生氣的時候也會痛,生氣的時候也會痛。」醫生看鄉巴佬答非所問,索性更白話對他說:「你說肚子下部是不是雞巴痛?」「對,對!不擠時較不痛,用力擠一下時會更痛。」醫生看鄉巴佬是不懂身體上的器官名稱,再問下去,恐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的,祇好開了檢驗單拿個紙杯吩咐他說:「去把大小便驗後再回來診斷。」等過了大約20分鐘後,這位鄉巴老兄急忙跑回到門診室,一臉求助的表情向醫生說:「小便我是整杯都飲嚥完了,可是這坨硬大便,我實在吞嚥不下去……」醫生眼看這位仁兄竟然還用剛才開給他的檢驗單包著一團硬大便並用雙手捧著,這位年輕醫生今天可算是太好運氣了,能巧遇上這號病人可算是三生有幸啊!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一旁的護士及候診的病患們可被這情景弄得笑歪了!原來這位仁兄是把「驗」誤聽為同音的「嚥」啊!   笑話二  「 換成是媽媽,不把他嚇死才怪!」   有位大陸的老醫生,一天正要出外看診,太座吩咐要出診的老公醫生往返看診有順路時要去市場幫買魚,這位老醫生出門後就先替太太去市場買了魚,再去病人家看病。該小女病人的臥房是在住家二樓,老醫生順手把買的魚放在樓下的桌上,然後再上二樓去看病人。   這位病人是小六學生正值剛發育的女孩,老醫生一邊看病,一邊心裡惦記著樓下桌上自己放的魚,所以就問女病人:「妳們下面有沒有貓?」因為鄉音太重讓這位女孩聽成「妳們下面有沒有毛?」害得這位女孩子害羞的遲遲難以回答。「到底有沒有貓?」老醫生急著再問。「是有一、兩支而已」小女孩很小聲的回答。老醫生一聽「是有一、兩隻而已」之後,馬上飛奔下樓去看他剛買的魚放在桌上是否有被貓咬走?可是不明究理的小女病人真得被弄得一頭霧水?心想:「我下面才長出一、兩支毛就把他嚇成這樣子?要是換成是媽媽,不把他嚇死才怪!」。   笑話三  金錢龜   有一位大陸旅客,到了越南夏龍灣去遊覽,見景點處有人兜售「金錢龜」,這位旅客很想買回去當寵物養,於是談好價錢就買下,可是等到要回程搭飛機時,這位仁兄才想到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通過出境的安檢呢?這位仁兄腦筋靈機一動,烏龜身上無金屬上好辦,於是他將「金錢龜」用膠帶綑綁在自己褲襠隱私處,外面穿起褲子,大大方方的順利通過安檢,等到上了飛機安坐下來,飛機起飛了,這位仁兄想到那隻寶貝金錢龜被放在褲襠內悶太久了,應讓牠透透氣,於是把褲襠拉鍊拉開,把龜頭移出透氣,此舉動引起隔座的女客人之好奇,不時的探頭往龜頭處一直看,「看什麼看?沒看過龜頭嗎?」這位仁兄被看的不耐煩的問,「男性龜頭是曾看過不少,但是從沒看過有長眼睛的龜頭。」   笑話四  孺子可教   有一對老來得子的夫妻,每日對寶貝兒子是照顧疼惜,這位寶貝兒子被父母寵愛的無所事事,也不愛出門,一點人情世故見識都沒有,再如此下去一直不長進的話,實令父母十分憂心。老媽想了一計,建議老爸帶著兒子出門去走走,俗語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百聞不如一見」就鼓勵老爸帶著兒子出門去走走,好伺機教導兒子一些常識。   該對父子離開了家門,走到村野外的路上,看見兩隻狗正在交配,「爸爸!那兩隻狗在做甚麼?」兒子很好奇的問,老爸說:「牠們正在做『喜相逢』的事。」接著倆父子繼續往他處遊玩去,看見一處池塘中有許多隻烏龜爬上池塘邊曬太陽,兒子又好奇的問:「那些會爬的是甚麼啊?」「那是一種很長壽的動物,叫『千禧龍』。」老爸很文雅的給烏龜用了一個雅號,兒子很用心的記住。父子倆繼續走,又遇見一群送出殯的人家辦喪事,兒子看見有些人抬著棺材,有些人吹號打鼓,有些人哀嚎大哭,又想知道這情景是何典故?又問老爸,「這是人家有人死去,正在辦理出殯的喪事,叫著『上西天』。」   第二天,父子又去到一個熱鬧的城市,來到一個開酒店的街上,看見有多位酒店的美眉,打扮得花枝招展 ,濃塗艷抹,嗲聲嗲氣的站在市街上到處招睞客人,兒子很好奇的問「這些漂亮的姊姊為什麼連不認識的人都要招呼進酒店去呢?她們做這行叫甚麼?」老爸深怕兒子問太多,一時趕緊回說:「這行是只須靠本錢就可賺錢的生意叫『站街邊』。兒子你還太小,千萬要記住,你是不可以進去的。」   後來父子 玩得很高興回到了家,兒子一進家大門,就很高興的向媽媽說明這幾天,與老爸出門去旅遊,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並急於表現自己不但看了許多新鮮的事物,經過老爸的調教後,還會作詩哩,就把一路所見所聞,出口成章的吟起詩來:「爸爸媽媽喜相逢,來年生個千禧龍,爸爸一旦上西天,媽媽就要站街邊。」爸媽聽了之後啼笑皆非,憨兒子並不傻,看他吟出的詩句尚有押韻,能套用上老爸所教的專有名詞,只能嘆一聲:「孺子可教也。」   笑話五  「早想和你在一起」   該導遊在遊覽行程中於車上對旅客們推銷一種零食說:「這種食品是營養價值很豐富的堅果,包含核桃和紅棗,核桃:又名胡桃,在醫學藥書中有記載,具有健胃、補血、潤肺、養神、延年益壽等功效,外國人稱為「大力士食品」。而紅棗:則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胡羅蔔素、維生素B、C、P及磷、鈣、鐵等成分,具有養顏、美容、明目、減肥、補腎、補中益氣等功效。今天向各位介紹的零食,是小強我一位親戚自家專營,用100%原果精製的天然食品,真得很美味、酥脆、可口。   「講了老半天,到底是甚麼東西?」一位頗具姿色的漂亮嬸嬸問。「這產品叫『早想和妳在一起』」小強立馬回答。「很討厭,真無聊,我很認真的想要買才問,你怎可明目張膽地吃我豆腐?」「沒有,沒有,誤會了。」後來導遊趕緊分送每位旅客各一小包的「棗想核你在一起」又名為「紅棗嫁核桃」的名產,原來是同音不同字「早想和妳在一起」之誤會啊。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再續前緣
*2019/01/03
  在金門尚義機場,向旅遊服務台詢問公車站的位置,以盡速到達自己的下一個目的地點。耳邊不時傳來木吉他合唱團「提起了小小的行囊,匆匆的趕在歸路上。問一問那位小姑娘,何處有公車站?」這首《趕路》書寫當下,當然興奮之情也是溢於言表。   沒錯!某種程度上來說,自己的確是踏在歸路上,感受近鄉情更怯のfu撲天蓋地而來。畢竟在青澀歲月中,在這裡經歷過365個日落月昇。一年的時間,因為深刻,而顯得不算短的日子;因為認同的情感,這裡成了我的另一個家。   幾張泛黃的相片,勾起了35年前在大膽島的畫面記憶:有大膽播音站、北山國旗台、國旗台下方的觀景台鳳崗、還有神雞之墓。從來未曾想過有生之年、有朝一日能重返大膽!今次報名老兵志工要再登島前,竟然夢迴大膽,大膽呀,其實一直最讓我魂牽夢縈。5月,落地金門後,一路從大金水頭搭上小船,經過烈嶼(小金)、復興嶼、猛虎嶼,大膽島如實出現眼前。   依著志工活動的要求,內心也暗自盤算,無論如何一定要利用整理環境的空檔去當年據點探個究竟。   第二天安在北山中堡整理環境工作時,突然接獲訊息,要志工帶隊到大膽播音站整理環境。   一無準備再見面的心緒,抵達大膽播音站,映入眼簾的剎那,無法抑制一陣鼻酸,眼眶泛淚。如是場景應該都是在別人的故事裡、亦或在電影的大銀幕中,何曾想到自己就是主角,久違傷感與喜悅衝擊,久久不能自已!   把握些許休息時間,走訪北山的國旗台,和旁邊的鳳崗觀景亭,一如往常變化不大也,只有原來平面的神雞之墓,改為立體是較大的差異;一一對應泛黃照片取鏡,只留仍在管制區內的南山據點未能拍攝的遺憾。希望不久的將來能解除禁令,以圓大膽南山老兵們的夢。   再次揹起行囊要離開,心裡滿足而踏實;揮別前夕,作下決定:「今年來、明年來、年年來,在每一個春暖花開之後,我將再來!」就像當年翩翩少年般的志氣,中年男子在鳳崗勒石許下承諾,一生一世必要與大膽島再續前緣。
共 24186 筆資料,第 7 / 2419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